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信仰栽培 >

基督耶稣的家谱(上) --(基督论之二十六)

时间:2016-01-23 20:35来源:《教材》2015年5期 作者:王雷 点击: 评论
马太所记为约瑟家族的谱系,路加所记却是马利亚家族的谱系,两份家谱相互补充,相瓦印证,交相辉映,共同反映了基督耶稣的身世和身份,成为福音书中两座重要的历史丰碑。
很多信徒在阅读圣经时,每当读到冗长繁琐的家谱时,便有意或无意地跳过家谱,忽略不读。有不少人对家谱感到厌烦,他们要么认为这些家谱枯燥无殊,要么认为家谱不重要或毫无意义。这实在是对家谱的偏见,其实,家谱(又称“族谱”或“世系”)在古代以色列的社会、宗教及文化中具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有着独特的价值。圣经中记载了许多长短不一、内容各异的家谱,尤以旧约圣经之记载为甚。这些家谱对后世的以色列民族的生存与信仰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新约圣经中的家谱相对较少,不过也有两处,即在《马太福音》1:1 --17和《路加福音》3:23--28记载了耶稣基督的家谱。
 
初读这些家谱,我们也会感到枯燥乏昧。但当我们静下心来仔细研读这两段家谱时,我们会发现其中蕴藏着丰富的内涵和信息。而且家谱中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很值得我们去探研。
 
让我们一起来考察一下基督耶稣的家谱。
    
一、耶稣家谱的功用与目的
    
(一)证明历史上确有耶稣其人
    
在本文这个部分我们将分两小点来探讨:(1)耶稣的真实存在;(2)耶稣全备的人性。分述如下:
 
(1)家谱证明了耶稣的真实存在。历来有人质疑耶稣其人的真实性,有人认为耶稣是个虚构的人物,也有人认为耶稣只是一个传说中的人物,还有人认为耶稣的故事不过是个神话。马太和路加所记载的耶稣的家谱有力地论证了耶稣其人的真实性,也给那些荒谬的质疑作出了掷地有声的反驳。一个虚构的人物是不会有家谱的,即便是捏造了一段家谱也会很快被人揭穿的。
 
在古代以色列社会中,家谱通常作为一个人合法身份的凭据,相当于现在人们的某些有效证件的作用。一个拥有家谱的人才能得到人们的承认和认可。马太和路加从两个不同的角度记载了耶稣的家谱。
 
其实,在这两位作者写作福音书之前,这两份家谱已经存在了,他们只是把已有的家谱誊写到书卷之中而已。耶稣是大卫的后裔,这在当时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事,连一个目不识丁的盲人乞丐甚至都脱口而出:“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路18:38)可见耶稣的确曾是个独特的历史人物,并非虚构。
 
(2)家谱昭示了耶稣真实完全的人性。历史上也有一些人质疑耶稣的人性,认为基督只有神性而无人性。
 
例如古代的诺斯底主义异端就曾经否认耶稣的人性。该派认为基督并未真正的道成肉身,他只是以一个魂灵或幻影的形式存在。诺斯底主义者认为物质和肉身都是邪恶的,良善圣洁的基督不可能化身为肉体,基督既无肉身,故没有人性可言。
 
然而福音书中耶稣基督的家谱却充分昭示并证明,耶酥的确曾经道成肉身,成了一名“犹太人”。他生于伯利恒,长于拿撒勒,后来在犹太地传福音;他有丰富的情感,有通达的理性,有丰满而完全的人性。家谱显示耶稣是一个有祖有宗、有根有基、有形有体、有血有肉的人,他不是一个幽灵,更不是一个幻影,而是一个具有完美人性的人子,当然,他也是个神子。
 
(二)证明耶稣是犹太民族的弥赛亚
    
耶稣的家谱一方而证明了他是大卫王的后代,另一方面也向人们宣告:耶稣就是犹太人所期待的弥赛亚。
 
(1)家谱证明耶稣是大卫的子孙。
 
无论是马太还是路加都用较为详细的家谱证明了耶稣乃是以色列先祖亚伯拉罕的后代,也是古代全以色列统一王国第一位君王大卫的子孙(注:扫罗虽是开国君王,却并非全以色列的王,只是部分支派的王)。马太福音的家谱开宗明义地说道:“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太1:1),可见耶稣是大卫王的后裔,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
 
