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城市教会信徒流失引发的思考

时间:2014-08-16 20:23来源:《天风》2014年2期 作者:李华牧师 点击: 评论
让个体性的信徒最凄凉的事,莫过于教会有他不多,少他不少。不让一个信徒缺少关心是一间教会牧者义不容辞的责任。至少做到每个人都有人在关心。
编者按:目前,中国教会每年受洗人数不断增加,但同时,在不同地区也出现了计划信徒日益流失的现象。几多欢喜几多愁。“羊儿”为何离开牧场?牧者如何面对一个个转身的背影?本期话题邀请了五位牧者来谈论这一问题。希望能够查找原因,找出方法,堵住破口,把守教会的“后门”。


引言:随着人们对生活品质的期待不断攀高,城市成为年富力强者追求幸福生活的首选。农村闲余劳动力也几乎全部涌进城市创造财富。加之,大学、大医院鲜有例外不在城市,旅游景点更少不了城市。因此,城市教会信徒的主要构成也就十分清楚了,怀揣城市梦想者、务工流、学生潮、看病的、旅游的汇聚在城市中大大小小的教会里。这一构成客观上造成了城市教会的流动性。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尽管城市教会的流动性很大,但是城市教会却从来不缺少信徒。若非有负担的牧者,难有焦急和危机意识。当教会牧者普遍开始关注并应对信徒流失这一现象时,也预示着中国城市教会复兴浪潮的到来。笔者结合多年城市牧会的实践,略作一些思考与读者分享。
 
一、流失与流动
 
需要澄清的是,教会中一批批新信徒替代一批批老信徒,这并不是流失,只不过老信徒去了别的教会,没有委身在原有教会而已,他们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因此,当我们谈论“流失”这个问题时,只是以个体性的教会为主体看待这一现象。我更愿意从我“三自”体制内城市教会整体来思考并回应“流失”问题。
 
二、信徒流失成因
 
1、信徒需求更大
 
毫无疑问城市教会的信徒构成,注定了他们比一般城市居民对信仰需求更强烈。小、中、大城市的生活成本递增和不稳定性与信徒对信仰的需求程度成正比。他们对信仰的需要是多元的,信徒渴望同一间教会可以在就业、收入、住房、婚姻、情感、疾病、挫折等方面提供足够的帮助。事实上,今日城市教会的关怀还很难面面俱到,这就给信徒流失开了口子。
 
2、信仰自私化
 
多年牧会中,我接触不少海归信徒,听过他们对海内外信徒见证的评价,也听过非信徒对身边基督徒的评价。国内的非信徒评价基督徒最多的就是自私。海归们会说:我们感觉不到国外教会的温暖。深入思考后得出的结论,不但让我胆怯,而且大有对所谓正统神学的革命想法。德雷莎修女之所以感动了世界上许多的人,不是因为她有什么高深的信仰理念,而是她令人敬佩的行为。在报端我们可以读到,国外的某基督徒可以在自己老迈时,捐出自己一生积攒的万贯家产回馈社会,或者捐给慈善组织或者捐给教会。国外的普遍信徒可以像父母一样地关心寄宿在自家的外国留学生。相比之下,中国基督徒能做到的可谓凤毛麟角。一间让人得不到温暖的教会,怎么可以留住需要温暖的人呢?
  
难道不是这样吗?人类历史上任何一种宗教,引人入胜的是宗教行为,令人发指的还是宗教行为。没有哪一种宗教是凭借自己完善、庞大的教义理念体系令人折服,从而成为宗教徒的。甚至我武断地说,任何一种完善的教义理论体系若不能指导人的行为,让信徒的信仰外衣与内心合一,它也只能被当作一件精美的展品陈列在博物馆中供人观赏。我们要有勇气接受这个事实,中国的基督徒最为关心的是自己如何与神建立好关系,以便从神那里得恩典,这一点没有错,错在将从神得恩典的途径归为“唯独”一条道上。至于信徒间的彼此相爱,因为种种原因,也只能是形式上,象征性而为。本当向外传递爱心行动的基督教转变为向内不断追求圣化时,也就使教会丧失吸引力。
 
