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教堂

时间:2015-02-05 20:49来源:《天风》2014年7期 作者:何琦 点击: 评论
在我们中国,为什么在今天还要不惜工本、大兴土木建造哥特复兴式教堂?而这种样式,在全世界新建教堂的形式中早己不再采用——除了中国。
《天风》2014年7期10页本期话题:这殿后来的荣耀大过先前--教堂应当怎么建? 
 
编者按:教堂建筑,作为一种礼拜场所,也是文化的载体,不仅有其美学意义,更有神学含义。它与时代、地域、社会等都有密不可分的联系。如今,我们该怎样建教堂?本期话题与大家分享的是三位同工同道对建堂问题的观点。
 
《天风》2014年7期14页本期话题 
 
建设有中国特色的教堂
 
作者:基督教艺术家何琦博士
    
教堂建筑应该是信徒奉献给神的艺术杰作,每一个时代的基督徒都应奉献出富有时代精神感、处境化的神学思考和有创造想象力的教堂。不少哲学家、美学家都一致认为:建筑是时代精神的焦点。建筑赋予人最自然最直观的视觉效果,要了解一个时代的精神只要看该时代的建筑便可得知。
 
教堂建筑也不例外:二世纪宅邸教堂(House Church)联系着在罗马帝国对基督教迫害间隙时期的生态;四世纪君士坦丁时期的巴西利卡式教堂反射出基督教从地下走向地面上的辉煌;六世纪查士丁尼的集中式的马赛克教堂反映出拜占庭帝国荣耀政教的理想;中世纪罗马式教堂与当时的朝圣运动直接关联;哥特式教堂与当时欧洲城市化运动及新柏拉图神学思想滥觞(shāng)密切相关;文艺复兴时期的教堂体现出复兴古典的人文思想:而巴洛克式教堂则与当时反宗教改革的思潮有关;十九世纪的哥特复并式教堂与当时在西欧掀起的寻梦中世纪的浪漫主义精神相连……
    
到了二十一世纪,教堂建筑风格更是千姿百态,风格日趋多样化。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出现的包豪斯工业设计艺术的建筑思想反射到教堂建筑的设计、构造乃至材料的应用上。教堂建筑的样式呈现出现代工业的简洁、精练的几何形,建于50年代法国的郎香教堂可以被称作典范之作。
 
二战后,当西欧各国正忙于修复被战争破坏的昔日曾经辉煌的古老教堂时,大西洋彼岸的美国——这片在战争中未曾遭受什么破坏的国土则掀起了新的教堂建筑的运动。与此同时,在亚、非、拉相继脱离殖民统治国家的基督徒开始兴建起具有本地特色及现代特色的教堂。
    
笔者曾赴美国访问考察,对美国当代教堂建筑感受良多。一些当代新建的教堂,单从其外观来说,实在“不像教堂”(指传统意义上的),内部设计也与欧洲中世纪教堂大相径庭。
 
为此,我和Sovik先生——这位在美国现代教堂建筑运动中颇具影响的建筑师——著有Architecture for Worship一书——进行了一次很有意思的讨论。
 
按Sovik先生的观点:传统中世纪拉丁十字型平面设计的教堂,“人为地在教堂——神的居所里,划分出人格不平等的空间秩序”。
 
我对他说,我在欧洲看到的中世纪圣伯尔纳德所倡导的西多会隐修院教堂的内部空间仍被“一分为二”:“东部属于圣人(修道土们);西部属于俗人(平信徒)。中间有门墙分割开。”
 
这位年近八十的老先生有些激动:“这不是真正的基督教教堂!在教堂里,在神的居所里,就应该体现出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
 
他领我去参观了当地一座他所设计的教堂,在这座外表“不像教堂”的教堂里,洋溢着现代集中式的向心力和亲和力。
 
美国的许多当代教堂特别突出和强调布道的作用,信徒到教堂万众一心所关注的就是与神沟通,在分享牧师的灵性经验时大家同时都在参与。
 
在这里我们可以设想一下,当你与朋友分享宴席的时候,究竟是坐在分列主次的长方形餐桌边还是坐在不分主次的圆桌旁更亲切,更有参与感呢?
 
在美国许多现代教堂一般不是被孤立设计的,它处一个建筑复合体之中,包括为各种不同的社会团契(老人、儿童、妇女等)、事工服务交通的空间。有的别出心裁,屋顶开了一个天窗,一束天光由天而降,象征着主耶稣在约旦河受洗的场景,旁边一面或两面有彩色玻璃,光线从外射入,小而简朴的空间充满着基督徒生命的活力。
    
远的不去说,就是看看我们周边的亚洲地区——近几十年来各地基督徒奉献给神的赋有创意的本色化、现代化的基督教堂何其之多!
 
笔者曾赴斯里兰卡、印尼和印度等地,当地诸多本色化建筑样式的基督教堂更令我感动万分——这才是对神的富有创意的奉献! 
 
当我回到国内,又遇见拿着教堂设计图纸前来“请教”的地方教友,在他们的新教堂设计图纸中,总也摆脱不掉对十九世纪哥特复兴式的生硬模仿。
 
我对他们建议:“能不能去掉这些哥特式的小尖塔呢?”(我还没有向他们解释:这中世纪哥特式小尖塔的来由——系十字军东征时受伊斯兰清真寺外四个方位的宣礼塔启发出的灵感。)
 
“但——若是去掉尖塔,信徒们会认为不像教堂啦!”他们回答说。
 
似乎在中国,只能允许存在一种教堂模式:即十九世纪外国传教七所带来的哥特复兴式样式。
    
我不知道,在我们中国,为什么在今天还要不惜工本、大兴土木建造哥特复兴式教堂?而这种样式,在全世界新建教堂的形式中早己不再采用——除了中国。就是在西欧,二战后也仅是对毁坏的哥特复兴式教堂进行“修复”而非“新建”。在“修复”的语汇中隐含着对过去引以为豪的历史文物还其历史真面目,从经济学角度看还具有对旅游资源的开发利用——因为毕竟哥特式教堂是源于西欧各国的历史文化特色。
    
如果说,现在中国内地修建哥特式教堂主要是为了“修复”因在“文革”中被毁坏的教堂的原貌,这本无可非议——尊重历史嘛!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大部分是在盲目新建(其实是盲目“复制”)。
 
盖一座这样的“假哥特式”教堂,动辄耗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应该说中国的信徒还不是太富裕,教牧人员更应该珍惜使用这些信徒奉献的资源。要盖教堂就要盖一座有创意、有当代气息和有中国特色的教堂,简单地模仿复制昔日的洋教堂,至少也是一种偷懒的行为。不要都推脱到设计者头上,难道盖一座教堂与教牧人员的导向无关吗?
    
亚洲基督教艺术协会曾出版了竹中正夫先生的著作《神的居所》,这是本介绍当代亚洲基督教堂的专著,书中图文并茂生动地介绍了当代特别是后殖民化以来,亚洲各地富有创意的本色化基督教堂。当我看到数十座各具地方特色、有创意的教堂图片之后,内心激动不已,但同时也让我汗颜的是:我们内地教会所做的奉献是最令人惭愧的。在营造神的居所的创造性事工中,我们中毕民族的智慧又在哪里呢?
 
(本文转载自1999年第4期《天风》)
 
 
《天风》2014年7期14--15页本期话题,2014年12月26日礼拜五06:15扫描,2014年12月31日礼拜三15:37审核校对。作者:基督教艺术家何琦博士。更多《天风》2014年第7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855.html阅读。或者打开QQ1442160806日志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22968812阅读(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