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歌哪有我歌多?

电影《刘三姐》中,刘三姐和地主老财雇用的诗班赛歌时,对方一个落魄秀才样的歌手不屑刘三姐这个“小小黄雀刚出窝”,唱道:“你歌哪有我歌多?”但最终还是败北了。今天内地很多教会的敬拜赞美搞得可谓风风火火,标新立异、争奇斗艳,像赛歌斗歌,风光无限,可结果会众无所适从,对乐理越来越不靠谱了,越来越不会唱歌了。
    
在北京、上海、天津、南京、西安这些大城市的教堂里,主日崇拜上还能听到数代基督徒呕心沥血编集的,庄严、肃穆、欢快的《赞美诗(新编)》。它的词作者涵盖古今中外,既有历代的圣徒伟人、属灵前辈,如圣法兰西斯、马丁·路德、卫斯理等,也有采风自中国民间,甚至兼容少数民族特色的圣诗。在历次奥运会的开幕式上,经常能听到基督徒贝多芬的《欢乐颂》(《快乐崇拜歌》)、亨利·弗朗西斯·莱特的《与主同行》(《夕阳西沉歌》)等。平安夜里,全世界数十亿人聆听一曲有数百年历史的《平安夜》……在内地很多教会,我们却听不到这些圣乐了,取而代之的是文化快餐:不乏一些速成的滥竽充数、粗制滥造的短歌、灵歌;不乏一些歌词翻来覆去就是纯粹主观情绪抒发的那么几句,调子可以从流行歌曲,甚至从“红歌”找到影子的所谓“新歌”。
    
“《赞美诗(新编)》早过时了!”这是后现代时代中教会的最强音之一。于是,人们争相在互联网上漫天搜索,很多创作欲望强烈、眼高手低的业余音乐爱好者不断发布自己的作品以飨会众。于是,今天你拿个纸片片,明天他拿个纸片片,教会、牧区、小组里纸片满天飞;这个说是圣灵启示下自己创作的,那个说是圣灵引领下从互联网上搜下来,总之,会众非唱不可。由于强调多、快、新,小纸片纷纷如过眼烟云,投影闪闪如浮光掠影(今天投影设备的一个负面效果就是,让好多基督徒脖子上架着脑袋空着手来教会做礼拜,让一些人懒得翻圣经,甚至翻不到章节),会众的脑海中留下的只是“蒙太奇”,唱完就结束,没有印象没有资料无法复习,像猴子掰苞谷,掰一个丢一个。长此以往,信众拿着比较“靠谱”的、严谨的、通用的歌本,反而不会靠谱了,出门到其他教会,人家的赞美诗一首不会唱,在一起敬拜像搞赛歌斗歌会:“你歌哪有我歌多?”
    
稍微有一点音乐素养、不那么俗套的人提及音乐,无论他是不是基督徒,都不得不提及并赞叹这些丰碑式的人物:门德尔松、韩德尔、巴赫、海顿、莫扎特、勃拉姆斯、李斯特、贝多芬……这些基督徒构建了人类音乐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最伟大的艺术殿堂,让人叹为观止。
    
韩德尔、贝多芬过时了吗?《赞美诗(新编)》等过时了吗?端着金饭碗讨饭真是件愚蠢可悲的事!无视基督教产业传承的人,有时就是基督徒,他们如同圣经中那个轻看自己长子名分的以扫。
    
孔子的“克己复礼”维持华夏文明走过了两千年,诸如秦始皇时代“焚书坑儒”、“文革”时期“批孔”的时代,恰恰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欧洲“文艺复兴”的战车从古希腊文化中汲取燃料,碾过了中世纪,恰恰不是开历史倒车,而是推动历史前进。耶稣说他来不是要废掉律法,而是要成全律法,恰恰是革命性的宣言;耶稣说天地都能废去,他的话却一句都不能废去,他的话可是两千年前说的。
  
当提到这些“新歌”时,总让人联想到快餐。快餐的特点是高油脂、高盐分、高糖分、大量调味料、含较多的人工添加剂、快捷供应能量、色香味刺激食欲、易食、营养供应有欠均衡、热量供应过量等。西方对快餐还有一个绰号“包肥”。味道确实可以!偶尔吃吃可以,顿顿吃身体就出问题了,结果,人长得像“饲料鸡”、“激素鸡”。
    
我歌哪有你歌多?但你的“新歌”到底是效法世界还是心意更新而变化?到底是文化融合的策略还是随世界之风摇动?也许这些问题还在争论,但争论总比争竞好,总比“各人任意而行”(参士21:25)好。
 
 
《天风》2013年第7期22--23页教会事工,2013年10月02日10:38扫描,2013年11月04日09:02审核校对。作者:陕西省宝鸡市教会传道谢渊。
《天风》2013年第7期http://www.jdjcm.com/wenzhai/114.html
《天风》2013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369.html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