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基督教故事--(六、异端的搅扰)

时间:2014-07-02 22:11来源:《教材》214年2期 作者:严锡禹 点击: 评论
异端用巧妙的言论诱惑天真无知的人们,叫他们存亵渎的心,以致他们不能分辨真假,并由异样的新奇说法陈列出来,以致它在无知人的眼中,好像是比真理本身更为真实。
六、异端的搅扰
    
(一)
 
可以说,自基督教诞生之日起,异端就从来没有停止过对正统信仰的侵蚀和危害。时至今日,仍然如此。新约圣经中的保罗书信和一般书信,有不少就是为了教导信徒提防异端而写的。到第二三世纪,基督教所面临的异端已十分强大,其中最具威胁的莫过于犹化派基督教、诺斯底主义、马吉安派和孟他努派等。
    
“异端”一词在希腊文意为党派,指一群意气相投、信念相同的人聚集在一起。初期教会所说的异端,泛指一切危害基督教信仰根基和教会合一的教义和行为。严格说来,异端一词,只是指在教义上与正统不相符的主张。而在行为上威胁教会合一的派别,一般称为裂教派别。
 
但是,由于这二者对早期教会的危害都十分严重,所以教会都把他们视为敌人,如反异端教父爱任纽就持这样的观点。在他所写的《反异端》(Again Heresise)一书中说:
    
有些人离弃真理,听从荒谬无稽的话语和无穷的家谱。这等事,正如使徒保罗所说,并不能造就人对神的信仰(参提前1:4),只能激起争辩,用花言巧语引诱许多老实人离弃正道。他们曲解主的话,凭恶意解主的善良的言辞,并引诱人背弃真道,自夸从创造天地和掌管宇宙主那里,得着了一种知识,且妄以为他们所能表现的,较比创造天地和掌管万有的神,更为重要,更为崇高。他们用巧妙的言论诱惑天真无知的人们,叫他们存亵渎的心,思想创造主,以致他们不能分辨真假。因为这些言论的谬妄,不会赤裸敞开,让人容易发现,反倒巧妙地加以文饰,并由异样的新奇说法陈列出来,以致它在无知人的眼中,好像是比真理本身更为真实。(尼西亚前期教父选集》,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1962年10月初版,1990年10月再版,第1页。)
    
事实上,从教义上看,公元二三世纪,正统与异端往往交织在一起,很难在二者之间划一条明确的分界线。因此,历代神学家都必须面临这样一个问题,即正统与异端在神学上的关系。历来大致有三种不同的看法。
    
第一种看法,认为正统教义自诞生之初就是固定不变,它显然比异端更早。而异端是对正统的歪曲,他们吸取了世俗的思想,改变了信仰的本质。持异端思想的人,一般都怀有不良动机。
    
这种看法显然有违历史事实,正统教义是在不断争论中形成的,可以说,没有一条基督教教义不是长期争论的结果。这一历史事实说明,基督教是一个开放的宗教,她不拒绝多元化,不拒绝吸收其他优秀文化来丰富自身。
    
第二种看法,以德国学者鲍尔(walter Bauer)为代表,认为早期教会正统与异端界限模糊不清,在某些地区,异端甚至早于正统,正统是教父对异端的改革和修订。鲍尔的观点有其合理性,但他却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即基督教基本信仰的确定性,也就是说,基督教的基本信仰是在新约时代就已经确定了的,而不是在与异端争论的过程中才确定下来的。
    
第三种看法,认为异端是对正统歪曲的理解和运用。打个比方来说,正统像一幅蓝图,而异端则是这一蓝图的反照。蓝图的基本设计是不变的,但可随着时代的需要有某种程度的调整。异端就是在做出必要调整的时候,损害了基督教的基本信仰与教义。或者说,异端对蓝图的反照,因反照者角度的不同而扭曲了正统教义。
    
另外,从历史的角度来说,一种思想之所以被定为异端,实在有太多的原因,除了教义以外,我们也不能不考虑到其他方面的原因。
    
因此,我们在对待异端的问题上,千万不能草率行事。一方面,不能无视基督教教会的传统,大作翻案文章;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历史的复杂性,不能因某一派别曾被定为异端,就抹杀其思想的合理性。对于中国基督教的同工来说,了解历史上出现过的异端,有助于我们加强自身神学修养,清楚分辨今天教会中形形色色的教义主张。
    
异端之所以产生。从教义本身来看,是由于对之所存的不同理解。在早期教会的生存处境中,这种不同理解还受到了犹太教和异教文化的影响。我们在这一章中所介绍的异端,并不是早期教会面临的全部异端,而是在所有异端中影响最为重大者。
    
关于异端的形成因素,请参看下图。t图片请看Q日志。(参见陈泽民、张贤勇:《基督教思想史讲义》,金陵协和神学院(油印未刊稿))
 