或许有人要问:证明耶稣是亚伯拉罕和大卫的后裔究竟有何意义呢?其作用主要有这样两个方面:
 
①确认耶稣的血统与名分。古代犹太人是注重血统的,具有正宗犹太血统的人才被本族人所接纳,才能在本民族社会中有立足之地,反之就要被本族人排斥或驱逐。
 
②确认耶稣基督的权威与地位。犹太人普遍敬重大卫王,也认可大卫家族的王统权威,耶稣既是大卫王的直系子孙,理应受到犹太民众的尊敬和拥戴,因为无论从律法上还是从血缘关系上而言,耶稣都具犹太王室的优越性。
    
(2)家谱证明大卫的子孙耶稣就是弥赛亚。
 
证明耶稣是大卫的子孙是为进一步证明他就是历代以色列民引颈渴望的弥赛亚作铺垫的。旧约时代的先知们早已预言有一位弥赛亚将要来拯救以色列民,并且这位弥赛亚将要从大卫的家族后人中产生。
 
“耶和华说:‘日子将到,我要给大卫兴起一个公义的苗裔,他必掌王权,行事有智慧,在地上施行公平和公义。在他的日子,犹大必得救,以色列也安然居住。他的名必称为耶和华我们的义。”(耶23:5--6)
 
“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他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他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他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赛9:6--7)
 
先知所预言的这位弥赛亚是一位拯救以色列民脱离罪恶和苦难,并以智和公义治理国度的君王,他出自大卫王族。耶稣基督的家谱则进一步验证了耶稣就是那位预言中的弥赛亚。当然,关于弥赛亚的预言完全应验要等到将来基督第二次再来并建立千禧年国度之时。
 
(三)证明耶稣是全人类的救主
 
家谱不仅意味着耶稣是犹太民族的弥赛亚,也昭示了他是全人人类的救主。心胸狭隘的犹太人往往对此不以为然,其实,基督的这两个头衔是互不矛盾的。耶稣的家谱从以下几个不同的角度启示了基督是全人类的救主:
 
(1)家谱表明亚伯拉罕之约的应验。
 
神曾对亚伯拉罕说:“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世记12:2--3)
 
亚伯拉罕何曾成为大国呢?亚伯拉罕又如何使万族蒙福呢?这两个问题通过亚伯拉罕自身都无法得到完全的解答和实现,却在亚伯拉罕的后裔耶稣基督身上得到了最终的应验。
 
亚伯拉罕“成为大国”并非指古代的以色列国,也非指今天的以色列国,而是指亚伯拉罕的后裔耶稣基督将要建立未来的千禧年国度,这是一个基督掌权、万民归主的世界大同国度。弥赛亚国度不仅仅是犹太人的盼望,也是全人类一个美好的愿景。“万族得福”是指世界各地的人因信亚伯拉罕的后裔耶稣基督而蒙恩得救,得享永生。
 
(2)家谱表明大卫之约的应验。
 
神应许大卫将有一位后裔接续其王位,坚立其国度,并且其国位坚定直到永远。家谱显示这位后裔就是耶稣基督,他将要把一切信靠他的人带进永世国度里去。
 
先知以赛亚预言说:“到那日,耶西的根立作万民的大旗,外邦人必寻求他,他安息之所大有荣耀。”(赛11:10)
 
此处经文中提到的耶西乃是大卫的父亲,也是耶稣的先祖,基督是耶西的根,也是大卫的根,是引领并拯救万民的大旗。
 
耶稣在异象中亲自作见证说:“我耶稣差遣我的使者为众教会将这些事向你们证明。我是大卫的根,又是他的后裔我是明亮的晨星。”(启22:16)
 
此处经文中的“根”与“后裔”是同义词,皆指耶稣为大卫的后代。不过“根”是个比喻,原意为树木生根、发芽,比喻衍生出的后代。大卫的子孙耶稣基督将要延续大卫王统的政权,他要给人类带来光明,他是预示新世界(千年国度及永世国度)到来的启明星,也是导引历代圣徒前行路程的明亮晨星。家谱的统绪暗不了基督的身位及伟大使命。
    
