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记历史,祈祷和平--纪念抗日烈士林志道弟兄

今年(2015年)是中国人民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在这个极具意义的日子里,我特撰文纪念我的大哥林志道,他和千千万万同胞一样,为争取中国人民的抗战胜利付出了他年轻的生命。他惨死在日寇的大刀下,年仅30岁。让我们谨记历史,祈祷和平,愿上帝的爱播撒人间。
    
一、投笔从戎
 
家父林之纯牧师为原中华基督教会汕头区会总干事,对我等八位子女的教育甚为严格。既用圣经的真理培育我们,也用传统的中国文化造就我们,使我们从小就懂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
 
我大哥天资聪颖,在汕头市私立聿怀中学高中毕业后,继而考上杭州之江大学。适逢日寇继九一八事变之后,进一步以七七卢沟桥事变为前奏全面侵略中国之时。国难当头,大哥毅然投笔从戎,参加地下闽粤赣抗日情撒工作。他多次往返于重庆、江西、潮汕等沦陷区之间,收集日寇军事情报,提供给抗日总部,抗击日本鬼子的嚣张气焰,屡立战功,其时他被任命为闽粤赣边区情报组长。
    
二、输送情报
 
大哥在做情报工作期间,曾有一段时间宿于大姐在揭阳市某地的家中。记忆中他住在二楼一个八平方米的小房间里,卧室很简单,只有一个发报机及一个小箱子,睡床枕边放有一支小小的手枪,生活极其简朴。
 
他清晨起床到榕江边“散步”,实则交接情报。回来吃完早餐后便回到他的小房间去发情报。午餐一般由家人送给他,在小房间里吃,要送饭时已轻轻地敲房门六声为暗号,他便开门把饭菜接入,随即把门关闭。晚餐他常下楼与亲人一起吃饭,饭后仍以散步形式出去交接情报,接着又回房收发情报。
 
作为家人我们都知道大哥的工作,也都给予帮助和保密,默默支持,为他祷告。
 
1944年初,大哥潜入汕头沦陷区进行工作,因奸细出卖,被日本宪兵抓捕关入日军司令部(即外马路总工会旁)。后来由亲人出巨资疏通伪政府头目,与日军总部斡旋,将其释放。大哥首次被捕幸免于难。伪政府头目警告说:“不能再在日占领地区出现,否则后果一定是死。”
 
就此,大哥回到大后方,继续干他的抗日敌后情报工作。
 
三、告别母亲
 
1945年仲夏的一个下午,约3时,我大哥忽然来到揭西县五经富镇的家中,他先与我母亲说悄悄话。
 
之后就叫我:“小妹、小妹来,大哥给你双美丽的花布鞋,胶底的,还有一支钢笔(抗日时期家里很穷买不起鞋,光着脚走路)。笔给你学习、写字,希望你好好读书,听母亲的话。知道吗?”
 
我答:“谢谢大哥,我知道了,一定听母亲的话。”
 
过一会儿,大哥便要与母亲作别。母亲挽留说:“阿道,日头将近落山了,日暗山路难行,就在家中睡一晚再走吧!”
 
他说:“不可以,我有事。”
 
于是母亲一手牵着大哥,一手牵着我,把他送出大门口。大哥头也不回地走了。母亲伫立大门口,望呀!望呀!直至大哥的背影渐渐地消失了,才茫然地牵着我的小手回家。那年我还未满十四岁,殊不知此一别成为了永别,不久后他便为国牺牲,英勇就义。
    
四、抗日烈士
 
1945年8月14日下午4时许,我住三达巷的小姑妈林秀良,往崎碌市场买菜,刚出巷口转入外马路时,恰巧看见我大哥坐在一辆人力车上,背后插着一支“死囚”的竹片,日本宪兵要把他押赴刑场……当时大哥看见小姑妈,即高声喊叫:“小姑!小姑!再见、再见,我要为国捐躯……”小姑听到叫喊声,又看见她的亲侄儿被五花大绑在人力车上,当场昏倒在地。而大哥则被日寇押赴刑场,英勇就义。
    
五、血的铁证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家从揭西县五经富镇迁回汕头桂香里4号“吾卢”老家居住。
 
在回忆中,每月的上旬,我母亲常在一个大木橱里(她的嫁妆)的一个小箱子中拿出一样东西,然后即出门,大约两个小时后就回来,表情很悲伤,并有流过泪的痕迹。类似情况我连续见过三次。
 
抱着好奇心的我,有一日当母亲不在时,偷偷打丌小橱,从小箱子里摸出一包用红绸包着的东西,打开一看,是一本红簿子,封面是“烈士证”三个大金字,我才知道这是大哥林志道的烈士证。
 
原来母亲按时持此“烈士证”到政府有关部门领取烈士家属抚恤金,难怪母亲每次都很难过,因为这是她的亲生骨肉用鲜血和生命所换来的。
 
每当听到日本侵略者修改他们的教科书,抹杀或歪曲那段给中国人民带来深深痛苦的历史,我就会在上帝面前祷告:谨记历史,求赐和平。
 
亲爱的大哥,主里安息吧!
 
 
《天风》2015年9期26--27页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专文。作者:广东省汕头教会84岁资深义工林辉。2016年8月4日礼拜四05:54扫描,2016年8月4日礼拜四16:32审核校对。更多《天风》2015年9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687.html阅读!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