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基督教故事-- 十、教皇制度

时间:2018-02-21 22:16来源:《教材》2015年3期 作者:严锡禹 点击: 评论
格列高利的胜利给教会在西部地区带来了巨大的声誉,也把教皇制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教皇不仅拥有属灵的权力,也同时拥有属世的权力,教皇的权力高于世俗的权力。
“教皇”(Pope)这个词据说源于希腊文的papa,意思是“爸爸”。早期教会用它来称呼那些重要的、值得尊敬的主教。所以,有的文献资料中提到迦太基的“西普利安父亲”(Pope Cyprian),或者亚历山大的“亚塔那修父亲”(Pope Athanasius),就是对西普利安和亚塔那修的尊称。后来,随着罗马主教权力的提高,这个词逐渐为罗马主教独享。中世纪,由于罗马主教的权力从教权扩大到了俗世权,在教会势力鼎盛时期,罗马主教成了整个欧洲的统治者。基于此,中文将其译为“教皇”,表示其独尊的地位。请各位读者注意,“教皇”一词只是基督教和学术界的翻译,中国天主教并不这样称呼,他们该词翻译为“教宗”。
  
(一)
   
罗马从什么时候起有主教,今天的人已经说不清楚了。教会传统上认为,罗马教会是使徒彼得开辟的,因此,彼得的继承者理所当然应该是主教。早期教会有好几种罗马主教的谱系,有的认为,克莱门特(Clement)是彼得的继承人,他是继彼得之后罗马的第二任主教,但有的谱系中则将克莱门特列为第三任主教。由于谱系较多,莫衷一是,所以后来的人推测,早期罗马教会并没有实行单一主教制,就是由一个主教说了算,而是采用“集体主教制”,由几位主教联合管理罗马教会。
   
事实上,公元五世纪之前,如果以信徒人数的多寡来判断教会的重要性,那么,罗马教会显然不占优势,因为这个时候基督徒主要集中在讲希腊话的东部,特别重要的城市包括安提阿、亚历山大、君士坦丁堡等。即使是西部讲拉丁语的地区,罗马的地位也并不比北非的迦太基高,这里诞生过好多位著名的神学家,如特土良、西普利安和奥古斯丁。如果事态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罗马主教根本没机会成为主宰所有教会的教皇。
    
蛮族的入侵是给教皇制的诞生带来了机遇。蛮族的入侵,使得西部帝国四分五裂,灿烂的文化遭到破坏。在这种情况下,罗马主教挺身而出,带领教会承担起守护古代文明的责任,重新把已经四分五裂的社会整合起来。利奥(Leo)一世就是在这样一个混乱的背景中出任罗马主教的,由于他的努力和成就,有人把他视为第一位罗马教皇。
 
无论利奥一世是不是第一位教皇,他的出现以及他的所作所为,对西方教会教皇制的形成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有关利奥的生平,我们知道得很少,当他出现在我们视野中的时候,已经是出任罗马主教的440年,这个时候,他至少已经步入中年。
 
利奥一世一生有两大贡献值得后人记住,第一大贡献是直接介入东部教会关于基督论的争论,成为最终解决了这一令人头痛的神学问题的关键人物;第二大贡献是保护了罗马城,并由此提高了教会(具体说是教皇)在帝国西部的地位。下面我们话分两头,分别介绍这两大贡献。
 
说到利奥一世在教义争论方面的贡献,我们必须交待一下背景。基督教的教义并不是从起初就十分完备的,它经历了几百年的争论,这些争论有时平和,有时激烈,有时甚至危及到罗马帝国的统一。
 
在基督教诞生之初的500年,有两场大的争论至关重要。第一场争论的焦点是三位一体,这场争论的实质是要解决,基督教到底是一神论,还是多神论。基督教信仰的对象中包括圣父上帝、圣子基督和圣灵,这很容易使人误解,以为基督教有三位神,事实上不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有聪明的神学家想出了一个神学词汇来说明这种现象,这个词翻译成中文就是三位一体,它的意思是说,上帝有三个位格,但却是一体的,也就是说是一位上帝。
   
第一场争论是关于基督论的。基督徒相信,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后来降世为人,做了马利亚的儿子。作为上帝的儿子,他是神,具有神性;作为马利亚的儿子,他是人,具有人性。这二者是否都是真实的,如果是真实的,神性与人性怎么在基督的身上统一起来。
 
为此产生了许多不同的主张,最重要的有两派,一派强调两性是分开的,互不干扰;另一派则强调两性混然为一。这两派都在东部教会,代表人物是优迪克和弗拉维恩,他们都有各自的支持者。双方争论不休,僵持不下,于是请求利奥一世仲裁。
 
449年6月,利奥一世为此写了一封信,这封信被通称为《大卷》。在信中,利奥一世指出,基督神性和人性结h合在一个位格中,这个位格就是基督。三年后,各派在卡尔西顿召开会议,制定丁《卡尔西顿信经》,规定了关于基督神、人二性的统一认识。
 
研究者指出,《卡尔西顿信经》直接得益于利奥《大卷》,因为信经中的基本主张都来自《大卷》。
   
就这样,利奥一世以他的智慧和影响力平息一场有可能危及帝国统一的教义争论。
   
(二)
   