(3)家谱表明末后亚当的来临。
 
路加将耶稣的家谱一直追溯到人类的始祖亚当,这暗示了全人类都陷入了亚当的罪中,需要一位共同的救主——耶稣基督。基督的救恩不仅仅局限于犹太民族,而是要普及到全人类,前提是人们愿意相信并接受其为救主。第一个亚当使人陷于罪中,末后亚当要救人脱离罪恶,基督就是那末后的亚当。起初的亚当是旧人类的总代表,末后的亚当则是新人类的总代表;起初的亚当是原罪的源头,末后的亚当乃是救恩的源头。
 
“然而从亚当到摩西,死就作了王,连那些不与亚当犯一样罪过的,也在他的权下。亚当乃是那以后要来之人的预像。只是过犯不如恩赐。若因一人的过犯,众人都死了,何况神的恩典,与那因耶稣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赏赐,岂不更加倍的临到众人吗?”(罗5:14-15)
    
二、两组家谱的特征对比
    
马太和路加两位作者分别各记载了一篇耶稣的家谱,这两篇家谱显然都是耶鲰基督的家族谱系,但却不尽相同,二者各具特色,两个家谱之间既有共同点,也有不同点。相比较而言,二者有如下几个方面的不同:
    
(一)记谱的方法有所不同
    
(1)马太:家谱为下衍式;路加:家谱为上溯式。
 
马太所记家谱是由以色列民族祖先亚伯拉罕开始一代代向下推衍,直至耶稣基督,其语法结构常是以“××生××”的形式出现,故这种家谱被称为“下衍式家谱”。
 
路加所记家谱是由耶稣开始一代代向上追溯,一直溯至人类祖先亚当,其语法结构常是以“x×是××的儿子”的形式出现,故这种家谱被称为“上溯式家谱”。
 
马太的下衍式家谱强调的是“传承”二字,即自上而下、自古至今(“今”指耶稣时代)传承上帝的恩约与应许,传承列祖的蒙福与使命,传承大卫的王统与权威,传承民族的血统与本分。
 
路加的上溯式家谱强调的是“仰望”二字,即自下而上仰望同一位真神,仰望同一位救主,自今至古追溯人类的罪源,数算神的恩典,尤其是教导那些不敬神的外邦人要学会向上仰望。
 
(2)马太:家谱记于书卷开端;路加:家谱记于耶稣传道工作之始。
 
马太福音以耶稣的家谱开场,以期藉族谱突显耶稣的君王身份及地位,因为他是大卫王的子孙,传承了大卫王权。路加福音则将家谱置于该书第3章,主要目的不是为了证明其王权和地位,而是为了证明其真宴存在,实有其人,突显其人子的身份。
 
(3)马太:家谱中记载了五位女子;路加;家谱中未记女子。
 
古代人记载家谱时绝少记载女子的名字,而马太却打破了这种传统,在家谱中记载了五个女子的名字,她们分别是:他玛、喇合、路得、拔示巴,马利亚。这每个女人背后都有一段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有人或许认为马太不应把这些女人的名字载入谱系,因为这五个女人中至少三位都是声名狼藉的(例如他玛、喇合、拔示巴)。尽管她们曾经有过一段看似不光彩的经历,然而瑕不掩瑜,我们仍然能从这些女子身生看到一些闪光点。
 
有人曾这样总结道:他玛有义,喇合有信,路德有爱,拔示巴有望。而耶稣的母亲马利亚则将这义、信、爱、望四种美德集于一身。即便我们采取完全客观公正的立场来看,马太如此记载也必然是有其目的和用意的,因为这五个女人带给后人的既有正面的榜样,也有反面的警示。
 
路加所记的家谱并未提及任何女人,但这并不意味着其不重视女性,其实很多解经家认为,路加福音中家谱乃是一位女性(马利亚)的列祖谱系。
    
(二)家谱的溯源有所不同
    
马太所记的耶稣家谱溯源至以色列人的第一代祖先亚伯拉罕;而路加所记的家谱则溯源至全人类的始祖亚当。马太并没有记载亚伯拉罕之前的列祖谱系,仅是沿着希伯来民族的历史进程记载了耶稣基督在本民族之内的祖先。路加所记的家谱则涵盖了人类的早期历史进程,然后由太古列祖谱系转而进入到本民族的家谱。二者不同的记载各自有何意图呢?
    
