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忠仆弗兰克

《崇高的上主》(Panis Angelicus)是大家较为孰悉的一首音乐圣品,  它是由法籍作曲家塞萨尔·弗兰克 (Cesar Franck,1822--1890)创作的。其音乐如其人,常带给人平和与敬虔之感。
  
 
钻研的管风琴师
  
1851到1858年间,弗兰克担任教堂管风琴师,在此期间他开始锻炼管风琴的即兴演奏技巧。他在这个职位上一待就是三十余年,刻苦钻研管风琴的演奏和创作。其技艺之高超被李斯特誉为“巴赫之后最伟大的管风琴即兴演奏者”。在他创作的管风琴曲中有受李斯特推崇的《大管风琴曲六首》(1862)、  《大管风琴曲三首》(1878)、  《众赞歌三首》(1890)以及曲集《管风琴师》(L’  0rganiste,1889—1890)等。
  
 
慈父般的严师
  
自1872年起,弗兰克受聘在巴黎音乐学院任管风琴教授。他严谨的教学态度受到学生们的敬重,他的平易近人以及对学生治学疑问有求必应使得学生们不禁亲切地称呼他“弗兰克爸爸”,以表达对这位慈父般老师的喜爱。
    
弗兰克对音乐的一丝不苟、精益求精深深影响着学生们。他们谨记老师的教诲——“不要试图做得多,宁可琢磨如何做得好”。他们效法老师严谨治学,成为继老师弗兰克之后法国新一代音乐家中的佼佼者,其中有德彪西(Debussy)、迪帕克(Duparc)、丹第(D’Indy)和肖松(Chauson)。
  
有使命感的作曲家
  
弗兰克的音乐创作虽也涉及交响乐、清歌剧、弦乐四重奏等,但他称不上多产作曲家,他的作品可以用“少而精”来形容。音乐史学家们评论他“所有的作品下面都有一个温暖的宗教的理想主义,相信艺术家有严肃的社会使命”。对他的传记作家们一致认为基督信仰在其生命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劳伦斯·戴维斯这样写道:“以弗兰克写的康塔塔为例,弗兰克写宗教康塔塔并不是为了针对性地取悦听众,而是为了唤醒潜在的信仰皈依者。”
    
他的圣乐作品有《赎罪》、  《庄严弥撒曲》、《巴别塔》、《八福》、《赞美诗》、《诗篇150》等。音乐学者阿尔佛雷德·爱因斯坦曾评论:“他的作品并不休止于信仰中,其作品能够释放信仰。”
    
 
不是为人做乃是为神做
    
弗兰克的日程表总是排得满满的:大量的教学授课,无终止的作曲,为主日礼拜和教会特殊节期司琴。“他爱上帝,因为他知道他一切的恩赐来自于上主。”因此,弗兰克竭尽所能地工作。他的儿子乔治谈论起三十五年如一日地每天清晨坚持早起作曲的弗兰克时说:“我的父亲是积极和热情洋溢的化身。他的精神能量是巨大的,只有通过清晰的思维和坚毅的意志力才能控制。”
    
正如《歌罗西书》3章23节至24节所记的:“无论作什么,都要从心里作,像是给主作的,不是给人作的,因你们知道从主那里必得着基业为赏赐。你们所侍奉的乃是主基督。”弗兰克似乎根本不需要外界对其工作和侍奉的赞美或鼓励,他确信只有一位才是他所有行为和作品的裁判——那就是他的神,他的拯救者!
    
塞萨尔·弗兰克就是这么一位默默在音乐禾场撒种耕种的神仆。我坚信弗兰克在天上的财宝是大的。唯愿你我在各自的岗位上成为神忠心又良善的仆人,荣神益人!
 
 
《天风》2013年第7期53页禾场艺苑,2013年10月02日17:14扫描,2013年11月06日15:23审核校对。作者:基督教全国两会出版部同工朱鹂。

若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转载务请注明本文来自:http://www.jdjcm.com/xintu/1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