 
 
(说明:图中有两种类型的线条,一种是实线,一种是虚线,实线表示直接的关系,虚线表示问接的关系。)
 
根据上图,我们可以将早期教会复杂的异端现象分为三类。
    
第一类侧重于神秘主义,强调个人直接的灵感,如孟他努派。该类异端的危害,在于否定教会传统,割裂基督教的历史传承,也就是淡化使徒后教父时代已经出现的使徒传统的权威。该类的危害,还在于使基督教信息变得十分随意,容易被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
    
第二类侧重于二元论,如马吉安派。这一类的特点,在于强调特别的邪恶,过分夸大恶的力量,致使其理论走向二元论。它的危害,主要在于威胁基督教独一上帝的观念,使得基督成为一个非真实的、非历史性的人物,导致基督徒逃避现实生活。
    
第三类则过分倾向于希腊哲学中的新柏拉图主义,如诺斯底主义。该类的危害是多方面的,比如忽略基督教信仰的价值,倾向于以哲学之思取代信仰,使基督教成为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玄学。
    
下面就分别介绍犹化派基督教、诺斯底主义、马吉安派和孟他努派的基本主张。
    
(二)
  
首先介绍犹化派基督教。
  
“犹化派基督教”(Jewish Christianity)一词的意义十分宽泛,不过在教会历史中,多数情况下是指那些具有犹太人身份、生活在巴勒斯坦,并以耶路撒冷为崇拜中心的基督徒。在某些特定情况下,它用来指那些大约在公元66年后,被迫离开耶路撒冷前往约旦河东的犹太基督徒会众。这群人被称为“伊比利安派”(Ebionism)。伊比利安一词来自旧约中的“穷人”这个字。
    
根据近年来对死海古卷的研究推测,犹化派基督徒也吸收艾赛尼派(Essenes)修士参加。
    
犹化派基督徒的最大特点,也许就在于他们过分强调摩西律法的有效性,他们坚决主张,凡接受基督信仰者,无论是犹太人还是外邦人,一律要遵守摩西律法。
    
当时的基督教界,大多接受普世教会是旧约中真以色列人的继续的观点,但却反对对摩西律法作过分犹太化的解释。如保罗在《加拉太书》中就反对割礼,宣称我们在基督里得以自由,不是靠遵守摩西律法。犹化派基督徒则坚持摩西律法对普世教会的有效性,批判保罗对律法所作的解释。为此,他们拒绝接受保罗书信为圣经正典。
    
在犹化派的著作中,基督只是与旧约众先知一样的人物,他被描述为“真先知”的新的启示形式。所谓真先知,早在亚当和摩西身上已经表现了出来。正因为如此,犹化派基督教才强调基督是新的摩西,以此来促进犹太教与基督教的合一。基督是“像众人一样出生的人”,有时甚至干脆称基督为“仅仅是一个人”。犹化派基督教反对先在的基督,有的还反对道成肉身、童女生子。他们相信,当耶稣接受洗礼的时候,圣灵充满了他,上帝因此拣选他为弥赛亚,为上帝之子。救赎与基督的死与复活毫不相干。只有基督再来的时候,一切才会成为现实,世上的千年国度才会开始。
    
根据犹化派基督教的观点,基督纯粹是人,只是在受洗的时候,被上帝接纳为儿子。这种观点在教会史上被称为“嗣子论”(Adoptionism),它否定基督的神性。
    
以历史的眼光来看,犹化派对基督教发展的影响微乎其微,它存在的时间大约不超过350年,这期间还不断分化,最终走向消亡。当然,它也对后来的伊斯兰教产生过重大影响,在穆罕默德的思想中,犹化派,或者说伊比利安派的观点又以一种新的形式出现,如“真先知”的概念,认为自己是摩西和耶稣以外的另一位先知,而且地位与他们相当。
    
(三)
 
其次介绍诺斯底派。
 
如果说伊比利安派是犹太教与基督教的混合物,那么,诺斯底主义就是希腊宗教与基督教的混合物。诺斯底主义不是一个有严密组织的异端派别,该词泛指思想比较接近的一些异端。可以说,诺斯底主义是一个包括基督教在内的宗教哲学体系,该体系最重要的因素有:神秘主义的宇宙论,灵性世界与物质世界彻底对立的二元论。在这种理论的基础上,他们的救赎强调人的灵魂从物质世界的捆绑中释放出来,他们的宗教礼仪带有浓厚的神秘色彩,他们的伦理要么是禁欲的,要么是享乐的。
    
