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栽培 >

跟天父学做爸爸(二)--“我们在天上的父”

时间:2017-11-09 06:27来源:《天风》2016年2期 作者:陈丰盛 点击: 评论
儿女教育的六个维度:养儿育女是一种呼召;养儿育女有管家的职分;养儿育女是一项圣工;养儿育女具有祭司的职能;养儿育女是门徒训练过程;养儿育女建立敬虔的群体。
在每个人的成长里,父亲的角色很重要,但事实上在许多人的成长中,父亲的角色是缺席的。这种缺席包括父亲的离世、父亲外出、父亲没能负起责任等,因此在他的成长中缺少父亲应有的正面影响。当然,许多人又可以成长中找到“代父”,以弥补缺席的父亲。然而,我们又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就是差不多每个人的成长里都或多或少有父亲缺席所造成的遗憾或伤害。
 
“我们在天上的父”
 
然而,值得关注的真理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位“在天上的父”,成为我们生命中无可替代的父亲角色。肉身的父亲、代父,都受时间、空间以及人性的软弱所限制,但是我们“在天上的父”,却是无所不知、无所不在、完全慈爱、值得信靠的天父,他可以成为我们永远的依靠。
 
圣经中将这位天父介绍给我们,耶稣说:“也不要称呼地上的人为父。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父,就是在天上的父。”(太 23:9)主耶稣又教导我们说:“所以你们祷告,要这样说,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太6:9)
 
在这里,我们遇到一个现实的问题,也是在传统基督徒家庭中成长孩子共同面对的问题,就是:“我们怎么跟父母同称神为‘我们在天上的父’?”曾听说一位孩子在教会里发现自己跟父亲同称神为父后,回到家里跟父亲打招呼时说:“哥儿们!”父亲火冒三丈,质疑儿子去了教会之后怎么就没大没小了。后来,儿子天真地解释说:“你称呼神为父,我也称神为父,那我们不就是哥儿们了!”
 
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我们与神的关系不是按照世上的家庭关系来称呼,似乎有违伦常,似乎变得没大没小?我们的爷爷称神为父,父亲就应该称神为爷,那到我们的时候就称他为曾祖父,是否比较合伦常?其实,我们需要明白与神之间的属灵关系用父子来形容,表明我们每个人与神的关系不是从父辈、祖辈遗传而来的,因为信仰本身是不能遗传的。我们称呼神为父,表明我们是直接与天父建立关系的,不是隔代的信仰。
 
“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
 
因着我们与神的“父子”关系,使我们需要厘清在世上的父子关系:我们不能将孩子占为己有,他是我的孩子,更是天父的孩子。写到这里,一首个人特别喜欢颂唱的诗歌涌上心头,“永远你是我的孩子,永远不变我爱你,我差圣灵翩然降临,如驯鸽平安落在你心;永远你是我的孩子,永远不变我爱你,我差圣灵翩然降临,如驯鸽平安落在你心。”
 
明白了神是我们在天上的父,又知道神是孩子在天上的父,我们就可以更加容易去理解诗人的话,说:“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他所给的赏赐。”(诗127:3)同时,我们也可以从圣经中看到儿女教育的六个维度:养儿育女是一种呼召;养儿育女有管家的职分;养儿育女是一项圣工;养儿育女具有祭司的职能;养儿育女是门徒训练过程;养儿育女建立敬虔的群体。
 
很明显,我们成为一位父亲,不是因为我们本身有什么本事,而是一种呼召,乃是一项属灵的圣工。一个孩子在我们所组建的家庭中出生,不单只是精子与卵子的结合,更是神将这个孩子放在我们的家庭中,孩子不仅是我们的产业,更是神对我们托付。神将孩子托付在我们家里,当然不能随自己的意思去管教他,乃要以管家的身份带领他。我们可以肯定,养育孩子不是一个俗事,而是一件圣事,如同圣经中那些远古时期“与神同行”的先祖们一样。摩西在介绍以诺与神同行的时候,加上“并且生儿养女”,表明这是与神同行的圣事之一。因为神在创造人类之后,将三项重要的使命颁赐下来,第一重要的就是“生养众多”。
 
在我成长过程中,妈妈的一个恐吓至今没有忘记,我也庆幸这事没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每当我不听话的时候,她就很严肃地告诉我说:“你再不听,我就像隔壁某某人的爸爸一样打你”。妈妈的话总是挺奏效的。妈妈说,隔壁同伴的爸爸,在他不乖的时候,总是把他吊在天花板上打。我从来没看过,但想像力丰富的我,想过一切可能的“吊起来打”,如:将两只手吊上去、把脚绑上去倒挂着。反正,任何一种吊着打,总是让人不寒而栗。当然,这事我从来没有像同伴证实过。
 
后来,在电影或电视剧中看到过,某人被吊在天花板底下,他父亲边打边喊着说:“你是我生的,我打死你都可以!”现在想来,这种可怕的管教,与圣经中托管的教导不相称。
 
杨牧谷牧师在《当代神学辞典》的“家庭”条目中提出家庭教育中的一个原则“托管的意识”。他说:“许多婚姻及家庭的悲剧,是因人的善意造成的,像夫妇间因爱而过分关顾对方,使对方有被管束的窒息感;或父母对子女过分严苛,使子女到达自主年龄便反叛父母。这种过分的爱,其实是一种私有化的欲求,叫对方不能忍受;由此闹出的悲剧最为可怜,因为双方得的报应太过严厉了。”
 
但基督教的托管之道告诉我们:“无论我们怎样爱自己的丈夫或妻子,或儿女,这个爱并不表示我们可以把他们私有化,拥有他们;在此时此刻,只是上天把他们信托给我们,使我们可以爱惜他、保护他、教养他;他们仍拥有自己的自主权,也要向更高的权柄交账,而不是向我们交账。这种受托感所赋予爱与被爱者的空间,大大增加彼此的自由度,也因而减少双方的焦虑和窒息感。”
 
 
《天风》2016年2期(总第434期)34--35页伦理线。作者:浙江神学院教师陈丰盛。
《天风》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89.html
《天风》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38.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