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纪念丁光训主教诞辰100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

时间:2016-12-14 05:42来源:《天风》2015年12期 作者:学者和教会牧者 点击: 评论
通过和好神学的宣讲(与中国社会、人民和好)、讲台信息本地化(讲道内容回应本地处境的特点)、慈善服务(爱心和服务精神)达成中国基督教身份的建立,建立真正的中国基督教会。
纪念丁光训主教诞辰100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部分发言摘录
 
编者按:2015年9月22日至24日,中国基督教两会在北京召开“纪念丁光训主教诞辰100周年暨基督教中国化研讨会”,境内外学者和教会牧者共同就基督教中国化问题展开讨论,彼此切磋、互相启发,其间不乏真知灼见,收到非常好的效果。以下是部分发言者的观点摘录(排名不分先后)。
 
1、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教授
    
以“丁光训主教与基督教的中国化探索”为题,回顾了基督教摆脱“洋教”,走中国化道路的历程,认为这有巨大的政治和文化意义。丁光训主教的思想和主张对“按三自原则办好中国教会”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卓教授主张:第一该由中国信徒自己来办好中国教会,做到自治要治好,自养要养好,自办要办好,这样基督教才能有中国特色;第二积极引导基督教适应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号召广大基督徒参与社会主义建设,这样才能让基督教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相和谐;第三丁主教倡导的“爱的神学”为基督教的中国化做出了巨大贡献,这种爱是基督教教义与中国社会文化传统的结合,这才是思想和文化意义上的中国化。
 
2、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段琦研究员
    
以“丁光训主教与基督教的中国化”为题,她提到有些人对基督教中国化有误解,认为它是反对福音化或认为它只是一种传教手段。但我们知道,基督教中国化的前提是要在基督教基本教义和信条不变的情况下进行的,且实施基督教中国化的主体应该是中国基督徒。她认为,作为全国教会领袖,丁光训主教更重视基督教与当今中国社会的结合。她从丁主教对社会主义制度、共产党和无神论的看法、三自与中国化,密切联系中国社会实践的神学思想等几个方面,阐明了丁主教的神学是植根于圣经和中国教会的处境的,他思考的问题大多是基督教如何能在今天的社会主义国家更好地生存和发展,如何能为广大的非基督徒中国人所接受。
 
3、上海社会科学院研究所罗伟虹研究员
    
以“丁光训主教与当代宗教研究”为题,从丁主教积极支持基督教人士参加社科理论研究,与学术界进行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的对话、大力支持积极推进当代宗教研究、鼓励宗教界人士参加当代宗教研究与知识界对话、寻找共同语言等几个方面,阐释了丁主教在上世纪80年代的当代宗教研究中所实现的理论和实践的重大突破。丁主教所表现出的远见卓识、追求真理和务实的态度,以及与学者的良好互动,使他无愧于当代宗教研究的开拓者之一。现在我国宗教研究已经走上学术化专业化道路,出现了许多高质量的学术成果,但在当代宗教研究领域也出现了许多新的情况和问题,有许多新的课题要研究,需要政界、学界、教界共同努力深化研究、丰富和发展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宗教理论和实践。
 
4、国家宗教事务局政法司副司长刘金光
    
以“比较与思考基督教中国化努力的方向”为题进行发言。他从“何为基督教的中国化”这一问题切入,认为基督教中国化就是外来宗教与中国传统文化的交流融会,使其适应中国政治的情势、中国社会的习俗和中国主流的思想文化,使其表现出不断适应中国文化的特点。接着他从佛教、伊斯兰教等其他宗教中国化成功的启示,阐释了基督教如何中国化。他提出外来客位文化与本土文化之间有一个分为学习、妥协、取得信任与价值认同、中外文化融合四个阶段的融会过程。他提出,宗教的普世性与地方化是不矛盾的。有时,宗教的地方化甚至是使宗教的普世性得到更好体现的重要途径和方法,甚至是一种必由之路。最后他提到中国基督教目前虽已基本摆脱了“洋教”的形象,但在神学理论建设和神学著述方面还有所欠缺,因此基督教中国化努力的核心是神学思想的中国化。基督教中国化的意义就是符合我们的国情,弘扬基督教和谐、有爱的教义内涵,引导信徒的信仰和生活操守,表现基督教的特征,使其在中国社会有一席之地。
 
5、爱德基金会顾问张素玉
    
以“丁主教对基督教中国化的贡献:以普世教会的亚洲视角”为题,从自己作为一名参与普世教会运动多年的平信徒这一角度,分享了丁主教对于基督教中国化的贡献和对亚洲教会的作用。丁主教在1949年就提出,我们与全世界的基督教会应当保持合一,但亚洲的基督教会不能仅仅成为西方教会的复制品。后来爱德基金会的出现为中国基督徒参与到中国社会中与非基督徒合作提供了平台。爱德基金会的成立恰好反映了丁主教的思想,即教会如何在亚洲处境下做神学。丁主教认为,要理解真正的亚洲,应当更紧密地接近人民。因此,丁主教一直关注中国人的痛苦和需要、愿望和挣扎等。他提出神学不是一套教义或原则,具有生命力的神学要求“参与到我们的邻舍中”。最后张素玉提到,中国教会已经走过了30多年的历程,其中有许多可以和亚洲教会分享的成果,中国教会已经通过实际行动证明了自治、自养和自传的可行性,亚洲教会可以学习中国教会的实践。
    
