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伊索寓言与明末清初的基督教中国化

时间:2016-04-06 20:52来源:《天风》2015年5期 作者:孙琪 点击: 评论
回顾四百多年前,基督教已经开始了中国化的尝试,但直到今日“基督教在华发展,在中国社会的适应与融合,以及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尚未得到彻底的解决”。
伊索寓言与明末清初的基督教中国化--基督教中国化的文学范例
 
明末清初,基督教天主教传教士来华,带来了西方科学技术与翻译文本,伊索寓言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第一次传入中国。伊索寓言虽然是古希腊多神信仰时代产生的讽刺寓言故事,但在欧洲,用伊索寓言证道的传统,可上溯到公元前4世纪的异教的雄辩家。在圣经新约中也能够找到耶稣鼓励使用比喻的依据。伊索寓言更是中世纪圣坛上频繁使用之喻道故事,在欧洲中古流传的伊索寓言集子超过两千种。
 
在欧洲的基督教传教士赋予了原本属于古希腊多神信仰的伊素寓言以深刻的基督教神学内涵,并将之广泛用于布道中。这经过了基督教化的伊索寓言,在晚明的中国再度被改写以适应中国文化。
    
最早传入中国的伊索寓言,就是被天主教耶稣会会士作为喻道寓言使用的。现有资料可考,庞迪我(Diego de Pantoja,1571--1618)在其书《七克》(1614年)中首次将伊索寓言翻译成中文,用来向中国人宣讲要克服“贪婪”、“饕餮”(tāo tiè:比喻贪婪凶恶的人)等罪的道理。
 
在中国曾经流传过的第一本“伊索寓言集”是明朝末年由法国传教士金尼阁(Nicolas Trigault,1577--1629)口授,晋江教徒张赓(1 569--?)笔录的《况义》(1625年),其中共收入了二十一则伊索寓言。这本书在当时流传颇广,福建信徒李嗣玄记载艾儒略(Jule s Al eni,1582--1649)在福州传教时期,经常随手一册《况义》。
    
通过一些对比就会发现,为了适应中国本土环境,传教士将欧洲寓言故事做了中国化的改动。以《况义》第一则寓言《形体交疑乱》为例子,它改写自伊索寓言《胃与脚》的故事。
    
一日形体交疑乱也,相告语日:“我何繁劳不休?首主思虑,察以目,听以耳,论宣以舌,吃哜(jì)以齿,挥握奔走以手足,如是各司形(行)役。但彼腹中脾肚,受享晏如,胡为乎冝(yí)?”遂相与誓盟,勿再奉之,绝其食饮。不日,肢体渐惫,莫觉其故也。首运(晕)、目瞀(mào )、耳瞶(kuì)、舌槁、齿摇、手颤、足疐(zhì)。于是腹乃吁曰:“慎勿乖哉,谓予无用!夫脾,源也。血脉派流,全体一家,抑脉庖也。尔饔(yōng)尔飡(cān),和合饱满,且咸宁矣。”
    
义日:“天下一体:君元首,臣为腹,其五司四肢皆民也。君疑臣曰:尔靡大官俸。遇民亦曰:厉我何为?不思相养相安,物各相酬,不则两伤。无臣之国,无腹之体而已。”
    
翻译过来就是:有一天,身体和四肢很不满意,它们互相抱怨着:“我们这么辛劳,头脑负责思考决定,眼睛要观察,耳朵要聆听,舌头要辩论说话,牙齿要吃东西,手足用来奔走挥握,每个器官都在尽其职责,负担劳苦。但是肚中脾胃,却在那里享受得舒舒服服。这怎么能行?”于是大家一起发誓,不再侍奉脾胃了,断绝饮食。不到一天,肢体渐渐疲惫,大家不知道为什么。头晕、眼花、耳聋、舌干、牙松、手颤,脚也站不稳。于是腹部说:“不要再悖逆了,说我没有用!睥乃是源头。血(从脾中产出)流到肢体四处,我们全体都是一家,你们吃饱喝足,才能和合饱满,顺应自然,才能保持和谐完美的状态。”
    
义曰:“天下是一体的:君王是元首,大臣是肚腹,其他五官四肢都是黎民百姓。君主怀疑臣子说:你(不尽职责)浪费俸禄。愚民也说:为什么欺凌我?不想着相养以安,相互报答,就会相互伤害。无臣的国家,就是没有肚腹的身体。”
    
而欧洲的原文则是:
    
胃和脚争论谁的力量更大。脚声称它们更加强壮,因为它们负担着胃的重量。胃回答:“但是我的朋友们,如果我不提供给你们营养,你们怎么能背得动我呢?”
    
