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赞美诗与音乐要素(十)

时间:2015-11-23 21:44来源:《教材》2015年4期 作者:翁翠琴 点击: 评论
五声调式的偏音一般处在弱拍或其他不重要的节奏位置上,或时值较短,或出现的频率不多,往往以辅助音、经过音或装饰音的形式出现。
3.中国五声调式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加上地区广阔、民族众多,其音乐变化有其独特性和多元性。当西方基督教与巾国文化相遇、碰撞时中国教会音乐该如何向前发展呢?怎样用中国教会音乐见证基督的福音和神的荣美呢?早在20世纪30年代,中国基督教老一辈神学家为了让基督福音更容易被国人所接受,更容易融入中国文化,在神学处境化和圣诗本色化方面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和尝试。他们创作的具有民族风格的赞美诗被收入在个人编辑的圣诗集和《普天颂赞》(1936)中。这些带有民族成分的赞美诗在诗词方面通俗易懂,在曲调方面带有民歌特征,并且含有诚恳的信仰经验,深受信徒的欢迎。
   
到了20世纪80年代,《赞美诗(新编)》(400首)的编辑可以说是中国赞美诗民族化的又一个高潮。在《赞美诗(新编)》中,收入了102首中国基督徒创作、翻译、改编的赞美诗,占整本赞美诗集比例的¼,丰富了普世基督教赞美诗的类型和内容,也体现了圣诗的民族性。
   
赞美诗的中国化包括神学的处境化和曲调的民族化。曲调的民族化的表现之一就是许多赞美诗按照传统的五声调式创作和改编,还有在五声调式基础上创作六声调式和七声调式,使圣诗曲调和和声结构赋具民族神韵。
 
1)五声调式
   
A定义
   
五声调式音乐是中国璀璨文化中的一颗耀眼明珠。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提到五声之名,《管子·地员篇》(公元前4世纪)不仅提到五声之名,而且记载了我国古代用“三分损益法”求得五个正音、用数学计算产生五声的方法。
   
依照纯五度音程关系排序起来的五个音所构成的调式,称为“五声调式”。这五个音由低至高依序为“宫→徵→商→羽→角”,用基本音级记谱时,相当于现今首调唱名法“do→sol→re→la→mi”。这是中国古乐基本音阶,少了半音关系的fa和sl。谱例如下:
 

 
将五声调式中的五个音,移位在一个八度内,各个音的名称和顺序如下:
 

 
B调式类型
 
西方大小调分别以do和1a为“主音”,但中国五声调式却与西方大小调不同,其中的五个音都可以成为“主音”。因此,五声调式又可细分为以下五种调式:
   
宫调式:宫、商、角、徵、羽、宫
   
商调式:商、角、徵、羽、宫、商
   
角调式:角、徵、羽、宫、商、角
   
徵调式:徵、羽、宫、商、角、徵
 
羽调式:羽、宫、商、角、徵、羽
 
以宫音(do)为主音,称为“宫调式”。宫调式音阶如下:
 

 
音级名称:宫    商    角    徵    羽    宫
 
简谱记写:1    2    3    5    6    i
 
音程结构:大二度  大二度  小三度  大二度  小三度
 
首调唱名:do    re   mi    sol    la    do
 
《赞美诗(新编)》收人了许多五声宫调式赞美涛,如第248首《与主同去歌》、第257首《神爱长歌》、第331首《效法诸圣歌》、第380首《诗篇一〇〇篇》、第381首《诗篇一〇三篇》等,整首乐曲只用do、re、mi、sol、la五个音,结束音(主音)是do。以第350首《荣神益人歌》最后两个乐句为例:
 

 
《礼记·乐记》日:“宫为君、商为瓯,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宫音是五音之君,统帅众音。中国传统音乐理论非常重视“宫”音,认为五声调式的音乐如果没有“宫”音,这是错误的,无“宫”不成调,这一点很重要,要认识清楚。
   
以徵音(sol)为主音,称为“徵调式”。徵调式的赞美诗有第30首《天恩歌》、第31首《慈悲圣父歌》等,曲调由五个音(do、re、mi、sol、Ia)组成,以sol(徵音)为主音。以第384首《诗篇一五〇篇》(根据中国传统曲调改编)最后一乐句为例:
   

 
以商音(re)为主音,称为“商调式”。第379首《诗篇二十三篇》以re为主音,属于商调式。
   
以羽音(1a)为主音,称为“羽调式”。如第365首《活出基督歌》采用布依族曲调,全曲只用do、re、m1、sol、la五个音,以la为主音(结束音),属于羽调式。圣诗片段如下:
 

 
以角音(mi)为主音,称为“角调式”。
   
C调式色彩
   
西方大小调式都是由七个音组成,而五声调式在音的数量上却有所差异,只有五个音,相邻两个音级之间由大二度或小三度构成,因此在色彩和格调上与西方大小调式也不大相同。由于以小三度和大二度音程构成旋律的基本音调,缺少小二度(半音)、大七度、增四度、减五度这些带有不协和、尖锐倾向的音程,动力性不足。因此,五声调式的色彩格调较为平和、流畅,给人悠扬、委婉、清新、空灵的感觉。
   
