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基督教与当代人的精神困境

时间:2017-11-10 05:55来源:《天风》2016年2期 作者:文革 点击: 评论
每个人只有在爱的群体中才能真正实现自我;每个人要兼顾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的整全生命;每个人存在的根本尊严和价值来自造物主上帝。
伴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尤其是当中国转入市场经济以来,社会不断进步,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极大提高。与此同时,现代化的社会转型也带来了一定程度上的道德失序。当今社会价值体系亟须重建已经成为国人的共识。
 
卓新平教授指出:“我们在弘扬道德的过程中,没有信仰支撑,是不能长久的,是走不下去的。”
 
笔者认为,信仰在道德重建方面的一个根本功用是纠正人对自身存在意义的理解偏差,帮助人重建整全的生命意义系统,让人走出当下的精神困境。在这一方面,基督教信仰自然有其自身的相关性。
    
一、精神困境
    
当代人主要面临怎样的精神困境呢?笔者主要通过以下四个方面来进行分析说明。
    
首先,一些人当下的生存目的只为尽可能赚取更多的财富,只为赢得今世的成功,从而放弃了精神上的自我超越。中国人过去生活得比较贫苦,现在有机会可以通过辛勤劳动来致富自然无可厚非。然而在当下社会中,如果用来衡量自身能力与价值的标准只剩下金钱和社会地位时,物质主义和拜金主义就会在无形之中占据人的内心。金钱至上,人一切的话动只为能给自己带来最大的物质利益满足,唯利是图,完全忽视了人精神层面的追求。
    
其次,伴随着现代社会高度的社会分工,每一个体逐渐脱离国家和共同体的直接约束,在谋求自己最大的利益和追求自己最大的权利时,个人主义就体现出来。个人主义表现在追求个人的绝对自由,在高度竞争的市场模式中做出只以个人利益、个人满足为参照的选择。结果人和人之间由于无情的利益竞争而失去彼此信任、彼此包容和彼此相爱的依存关系。这导致了诸多的社会问题:家庭解体,人际关系冷漠,公共责任意识淡薄等。
    
再次,如果人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金钱和成功,如果个人主义为利己主义打开了方便之门,那么人的全部生活自然就变成了根据人的生物本能来满足自己的昂大欲望。财富的激增让些有钱人开始“任性”起来。不用说吃喝玩乐,单是各种离奇的炫富、出轨事件在媒体上就已是屡见不鲜。如果炫富是人想要通过外在的金钱来表现人的自足和全能,那么出轨就是人以身体潜在的、性的力量来宣示自己对他人的征服和占有。神学家莱因霍尔德·尼布尔说,纵欲不过是人为自己的权力、金钱感到极大骄傲的外在表现;纵欲的实质是人无力实现自身精神方面超越与不朽的要求,因此只能自欺地沉浸在动物性生命状态中,对人的生死与有限做出了一种选择性遗忘。历史告诉我们,人依靠金钱、地位或权势突破不了人自身的受限,更不可能通过自我神化来成就不朽、进入永恒。
    
虽后,在当代社会中,由于科技理性大行其道,人也逐渐被工具化,这导致人自身存在的尊严和价值常常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今天,人们是通过人的具体职责来互相认识的,而人的价值也主要根据人能发挥的功用来衡量。相形之下,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容易蜕变为一种彼此的利用。不但如此,在社会交往中,人们开始习惯用客户代码和各种识别码来彼此标志,却忽视了对方作为一个人存在的具体性格特点。借用马丁·布伯的话来说,此时人与人之间不再是两个平等主体之间的我一你关系,而是我--它关系。这时人自身就己经由目的变为工具了。按照这观点,残疾人由于自身身体所限能够发挥的功用很小,所以他们的存在似乎就没有什么价值,于是他们常被表面发达的社会隐藏起来。在纳粹德国时期,他们甚至要被全部剪除。他们作为人所应有的尊严已经完全丧失了。当科技化了的工具理性被高举时,世间所缺乏的便是人与人之间真实的人文关怀。
    
二、基督教的人性观
    
面对现代性之下人的精神困境,基督教能做出怎样的回应呢?这还得从基督教的神学人类学视角谈起。
    
首先,基督徒相信上帝是人类生命的作者,上帝按照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这告诉我们,人的生命既有一个神圣的起源,也有一个神圣的归宿。人存在的目的就是要努力活出上帝的形象来,成为上帝的见证,彰显上帝的荣美。然而伴随着堕落,人不再能情楚认识上帝的形象,转而按照人内在对上帝的直觉意识为自己制造出很多有形无形的偶像来,如对名利地位的膜拜等。
 