我们应当知道:《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这两卷书的授书对象是不同的。
 
当时,《马太福音》是为了写给犹太人看的,而《路加福音》却是写给外邦人看的。由于两卷书所针对的读者不同,所以作者在写作方法以及写作的侧重点上都是有区别的,这点也反映在两卷书的家谱上。
 
因为《马太福音》是针对犹太人而写的,所以其家谱是从犹太人的祖先亚伯拉罕开始,然后层层下衍。该卷书开门见山,一语中的地说道:“亚伯拉罕的后裔、大卫子孙、耶稣基督的家谱。”这句话不仅统领整个家谱,甚至也统领整卷福音书。这种写法一方面突显了耶稣的民族与血统,另一方面也锟容易引起犹太人的关注和共鸣。
 
不过《路加福音》却是针对外邦人而写的,那么,所有外邦人共同的祖先是谁呢?很显然是亚当,所以路加将家谱的源头追溯至始祖亚当,其主要目的是让基督的身份能被外邦人所认可和接纳,并且在家谱的最后,路加还补充了一句话:“亚当是神的儿子”,这说明全人类都在一位共同的上帝掌管之下,故主耶稣也是这位神的儿子。整个人类都可以借助于信靠耶稣基督成为上帝的儿子。
    
两组溯源不同的家谱有着不同的作用和果效。马太将谱系期源伯拉罕,有利于突出犹太民族作为上帝选民的独特性(或称“民族个性”)以及耶稣作为大卫子孙的独特性。路加将谱系期源至亚当,有利于突出人类的普遍性(或称“人类共性”):人类有源自亚当的共同的罪性,世界各族需要共同的救恩。
 
(三)家谱的代数有所不同
 
将两组家潜对比起来,我们不难发现:路加所记的家谱篇幅更长,涉及的人物和世代更多。
 
马太所记的家谱从亚伯拉罕至耶稣共41代。从作者在家谱之后的陈述来看,似乎家谱中共列了42代,实则不然,之所以说只有41代,是因为作者在统计代数时将大卫数点了两次。
 
路加所记的家谱从亚当到耶稣基督共计76代,其中太古列祖谱系(从亚当至他拉)有20代,民族及家族谱系(从亚伯拉罕至耶稣)共有56代。
 
显然,马太与路加在家谱的代数上有很大的不同,即便将路加之家谱中的太古列祖谱系除去(或忽略不计),两组家谱的代数仍然有很大的差距。
 
从亚伯拉罕至耶稣,马太所记为41代,而路加所记却是56代。从亚伯拉罕至大卫,两组家谱的代数基本相同,都是14代;但从大卫到耶稣,两组家谱的代数就截然不同了。马太之家谱是28代,而路加之家谱是43代。这样的差距是怎样形成的呢?哪一组家谱的代数更加靠谱呢?
 
其实,马太福音之家谱在记载中存在据记和选记的现象,即在记谱时作者有意遗漏了某些人名和世代,例如,该家谱中说道:“百姓被迁到巴比伦的时候,约西亚生耶哥尼雅和他的弟兄。”(太1:11)
 
实际上约西亚并非耶哥尼雅(约雅斤)的父亲,而是其祖父,耶哥尼雅的父亲乃是约雅敬。也就是说在约西亚与耶哥尼雅之间作者省略了约亚敬这一代。
 
再如,太1:18说“约兰生乌西亚”,事实上,该处漏记了亚哈谢、约阿施、亚玛谢三代。乌西亚真正的父亲乃是亚玛谢,而不是约兰。马太故意漏记一些人名和世代,主要目的是为了凑齐三个“十四代”,以表达一定的属灵的象征意义。
 
马太在其家谱的末尾有段总结性的陈述:“这样,从亚伯拉罕到大卫共有十四代,从大卫到迁至巴比伦的时候也有十四代,从迁至巴比伦的时候到基督又有十四代。”(太1:17)
 
显然,马太在记谱时有意识地将整个族谱分为三段,每段似乎恰好是十四代,则三段共计42代(实为41代)。
 
还原到历史事实本身,从亚伯拉罕至耶稣这段家谱一定是不只41或42代的,所分成的这三个阶段也未必都是十四代的。这说明作者记谱是有所选择,有所省略的,所要表达的属灵意义是什么呢?
 
