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元代的畏兀儿景教徒

时间:2015-04-12 17:46来源:《天风》2014年8期 作者:徐晓鸿 点击: 评论
成吉思汗命塔塔统阿创制蒙古文字,意义十分深远,否则我们就拜读不到《蒙古秘史》、《蒙古黄金史》、《蒙古源流》三大著作,就难以知晓蒙古各部的英雄故事。
 
元代的也里可温通常包括两部分人,一部分是活跃于蒙古各部、畏兀儿人和阿兰人中的景教;另一部分则是约翰•孟高维诺(Giovannida Montecorvino,l247--1328)以来传入元代的天主教。实际上这两部分人基本上互不来往,有时甚至互相攻讦。尽管元代基督教的史料和考古发现比唐代丰富得多,但是研究成果却大不如前者。现有对也里可温的研究多集中在对蒙古各部的景教信仰上,即使对元代天主教的研究也不够深入。本文试图从更少有人涉猎的畏兀儿人入手,探究景教在唐以后对民族的影响。
    
维吾尔族是一个多源民族,维吾尔语属于突厥语系(蒙古族也属于突厥语系)。最主要的来源有两支:一支是来自蒙古草原的回纥人,另一支是南疆绿洲上的土著居民。这两部分人于公元840年大规模汇合,至十六世纪初完全融合完成。元时称他们为畏兀儿人,该部族于何时信仰景教今己不可考,从基督教沿丝绸之路传入的实际情况来看,应该不晚于唐代。马可•波罗当年曾说:“由喀什噶尔以东直到大都,沿路一带几无一处无聂派基督教徒也。……”
 
 
二十世纪以来,大量叙利亚文或突厥语景教徒墓志铭的出士,使人们对这一古老民族的信仰有了新的认识。尤其是近年来,随着文物普查工作的开展,新疆的考古工作者在霍城、吐鲁番、高昌、吐峪沟等地发现部分景教遗址和文物,各种文献证明古代维吾尔人在信仰伊斯兰教前曾信仰过摩尼教、佛教、道教和景教等宗教。例如:吐鲁番的布拉依克和库鲁特喀遗址,证实了上世纪初德国人曾在火焰山西侧的该处遗址挖掘,盗走了一批景教文书和壁画之类的珍贵文物,并取名为“西旁寺遗址”,吐鲁番写本中,包括了回鹘语残片以及用其他几种语言书写的《诗篇》的部分章节。而高昌被盗掘的壁画则成了文物流失造成的永远的痛。
    
元代景教名人中,畏兀儿人中虽然出现的名人没有蒙古人多,但名头之大、影响力之强、地位之高在教会史上却不遑多让(遑huáng:闲暇;不遑:表示没有时间;来不及。“不遑多让”后世解释多表示: 不比……差。 跟……比起来毫不逊色),本文着重介绍三个人物:把扫马、麻可斯和塔塔统阿。
 
一、东西方交通的使者--把扫马
 
把扫马(Rabban Bar Cauma 1235--l294), 元初汗八里(今北京)畏兀儿人,从汗八里主教马贵哇桂斯(Mar Guiwarguis,生卒不详) 处受洗。其父亲名西班(siban),母亲名昆带(Qianta)。他自幼立志修道,多方游历,三十岁后,在北京房山修道,后来麻可斯(Markus,?--1317) 拜其为师,建十字寺。后两人相约朝拜圣地,虽经修士们苦劝,不改初衷。
 
至元十五年(1278年),两人启程途经霍山、唐古忒、和阗、喀什噶尔、呼罗珊、途思、阿错贝奖(今阿塞拜疆)等地,前往八吉达城(今巴格达)。至马拉加城时,遇到聂斯托利派宗主教马屯哈(Mar Denha,?--1281),  取得介绍信前往巴勒斯坦圣地。到了叙利亚北部,因战争无法前进,去耶路撒冷的计划暂时中止。至元十七年(1280年)马屯哈任命把扫马为驻中国的巡察总监。把扫马和麻可斯在归国途中,忽然听到马屯啥于1281年逝世的消息,便返回为其送葬。结果令人意外的是麻可斯被公推为马屯哈的继任者,史称“雅八拉哈三世”,后面我们还会详述。
 
蒙古人统治波斯的西域宗王阿鲁浑(Arghon Khan,1284--1291在位)是雅八拉哈三世强有力的支持者,他声称“如果他能率兵收复圣城耶路撒冷,就会受洗入教,而要完成这一任务,就必须联合西方的教皇和欧洲各国君王。
 
