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主要论点摘录

时间:2015-04-29 21:11来源:《天风》2014年9期 作者:阚保平、张志刚等 点击: 评论
我们要探索基督教信仰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关系,要通过社会服务发挥正能量,树立正面形象,要探索基督教如何与中国文化相结合,寻找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切合点。
《天风》2014年9期18页纪念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60周年专栏
 
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主要论点摘录

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29281172(本文QQ日志,有图片)
http://www.jdjcm.com/jiaohui/927.html
 
2014年8月5日至6日,纪念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60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在上海成功举办。来自各地的教牧同工和学者齐聚一堂,以“基督教中国化”为主题,从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中国社会、教会建设与神学思想建设等方面探讨中国教会未来的道路。本刊摘录了主要论点如下,与读者共享。
 
 
中国基督教协会副会长、总干事(代)阚保平牧师:自治的目标是实现自主办教,关键在“办”,教会要发挥现有体制的优势。自养的目标是实现自力更生,教会要发挥自身作用,保证牧养的自主性,就必须有经济权、办教权。自传的目标是中国人自己传福音,这就要解决自我身份的问题……若想要中国化,中国教会就要认同中国的文化、历史以及社会现实,并成为它们中的一部分。中国教会长久以来一直处于“半自我,半寄生”状态,并未完全摆脱洋教的思维、行为方式,要中国化,就要完善自我意识,成为一个独立存在的主体,并改变教会的存在方式、从改造社会到服务社会。
    
 
北京大学哲学系、宗教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宗教文化研究院院长张志刚教授:若要切实推进基督教中国化,我们不可或缺“三重研究视野”,即“过去、现在与未来”……第一,基督教中国化可为构建文明对话神学奉献中国智慧。第二,基督教中国化可为应对重大现实问题做出
积极贡献。第三,基督教中国化可为拓展中外文化友好交流铺路搭桥。
  
 
山东省基督教两会副主席、副会长,山东神学院常务副院长李洪玉牧师:基督教虽然已经在中国生根发展,但并未达到“中国的基督教”这样一个程度。基督教仍被不少中国人视为“外来宗教”、“洋教”,因此这些人就仍在政治、文化和心理上防范,甚至排拒基督教……中国化就是与中国社会相适应,基督教要彻底融入中国社会文化生活,还需要努力。
  
 
云南民族大学副校长张桥贵教授:以“论云南少数民族基督教的本土化”为题发言,他从云南少数民族基督教本土化的理论思考历史阶段、现实困境和对策建议等角度出发,指出少数民族基督教本土化是基督教中国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介绍了云南少数民族基督教本土化的历史以及遇到的问题。
  
 
国家宗教事务局政箫法规司副司长刘金光先生:倡导构建一种有中国特色的和谐神学是基督教中国化的关键所在。这样的和谐神学,需要符合时代的鲜明特征,符合圣经的基本要义和中国的传统特征……倡导和谐神学能够充分弘扬基督教教义中和谐、友爱的丰富内涵,有利于正确引导广大基督徒的信仰和生活操守,能够明确地标识中国基督教神学的特征。
  
 
上海市浦东新区基督教两会办公室副主任,浦东新区洪恩堂、灵恩堂传道许磊传道:基督教中国化已非简单的儒学化,而是一个与中国社会进程同步的动态过程……基督教中国化是三自爱国运动与神学思想建设发展与深化的过程,以此改变基督教等同于西方文明的误读,逐渐建立、清晰中国化的基督教范式。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基督教研究室副主任唐晓峰博士:基督教中国化的必要性与紧迫性并非来自基督教如何更迅速地传播,而是其如何在社会中更合理、和谐地存在,更良性地发展,以及更适当地融入中国文化。这种必要性所产生的责任不应仅仅由基督徒来担当,还与基督徒所处社会中每个组织、每个个体相关。
   
    
广州市基督教协会总干事吴忠武牧师:在社会政治层面,基督教要适应中国特色的政教关系,树立正确的民族国家意识,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在思想文化层面,基督教要明确文化建设的主体和载体,把握与中国文化交流的内在机理与精神实质。在社会实践层面,基督教要将慈善公益事业、基层基督教的民间化和基督徒的信仰见证等视为实践意义上基督教中国化的体现。
  
 
浙江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秘书长陈孝浪牧师:中国基督教要中国化,其努力途径之一是必须要得广大民众的喜爱。对于具有儒家文化背景的广大民众来说,中国基督徒应根据圣经,从“社会公德”做起……尊重、适应、善用中国优良传统文化,努力树立中国基督教在社会上的良好形象,利益国家、造福人群……
     
