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栽培 >

跟天父学做爸爸(3)--一位父亲教养孩子的失败实

时间:2018-02-20 20:11来源:《天风》2016年3期 作者:陈丰盛 点击: 评论
面对世上所有爸爸都很陌生的教养课程,我们该向谁学习?我认为“众人的父”--我们的神,他才是最终极的权威。
跟天父学做爸爸(3)--一位父亲教养孩子的失败实录
 
作爸爸,我相信不是一个爵位,也不是一份职业。他不是你我施展拳脚的地方,也不是你我显示权力和地位的场所。其实,作爸爸,不是一个完成时或过去完成时的职份,乃是一个现在进行时的职份。更确切地说,作爸爸,是一个成长的过程,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因此,我们需要面对几个重要且悲惨的事实:第一、我们在成为爸爸之前,实在没有一个适合的证书来证明自己作爸爸的资格。如果真的有,那也一定是充满谎言的证书。第二、既然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在其中经历挫折与失败是难免的。值得感恩的是,作爸爸是一个长期学习的历程,“考试”可能就是孩子给我们造成形形色色的麻烦之时,所带来我们的许多失败经历。
 
在此,我想分享一个自己的失败经历,不算为经验之谈,但可以作为个人的自我反思:
 
经过一天的忙碌,加上晚上的开会,拖着疲惫的身体驱车回家。工作上的挫折,身体上的疲累,旧疾腰椎尖盘疼痛加剧,身心灵都在提醒我要马上休息。
 
回到家门口,敲门后第一个回应的是女儿,清脆的应门声“来了……”,如一阵暖流。进门时,反手关门有点困难,女儿说:“让我来”。接着,又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最后,向我展示了一下她今天刚刚被拔后的牙床,咧嘴一笑,所散发的不仅仅是她的稚气,还有成长的喜悦。
 
妻子在厨房里忙活着,为我们预备明天的早餐,没有迅速地回应我。我当然知道她不是不欢迎我,也不只是无暇顾及,而是一天下来,已经过分疲累,感觉要省点力气,先和好面。
 
放下包,拿起手机,继续与远方的同工探讨要写的文章,心里希望尽快交待好,可以早点躺下,毕竟身上的疼痛是不会对我客气的。过程中,女儿几次过来向我汇报自己努力的成果。我都没有正面应对,要求她赶快洗漱好,准备睡觉。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接近十点半的时候,我开始着急女儿为什么还不紧不慢地,早该上床。但是不管我有多急,女儿还是按着自己的节拍,刷完牙,然后来到我的跟前,咧开嘴,让我欣赏一下她的白牙。那刚被“端掉”乳牙的牙龈,就像被轰炸过留下的大坑。
 
在她上床的当儿,她嚷着:“妈妈陪我睡觉觉……”。妈妈因为太过疲累,希望她自己先睡。但她好像不甘心,就重复着:“妈妈陪我睡觉觉……”。妈妈解释了一番后,她改口说:“爸爸陪我睡觉觉……”。
 
在我还没有回应她时,她就不断地重复着。这让我觉得甚是懊恼。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向她解释我身体的疼痛,不能陪她,但可以开着我们卧室的灯,等她先睡。
 
她并不因此安静下来,不一会儿,她又嚷着自己受伤的手肘需要涂药膏。这个要求,我没法拒绝,只好起来帮她找药。涂完药膏,她接连不断的哭闹,使我的情绪无法控制。
 
时间已经到十点四十五。她因为涂了一些芦荟膏,伤口有灼伤的痛,她就借机大哭。妻子终于屈服,答应去陪她一会儿。但讲好只能陪十分钟。不安分的她,在妈妈作陪的时候,讲东讲西,辗转反侧,没有丝毫的睡意。十分钟过去,妻子回来,并警告五分钟之后关灯。在这五分钟里,她不但没有安静地睡着,反而看着钟表,等着时间。
 
五分钟过后,我准时关灯。她开始埋怨说:“为什么这么快就关灯?五分钟哪有那么快?”我们示意准备先祷告,让她赶快先睡。我则更加上一句:“如果我祷告好之后,你还没睡的话,我就去打屁股。”一般来说,这样的恐吓还是挺奏效的,她会在安静中睡着。
 
然而,今天的情况有点特殊。她在我们祷告不到五分钟之后,就按捺不住了,又反复嚷着:“妈妈,开灯”、“爸爸,开灯”、“爸爸、妈妈,开灯”。这真是我的情绪彻底暴发的时候。时间已经进入十一点,她却不断地挑战着我们身体和心灵的极限。我一箭步冲到她的房间,对她咆哮了一番。她很委屈地说:“我还没换睡衣。”这让我极度恼火,说:“没换睡衣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不早点换!现在马上给我睡觉,不然就直接打了。”
 
甩头回房的时候,大声恐吓说:“再不睡觉,晚上就不要睡了,明天我不带你上幼儿园。”女儿躺在床上,不住地低泣。我则继续咆哮着,并且自言自语,心里被怒气充满。
 
再次躺下的时候,难以压抑的情绪,似乎非得要以暴力解决一般。但心里的声音却提醒自己,不能失控。在她继续哭泣的时候,我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对妻子吼着说:“你去!如果不行,晚上就睡她床上好了!”刚刚祷告结束,妻子搂着我的胳膊,最后亲了我一下,就去陪女儿了。
 
我则继续咆哮了几声。那失控的声音,似乎全世界都被震动了!接着,女儿在妻子的安慰下睡着,我则在难以抑制的怒气和无限的自怨中睡着。
 
可能会有人为我的表现而发出质疑:为什么经常教导人的人在起码的教导上面会如此失控?说实话,我自己也无法理解,我也在摸索着如何改变自己,也盼望借着自我的反思,使伤害减到最低。
 
试问,有谁教过我们如何作爸爸?我们又有多少的机会去学习如何面对自己的情绪?因此,在面对一个需要长期学习的身份来说,其学习的功能与教导的功能是相等的。面对世上所有爸爸都很陌生的教养课程,我们该向谁学习?我认为“众人的父”--我们的神,他才是最终极的权威。
 
(待续)
 
 
《天风》2016年3期(总第435期)22--23页伦理线。作者:浙江神学院教师陈丰盛。
《天风》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89.html
《天风》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38.html
《天风》2016年3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86.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