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今天,为何仍要强调“基督教中国化”?

时间:2016-07-31 12:44来源:《天风》 2015年8期 作者:诚言 点击: 评论
基督教自身只有扎根本国文化土壤、与社会更好融合才能更好地健康成长。中国基督教如果能像一粒麦子,活出舍己牺牲之精神,展现谦卑仆人之形象,就一定能结出许多子粒来!
“基督教中国化”不是现在才提出的命题,事实上,至少在明清之际就有一批皈依天主教的大儒,开始探索基督教中国化的道路;后来中国教会中的一些知识分子如吴雷川、赵紫宸以及吴耀宗先生都曾著书立说,阐述“基督教中国化”的观点。尤其是吴耀宗先生的“中国教会要自己发掘耶稣福音宝藏,摆脱西方神学羁绊,创造中国信徒自己的神学系统”的提议更是画龙点睛。其中心思想即是:“道”必须在中国成为“肉身”,中国基督徒自然应有自己的独特角度来解读基督事件、诠释基督话语、表达基督崇拜的方式。
 
对基督教本国化的主张同样也不是只有中国教会才有,事实上,普世性的基督宗教每到一处都有一个“在地化”的过程。所以基督教之历史,既是一部跨民族、跨地区传播的历史,也是一部本色化、处境化的历史。这也许正是基督教之所以能不断发展和始终保持旺盛生命力的原因所在!
 
最近听到有人批评说:“你们这样化来化去,是否要把基督教化掉?”也有人疑虑:“基督教中国化是否就是把教堂统统建成宫殿式?”显然,这是对“基督教中国化”的误解。究竟什么才是基督教中国化?为何一定要强调基督教中国化?这是摆在当今中国教会面前不得不回答的问题。
 
基督教是从巴勒斯坦走向万邦成为普世宗教的,故圣经叙事明显深受“两希”文明(希腊和希伯来)之影响。基督教传入西方,就经历了一个西方化的过程。同样,当基督新教从西方传入中国,无论从教会体制、神学观点、宗教礼仪等诸多方面,不同程度地染上了西方的文化色彩。
 
而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一个谋求“中国化”的运动,其重大成果就是“摘掉了洋教的帽子”。那么,这样说来,“基督教中国化”是否已经完成?
 
曾任中共中央统战部二局局长的李平晔博士说过这样一段话:“当我们考察今天中国的基督教,尤其是农村的基督教时,从信仰动机、敬拜形式、教堂建筑、组织架构、政教关系、与其他宗教的互动等方面,无一例外地具有鲜明的中国传统信仰特征。从实践层面,从“器物”层面,从形式表象上,我们几乎可以说,基督教在中国已经基本实现了本地化、本色化、中国化的进程。然而,实践层面的基督教的中国化,仅限于表层浅相,在学理层面,或神学思想层面,基督教的中国化还远未成形。”
 
这便是今天我们仍要强调“基督教中国化”的原因所在,从政治层面讲,中国基督教已经摆脱西方差会的控制,完全实现了“三自”,当然“洋教”帽子已摘。但从思想、文化以及基督教与整个中国社会的“融合度”而言,依然不能说已经完全摘掉了“洋教”帽子。因此,中国基督教通过本色化、处境化来清洗殖民主义痕迹,消减西方文化色彩,还基督教本来面貌,这是基督教在中国社会求得社会心理认同的必要前提。
 
历史是一面镜子,中国与韩国有相似的近代历史遭遇和文化传统,可是,为什么同一个外来宗教在两个国家却走了不同的路径,扮演了不同的社会角色,以至得到截然相反的历史评价和非常不同的社会观感?显然差异不在基督教教义经典,而在于基督教在不同处境中的社会实践效果与形象。韩国基督教会在争取韩国民族独立的运动中起到很好的正面作用,在民众中赢得了极高的威望。而相反地,基督教大规模传入中国,正好是在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之后,且有意无意与帝国主义侵略相联系。因此尽管在中国,当年基督教办了那么多医院、学校,客观上为中国文化、教育、医疗、卫生、慈善等事工做出了贡献,但由于民族情感被伤害所造成的心理裂痕以及包括后来“文革”的不当宣传,总体上人们对基督教的观感倾向负面,这种影响绵延至今变化不大。这大概就是为何今天国人可以喝洋酒、穿洋装,但对“洋教”却仍心存芥蒂的原因之一吧!
 
当年基督教在中国民族觉醒的时候没能很好地发挥正面积极作用,致使“洋教”形象很不光彩。那么现在的问题是:当神州儿女共同追求民族复兴的时候,今天的中国基督教又将发挥怎样的作用?又将以怎样的自身形象展现于中华大地之上?
 
虽然从中央领导一再强调信教群众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积极力量,宗教工作的本质是群众工作,基督教界也一再表示并且乐意与全国人民一道在追求“中国梦”的进程中“同呼吸、共命运”。但是,现实社会上仍有不少人包括一些知识分子,依然对基督教在社会中能发挥怎样的作用难以释疑,特别是当基督教在中国发展较快时,不时表露出一些他们的“现实忧虑”。
 
为此,“基督教中国化”的必要,就是为了让基督教在中国社会的存在成为一种良性、和谐的存在,能够更好地对社会、国家做出“光与盐”的见证,并力求将至今还存在于基督教与中国社会在政治、经济、文化、身份之间的隔阂清零,尽快地消减人们认为基督教是一种“异质”文化的压力,以及由此带来的疏离感。这实际上是基督教自身发展的必然选择,也是在新的历史时期社会对基督教的处境化要求。“基督教中国化”能提升基督教对所处的中国社会和文化的认同和适应,同时反过来又能让社会增加对一个外来宗教的理解和接纳。
 
圣经说,一粒麦子落在地里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参约12∶24)。从基督教自身而言,也只有扎根本国文化土壤、与社会更好融合才能更好地健康成长。任何外来宗教传入新地方总可能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但中国基督教如果能像一粒麦子,活出舍己牺牲之精神,展现谦卑仆人之形象,就一定能结出许多子粒来!这许多的子粒不仅仅是指“得救的人数天天加增”,更是说基督徒馨香的见证多而又多,荣耀归主!


《天风》 2015年8期2--3页特稿栏。更多《天风》2015年8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651.html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