在雅八拉哈三世的推荐下,把扫马成为担任这一使节的不二人选。据说把扫马通晓维、蒙、汉、欧多种语言,于1287年3月起行,经过黑海,在君士坦丁堡拜见了东罗马皇帝安德罗尼克斯二世(Andronicus II,1282-1328在位),再经海路来到意大利的那玻利(那不勒斯),然后到了罗马。适逢教皇洪诺留四(Honorius Iv,1285—1287在位)去世,由红衣主教哲罗姆(Cardinal Jerome)接待。9月,把扫马到达法国巴黎,将阿鲁洋王的信交给了法王腓力四世(Philippe le Bel,1285-1314在位)。11月,他来到波尔多,在行宫觐见英王爱德华一世(Edward I,1272--1307在位),并用景教仪式举行了圣餐。1288年2月,新当选的教皇尼古拉四世(Nicolas Ⅳ)即位,邀请把扫马再次以景教礼仪主持圣餐,把扫马也参加了教皇主持的弥撒。
 
完成出使后,把扫马复由故道回阿鲁浑王廷复命。阿鲁浑王应许把扫马建造新的教堂,并让王储儿子合赞(Kaikhato)受洗入教。 
 
阿鲁浑系元宪宗蒙哥(125l--1259在位)之子,他写给法王的信至今存于巴黎古今文牍官库内。信中说:
    
伊勒汗(即波斯汗)出征埃及时,汝欲派兵接应。有志如是,深堪嘉尚。余虔信天气,将于豹儿年(1290年)冬季末月杪(miǎo:树枝的细梢。指年月或四季的末尾:岁杪。月杪。秋杪)出师。春季第一月驻兵大马斯(今大马士革),汝如预定时地,践约兴师,大福荫助裹,耶路撒冷可克,余以之畀(bì:给予)汝。否则会军之时地无定,吾人之行动之一,刚无利益之可言矣”。
    
把扫马与马可•波罗(Marco Polo,1254--1124),是同时代的人,不同的是一个从西方到了东方,而另一个则是由东方出使西方,他们都是东西方交通史上的杰出使者。
    
二、神奇的东方教会领袖--雅八拉哈三世
 
曾拜把扫马为师的麻可斯也是畏兀儿人,他的父亲曾是聂斯托利派主教裴尼尔(Bainie),生于霍山(今山西霍山县)。经过了房山三年的艰苦修道,受剪发礼,成为修士。 
 
至元十五年(1278年),为了朝拜圣地耶路撒冷,把扫马和麻可斯师徒二人结伴西行,得到了元世祖忽必烈(1260--l294在位)的支持。聂斯托利派总主教马屯哈接待两人后,非常赏识麻可斯这位博学的年轻人,于是在托古思可墩王妃(?--1265)“的支持下,委任麻可斯为驻中国的契丹大主教,并取名雅八拉哈,时年仅35岁。
    
在返回中国的途中,两人忽然得到马屯哈逝世的消息,于是折回八吉达城,以参加送葬。隆重的葬礼过后,总主教的继承人成了最重要的问题,聂派的领袖和有影响的王公贵族召开会议,商讨这一迫在眉睫的大事。由于有聂派内部的矛盾,各派的候选人都得不到多数支持。在此情形下,年轻的麻可斯竟然被公推为新的总主教。尽管他以年轻,资历、学问皆浅,不懂聂派教会法典为由再三推辞,但还是在1281年11月登位,史称“雅八拉哈三世”(Yabalaha Ⅲ,l281--1317在位)。这一戏剧性的事件,把麻可斯推上了景教徒的巅峰宝座,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雅八拉哈三世登上大位,主要是由于他的种族、语言能力以及和蒙古上层的关系促成的。其管辖的范围,从东方的中国,到西亚的巴勒斯坦,从北部的西伯利亚,到印度洋上的锡兰(今斯里兰卡);此外还兼管塞流西亚(Seleucia)和克泰锡芬(Ktesiphon)两城的教务。
 
雅八拉哈三三世即位后,“为人非常谦和,敬畏天主,汛爱众人”。至元十九年(1282年),阿巴哈汗(1265--1282在位)卒,其弟阿合马(Ahmed,1282—1284在位)篡位,与雅八拉哈三世颇为不和。1284年阿合马被杀,阿巴哈长子阿鲁浑即位.雅八拉哈二世重新获得信任。
 
