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栽培 >

如是我思--(一)信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时间:2017-07-30 17:12来源:《教材》2014年1期 作者:田童心 点击: 评论
只有基督信仰可以支撑人类生命,一个深刻活着的人必然需要信仰耶稣基督,否则看破红尘的深刻使一个人无法认真地活下去。
一、信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对于一个基督徒而言,为什么需要宗教信仰和为什么需要基督信仰,无疑是最基本的问题。这首先的原因乃在于,对于一个深刻存在的人而言,确实存在着“未经思考的人生不值得活”的事实,同时也存在着“没有确据的信难以建立”的事实。
    
人的生命不同于一般动物的生命,人类具有超越肉体本能欲望的灵性。任何一个深刻存在的人,到了青年时期必然会进入一个觉醒期,他必然会思考这些问题:我从哪里来?我的归宿何在?我的一生应当怎样活?只是面对这些人生观问题的时候,很多人一闪而过,无意深究。
    
从严格意义上的逻辑论证而言,一个人的世界观的建立,必须首先完成对于世界万事万物的考察。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一个人无法在有限的人生时间里完成对于浩瀚宇宙万事万物的探究和归纳。所以,一般意义的所谓的世界观和人生观,实质上是建立在对局部世界的考察结果的基础上的惯性延伸,也就是大约的“估计”,但是这不等于可靠的“信”。如果世界观不能够可靠地确立,又如何能够可靠地确立人生观呢?
    
因此,我们试图走归纳法的路径向心外世界探究以期最后确立我们的人生观的努力是不可靠的,存在着不完全归纳的逻辑漏洞。剩下来的路径只有向心内世界的演绎推理。
 
我们向心内世界的演绎推理的大前提是:人类的生命本能。这是任何人任何宗教都不能够否认的共识,即个人的生存本能在所有的思考和信仰之先,任何个人都会无条件无需论证无需分析地会肯定“我要活着”。
    
而任何一个活着的生命则本能地、天然地追求永恒而拒绝死亡,这是无需论证的生命本能。即使由于现实世界人人皆有一死的无情事实导致一个人在其潜意识里不相信永生,我们根据生命本能也可以断定其潜意识里仍然希望有永生。不相信永生的人实际上只是用现世常识压抑了内心的生命天性而已。基督徒相信人是被天然地赋予了永生的渴望。(《传道书》3章11节:“神造万物,各按其时成为美好,又将永生安置在世人心里。”)
    
在经济领域里有个“不值得定律”:不值得做的事就不值得做好。同理,在人生领域,“未经思考的人生不值得活”,准确地说,应当是“思考后却寻不到永生可能性的人生就不值得认真地活”,因为,若无永生则百年寿终正寝和婴孩夭折就没有本质的区别,人生价值都终归于零,在永恒面前即使百岁长寿也是微不足道的。而没有永生盼望的生命呈现无非这样:或麻木浑噩平庸随大流,或纵欲放荡吃吃喝喝及时行乐,或发疯,或杀人,或自杀。所以,若要使今生的生命得到支撑,就必须肯定永生。生命大厦必须拥有精神支柱。
    
但是,事实上,此岸今生没有不死的人。而如果能够令人相信永生的实现在彼岸,则必须有来自彼岸世界的确据。今生不能够见到永生也要一个充满希望的可靠凭据或者叫作此岸和彼岸的永生纽带展示,因为,信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没有确据就无法建立信仰。
    
这样,人类的生命大厦若要拥有肯定永生的精神支柱,逻辑上就必得有彼岸世界的死而复活事件在此岸世界的展示。这就要求这个给人希望的死而复活事件的主体不能是普通人而必须是掌管永生的可以让人脱离罪与死的神圣超越者。由于上帝的公义话语决不徒然返回(《以赛亚书》55章11节),故而面对普遍犯了罪的世人,若非掌管永生的上帝亲自打开复活之门,则死而复活事件就如历史上传说过的个别意外“复活、诈尸”事件一样不值得相信为普世的盼望;若非神圣者亲自经历死亡来涂抹一切悔改之人的过犯,则上帝面前无人能活;若非神圣者亲自经历死,则个体的人一旦悔改其昔日之罪何以会烟消云散了呢?复活和赦罪是密切相关的,其主体必须是不仅自己宣称“生命在我、复活在我”而且通过死而复活而能够自证神性的神圣超越者。
    
若要使死而复活事件主体的神圣性得到进一步肯定,还必须确认这一死而复活事件不能够是偶然意外事件而必须是事前主动宣告给多人并且事后得到多人验证的内蕴丰富的有意宣示事件。
    
核之人类史上文本记载,只有四卷福音书耶稣生平里的死而复活事件能够满足此种种演绎要求。
    
故倒推上去可见,只有基督信仰可以支撑人类生命,一个深刻活着的人必然需要信仰耶稣基督,否则看破红尘的深刻使一个人无法认真地活下去。
    
这就是人类信仰宗教的现代理由,而这个可靠的理由最后指向了耶稣基督。这也就构成了人类信仰耶稣基督的现代理由,也就是关乎基督徒的上帝信仰的生存论论证。因为耶稣基督成了一切相信之人的未来永生的确据。
    
我们不可能对宇宙万事的奥秘都一一知晓,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当下即可建立我们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也并不妨碍我们一边在心外上天入地探索宇宙一边在心内坚守对于耶稣基督的生命信仰。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分野以及各自的必要性在这个论证里呈现得十分清晰。自然科学最后的依据是数据,人文科学最后的依据是信仰。显而易见,以为在科学发达的今天不需要有神论信仰的观点是肤浅的。
 
 
《教材》2014年1期121--123页灵修, 2014年3月30日17:21扫描,2014年4月21日16:00审核校对.
《教材》2014年第1期文章http://www.jdjcm.com/wenzhai/458.html
《教材》2014年1--6期http://www.jdjcm.com/wenzhai/878.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