利奥一世的另一大贡献,更让人津津乐道,他以惊人的胆略两次保护了罗马城,使罗马城免于灭顶之灾。他的故事几乎成为传奇。
 
从公元三世纪开始,罗马已经处于内忧外患、风雨飘摇之中。边竞上哥特人不断制造事端,骚扰境内的居民。到了五世纪,令欧洲人胆战心惊的匈奴人大举西进,其中一支在将军阿提拉的率领下挥师南下,直指意大利北部。452年,号称“上帝之鞭”的匈奴大军一举攻陷了罗马城北面几乎所有的军事要塞,兵临罗马城下。罗马的居民甚至可以看到匈奴大军的旗帜,听到匈奴人的呐喊声。罗马城门户洞开,帝国西部皇帝也无力再派出任何增援部队来守卫罗马,东部皇帝则袖手旁观,形势万分危急。
 
眼看屠城的厄运就要降临到罗马人头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身为罗马主教的利奥一世挺身而出,只身前往匈奴军营会见阿提拉。没有人知道他们谈判的细节,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谈了些什么。我们唯一知道的是,阿提拉立即放弃了进攻罗马的打算,做出了撤军的决定。
 
为此,千百年来,教会史上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当利奥一世会见阿提拉时,这位匈奴统帅看到圣彼得和圣保罗站在利奥一世身旁,威胁阿提拉及其大军。阿提拉似乎有所醒悟,或者为他亲眼目睹的异象震慑住了,不得不下令撤军。看来这次惊吓实在不小,两年以后,阿提拉便去世了。
 
传说当然只是传说,但是,利奥一世与阿提拉会谈后,匈奴军的确撤退了。历史学家对于匈奴军的突然撤退至今仍然众说纷纭。无论利奥一世与阿提拉的谈判内容是何,我们都不得不佩服利奥身上表现出来的勇于任事的精神,独闯敌营的胆略,平息野蛮杀戮的外交手腕。
 
455年,匈奴大军进犯罗马的一幕重演,只不过这次进攻者换成了汪达尔人,利奥一世也不是把入侵者堵在罗马城外。这一次,罗马人没有那么幸运,历史悠久的罗马城陷落了,采用突然袭击的办法取得胜利的汪达尔人如潮水般涌入这座古老的城市。眼看罗马人大难临头,一场血腥的屠杀似乎在所难免。这时候,身为罗马主教的利奥一世再次挺身而出,他找到汪达尔人的首领,与他们交涉,义正辞严地要求停止杀戮。结果,利奥一世再一次取得成功,罗马人平安地度过了这场灾难。
   
从此,利奥一世不仅要承担主教的责任,还要负责罗马城的其他事务。这种情况客观上加大了罗马主教的权力,使教皇制得以迅速发展,并且在中世纪时盛极一时。不过,这是后话。
   
461年11月10日,利奥一世去世,遗骸至今仍保存在梵蒂冈。
   
(三)
   
利奥一世去世以后,整个罗马世界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各种势力在意大利半岛北部狭小的空间纠缠在一起。这些势力中,既有来自教会的,如罗马主教和君士坦丁堡主教,也有来自政治的,如东罗马帝国皇帝,还有来自入侵者的,如哥特人、伦巴德人。476年,西罗马帝国最后一位象征性的皇帝被废除,曾经盛极一时的罗马帝国在欧洲版图上四分五裂。而东罗马帝国势力借此时机渗入西部,东部势力对西部的影响,在查斯丁尼皇帝(527--565年在位)时达到鼎盛。
 
而与东部势力抗衡的力量,主要来自罗马主教,或者称为教皇。在多位教皇中,能力最强、影响最为深远、时机也最好的一位是格列高利(Gregory)一世,历史上也称其为“大格列高利”。由于他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被西方教会列为拉丁教会四博士之一,其余三位是:安布罗斯、哲罗姆和奥古斯丁。
   
格列高利一世是基督教会进入中世纪的一个关键人物,他的贡献是多方面的。在这里,我们只能选择重要的介绍。
   
大约540年,格列高利在罗马出生,他的父母可能都是基督徒,父亲是罗马的一位参议员,属于罗马贵族。当时,东哥特人与查斯丁尼皇帝正在争夺罗马的控制权,罗马陷入一片混乱,整个城市处于无政府状态。格列高利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年轻的格列高利身上表现出了多方面的才能,尤其是管理方面的才能,因而得到政府和教会双方面的赏识。他可能曾经被任命为罗马的执政官,负责整个罗马城的行政管理,同时也被教皇任命为执事,负责教会管理。
   
但是,此时的格列高利似乎对修道生活更感兴趣,他放弃所有事务,寻求修道的生活。574年,为了显示修道的决心,他把全部家产捐献出来,用于修建修道院和救济穷人。他本人则进入圣安得烈修道院,成为该院正式修士。格列高利是一个非常活跃的人,成为真正的修士后,他才发现,修道生活并不适合他。因此,当新任教皇伯拉吉乌斯二世征召他出使君土坦丁堡时,他毫不犹豫地接受了,那一年是579年,他已经过了五年的修道生活。
   