3、期待有落差
 
我相信每一位牧者,对自己的教会都是有托付的。没有一位牧者不愿意将自己的教会建设的健康。但是,根深蒂固的历史遗留问题,不是能不能找到一个突破口就可以解决教会中的一切难题。真实的教会情况是,“处处有火,处处难灭”。后现代性的人进入滞后的教会牧养时,必然导致诉求与供应严重不对等的局面。当信徒满眼看到的都是问题而得不到很好解决时,也只好灰心离去。
 
4、选择空间大
 
我想今日中国的信仰优越环境,再也没有哪一个时代可以媲美了。国内国外名牧和大牌学者的微信、微博、博客、视频等,网络上应有尽有。所谓神医大会、特会,只要想参加总是能赶上,哪位信徒甘愿委身在一间比较差劲的教会中呢!
 
5、教堂严重不足
 
具中国社会院2010年《宗教蓝皮书》中称中国基督徒人数为2305万,所占全民比例为1.8%。以北京为例,常住人口2000万,基督徒就应该有36万人,而北京的教堂能容纳的不过10万人而已,显然26万信徒是没有教堂可待,信徒有出有进在所难免。很肯定地说,教堂的不足绝不是北京唯一现象。
 
三、尝试性的应对
 
1、中国化神学
  
是什么让信徒流失?根本原因是没有符合中国国情的神学作为讲台指导。很显然,我们一直奉为所谓的正统神学,不过是改革时期的处境产物,其使命就是为改革旧教而服务。而今天的中国教会急需的反而是重建。如果我说都是马丁路德改教时提出的“三大原则”惹的祸你能接受吗?岂不就是“唯独恩典”使中国的讲台百年来除了信心也不讲什么吗?牧者们站在讲台上每每讲到唯独神的恩典才可以让人得救时,可曾明白“唯独恩典”就是今天信仰没有行为的根本原因呢!牧者们是否明自己高喊的“唯独恩典”正是否定了教会和牧者的作用呢!其次“唯独圣经”让从事多年神学学习和研究的牧者们在解释圣经上没有了权威。更糟糕的就是“人人皆祭司”这个大旗下,使新教一片混乱,人人都是祭司,那么人人都是对的。人人又不一样,人人就可以另立山头。祸害还不仅此,既然人人都可以成为祭司,人人就都可以从圣经里领受圣灵的光照,人人都是圣灵的光照,也就没有牧者与被牧者,只有彼此间的分享。可怕的是,人人真的都可以从圣经中领受来自圣灵的光照吗!尽管加尔文的《基督教要义》为马丁路德的改教原则做了完善的修补,但是我要说的是,马丁路德所谓的三原则只是推翻当时天主教的产物,加尔文神学也不过是为了维护改教而服务,处境化的神学主张不具有永恒有效性。从旧约到新约,我们读到的是先知、祭司、利未人、君王、使徒、教师、牧师。否则,不晓得新约还设立牧师这一圣职做什么!
  
中国教会最为熟悉的就是加尔文的“五要义”,在我看来就是这“五要义”把信仰变得个体化、自私化的真正推手。自私化的信仰关注的永远是自己如何更蒙神的喜悦,以便容易获得神的祝福。自私化的信仰不可能产生强而有力的见证,不可能出现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甘心乐意的奉献精神、对责任的承担自觉等。基于这种神学指导下的信徒,追求的完全与儒家所倡导的修身、养性、治家、齐国、平太下方向一致。具体的修炼范畴就是仁、义、礼、智、信五个方面。基于这个单一宗法等级式的道德信仰,信徒走进教会永远重复着一件事,就是在上帝面前无休止地认罪。毕竟,上帝没有创造出第二个上帝,只有上帝本身是完善的,被造的人不可能像上帝一样完善。活在当下的人永远不可能在行为上完全,而加尔文“五要义”中所谓的“坚忍”却把我们带进了一条死胡同,在不可能成圣中追求成圣。
  