因为14=2×7,在圣经中2是见证之数,7乃是完全之数,则14意味着见证上帝完全的慈爱和基督完全的救恩。
 
也有人认为“十四”是个转变之数,从亚伯拉罕到耶稣以色列人在历史上经历了三个阶段的转变:
 
第一阶段为遵旨蒙福的阶段(从亚伯拉罕至大卫),第二阶段是犯罪受罚的阶段(从大卫至耶哥尼雅),第三个阶段是难中获救的阶段(从耶哥尼雅至耶稣)。
 
经历这三个阶段的转变,以色列人才真正认识到自身的软弱和悖逆以及神的威严与慈爱。不过,不同的作者,其写作意图是不同的。因此,路加福音中的家谱则基本上不存在这种漏记和选记的现象。
    
(四)家谱的人名有所不同
    
两组家谱不仅代数有所不同,而且家谱中某一时期的人物姓名也有显著的不同。
 
路加所评的太古列祖谱系(自亚当至他拉)中的人物名字在马太所记的家谱中显然是找不到的。这且不论,更重要的是从大卫到耶稣的这段族谱,二位作者所记的人名却大相径庭。
 
马太所论的这28代人名字按顺序分别是:大卫、所罗门、罗波安、亚比雅、亚撒、约沙法、约兰、乌西亚、约坦、亚哈斯、希西家、玛拿西、亚扪、约西亚、耶哥尼雅、撒拉铁、所罗巴伯、亚比玉、以利亚敬、亚所、撒督、亚金、以律、以利亚撒、马但、雅各、约瑟、耶稣。
 
而路加所记的这45代人名按顺序却是:大卫、拿单、玛达他、买南、米利、以利亚敬、约南、约瑟、犹大、西缅、利未、玛塔、约令、以利以谢、绚细、珥、以摩当、哥桑、亚底、麦基、尼利、撒拉铁、所罗巴伯、利撒、约亚拿、犹大、约瑟、西美、玛他提亚、玛押、拿该、以斯利,拿鸿、亚摩斯、玛他提亚、约瑟、雅拿、麦基、利未、玛塔、希里、约瑟、耶稣。
    
不难看出,以上这两段族谱虽然都是从大卫到耶稣这段时期的谱系,可其中的人名却有巨大差别,当中只有少数几个人名字在两组家谱中是共同的,而大多数人名是截然不同的。
 
稍作留意,我们就会发现,马太这段族谱中所列的人名很多是君王,皆为大卫王的继承人,是南国犹大的诸君王;而路加在这段家谱所列的人名很多都属于平民或王室的旁系血亲(未担任要职的人物之名)。
 
可见马太有意要突显耶稣的君王身份和权威,而路加却有意要突显耶稣的平民及人子的身份。因为耶稣既是贵族君王的救主,也是平民百姓的救主。
 
所以两组家谱都具有一定的代表性:马太高举的是一位君王身份的救主,而路加高举的是一位人子身份的救主。
 
然而,这两组家谱人名的大范围不同似乎导致了一种格格不入、无法共存的“冲突”,让人感到匪夷所思,这也似乎有悖于我们的常识。
 
我们通常认为:一个人的家谱不应该有两个内容不同的版本,家谱的内容应当是独一无二的才是。这当中究竟有何玄机呢?关于这个问题,暂不作解答,我们将置于以下第(五)部分来进一步探讨。
    
(五)家谱的归结有所不同
    
非常奇特的一件事是:在马太所记的家谱中,耶稣的养父约瑟是雅各的儿子,而在路加所记的家谱中,约瑟却是希里的儿子。这是怎么回事呢?
 