诺斯底主义的起源问题是学者们争论的焦点,至今仍然没有一个定论。令我们感到困难的是,诺斯底主义的文献只有少部分被译为科普特文在埃及保留下来。1945年至1946年在尼罗河上游一个叫拿戈•哈玛蒂(Nag Hammadi)的城镇中发现了多达48份的诺斯底主义的文献。这些文献大都装在陶罐中,用沙子掩埋起来。后经学者整理编辑成《拿戈•哈玛蒂文集》,其中有《智慧之信》(Pistis Sophia)、《多马福音》(Gospel of Thomasn)、《真理福音》(Gospel of Truth)。但是,这些发现并没有改变诺斯底主义起源不能确定的命运。今天,关于诺斯底主义的知识,绝大多数来自早期教父的作品。
    
早期教父大多同意,诺斯底主义始于行邪术的西门(参见《使徒行传》第8章),但这种观点并没有得到太多的史料支持。犹西比乌(Eusebius)指出,诺斯底主义始于某些犹太教派。而后期的教父(如爱任纽、特土良和希坡律陀)则认为希腊哲学(如柏拉图、亚里士多德、毕达哥拉斯和芝诺)是诺斯底主义的主要源泉。事实上,诺斯底主义是一个混合宗教,它集基督教信仰、巴比伦占星术、埃及的神秘宗教、琐罗亚斯德主义(Zoroastrianism,又称祆教,是波斯古宗教。主要经典为吠陀经,认为世界由善恶二神主宰。信徒奉行善思、善言、善行三大戒律)和希腊思想等于一身。由于它披上了基督教外衣,所以对早期教会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不过,我们今天谈论诺斯底主义时,通常是指基督教的一种异端派别。但我们不能忘了,作为一种思潮的诺斯底主义与基督教至少是同步发展起来的,它不像基督教那样,从一开始就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的信仰立场。诺斯底主义是一种十分模糊的宗教现象,它关于救赎的教义来自不同的宗教传统,具有明显的投机性。它受到巴比伦和波斯宗教的影响,巴比伦宗教造就了其宇宙论中的神秘色彩,而波斯宗教则给它带来彻底的二元论。
 
曼底安派(Mandaeanism)就是波斯境内典型的灵智型(Gnostic)宗教【起源于巴比伦,其宗教内杂有巴比伦、波斯、犹太基督教及知识派的成分。得恩的途径在于生命的知者(Manda D’hayye,即上帝)将灵魂带回最高之光中】。后来诺斯底主义在叙利亚、犹太、撒玛利亚等地出现,又受到犹太宗教的影响。基督教诞生之初所遇到的就是这种受到犹太宗教影响的诺斯底主义,其中就包括使徒在撒玛利亚遇到的西门•马库斯(Simon Magtus)。自从与基督教接触以后,诺斯底主义又从基督教中吸收了某些因素。
 
因此,早期的诺斯底主义与基督教有着某些相似性,它并不是一开始就以基督教敌人的身份出现在早期基督徒的视野中的。
 
到第二世纪时,他们开始把基督教与其他宗教捆绑在一起,并将其纳入宇宙宗教体系,该体系深受希腊宗教哲学的影响,从此以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基督教界危险的对手。
 
此时诺斯底主义的主要活动地和主要人物有:撒土尼努(Saturninu)在叙利亚,巴西里德(Basilides)在埃及,瓦伦提努(Valentinus)在罗马。
    
我们已经说过,诺斯底主义并不是一个高度统一的宗教体系,而是一个集多种宗教因素于一身的混合体。因此,它本身就包括了诸多具有不同旨趣的宗教系统。据现有资料,一般有如下几类。
  
根据《使徒行传》8章9到24节的记载,西门被认为是“上帝的大能者”。他宣称人已经从律法中得到释放,所以,人得救不是靠善行,而是靠信基督。爱任纽指出,一切异端都是从西门开始的。
    
撒土尼努于第二世纪早期活动于叙利亚,他的体系深受东方宗教的影响。
    
巴西里德大约125年工作于埃及,他的体系深受希腊哲学的影响。从本质上讲,他的思想中更多的是哲学。
    
瓦伦提努约135年到160年活跃于罗马,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比较经典的、成熟的诺斯底主义体系,这个体系依然得益于对希腊哲学的深刻研究。
    
早期教父大多将马吉安包括在诺斯底主义中,因为其思想中有许多与诺斯底主义相同之处。他大约生活在第二世纪,创立了一个独特的派别。他的思想中有许多出自他个人的独创。德国教会史家哈纳克在其《信条史》(History of Dogma)中指出了诺斯底主义与马吉安之间的区别。诺斯底主义是一个宗教万花筒,它把基督教与希腊哲学搅拌在一起。而马吉安则试图在保罗的基础上重组基督教,将犹太教的因素全部排除在外。
    
下期预告:异端的搅扰(续)
 
 
《教材》2014年2期113—120页教会史, 2014年5月16日06:06扫描,2014年5月28日16:33审核校对。更多《教材》2014年第2期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482.html阅读。或者打开QQ 1442160806日志阅读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04136655(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