这个时代对教会的期望是殷切的,这个时代渴望看到基督教会在善行上的硕果。但是结“果”须先扎“根”。坦率地说,今天我们的中国教会在公益慈善事工方面,已经取得了骄人的成绩,在社会上为基督作了美好的见证。但是,我们自己必须清楚知道自己的分量,在公益的道路上究竟能跑多远,我们的耐力能坚持多久?只有“根”扎的越深,“果子”才能得到足够的养分以至成熟。“根”不深的“果”成不了“正果”,终会因为“果”多而不堪重负夭折。这个“根”就是中国化的神学,能让人的生命被翻转,让教会健康的中国化神学。这个“果”就是福音的果子,显示出来是公益慈善事工,展开的是新人归主。
 
2、权威性的治理
 
我曾经不止一次用一个简单的比喻解释清楚,私设聚会点与教堂的关系,教会治理与信徒诉求关系。处理好这两个关系一定程度上必然减少信徒的流失。教会好比一间武馆,信徒好比来武馆学习武术的人,教会团体好比武术协会,私设聚会点好比踢馆的人。信徒来到教会中就是学习武术的,谁的功夫高他就向谁学,你告诉他我是武术协会的会长你要听我的,他会告诉你我是来学武术的,不是来学领导力的,谁的功夫高我就跟谁学并且听谁的。那些私设聚会点,就是踢馆的,但凡那些在教堂附近私设聚会的,绝对认为教堂里的牧师,功夫不行。私设聚会点为什么有吸引力?就是因为那里有功夫高的牧师。我的结论就是:把一些功夫不行的人放在武馆里教拳,还搞出各式各样的制度来捍卫权威,只能有两个结果:要么学出来的人功夫也不怎样;要么把资质好的信徒赶到私设聚会点去。如果武馆里有了功夫高的牧师,自然就有了权威,再加上完善的制度建设就是锦上添花了。
 
3、行的好更重要
 
“功夫”好的牧师教会需要,但是更需要的是能够进入信徒生活,真心实意关心他们的行动和帮的了的能力。让个体性的信徒最凄凉的事,莫过于教会有他不多,少他不少。不让一个信徒缺少关心是一间教会牧者义不容辞的责任,教会牧养与治理能力的强弱恰恰就是在这一点体现出来的。牧者当然不可能三头六臂能够亲自关心到每一个人,但是,至少做到每个人都有人在关心。
 
4、善待牧人
 
如果这个社会上有最辛苦奖,我认为中国的牧师应该集体被嘉奖。今天的牧者是骄傲的,因为没有哪一个时代的牧者是在经济全球化,网络咫尺化、科技高度发达的时代传扬福音,牧养主的教会。没有使命和吃苦心志的人,在这个时代作不了长久的牧人。立志将教会建设健康的牧人,不可能不长久。这一代牧者使命光荣,责任重大。我们要在繁荣富强、人民幸福、自由、民主、和谐,现代化的强大中国社会,肩负的是让基督教会发挥更多作用,信仰更加坚定,见证更加有力。因此,教会应该善待这样的牧人。
 
结语
 
信徒流失表面上看是一个普遍问题,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事实上,信徒流失是一个裙带问题的集中反应。它关乎到社会、文化、神学、实践。中国教会的未来会怎么样与能否堵住信徒流失的破口息息相关。因为它检验着一间教会是否起到了社会眼中的作用,是否满足信徒的期待以及上帝使命的达成。
 
 
《天风》2014年2期11--12页本期话题:把守教会“后门”--关注教会信徒在流失,2014年6月1日16:55复制于http://blog.sina.com.cn/s/blog_75d4e7ff0101eoqb.html。作者:北京市基督教会崇文门堂李华牧师。更多《天风》2014年第2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525.html阅读。或者打开QQ1442160806日志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08027149阅读(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