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此一游!”

前不久,  “到此一游”现身埃及3000年前文物,这一条新闻迅速成为热门,可能是因为它难堪了整个写汉字的群体,故而引发国人对“公民素质”的讨伐,网友讽刺、责骂声此起彼伏。
    
但对准一个孩子集中火力,群起而攻之,难道就能消除我们的文化陋习吗?事实上,在此事件之前,挥毫“到此一游”的人何止千万?稍作盘点就不难见到在中外名胜古迹上留下的种种中国式“旅游记忆”:
在美国自由女神像脚下雕中文,在伦敦圣保罗大教堂墙上写汉字,在故宫大铜缸上刻诗句,在敦煌壁画上添漫画,就连景点上一棵有点名气的树也不放过,非要刻上一句“到此一游”才甘心离开!
    
据考证,“到此一游”最早出现于《西游记》中,孙悟空在如来的手指上写下了“齐天大圣到此一游”。也许这段戏让人们印象深刻,游人便纷纷效仿,热衷于在各景点留下“到此一游”的痕迹。也许刻写者只是一时兴起,但却“让风景很受伤”。
    
在有些人看来,人生一世,若不留下些雪泥鸿爪,就会与草木同腐,这种“留名”思想,古已有之。反映在一些文人骚客的旅游上,他们重视人与自然的互动,希望通过自己在景色中所迸发的灵感,借诗词、书法等文化载体,给山水增辉,与天地同寿,让金石文字与无情的时间抗衡。可能就是这一“文化性格”的延续,使人们特别重视要在风景名胜中留下一点痕迹。可遗憾的是,今天你所能看到的不是寄托情怀的传世佳作,而是歪歪斜斜得令后人烦忧的四个字:  “到此一游!”也许只是他们不甘心“上车睡觉,下车方便,停车拍照,回家之后什么都不知道”的旅游心理补偿而已!
    
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其实,我们更当在意的不是在旅游景点留下什么,而是人生来这世上一趟应当留下点什么!
    
对于茫茫宇宙而言,人生不过是匆匆过客。摩西曾感叹:  “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声叹息。”(参诗90:9)此句经文的另外一种英文译本的中译作:“我们度尽的年岁,好像一个被擦去的蜘蛛网。”(史密斯和顾斯庇合译)旧约中不少伟人为我们留下许多宝贵的属灵财富,摩西留下了律法,大卫留下了诗篇,亚伯兰留下了信心之见证。但也有太多的人如蛛网被擦去,在生与死之间除了“谁生谁”之外,没有留下可以追寻的踪迹。在世寿命最长的玛土撒拉,圣经只用了寥寥三节就把他的一生记载完毕(参创5:2 5—27)。似乎这将近千年的人生,也是“经风一吹,便归无有”的人生(参诗103:16)。
    
生命的无常往往会引发我们对生活的检视及对人生价值与意义的思考。人生短短几十年究竟为了什么?最后能为世界留下点什么?尽管每个人都说自己早出晚归忙得够呛,可到写总结的时候,却总感觉说不出过去日子究竟干了些什么。一个“忙”字让我们对生活的体验只是被动地翻动日历,没有太多意义层面的感受,匆忙的面纱背后是无法讳避的灵魂迷惘。故此时若要谈人生感悟,除了能感叹有人写在厕所里的那句温馨提示“来也匆匆,去也冲冲”外,恐怕也只剩下“到此一游”的心理需求了!
    
其实,生活不能像网络上有人调侃的那样:  “生下来了,就得活下去!”上帝赏赐生命在地上不是漫无目的的,而是要我们成为“有灵的活人”来承担使命,为他而活。既要承受祝福,也要成为祝福,结出丰硕的果子,以至到离开世界的那一刻,我们不会觉得自己仅仅只是来世上“到此一游”!
tianfeng@ccctspm.org
 
 
《天风》2013年第7期1页开卷有益,2013年10月02日10:40扫描,2013年10月31日09:11审核校对。
《天风》2013年第7期http://www.jdjcm.com/wenzhai/114.html
《天风》2013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369.html

若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转载务请注明本文来自:http://www.jdjcm.com/xintu/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