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宗教研究学术观点选摘

编者按:近年来,中国宗教健康有序发展,宗教界利用自身的资源,持续发挥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作用。宗教学理论研究者、宗教事务工作者以及宗教界人士也在不断进行理论反思,探索中国宗教的健康发展之路。本刊摘录部分学者在近期有关报刊发表有关宗教问题研究成果的学术观点。
 
 
正确看待和善待宗教,使宗教主动参与社会及文化建设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所长卓新平在“渤海视野:宗教与文化战略”学术研讨会上指出,当前学术界和理论界出现了一些比较偏激的观点和引人担忧的主张,如在民族问题上希望尽快实现中华民族的“族群”融合而减少对少数民族特点的突出,在宗教问题上主张强调与主流社会意识之“异”而消极对待“求同”的努力。这些观点实际上会对民族团结、社会和谐带来潜在的伤害和隐藏的危险。因此,有必要冷静、清醒、全面、智慧地思考,把宗教从社会存在、文化意义、精神影响和政治归属上全面纳入社会的整体建构和一统体系,防止宗教因被误解、冷落、忽视、排拒而出现在社会中及对社会本身的“异化”或“恶化”。他同时提出,社会应以平常、正常之心态来看待和善待宗教,让宗教以其“神圣”、“道德”、“超越”之维来关心、支持并热情、主动地直接参与社会及文化建设,理直气壮地参与社会慈善和文化事业,净化人们的心灵,使宗教成为社会大众安身立命、和谐生存的精神支柱之一,成为民族团结、社会和睦的催化剂和保护层。这种对社会的积极推动与和谐构建作用的形成及扩展,应该是社会及其宗教理应实现的双赢。
 
 
扫除宗教工作领域中的“对手思维”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魏德东在《从“乌坎转机”谈起》一文中指出,今天,社会应该有这样的意识:权利属于人民,人民不仅包括共产党员、无神论者,也包括宗教信仰者,他们都是权利平等的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基本权利,需要充分地尊重与满足。要像重视人民群众的吃饭穿衣那样,重视人民的精神需求。因为人之所以为人,唯有依赖超越性的价值追求,而不是仅仅满足于物质性的温饱。去年末发生在广东的“乌坎转机”,预示着中国社会管理模式正在发生重大转向。如果说,面对群体性事件都可以做到“准确把握维护社会稳定与维护群众合法权益的平衡点,运用政治智慧,提高处置艺术,坚持做到三个‘慎用’,即慎用警力、慎用武器警械、慎用强制措施”,  “变为民做主为由民做主”,那么,在宗教工作中,我们也应该彻底地扫除“对手思维”,从深层次夯实和谐社会建设的基础,做出无愧于中国历史演进方向的抉择。
 
 
进一步推进基督教中国化
    
2012年3月31日至4月1日,  “基督教中国化研究”专家座谈会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就“基督教中国化”面临的关键问题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讨论,充分肯定“基督教中国化研究”是一项具有重大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的课题。
    
中央民族大学教授牟钟鉴在“基督教中国化研究”专家座谈会上谈及基督教中国化时提出了3点建议:1、进一步总结老一辈神学家的理论成果:2、总结基层教会中国化的先进经验,上升为理论;3、加强教界与学界的互动,在神学院多开设学术文化课,中国的基督徒同时又是中国人,有责任和义务熟悉本国的文化典籍,把中国精神融入到神学中去。这不仅是中国社会和谐、民族团结、宗教和睦的需要,也是基督教在中国真正能扎下根来、健康发展,被中国社会普遍认可的需要。
    
上海大学文学院教授陶飞亚在“基督教中国化研究”专家座谈会上认为,从历史和现实来看,基督教中国化始终是涉及到基督教界、中国社会和中国政府三个方面交叉互动的过程。首先,基督教界是基督教中国化的主角,应当对中国化的努力有更加明确的认识和进一步发展的议程;其次,中国非信徒群体特别是世俗主义的知识界对基督教的中国化也至关重要,应该理性地认识基督教,积极参与到推动基督教中国化的进程中;最后,中国政界也应该是推动基督教中国化的重要力量,为基督教中国化提供政治和政策上的条件,使得基督教中国化得到推进,真正适应于社会主义社会。
 
 
应重视宗教在软实力建设中的作用
    
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院教授游斌在2013年3月12日的《中国民族报》上载文:宗教以承认理性无能的“软”方式,让渡出一个比科学更为广阔的关怀空间,使得它以一种更为立体的、综合的方式来看待人性,在社会中默默地发挥心理慰藉和灵性安慰的作用。
    
宗教在建设社会伦理秩序方面也是极其柔软的,甚至可以称得上“软弱”。宗教承认,一个社会要正常运转,起码应遵循“对等公正”的基本原则。宗教提供的就是这样一种柔软的智慧。在回答如何对待伤害你的人时,人类文明的各种形态中,只有宗教给出“超越正义”的方案。基督教说:  “为逼迫你的人祷告。”在基督教的宽恕精神感召下,二战之后的欧洲才能重新走到一起,直至今天组成超国家形态的欧洲联盟;以基督教精神为主导的和解方案,提出“没有宽恕就没有未来”,使被种族主义蹂躏的南非得以建设成一个“彩虹之国”,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在生态文明的问题上,宗教也因其内在的宇宙关怀而独具“天人一体”的情怀,以平等、尊敬的“软”态度对待其他生命与“被造物”。在基督教传统内,挪亚在洪水中用方舟拯救万物的故事,意味着人类负有看顾所有生命的责任。
    