2)六声调式
   
在音乐作品中,以五声调式为基础,出现一个偏音fa(清角)或si(变宫)。称为“六声调式”。比如第148首《清晨歌》,结束音(主音)是sol,以do、re、mi、sol、la为主体,加上偏音fa(清角),属于五声调中的六声调式(微调式);第59首《圣灵歌》,以do、re、mi、sol、la主体,少量加上偏音si(变宫),以la为主音,属于六声调式(羽调式);又如第379首《诗篇二十三篇》,以re为结束音(主音),以do、re,mi、sol、la为主体,加上偏音fa(清角),属于六声调式(商调式)。《诗篇二十三篇》圣诗片段如下:
 

 
在古老的中国,“宫商角徵羽”称为“正音”,正音以外的音称为“偏音”。偏音共有四个:清角、变官、变徵、闰。
 
清角(fa)是角音(mi)小二度的上方音;变宫(si)是宫音(do)小二度的下方音。比正音高半音,称为“清”(相当于升记号﹟);比正音低半音,称为“变”(相当于降记号b),比正音低全音,称为“闰”(相当于重降记号)。“清”就是清亮之意,“清角”就是角升半音。
 
3)七声调式
   
《战国策·燕策》曰:“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肯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复为慷慨羽声,士皆瞠目,发尽上指冠。”
 
《晋书·律历志》记载,荀勖(公元289年)曾于公元274年制作了十二支六音孔竖吹笛,每支笛都能吹奏由宫、商、角、变徵、徵、羽、变宫组成的七声音阶。
 
《隋书·音乐志》记载,苏夔(kuí)日:“每宫(均)应立五调(式),不闻更加变宫、变徽二调(式)为七调(式)。”郑译答之:“周有七音之律……今若不以‘二变’为调曲,则是冬夏声阙,四时不备。是故每宫(均)须立七调(式)。”
 
古文献所谓的“变徽”、“变宫”、“七调”,多指这种音阶形式。在民间音乐中,尚有五声加“清角”(fa)和“变宫”(si)的七声音阶。七声音阶在中国北方应用较多,古代戏曲音乐分北曲和南曲,区别在于前者用七声音阶,后者用五声音阶。
   
在以五声调式为基础的音乐作品中,出现fa和si两个偏音,称为“七声调式”。我国传统的七声调式有三种:在五声调式基础上所增加的两个音若是fa(清角)和si(变宫),就是清乐调式音阶;在五声调式基础上所增加的两个音若是#fa(变徵)和s-(变宫),就是雅乐调式音阶;在五声调式基础上所增加的两个音若是fa和bsi(闫),就是燕乐调式音阶。
   
清乐音阶:宫、商、角、清角、徵、羽、变宫、宫(1 2 3 4 5 6 7 i)
 
雅乐音阶:宫、商、角、变徽、徵、羽、变宫、宫(1 2 3 # 4 5 6 7 i)
   
燕乐音阶:宫、商、角、清角、徵、羽、闰、宫(1 2 3 4 5 6 07 1)
   
变微(#fa)是徵音小二度的下方音,声调悲凉;闰(bsi)是宫音大二度的下方音,声调深沉。它们都是采用临时变音记号记写,不纳入调号。
   
第329首《尊主为大歌》属于五声调式中的七声调式(清乐调式音阶),以do、re、mi、sol、la为主体,以sol(微音)为结束音,增加两个偏音fa(清角)和si(变宫)。谱例如下:
 

 
在七声音阶中,只有“正音”才可成为“主音”,因此三种七声调式又可细分为十五种调式。五声调式(五种调式)加上六声调式(十种调式),再加上七声调式(十五种调式),民族间式因此共有三十种调式。
   
六声调式和七声调式虽然增添了一个或两个偏音,增加了一些具有尖锐倾向的音程,但没有改变五声调式旋律进行的基本特征,其旋律色彩和基本格调仍属于五声调式。因此,无论是六声调式,还是七声调式,还是纳入五声调式的范畴,仍用五声调式加以命名。
   
4)调式分析
   
五声调式是所有民族调式的基础,被广泛地运用于中国古代音乐和民间音乐。由于这种调式是我国特有的,因此又称为“民族调式”。如果不熟悉基本乐理,不较多的接触各种音乐作品,也不细心比较分辨,我们有时会误认为每首赞美诗作品的调式都差不多,其实不然,每首赞美诗都有其不同的调式规律。作为较为规范的教会赞美诗集,《赞美诗(新编)》既有西方大小调式,也有中国民族五声调式。那么,如何辨认五声调式呢?以下提供几种简单可行的方法。
   
第一,根据旋律的结束音来判断主音,然后将旋律中出现的音从结束音(主音)到相邻八度主音排列成音阶,从音阶结构就能看出这首赞美诗的调式特征。五声是中国词式的重要特征,赞美诗的结束音若是do、re、mi、sol、la,没有半音关系,就很有可能是我国民族的式。
   
第二,五声调式的偏音一般处在弱拍或其他不重要的节奏位置上,或时值较短,或出现的频率不多,往往以辅助音、经过音或装饰音的形式出现。
   
第三,分析谱例的和弦结构,可以看出是五声调式还是西方大小调式。
 
第四,对作品的旋律进行色彩分析。
 
第五,根据赞美诗作品的国家、民族、地区、作者等进行综合分析。
   
 
《教材》2015年4期81--87页教牧工作, 2015年11月1日礼拜天14:39扫描,2015年11月14日礼拜六15:53审核校对。更多《教材》2015年4期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1237.html阅读。QQ:1442160806。微信/飞信:13857228072浙江舟山。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