然而道成内身的耶稣基督再次清楚地向我们显明何为上帝的形象,因为“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参西1:15)。透过耶稣基督在世爱神爱人的生活,我们的生命重新找到了成长的目标--效法基督,荣神益人。并且靠着圣灵的力量,我们的生命得以被圣化,最终进入到三位一体内在永恒的、爱的团契中。这才是人生应有的成长轨迹和终极目标。
    
其次,上帝所创造的人并不是一个绝对个体的人。上帝为亚当创造了伴侣夏娃,为人预备了家庭,又把人安置在大自然中一个美丽的园子里。这告诉我们,人的存在从根本意义上是关系性的:与上帝有关系,与他人有关系,也与自然有关系。这样看来,人所希望的绝对自由--独立于上帝、社会和自然是不可能的,人的有限性最根本的体现就是受造之人对永恒上帝的依靠,同时也离不开和他人以及自然的共在。三位一体爱的团契让我们着见,每个位格运用自己自由的目的都是为了他人,最终也是在团契的互爱中,获得了对自我生命的真正理解,实现了自我生命的超越。
    
再次,上帝创造的人是由尘土和灵、物质和精神共构而成。尽管如此,基督教并不赞成对人进行任何二元主义的分解或理解上的单方面化约。如认为物质是恶的,得救是灵魂逃离身体的监狱并进入天堂,或认为人的得救与肉体无关因而可以随意放纵自我,这些其实都是诺斯底异端的不同反映。基督教认为,完整的生命既有物质性需求,又离不开精神性的满足,因此唯物、唯心的二元划分并不足以概括基督教的人生观。一味沉迷在物质享受中只能让人的生命局限在今世的生物性本能层面。然而人不是动物,上帝创造时所赋予人的理性和自由是让人有超越的生命追求--超越物质却不否认物质,超越自我却不否定自我,超越历史却不脱离历史,直到进入生命的更高精神层次,体现生命的真善美。
 
丁光训主教指出,对于今日物质生活已经有极大提高的人们来说,基督教的重要使命是要告诉国人:“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追求超越才是生命的终极关怀。
    
最后,基督教反对把人工具化,强调每个个体生命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这不是因为一个人能做什么,有什么特殊才干,对社会有什么独特贡献,而是因为每个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造的。每个人受造都承载上帝的形象,为要彰显上帝的荣耀、尊贵和圣洁。因此,每个人在上帝眼中都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和价值。
 
早在启蒙运动时期,康德的道德哲学已经提醒人们要把人当做目的,要正视人应有的尊严,不可以仅从人创造的价值和所发挥的功用来认识一个人。不但如此,基督教也反对从斯宾塞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角度来认识人,该观点只为那些社会上的成功之人、有能力竞争之人、有资本之人、有权势之人辩护,认为他们的成功具有社会选择的自然合理性,却忽视了社会中弱势群体的合法利益。
 
相反,基督徒相信,上帝认识我们,不是因我们所行,乃是因我们所是。我们既不是上帝利用的工具,也不是一个抽象的代码:我们是上帝的孩子,他提我们的名召我们(参赛45:4),他按照我们不同的个体性来引导我们。如一首赞美诗歌所唱:“世界有你会更美好,没有人能像你,神的眼中你是宝贝,在世上你就是唯一。哦,你是如此如此特别,在上帝的眼中,没有人能取代你。”
    
现代化的社会转型虽然会带来一定的道德失序,给当代人带来一定的精神困境,但基督教信仰告诉我们:每个人存在的终极目标是要活出上帝的形象和彰显上帝的荣美;每个人只有在爱的群体中才能真正实现自我;每个人要兼顾物质和精神两个层面的整全生命;每个人存在的根本尊严和价值来自造物主上帝。此即基督教信仰能给陷于道德和意义危机中的人带来的一些生命亮光。
 
 
《天风》2016年2期(总第434期)26--30页求索篇。作者:金陵协和神学院教师文革。2017年7月12日礼拜三05:45扫描完成。2017年7月13日礼拜四10:50审核校对完成。
《天风》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89.html
《天风》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38.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