我们说的要充分重视宗教在软实力建设中的作用,绝不是说要用国家的力量来支持宗教的发展。恰恰因为它是最柔的软实力,所以它的建设与发展应该远离国家这一刚性力量的显性支持。它的建设不能依靠政治支持、经济投资,更不能依靠媒体的喧哗,而只能依靠人心默默的苏醒。它的建设目的,也不仅仅是为了一个大国的崛起,而是为了人类能更有意义、更有尊严地生活。
 
 
宗教道德对建设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的作用
    
上海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所长晏可佳在2013年第1期《中国宗教》上载文:宗教道德能为促进现代社会的道德重建,为构建和谐社会发挥一定的积极作用,这是由宗教道德的基本性质和社会功能决定的。宗教为构建和谐社会做贡献有多种渠道,而宗教道德是其中一个重要环节。首先,中国拥有越来越多的信教群众,他们无疑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不可或缺的实践主体,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和宗教道德之间寻找更多的结合点,是更好地引导这部分信教群众形成社会共同理想、积极主动地践行社会主义社会道德的必由之路。其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具有丰富的内容,也是由多种不同层次构成的,而宗教所提倡的道德原则与其基本内容有许多相通、契合之处。这些相通和契合之处,是宗教道德能够纳入核心价值观的条件,也是广大信教群众认同核心价值体系的基础,信教群众可以根据各自的信仰和教义加以解释并且付诸实践。如何将中国传统价值和时代精神兼备的“和而不同”的和谐理念,通过平等互惠的对话从而贡献于世界和平,提升中国宗教对文化软实力建设的贡献,我们应当做更多的思考和探索。同时,开展宗教间的对话,也有助于我们以更加开放的心态吸纳各宗教的积极因素,用全人类创造的文明成果来丰富、完善、提升我们的道德境界。
 
    
对宗教应有的态度--尊重、包容、友善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方立天在2013年5月7日《中国民族报》上载文,我们应以3种最基本的理念、态度来对待各大宗教:尊重、包容、友善。
    
尊重。尊重就是要尊敬、重视。对待宗教界,我们应该尊敬他们、重视他们。但长期以来,我们在宗教工作中这方面做得还不尽如人意,宗教场所的法人地位一直没有解决,宗教自身权益得不到保护等。对宗教界的尊重,必须包括尊重他们的信仰,尊重他们的人格,尊重他们的尊严,尊重他们的习俗,以及尊重他们的切身利益。
    
包容。包容就是要宽容、容纳。包容是保障思想多元、利益多样的前提,我们最大限度地包容宗教界的意愿,是要发挥宗教的积极性,保证社会的活力。当前我们对宗教整体判断是“两重性”,即宗教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但这种“两重性”不是并列、平分的关系。“两重性”不是说积极作用占一半,消极作用占一半。我们应该进一步探讨,在宗教当中,积极因素和消极因素,究竟哪一种是居主导地位。如果我们深入地研究人类和宗教的历史,可不可说,总体上来看,宗教起到了推动人类文明发展的积极作用。
    
友善。友善就是要亲近、和睦。我国各大宗教间有着亲近和睦的传统,在古代,儒、释、道三教在朝廷的主持下相互讨论、争论问题,互相交流、彼此交融;今天,则从儒、释、道“三教合一”进一步发展为佛、道、伊、天、基“五教同光”。非宗教徒、无神论者对待宗教,也应抱有亲近、和睦的态度,不应将宗教作为异己的力量、对立的力量。
    
我们要解决宗教当中的许多问题,首先要解决观念上的问题,解决、调整对宗教的认识问题。矛盾的主要方面在无神论手中,因为政权掌握在无神论执政党手中。执政党一方是矛盾的主要方面,应该主动缓和矛盾、解决矛盾,这一点十分重要。
 
 
给宗教更多的用武之地和更多的空间
    
华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贺璋榕在2013年4月30日《中国民族报》上载文:改革开放后,随着宗教在社会生活中空间的回复,宗教在公益与社会服务事业方面正日渐发挥出显著作用和正面影响。政府管理机构又应该怎样对宗教界在社会公益和社会服务方面提供具体的服务、帮助与支持呢?应从以下三方面着手。
 
 
 
第一、转变观念,不仅从单一的政治角度,而且从社会、文化、道德、经济等多个角度,全面、客观地认识宗教社会的功能和作用,从以防范为主的心态转变为以发挥积极作用和提供服务、帮助与支持为主的心态。深入研究和借鉴港澳台地区和国外的经验,努力探索鼓励、支持宗教界在参与和兴办社会公益慈善事业方面的新思路、新途径。
 
第二、应明确规范宗教组织作为“非政府组织”和“非营利组织”登记的程序,明确其法律地位、法律权利和法律责任,加快与完善社会公益和社会服务方面的相关立法,使执法机构在处理其法律问题时有可以适用的具体法律依据,推动该项事业走上规范化、法制化轨道。适时出台有关宗教界参与社会公益和社会服务事业的具体政策,鼓励宗教界在扶贫、济困、救灾、助残、养老、支教、义诊与环保等方面发挥有益作用,明确他们参与上述领域社会公益事业的范围、程度和方式,建立相应的激励、规范、监督和约束机制。
 
第三、依法加强管理。特别是对跨地区、跨宗教以及涉及与国外宗教组织合作开展的社会公益和服务事业方面的活动,应加强引导、协调和管理,给宗教更多的用武之地和更多的空间,使宗教从“相适应”状态转向“做贡献”状态,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
 
 
 
 
《天风》2013年第6期34--37页求索思考,2013年9月19日12:28扫描,2013年10月26日10:39审核校对。摘编:邱云。
《天风》2013年第6期http://www.jdjcm.com/wenzhai/70.html
《天风》2013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369.html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