格列高利从教皇那里得到的任务是作为教皇使臣进住君士坦丁堡宫廷,他在那里工作了六年。这六年中,他充分展示了神学方面的兴趣和政治方面的才干,他常常参与到东部教会的神学争论中,也常常参与东部帝国的政治谋划。586年,教皇用另一任使臣将他换回,并任命他为圣安得烈修道院的院长。
   
此时,罗马形势岌岌可危,除了哥特人、伦巴德人和法兰克人相互争夺所造成的伤害以外,更大的灾祸又临到了罗马人,这场灾祸就是洪水泛滥及其引发的瘟疫。洪水冲毁了粮仓,罗马人在疾病和饥饿中挣扎,死亡的威胁在每条街道上蔓延。这时有一个流言不胫而走,流言说有人看到一条巨龙出现在台伯河。对基督徒来说,巨龙伴随着灾难出现,预示着末日的来临。罗马人惊惶失措,只有教会的一些修士在教皇伯拉吉乌斯二世的带领下,镇定自若,埋葬死尸,安慰受伤者,喂养饥饿者。格列高利是其中的重要一员。在繁重的工作压力下,教皇自己身染疾病,不久就以身殉职了。格列高利在众教士的推举下,成为继任教皇。那一年是590年,格列高利年届五十。
   
(四)
   
格列高利临危受命,带领罗马人渡过了难关。同时,历史也给了他大展宏图的机会。东罗马帝国皇帝查斯丁尼一世去世后,东部皇帝对罗马的控制日渐衰弱。所以当伦巴德人再次威胁罗马时,罗马已经没有了任何依靠,他们要么弃城投降,要么自己组织起来抵御外敌。罗马人在格列高利的带领下选择了后者,他招兵买马,把罗马人组织起来,努力自卫。同时,他也运用自己杰出的外交手腕,用各种办法与伦巴德人周旋,有时承诺向伦巴德人称臣纳贡,有时与伦巴德人媾和。无论如何,在他的努力下,罗马最终免遭沦陷之苦。
   
对格列高利来说,抵御外敌还不是他所面临的全部问题,他还要面对教会内部的纷争、东部帝国代表的刁难。在狂风暴雨般的政治斗争中,格列高利得以平稳度过。他的胜利给教会在西部地区带来了巨大的声誉,也把教皇制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教皇不仅拥有属灵的权力,也同时拥有属世的权力,教皇的权力高于世俗的权力。
   
格列高利的才能是多方面的,他不仅擅长政治,还擅长经营。当时,罗马教廷在西西里、意大利、法国南部和北非拥有一笔世袭产业,教廷的给养主要来源于此,这就是所谓的圣彼得遗产。格列高利为经营这些产业,投入了大量精力,使得教廷收入大幅度增加。他把经营所得的收入用于教会神职人员、公共崇拜和建设罗马城防,还注入资金,创立了各种各样的慈善事业。
   
在与东部教会的关系中,格列高利坚决维护西部教会的利益,强调罗马主教对所有教会的管辖权。格列高利时代,东、西部教会的关系始终处于一种若即若离的状态中。西罗马帝国灭亡后,教会统一的政治基础已不复存在,基督教历史的第一次教会大分裂眼看就要来临。格列高利就身处这一分裂的过程之中。罗马主教强调自己为“众仆之仆”,君士坦丁堡主教宣称自己是“普世的主教”。双方为争夺教会管辖权明争暗斗,相持不下。
 
这种斗争反映在两条战线上,一条是神学的斗争,另一条是教会管辖疆域的扩充。格列高利在后一条战线上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通过他的努力,罗马教会与法兰克王室建立了友好关系,并且在阿尔地区重新组建教皇代牧区,把教皇的势力范围扩充至法国境内。他也成功地促使西班牙国王放弃阿利乌派的异端信仰,归到罗马教皇权下。他派出传教士团前往英格兰传教,及时将英伦三岛纳入罗马教皇的版图。此外,德国等国家也与教皇建立了亲密的联系,就连入侵罗马的伦巴德人也放弃了信仰多年的阿利乌派,接受了罗马公教信仰。
   
格列高利在神学领域的贡献也不容忽视。在基督教神学传统上,他上承奥古斯丁,下启中世纪,是一位承上启下的关键人物。中世纪神学中之所以拥有奥古斯丁的因素,甚至可以说,基督教神学中之所以让奥古斯丁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这与格列高利对奥古斯丁的解释和介绍是分不开的。有历史学家比喻说,格列高利就像一把筛子,经过他的过滤,奥古斯丁最适合教会建设与发展的那一部分教义传了下来,并且得到发扬光大。
   
604年,任教皇的时间不足15年,格列高利便去世了。他为教会和教皇制作出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
   
下期预告:修道生活
 
 
《教材》2015年3期116--123页教会史, 2015年7月26日礼拜天22:20扫描,2015年10月20日礼拜二15:54审核校对。QQ:1442160806。微信/飞信:13857228072浙江舟山。《教材》2015年1-6期http://www.jdjcm.com/wenzhai/1541.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