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景教是异端吗?

时间:2018-04-01 10:55来源:《天风》2016年4期 作者:徐晓鸿 点击: 评论
景教绝非异端,而是教会在东方的重要分支。在倡导基督教中国化的今天,那些伴随着丝绸之路驼铃声逶迤而来的古代圣贤,更值得我们格外敬仰!
根据《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简称“景教碑”,下同)的记载,基督教第一次传入中国应在唐贞观九年(635年),来自大秦国(叙利亚)的传教士阿罗本“远将经像,来献上京”,这被认为是基督教首次传入中国的铁证。至于景教一名,碑文解释说“真常之道,妙而难名,功用昭彰,强称景教”。景教碑出土于明天启五年(1625年),尽管钱大昕(xīn)等人考证它应在万历年间出土,但多数学者并未采信,倒是因着李之藻和徐光启的描述,加上鲁德昭的《中国史》也采用了1625年出土的说法,所以这一点基本上已有定论。
 
景教是基督教,这一点毫无疑问,但出自基督教的哪个派别呢?最早意识到景教与西方传统教会不同的是传教士阳玛诺(1574--1659),崇祯十四年(1641年),他用汉语撰写了《唐景教碑颂正诠》,成为最早的景教碑释义。
 
现在广泛的看法是景教属于基督教的一支,即聂斯托利派。聂斯托利(Nestorrius,约381-450)是叙利亚人,是安提阿学派重要人物狄奥多的学生,后成为君士坦丁堡主教,他承认耶稣具有神性和人性,但更强调他的人性,认为基督的神性依附于耶稣的人性,他还反对称马利亚为“上帝之母”。
 
在亚历山大的西里尔主教(Cyril,376--444)与罗马主教的联手下,431年的以弗所公会议上,聂斯托利及支持他的一派被定为异端。435年,聂斯托利遭到东罗马皇帝的流放,但支持和同情聂斯托利的人数依然众多。此后,聂斯托利派逐步向东方发展,并与东方的一些教会融合,498年在波斯的塞流西亚(Seleucia)会议上,聂斯托利派信徒公开宣布断绝与罗马和君士坦丁堡教会的关系,成立以聂斯托利神学主张为基础的东方教会。13世纪中叶,西亚和中亚一带的聂斯托利派教会达到鼎盛时期,他们热心传福音,被称为“着了火的教会”,一度有多达25个教区,信徒人数甚至超过了拉丁语系和希腊语系的教会。
 
聂斯托利派的衰落在14世纪末,最主要的原因是受到兴起于撒马尔罕的察合台国帖木儿汗(1336--1405)的打击,这位成吉思汗的继承者热心伊斯兰教,试图恢复蒙古帝国的光荣,征服了波斯、花剌子模,并占领了两河流域、俄罗斯、印度、土耳其的部分领土,甚至打算进攻中国。随着其对巴格达的占领,聂斯托利派在延续千年后,终于彻底衰落。
 
聂斯托利派是不是异端?这一点曾受到宗教改革家们的质疑。1539年,马丁·路德曾经为聂斯托利(Nestorius)本人开脱,他坚定地认为许多人对聂斯托利的神学立场有误解,认为他不是异端。聂斯托利反对“炼狱说”,反对称马利亚为“上帝之母”,他也没有从根本上反对基督有神人二性,这些与宗教改革家们的主张完全一致。后世称他的基督论为“二性二位”,完全是对他神学观念的误解。
 
1895年,在叙利亚发现了聂斯托利晚年的一部著作,据说这是聂斯托利在被放逐之后,用“赫拉克利底斯的市场(The Bazaar of Heraclides)”的笔名写的辩护书。书中他否认以弗所大公会议对他的指责,并为自己辩护。从内容来看,聂斯托利关于基督论的解释接近正统,而与当初大公教会对他的指责不同,因此,学者们对于当初教会对聂斯托利的指控是否正确一直存疑。
 
不仅新教的改革者反对将聂斯托利派视为异端,天主教内部也始终有不同的看法。教宗保罗六世在反复研究了聂斯托利的著作后曾说过:“我们所宣认基督奥秘的独一的信仰。过去认为有关位格和信条有可诅咒的争议,而今天主的圣神使我们更为了解,当年在这方面的分歧,大部分是由于许多的误解所致。”
 
1994年11月11日,教宗约翰·保罗二世(John Paul II,1920--2005)与东方亚述教会的宗主教马尔·定卡四世(Mar Dinkha IV)在罗马签署《共同声明》,被视作是对聂斯托利派的正式平反。天主教放弃在第三次大公会议,即“以弗所公会议”上,对于聂斯托利的裁定,转而接受其提出对于马利亚的称呼“基督之母”或“我们上帝救主基督之母”的说法。
 
通过上述聂斯托利派被定为异端,到历史上诸多的怀疑,再到对该派的平反,与其说聂斯托利派是神学上的异端,不如说是教会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亚历山大学派和安提阿学派之争、罗马与君士坦丁堡宗主教地位之争助推了这一“冤案”的形成。
 
景教被视为聂斯托利派向东方传教的重要成果,也是基督教来华的首次明证,因此显得格外有意义。少数学者认为,东方教会不全是聂斯托利派,例如古亚美尼亚教会、埃及科普特教会等,这似乎也有一定道理,如果景教是他们中的一支,那就更不是异端了。
 
由此看来,景教绝非异端,而是教会在东方的重要分支。在倡导基督教中国化的今天,那些伴随着丝绸之路驼铃声逶迤而来的古代圣贤,更值得我们格外敬仰!
 
 
《天风》2016年4期(总第436期)27--28页求索篇。作者: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副主席、秘书长徐晓鸿。
《天风》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89.html
《天风》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38.html
《天风》2016年3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86.html
《天风》2016年4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127.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