因此在军队中:如果将军无能,再多的士兵也没有用。
    
对比一下,可以发现,在改写后的《形体交疑乱》中,不仅多出了头、五官等角色,还有基督教的教理,以及中国的文化特色。
    
首先,《况义》中的寓言改写,是由一位天主教传教士和一位中国文人共同完成,口述者金尼阁,他讲述了一个有基督救寓意的故事。“夫脾,源也。血脉派流,全体一家,抑脉庖也。”
 
清朝康熙皇帝曾亲临天主教宣武南堂题“万有之原”。
 
在寓言中,金尼阁将看不见的“脾”隐喻为“天主”,“脾,源也”。头与四肢、五官是现实生活中真实可见、各司其职的人物。根据中国的五行理论,五行于人对应的是五脏,中医以脾为土,而士生万物,相应的脾即是血脉源头,生血造血。土生万物之说,已见于东汉班固《白虎通义·社稷》卷三:“土生万物,天下之所王也。”
    
明末传教士熊三拔(Sabatino de Ursis,1575--1620)在论著中也陈述过同样的观点,其《泰西水法》卷四《水法附余·药露》条云:“凡人饮食盖有三化:一曰火化,烹煮熟烂;二曰口化,细嚼缓咽:三曰胃化,蒸变传送。一化得力,不劳于胃。故食生食冷,大嚼急咽,则胃受伤也。胃化既毕,乃传于牌,传脾之物,悉成乳糜,次乃分散,达于周身。其上妙者,化气归筋;其次妙者,化血归脉,用能滋益精髓,长养肌体,调和荣卫。所云:妙者,饮食之精华也,故能宜越流通,无处不到,所存糟粕,乃下于大肠焉。”
 
意思是说饮食要有三种消化,将食物做熟,用牙齿嚼烂,用胃消化。胃消化之后将食物传给脾,传给脾的食物已经像乳汁一样,然后通过脾分散到身体各部分。最好的是化成气,归于筋;其次好的,化为血归于脉,可以滋养身体,无处不到。
    
因此脾为身体正常运行的本原,正如天主乃万物的本原,信主可以使世间一切保持和美状态。
    
再者,基督教借肢体指教会与教会间的关系。保罗在其书信中也以此为喻倡导教会的合一,见新约《以弗所书》:“使我们不再作小孩子,中了人的诡计和欺骗的法术,被一切异教之风摇动,飘来飘去,就随从各样的异端。惟用爱心说诚实话,凡事长进,连于元首基督。全身都靠他联络得合式,百节各按各职,照着各体的功用彼此相助,便叫身体渐渐增长,在爱中建立自己。”(弗4:14--16)
 
耶稣会士庞迪我在《七克》卷二曾说:“世之人,犹全身焉。《经》云:众人共成一身,故人皆相与为体也。其相爱,宜如人身之百体焉。身之百体,各有尊卑缓急;百体所营,亦有劳逸贵贱。第各安其位,各从其职,卑者不陵,尊者不嫚,无者不妬(dù同“妒”),有者不骄。故足不求为首,首未尝轻足;目不听,不妬(dù同“妒”)耳;目能视,不骄耳也。体各营其业,不私受其益,诸体共受之。如目视,谓人视;足行,谓人行;口食,谓人食;心明,谓人明。视行食明之职,各体分任之,其益,一人全享之。”这里的《经》就是指圣经。
    
此外,中国信徒张赓,进一步将这个充满基督教内涵的伊索寓言中国化。不仅是在笔录过程中用中国的词汇叙述教理,还加入了自己作为明末社会文人的解释。
 
尤其体现在“义曰”处。“义曰”类似于《史记》每篇后的“太史公曰”,是书写者发表的议论,正如《况义·跋》中所说:“张先生(指张赓)悯世人之懵懵(měngměn:糊里糊涂)也,取西海金公(金尼阁)口授之旨,而讽切之,复指其意所在,多方开陈之。”
 
张赓不仅记下金尼阁口授的旨意,还“复指其意所在”,继续点明寓言讽刺之所在,从多方面开陈,希望人们醒悟。
    
张赓在这篇的“义曰”中解释“头”为“君王”,“四肢”、“五官”为黎民百姓,而遭到排挤的“肚腹”则是臣子。藉此讽刺晚明君王对官吏的苛刻与不信任,百姓对官吏管理的反抗。他指出国家无臣正如身体无腹,各项机能不能运转。君、臣、民众要齐心合作,才能相养相安,否则两伤。
    
回顾四百多年前,基督教已经开始了中国化的尝试,但直到今日“基督教在华发展,在中国社会的适应与融合,以及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尚未得到彻底的解决”。
 
通过以上一则伊索寓言的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基督教中国化的文学叶脉,也呼吁各界人士尤其是我们基督教界开拓思路,进行各种基督教中国化的尝试。
 
 
《天风》2015年5期21--23页求索篇。作者:基督教全国两会研究部同工孙琪。2016年3月17日礼拜四21:21扫描,2016年3月31日礼拜四14:23审核校对。更多《天风》2015年5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517.html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