6、中国基督教协会副总干事、金陵协和神学院教务长林曼红牧师
 
以“关于基督教中国化的思考”为题进行发言。她认为,推进基督教中国化需要政界、教界、学界的共同努力。她立足于教会的层面,从两个角度谈论了基督教界本身应如何推进基督教中国化:一是开展基督教中国化的必要前提之一就是去西化、去殖民化、去世俗化,还基督教以本真;二是基督教中国化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建设中国的基督教,办好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教会。她从政治层面、教会层面、文化层面,分别对此进行了阐述。
 
7、上海市青浦区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主任耿卫忠牧师
    
以“丁光训主教与基督教中国化--中国化是中国基督教发展的方向”为题进行发言。他从历史回顾、三自运动神学思想建设、文化融会、社会服务、国际交往和努力与展望七个方面,谈论了基督教中国化的重要性、必要性和可行性。他认为,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是中国基督教在寻求与中国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过程中,选择的一条爱国爱教的道路,神学思想建设则是这一路线的继承与深化;文化融会、公益慈善和国际交流,又是中国基督教在当前中国社会变迁转型的现代化进程中,能有效参与并发挥积极作用的重要途径,也是谋求自身长期和谐与健康发展的宝贵机遇。总之,从独立自主自办教会的三自爱国运动,到深化改革大背景下的国际交流及抵御渗透,再从神学思想建设的自身发展,到社会服务的外树形象,都是中国基督教为实现中国化所做的不懈努力。
 
8、金陵协和神学院陈永涛副教授
    
以“基督教中国化,一位中国基督徒的几点思考”为题进行发言。他从基督教与中国处境、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教会的“三自”、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教会的神学思想建设、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教会的社会参与等几个方面,阐明基督教中国化就是基督教信仰阐释、信仰实践、教会礼仪、教规教制等在中国的处境化。他认为,基督教中国化的目的就是要确立中国基督教的自我、在独特的处境中见证基督。而以最适切的处境化或中国化方式,将福音真理在中国的处境中宣讲并见证出来,这就是基督教中国化的意义所在。
 
9、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主任徐以骅教授
    
以“从‘正定天主堂惨案’谈基督宗教的中国化”为题进行探讨。他认为77年前在我国发生的“正定天主堂惨案”对讨论基督宗教在华史提供了一个新视角。他指出在我国基督宗教实际上需要经历“两个中国化:一是教会管理权或主权的“中国化”,另一是基督宗教教义神学和礼仪等的“中国化”,这比起前者来是更为漫长和艰巨的过程。中国基督宗教的这“两个中国化”虽然时间有先后,但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如果没有教会管理权和主权的独立,中国教会神学思考和思想独立的空间就会变得十分狭小。而如果没有神学思想上的独立自主,中国教会在行政和管理权上的独立自主则有可能流于形式,徒具虚名。当然也无法立于世界教会之林,对普世基督教会做出应有贡献。
 
10、华东神学院教师陈企瑞
    
以“从道成肉身的教义浅谈基督教中国化”为题,在第一部分中,她阐明了对基督教中国化的基本理解,从中提出基督教中国化的关键是树立中国主体意识,即教会在中国的身份意识、社会(公共)意识、时代意识、文化意识;第二部分中,她结合道成肉身的教义阐释了耶稣“犹太主体意识”,可为我们当下“中国主体意识”提供极有意义的参考和效法榜样。通过前两部分对理论的探讨,她又在第三部分中从当今教会最为关注的信仰生活入手,即从读经、灵修、爱心进行道成肉身式的演绎,用相对应的经文辩读、外显式的灵修、爱心公式来说明基督教中国化的有效实践途径。
 
11、燕京神学院教务长陈驯牧师
    
以“淡谈基督教中国化”为题,他认为,基督教中国化是当代中国基督徒和中国基督教会的民族立场和爱国精神的体现,更是中国基督徒在当代中国处境中的神学觉醒。他所理解的基督教中国化的目标是为了建立“中国基督教的自我”,是基于20世纪以来中国基督教自立运动,特别是三自运动和神学思想建设的历史传承,并主动积极地融合中国文化精神和当代中国先进文化。他认为,基督教中国化可从理解基督教的本质出发去理解,即基督教是一个注重世界大同(普世性)、主张和平共处(和平主义)、提倡道德修养(道德性)、重视灵性培育(精神性)、承担社会责任(社会性)以及讲究个人信仰(个人性)的宗教。在这个宗教本质上,基督教中国化能够实现基督的美好福音在中华土壤中扎根。
 
12、上海国际礼拜堂赵鑫牧师
    
以“我们是谁--从基督教中国化的角度看中国处境下的教会论建设”为题进行发言。他提出基督教中国化是建立中国基督教身份的过程,需要回答“我们是谁”的命题。基督教中国化应该是在保持信仰与福音内核不变的前提下,中国基督教与基督徒认识到自身生存与发展的需要,是自我神学思考与教会实践的积极主张。
 
中国基督徒要有国家认同意识,中国基督教的发展与国家的发展密切相关:文化融合意识,中国教会应该有文化自信,学会与中国的文化及处境相适应、相融合,形成具有“自我性”的神学理解与教会实践体系;社会认同意识,教会是上帝的选民所组成的团契,是被拣选的族类,但同时教会也生存在国家和社会处境之内,应该加强教会的社会属性以建立整合的教会论。
 
通过和好神学的宣讲(与中国社会、人民和好)、讲台信息本地化(讲道内容回应本地处境的特点)、慈善服务(爱心和服务精神)达成中国基督教身份的建立,它的最终目标是建立真正的中国基督教会。这样的教会是一个有荣耀、有见证、有“自我身份”特性的基督身体。
 
 
《天风》2015年12期2--4页特稿栏。2016年11月28日礼拜一21:40扫描完成。2016年12月12日礼拜一14:40审核校对完成。《天风》2015年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1.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
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