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候、壮胆、坚固你的心--安东·布鲁克纳的音乐

艺术生涯
 
1824年9月4日,约瑟夫·安东·布鲁克纳(Joseph Anton Bruckner)出生在奥地利的一个小村子Ansfelden。布鲁克纳4岁学习小提琴,10岁弹奏管风琴,13岁进入St.Florian修道院开设的音乐学校,21岁升入st.Florian专业音乐学院。修道院的敬虔氛围,培育出了布鲁克纳柔和与虔诚的性格。同时,教堂的建筑结构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布鲁克纳的内心世界,也为布鲁克纳的音乐风格打下了标签。
    
从1845年起,布鲁克纳就一直在为教会服务,27岁时被任命为专职管风琴师。为了报答教会的关心和教会同工们的帮助,24岁时布鲁克纳将他创作的《d小调安魂弥撒曲》献给了礼拜堂,这首曲子被学者们认为是其第一部杰作。
    
然而,布鲁克纳音乐的魅力并未很早就被人发现。人们认可他是在1881年Hans Richter指挥了布鲁克纳的《第四交响曲》之后。直到1884年12月由Artur Nikisch指挥的布鲁克纳《第七交响曲》在莱比锡首演成功后,布鲁克纳才稳固了自己在音乐界的地位,时年60岁。从此布鲁克纳声名鹊起,他的作品开始广泛被人演奏和关注。
    
布鲁克纳在66岁的时候被授予维也纳大学荣誉博士学位,67岁从维也纳音乐院光荣退休,之后就在家安享晚年并致力于《第九交响曲》的创作。1896年10月11日,布鲁克纳带着未完成的《第九交响曲》安静地告别了世界,享年72岁。
 
 
等候荣耀
 
1868年在音乐艺术之都维也纳,音乐家们正围绕瓦格纳式音乐与勃拉姆斯音乐,为自己支持的音乐风格挥动笔杆,攻击对手,展开一场没有对错之分的音乐“战争”。由于布鲁克纳的音乐与瓦格纳的在某些气质上有所相似,他也遭到了当时权威音乐评论员们的口诛笔伐,乐队拒绝演出布鲁克纳的作品,偶尔的演出也总以失败收场。生活在欧洲主流音乐文化的十多年中,艺术评论家给布鲁克纳的音乐先后贴上“音乐傻不拉叽”、“圣乐作品不切实际”、“音乐语言啰嗦,修辞贪婪”等不公正的标签。这些评语对任何一个作曲家来说,都是毁灭性的。
    
在艺术界“大声”的质疑声中,布鲁克纳的朋友们也劝他换一种风格来创作,换一种主流媒体认同的方式来证明自己是出色的。但布鲁克纳依然坚持自己的创作风格,说:“如果我用上帝给我的才能去迎合别人的需要,如果我跟随人而不是听从上帝,那么上帝在审判我的时候会是如何?”
    
布鲁克纳承受着长时间的批评,忍耐着不公正的评价,但少年时在修道院养成的柔和性情以及培育出的对上帝审判的敬畏,让他在回应诸多攻击时可以选择安静等候(等候上帝的荣耀)。很少有作曲家能有他这样坚固的心,在艺术上大胆地坚持而又在平静中等待荣耀的到来。
    
 
活出见证
 
布鲁克纳给他的学生留下了两个深刻印象。他们的老师非常看重祷告,在街上行走或是在课堂中教学,布鲁克纳只要听到祷告的钟声,就会立刻沉浸在与上帝私密的对话中,把自己封闭起来,与外界隔离开。另一个印象就是这位老师不仅治学严谨,对学生的学业成绩要求很高,而且对学生的道德要求也很严格。上课时,布鲁克纳会用圣经故事来帮助学生牢记音乐知识,下课后,他会禁止学生的低俗言论,
哪怕仅仅是个玩笑。
    
弥尔顿(John Milton)的诗作里有一句:  “我有一种才能,把它隐藏起来,对我就意味着死亡。”布鲁克纳的艺术生涯让我看到这位上帝的仆人将自己的音乐才能展现在了世人的面前。他曾对人说:“当主问我,我给你的才能你是如何用的?我会将我所写的音乐放在上帝面前,我知道主会在审判时加我怜悯。”
 
 
《天风》2013年第6期57页禾场艺苑,2013年9月19日14:22扫描,2013年10月28日15:03审核校对。作者:上海交通大学艺教中心讲师、上海国际礼拜堂琴师王茕(qióng)。

若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转载务请注明本文来自:http://www.jdjcm.com/xintu/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