莫非雅各与希里是同一人吗?这种可能性不大,因为在希里和雅各之前的先辈名单也几乎不同。
 
而且更为奇特的是,在马太福音的家谱中,约瑟为大卫之子所罗门的后裔,而在路加福音的家谱中,约瑟竞为大卫之子拿单的后裔。这样很自然地,马太就将耶稣归结为所罗门的后代。路加则将耶稣归结为拿单的后代。
 
乍一看,我们可能会觉得这两组“矛盾”的记载是不可思议的,甚至会给一些不信者提供了批评的借口和把柄。但我们应当相信,凡事都在神的掌管之中,无论家谱、世代、人物,还是血统,都不能脱离上帝之手而独自存在,这当中一定有神的美意。关于两组家谱在人名和归结上的“矛盾”,解经家们通常有这样两种解说:
    
(1)弟娶兄孀说。在犹太民族中有一种风俗:如果一个家庭中有兄弟数人(至少二人),且皆已成年,如果长兄在婚后去世,却没有留下后代(男孩),那么弟弟就要娶其兄嫂(哥哥的遗孀)为妻,二人所生的第一个男孩要归在其亡兄的名下,即弟娶兄孀,为亡兄生子立后。
 
这一风俗源自摩西律法:“弟兄同居,若死了一个,没有儿子,死人的妻子不可出嫁外人,她丈夫的兄弟当尽弟兄的本分,娶她为妻,与她同房。妇人生的长子必归死兄的名下,免得他的名在以色列中涂抹了。”(申25:5--6)
 
有人推测,雅各和希里原是兄弟二人,雅各之父“马但”与希里之父“玛塔”名字的读音很近似,故有可能是同一人。雅各可能因某种缘故中年去世,未留下子嗣,根据弟娶兄孀的习俗,希里娶雅各之妻,生下约瑟,归于雅各名下,算作雅各之后。按照此说,在律法下约瑟为雅各之子,在血统上约瑟却是希里之子。
    
(2)翁婿相承说。更多的解经家认为:希里原本不是约瑟的父亲,而是马利亚的父亲,即希里为约瑟的岳父,约瑟则为希里的女婿,而约瑟自己的父亲乃是雅各。换句话说,马太所记的家谱乃是约瑟本人家族血统的谱系,而路加所记的家谱却是马利亚家族血统的谱系,因约瑟为希里的女婿(Son-in-law),也可算为其律法上的儿子,倘若马利亚无其他兄弟,则约瑟也可以承继希里的家产。
 
按此说,约瑟和耶稣被载入了马利亚的族谱。约瑟本人为大卫之子所罗门的后代,而马利亚却是大卫之子拿单的后代,二人皆为大卫王之后。以此说来看,耶稣的养父约瑟和生母马利亚皆拥有大卫王的血统。这样看来,无论从律法上来讲,还是按血统上而论,耶稣基督都是“大卫的子孙”。耶稣既是大卫之子所罗门的后裔,也是大卫之子拿单的后裔。
    
相比较而言,以上两种论说中,“翁婿相承说”更为合理,也更有说服力,笔者也赞同此说。
    
结语
    
耶稣基督的家谱如同一幅长长的历史画卷,充分展示了基督耶稣民族、家族、列祖、血统、身份等信息。家谱证明了历史上实有耶稣其人,他是道成肉身的人子;家谱也证明了耶稣是大卫的子孙,是犹太人期盼的弥赛亚,也是整个人类的救主。
 
马太和路加所记的这两份家谱有着显著的不同,二者用不同的方法、从不同的角度来反映耶稣的家族和身份信息。
 
相比较而言,马太所记的家谱是下衍式家谱,其更注重耶稣的民族性和弥赛亚身份。路加所记的家谱为上溯式家谱,其更注重耶稣的世界性和人类救主的身份。
 
两组家谱除了记谱方法的不同,还有追根溯源不同、代数人名不同、归结归属不同。路加所记的家谱篇幅更长,代数和人名更多。马太所记为约瑟家族的谱系,路加所记却是马利亚家族的谱系,两份家谱相互补充,相互印证,交相辉映,共同反映了基督耶稣的身世和身份,成为福音书中两座重要的历史丰碑。
 
    
《教材》2015年5期90--101页基本要道, 2015年12月21日21:36扫描,2016年1月14日礼拜四15:54审核校对。更多《教材》2015年5期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1387.html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