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我们永远怀念圣乐顾问马革顺教授

时间:2017-11-09 06:27来源:《天风》2016年2期 作者:曹圣洁 点击: 评论
他认为把崇拜中的唱诗变成自娱自乐的歌唱,是与传统圣乐以荣神为目的的主旨相悖的,也降低了它的审美价值。
编者按:马革顺先生是中国合唱指挥泰斗,上海音乐学院合唱指挥教授,中国合唱音乐的奠基人之一,上海音乐学院教授,维斯铭士德合唱音乐学院荣誉院士。他曾多年担任中国基督教圣乐事工委员会顾问,为推进中国基督教圣乐中国化做出了卓越贡献。2015年12月19日,他在上海息劳归天,享年101岁。本刊特刊登怀念文章,以志哀思。
 
 
拨乱反正以后,1979年教会开始恢复,1980年成立的中国基督教协会与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一起进行的首要工作,就是供应崇拜需用的圣经和赞美诗,因为它们在“文革”中已被大量销毁。圣经用照相版开始印刷,赞美诗则由于各宗派过去使用不同的诗集,需要重新编辑,才能适应联合礼拜的需要。
 
1981年2月,这项圣工开始启动;1982年2月,圣诗委员会成立,下设赞美诗编辑委员会及编辑部,由史奇珪、林声本两位牧师和洪侣明、我四人任编辑,我以基督教协会副总干事的身份当了编辑部负责人。圣诗委员会共有顾问三人,即20世纪30年代出版的《普天颂赞》文字编委沈子高主教;《普天颂赞》编委会总干事,时任中国音乐研究所所长的杨荫浏教授和上海音乐学院的马革顺教授。前二位不久之后谢世,实际给我们最大帮助的是马教授。
    
马教授出生于牧师家庭,“革顺”便是旧约圣经利未支派(专门在圣殿中服侍神)的人名。他专攻音乐,一向热心服侍教会,曾经整理过灵工团使用的《救恩颂赞得胜歌》的歌谱;20世纪50年代在上海怀恩堂,为使信徒牢记主日经文,编写了《杖竽短歌集》;在应邀参与上海联合唱诗班圣诞大合唱期间,他于1954年刨作了歌词全部引自圣经的圣乐清唱剧《受膏者》,并亲自指挥首演。记得当时钢琴伴奏是顾圣婴。我是从担任《赞美诗(新编)》编辑以后,才与马教授有较多接触。
    
我们在编辑赞美诗的过程中,很重视收集创作,从两千多份来稿中逐步挑选了数十首,编成未定稿,进行试唱,并发给圣诗委员会成员征求意见。记得马教授每次都认真审阅,有的还动手修改。对于入选诗歌的目录,他也很重视,有一首因他提出是美国情歌调而落选。
    
《赞美诗(新编)》出版后,他非常兴奋,出国时将该诗集的序言复印数十份分发,认为中国赞美诗集有特点,对于圣诗学有贡献。为了推广赞美诗,他亲自挑选人员组成诗班,在条件很简陋的录音棚内指挥录制了《赞美救主》、《平安引领》、《教会团契》、《为主见证》4盒录音带(后来制成音碟)。其中最感人的一首是“任遭何事不要惊慌,天父必看顾你”,原来它是马教授自己在经历苦难时最得安慰的诗歌。录音带受到境内外教会的普遍欢迎,台湾地区、澳大利亚的圣乐机构都管进行代销。
 
1988年基督教全国两会的圣乐委员会在上海开办唱诗班指挥提高培训班,马教授亲自授课,并把他的教程无偿地交给基督教全国两会制成音带出版。
    
我回顾在这三十多年与马教授的交往中,得到许多深刻的教益。
    
他有精金般的信仰。他不是那种满口“属灵”词汇的基督徒,但他即使在背负沉重十字架的时候,始终坚守基督教的信仰;在他事业辉煌的晚年,同样虔诚侍奉。
 
他虽然很忙,仍尽量参加教会的活动,记得他在90岁以后,还在圣诞节时,坐着指挥怀恩堂的诗班唱“哈利路亚大合唱”。人们感谢他,他却说“谢谢你们给我这个机会”。
 
基督教全国两会开圣乐委员会的会议,他总由夫人薛老师陪同来参加,并发表意见。不过他不参加午餐,因为他有糖屎病,需回家按时打针,是抱病来参加的。
    
他从事最谦卑的侍奉。他从来没有架子,当社会上授他以“终身荣誉”金钟奖,尊称他为合唱泰斗时,在教会里,我们仍习惯性地称他“马先生”,似乎更亲切。他非常高兴将《受膏者》内“我心尊主为大”一曲改编成赞美诗,由洪侣明同工扩写歌词,便于信徒诵唱。
 
他指挥过许多高水平的合唱队,相对而言,教会里的唱诗班都是业余的,程度参差不齐,为了有所提高,他要花很大的精力排练,但他总是使用坚定又幽默的语言,从来不使人难堪。教堂的诗班有请他指导的,他总是尽量满足需要,甚至手把手地教没有受过正规训练的诗班指挥。
    
对于中国基督教的圣乐发展,马教授有他的企盼。他说,基督教的圣乐水平过去是很高的,现在大大落后了,所以一定要与音乐界联系,努力培养后人。他曾建议金陵协和神学院办圣乐系,因条件不足而未成。后来华东神学院办圣乐专科,他尽力支持,不仅介绍音乐老师,还不顾高龄,亲自参加新生的面试、授课,在病床上还乐于接受该院圣乐系名誉教授的职位。他还在一次圣乐委员会的会议上强调,神学院的圣乐系,不是要办成一个小音乐院,还是要注重“灵”的需要。
    
他对于中国化的圣诗有他独到的见解。他是研究合唱学的,对于中国的合唱有共性协和、吐字清晰等具体主张,对于中国的圣诗也注重合唱效果,不赞成圣诗世俗化、流行化的倾向。他认为把崇拜中的唱诗变成自娱自乐的歌唱,是与传统圣乐以荣神为目的的主旨相悖的,也降低了它的审美价值。
 
他尊重传统,特别重视中国信徒的创作,曾经托我们寻找席胜魔早期的作品,后来我们在《赞美诗(新编)补充本》有所选用。但是另一方面,他并不认为赞美诗就必须沿用西方在结构、韵律、调式上的模式(例如固定的乐律,每句几个字,这已经是信徒熟悉的形式)。可以根据中国人的文字习惯进行创作。他曾经认为《补充本》内的创作过分沿袭传统,这个评价让我们看到,他既重视传统又注重创新,这对于一个跨世纪的老人来说是很不平凡的,也对中国化赞美诗的创作有长远的指导意义。
    
按照神的应许,“因为他专心爱我……我要使他足享长寿”(参诗91:14--16),马教授享受了百岁的厚恩。我们永远怀念他为中国基督教圣乐做出的贡献,并为他的美好榜样归荣耀于神。
 
 
《天风》2016年2期(总第434期)38--39页追思室。作者:第五届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曹圣洁。2017年7月12日礼拜二06:02扫描完成。2017年7月18日礼拜二16:19审核校对完成。
《天风》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89.html
《天风》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38.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