 
福建省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席、福建神学院院长岳清华博士:  基督教与中国文化属于不同的文化体系,因此,要达到这两种不同文化间的互补与融合,就必须弄清两者所存有的不同乃至对立,在对“异”的分析与诠释中找出彼此之间潜在的关联;也必须延续与发展基督教与中国文化各自的特点,并在中国教会的牧养实践中不断探索、反思与总结。
  
   
清华大学人文学院哲学系田薇教授:基督教的永生盼望能够作为儒家不朽观念的支援路径。首先,基督教的永生是个体生命的永生,它不以个人的世间作为或社会贡献为衡量是否获得永生的条件。其次,基督教的观念突破了阶层和等级、国家和民族的界限,逾越了血缘亲情的自然限度,因此完全打破了儒家借助今世子孙的生育而实现生命连续性的束缚。最后,儒家的天人合一需要极高的悟性,而基督教天国的门是对所有人敞开的,只需虔诚地追随耶稣基督,在信仰中接纳神性的启示和真理,充满爱心地生活在世上,任何人就都可以获得来世永生的希望。
  
    
浙江省基督教两会咨询委员会主任倪光道牧师:中国基督教必须正确认识和对待当代中国文化的三个组成部分,即马克思主义、中华传统文化、西方文化包括基督教文化,要自觉融入中国文化、践行社会义核心价值观,以继承与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己任,在吸收西方文明有益成果的同时,坚决抵制各种错误和腐朽思想的渗透。
     
 
中国天主教“一会一团”研究室主任谭立铸博士:在中国,做基督徒与做中国人不存在冲突。真正的基督徒拥有实现中国传统文化德性的理由,这理由出自信仰本身,回避中国人的身份意味着回避基督徒的身份。忠实于基督信仰所要求的,不是远离传统的文化德性,而是将它彻底地实现出来。通过信仰者具有信仰特征的行动和生活,中国的传统文化必会增色于基督信仰,而传统文化本身也定会获得新的自我理解与自我实现。
     
 
中央民族大学科研处处长、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游斌教授:可以从中国本土的经学传统中,找到建构汉语基督教经学的思想资源。针对汉语话境下的圣经研究的特殊处境,比较经学可谓是一种介于比较宗教学与神学之间的圣经诠释方法,具有与当代比较神学类似的性质。
  
 
 
金陵协和神学院文革牧师: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之间的交流多次被打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基督教始终没有在中国取得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结构性地位,而丁光训主教的社会神学正是要解决这一问题。在一个充满挑战性的转型时代,丁主教努力协调基督教和社会主义之间的关系,同时发展中国基督教的民族性身份和教会性自我。在社会主义处境中,丁主教提出了“服务社会”为核心的神学理念,认为基督教神学可以为中国教会服务社会提供理论指导,从而进一步取得合法的社会结构性地位。
     
 
中南神学院副院长肖安平博士:本色化运动给今天基督教中国化的有益借鉴是,中国化不能仅仅停留在形式上、口号上,而要从内容、本质、神学思想、思维方式、本国特点、环境处境、民族感情、教会内部自身建设等方面进行本色化、处境化的细致工作。关于基督教与中国文化这个课题的探索和研讨将对基督教本土化、中国化以及对中国神学体系的最终建立产生深远意义。
  
   
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执行董事会顾问李志刚牧师:基督教首位来华的英国伦敦会传教士马礼逊牧师,在华期间创立的“三济事工”奠定了近代中国化事业的基础,此后“三济事工”使福音在中华大地遍地开花。如今的中国教会也应为未来的现代化社会和今日现代化人生做出“三济事工”的贡献,培植时代的工人,教会的同工也应投入现代化社会,以达共同“救国”和“建国”的目标,去救人的“身、心、灵”,才能实践耶稣“道济”、“理济”、“利济”传福音的使命。
     
 
江苏神学院教务长张克全牧师:抗战时期教会建设的成就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基督徒以积极参与抗战的具体行动向国人介绍了一位“中国人的基督”,形成基督教中国化的良好开端。二是中国基督徒在处境中对传达福音真理、见证基督进行了更主动、更贴近中国现实的思考。三是中国传统文化与基督福音精神逐步融合。四是建立了“反求诸己”的神学反思路径。三自爱国运动的持续、深入开展,为基督教中国化的推广和普及,以及神学理论探索提供了广阔的舞台和空间。
  
  
 
