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栽培 >

未竞之志

时间:2018-03-10 06:19来源:《教材》2015年5期 作者:王芃(péng) 点击: 评论
《自牧·大隐隐朝市》中汪维藩说:“但我难以完全忘怀得失,在不为人所注意和关切的时候,不为人所咨询和倾听的时候,总难以‘陆沉’并淡入历史……这是我晚年灵性上的一道坎。
汪老师离世的当日,我和灵维、灵晓去看望汪师母,师母抱住我们痛哭。一向硬朗坚强的她,此时像孩子一样无助,难以适应突然间踽踽(jǔ:形容独自走路孤零零的样子)一人。我们也恍惚,仿佛汪老师正从书房缓缓走来。
    
几年来,汪老师一直预感时日不多。在写作《自牧》时,曾担心写不完计划中的一百篇。感恩的是,他不仅写满了百篇,还如愿结集出版,这是我们略感欣慰的一件事。《教材》的“卷首语”,也按照他的想法,坚持写到最后一期。
  
然而,让人痛心的是,他还有许多未竟之志。就在他离世的前一天傍晚,还在和陈永涛老师商量一个研讨会的规划,他是个特别珍惜时间的人,从未想过封笔,从未停止过神学思考,从未停止过对神学院、对教会的牵挂。对他来说,这些远远比生命更重要。
  
在《自牧·大隐隐朝市》中他说:“但我难以完全忘怀得失,在不为人所注意和关切的时候,不为人所咨询和倾听的时候,总难以‘陆沉’并淡入历史……这是我晚年灵性上的一道坎。”在《自牧》中随处可见这样的自我解剖,在神的面光之中,他坦然得像个孩子。
    
现在想想,不是“忘怀得失这么简单。他们这代人,整整失去了二十年最宝贵的光阴。80年代复出之后百废待兴。当时他们已年过半百,却如年轻人一样,以爆发之力,倾心倾情投入。所以,他们计算年纪的方式,和寻常年代不一样。那种火中熬炼出的责任与担当,岂是“得失”二字所能概括?
 
但愿汪老师和他们这一代的未竞之志,有更多的人来接棒。
 
 
《教材》2015年5期封面三,作者:王芃(péng)。 2015年12月27日礼拜天15:20扫描,2016年1月20日礼拜三15:24审核校对。
《教材》2015年1-6期http://www.jdjcm.com/wenzhai/1541.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