据说在1309年,他曾以总主教的身份邀请天主教司铎蒙克劳知(Ricoldo di Monte Kroce)在八吉达城教堂中讲道,结果蒙克劳知受到聂派教徒的围攻,雅八拉哈三世亲临解围。
 
他在位共36年,1317年11月13日去世于马拉加城。雅八拉哈三世是中国景教徒中地位最高的教会领袖。
    
三、蒙古畏兀儿字书的创制者--塔塔统阿
 
畏兀儿人景教徒中,还有一位有重大影响的人物名叫塔塔统阿。蒙古人作为草原民族,起初没有文字,靠结草刻术记事。蒙占英雄铁木真在讨伐乃蛮部的战争中,捉住一个名叫塔塔统阿的畏兀儿人。他是乃蛮都太阳汗的掌印官,太阳汗尊他为国傅,让他掌握金印和钱谷。铁木真让塔塔统阿留在自己左右,“是后,凡有制旨,始用印章,仍命掌之”。不久,铁木真又让塔塔统阿用畏兀儿文字母拼写蒙古语,教太子诸王学习,这就是所谓的“畏兀字书”。 
 
自此蒙古汗国的文书,“行于回回者则用回回字”,“回回字只有二十一个字母,其余只就偏旁上凑成。行于汉人、契丹、女真诸亡国者只用汉字”。而在同一时期内,蒙古本土还是“只用小木”。“回回字”也叫“回鹘(gǔ )体”,  指的就是“畏兀字书”。虽然,忽必烈时曾让国师八思巴创制“蒙古新字”,但元朝灭亡后就基本上不用了,而“畏兀字书”经过十四世纪初的改革,更趋完善,成为现代蒙古文的基础。塔塔统阿创制蒙古文字,这在蒙古汗国历史上是一个创举。正是由于有了这种文字,成吉思汗才有可能颁布成文法和青册,在他死后不久成书的第一部蒙古民族的古代史—《蒙古秘史》,就是用这种畏兀字书写成的。
 
据《元史•塔塔统阿传》记载:塔塔统阿,畏兀人也。性聪慧,善言论,深通本国文字。乃蛮大敭( yáng 同“扬”)可汗尊之为傅,掌其金印及钱谷。太祖西征,乃蛮国亡,塔塔统阿怀印逃去,俄就擒。帝诘之日:大敭( yáng 同“扬”)人民疆土,悉归于我矣,汝负印何之?对悦:臣职也,将以死守,欲求故主授之耳。安敢有他?帝曰:忠孝人也!问是印何用?对曰:出纳钱谷,委任人材,一切事皆用之,以为信验耳。帝善之,命居左右。是后凡有制旨,始用印章,仍命掌之。帝曰:汝深知本国文字乎?塔塔统阿悉以所蕴对,称旨,遂命教太子诸王以畏兀字书国言。太宗即住,命司内府玉玺金书。命其妻吾和利氏为皇子哈剌察儿乳母,时加赐予。塔塔统阿召诸子谕之曰:上以汝母鞠育太子,赐予甚厚,汝等岂宜有之,当先供太子用,有余则可分受。帝闻之,顾侍臣曰:塔塔统阿以朕所赐先供太子,其廉介可知矣。由是数加礼遇。以疾卒。至大三年,赠中奉大夫,追封雁门郡公。
 
塔塔统阿信仰虔诚,教子有方,他的四个儿子笏迷失、力浑迷失、速罗海和笃绵也都得到了朝廷的重用。
        
成吉思汗命塔塔统阿创制蒙古文字,意义十分深远,否则我们就拜读不到《蒙古秘史》、《蒙古黄金史》、《蒙古源流》三大著作,就难以知晓蒙古各部的英雄故事。
        
 
以上三位畏兀儿景教徒为东西方史化的交流、蒙古文化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的佳美脚踪值得后世基督徒不断缅怀与学习。
 
 
《天风》2014年8期30--33页求索思考,作者: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秘书长(代)徐晓鸿。2015年1月25日礼拜天17:25扫描,2015年2月20日礼拜五15:15审核校对于浙江诸暨同山。更多《天风》2014年第8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881.html阅读。或者打开QQ1442160806日志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26999875阅读(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飞信:608122883(手机13857228072浙江舟山)。欢迎您加我为飞信好友(或将您的移动手机号码发给我,我加您为我的飞信好友),我就可以经常给您发送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里的优秀段落!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