河南省基督教协会会长胡俊杰牧师:基督教是与道德连接一体,且密不可分的宗教。第一,基督教道德教化的基础核心是人的终极价值观取向。第二,基督教道德教化的目标是止于至善。第三,基督教伦理以爱的心意为中心。目此,基督教应为中国当代道德生活的重建、为社会树立和维持一种内在的理性秩序、保障社会的稳定与健康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浙江省杭州市基督教鼓楼堂李美双牧师:基督教要成为“中国的基督教”,而不是“基督教在中国”。第一,中国基督徒必须明确自己的身份定位。第二,中国基督教必须建正完整的神学体系。第三,基督教神学必须与中国传统文化交流对话。第四,中国基督教必须与其他宗教建立适宜的关系。要通过“宗教对话”正确认识宗教间的关系,积极促进宗教和谐。
  
    
重庆市基督教协会副总干事韩愈传道:通过“法治”来理解前进中的中国社会,理解当代中国社会中政府与教会之间的关系,理解教会自身的组织和制度建设,是基督教中国化的重要议题。首先,要读懂“当代中国”和“未来中国”,其关键就在于“法治”。其次,教会在法制化进程中,应该走在前列,遵守公共法律,关心公序良俗,良好地运行自身的规章制度,通过信仰和理性做出遵守和践行自身规章制度的美好模范。最后,想要为法治社会做贡献,需要建立自身的“教会法”,并且执行之。
     
 
浙江神学院陈丰盛牧师:基督教中国化,是自唐朝景教首度传入中国开始一直没有停止的话题。基督教中国化,其神学的根据乃是源自圣子耶稣基督的道成肉身,而道成肉身的目的是将父神向世人表明出来。“向什幺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基督教中国化是一个必然的过程,从福音随着传教士的脚踪踏入中国土地,中国化的进程就已经开始。
  
 
广东协和神学院裴连山牧师:随着教会的发展,接下来我们更加关注的重点应该是中国基督徒的思想状况和神学素质。旧的神学已经不能适应中国的教会现代化进程,重建中国神学必将是我们面临的更大的挑战和更艰巨的工作。我们的神学思想建设还有很多问题,依然任重而道远。
  
 
金陵协和神学院常务副院长陈逸鲁博士:现代管理学中强调“革新”的思想,即一个组织机构若要长久存在,关键在于其拥有革新的思想。这在基督教两会的运作中也值得借鉴。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有政治、社会和文化功能,我们应很好地把握他们,并在不同时期注入新的内容,使其永葆活力。具体来说,我们要探索基督教信仰和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关系,要通过社会服务发挥正能量,树立正面形象,要探索基督教如何与中国文化相结合,寻找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切合点。
     
 
上海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当代宗教研究室主任黄海波博士:基督教两会作为功能主体,与政府、基督徒以及社会大众这三类功能对象有直接的关系,首先需要满足这三类对象的功能需求……当前中国社会正在经历更为深刻的变化,基督教两会所承担的这三项基本功能,其内涵、表现形式以及功能发挥的方式、手段也处于剧烈变化中……面对这些变化,基督教两会应积极调整自身,充分发挥“宗教功能”与“社会功能”,以此使“政治功能”的发挥“柔性化”,使基督教两会逐步回归其基督教团体的社会性,最大限度地调动一切积极因素。
     
 
燕京神学院教务长陈驯博士:教会具有“一性”、“圣性”、 公性”和“使徒性”,统祢为“教会四性”。而中国基督教会可能在“使徒性”上有些问题,如“老板办教”、“义工办教”、“平信徒运动”、“去圣职化”、“异端邪说”等。基督教两会如果能在教义教理上做出合适和合理的解释,就能为解决中国教会的管理体制问题贡献智慧,也能为普世基督教会的发展做出积极的贡献。
     
 
金陵协和神学院严锡禹副教授:要建构中国的基督教神学,必须从思维方式的比较出发,更具体地说,应从中国的认识论着手……“敬”起源于人在天人关系中的精神自觉、道德自觉,后来这种概念被用于为学与为人,成为中国学术传统中维系研究主体与客体之间的重要纽带,对中国的神学研究者来说,要把“敬”的概念运用于神学活动中……对中国传统学人来说,“敬”是不可逾越的为人、为学、为事的态度。作为具有中国文化身份的神学研究者,同样不应该把“敬”的美德置诸脑后。
 
 
《天风》2014年9期18--23页纪念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成立60周年专栏,2015年2月8日礼拜天13:01扫描,2015年3月20日礼拜五16:21审核校对。更多《天风》2014年第9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920.html阅读。或者打开QQ1442160806日志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29966965阅读(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飞信:608122883(手机13857228072浙江舟山)。欢迎您加我为飞信好友(或将您的移动手机号码发给我,我加您为我的飞信好友),我就可以经常给您发送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里的优秀段落!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