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抗战中牺牲的生熙安牧师

生熙安,名永泰,字熙安,山东平度人,1887年生。1921年,生熙安携妻子儿女到宿县(今宿州)教会担任传道。1923年,按立为牧师。1928年11月,生熙安出任宿县民爱医院院长,任职三年,直到1931年。民爱医院(Goodwill Hospital)系美国基督教北长老会在1913年创建,是宿县教会附属医院,也是当时宿县县城内唯一的医院,直到今日该医院仍是宿州市最好的医院,今名为宿州市立医院。当时医院大门上写有一副对联,上联是“民吾同胞”,下联是“爱人如己”,昭示“民爱”之精神。生熙安担任院长期间,对医院员工关爱有加,自己在教会领取牧职薪金,在医院不拿一分薪金,却尽力给员工充足的生活待遇。他对患者一视同仁,不分贵贱,按序就诊,对极其贫穷的病人减免药费甚至免费给予治疗。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发生,日军并吞东三省后,开始大举全面侵略中国,北方各省民众纷纷向后方转移。宿州是中国南北的枢纽,大量民众转移时要经过宿州。而转移后方需要掩护,因此越来越多的人请求宿州教会帮忙,尤其在日军占领津浦路全线以后就更多了。生牧师说:“因为我是牧师,需要照顾这里的羊群,不能到后方去,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有责任把这些不愿在日本铁蹄下生存的人,想方设法送出去。”他和一位和姓基督徒商人联系,借其来回在沦陷区和自由区之间做生意之便,建立了一条信道,帮助许多人“暗渡陈仓”。
 
1938年,日本侵略军侵略宿县县城。在空中,日本飞机没日没夜地狂轰滥炸,宿县百姓死伤无数;在地面,日本士兵毫无人性,见人就杀,见屋就烧,见妇女就奸淫。对此,生牧师作出两个决定:一是教会医院竭尽全力救死扶伤。一时间,民爱医院人满为患,医院外面的打麦场上,也停满了伤残病患。二是成立国际难民所。生牧师召集李子镐长老、教会学校启秀女中校长冯秀媛、传道人李晨钟和许天民,以及美国宣教士、民爱医院护士长柯兰思小姐(Miss Clawson)开会,决定修筑长长的信道围墙,穿过王家庄,把医院、三座美国人住宅楼以及启秀女中三处连接起来,并且运进粮食煤草燃料等,以此保护并供应逃难者、无法转移者、当地难民等近万人。
 
在被生牧师保护的人中,有几个人比较特别。有两位游击队青年(王五山、李一庄)被派到宿县,但因叛徒告密被日本宪兵队抓去,生牧师听说此事,立即去宪兵队以牧师的身份保释了他们。另一日,宿县地区游击队英雄司令王昆仑在战斗中受了枪伤,被暗中送到民爱医院抢救。生牧师事先叮瞩医护人员,凡是有枪伤者,都秘密地安排进单人房间医治。不料日军突然闯入检查,护士长柯小姐是美国人,她及时制止,要以侵犯美国权益来控告他们,日军只得放弃检查其他病房,只检查了普通男病房后败兴而走。当夜生牧师就安排已快要痊愈的王昆仑将军和他的随从人员转移了。另有两个县立中学的学生童振田与童振铎,是兄弟俩,为报杀父之仇袭击日军,被日军通缉,生牧师连夜找到他们,指引他们去参加游击队,并亲自持着教会专用“对牌”,拎着提灯,护送他们平安出城。童氏兄弟参加游击队以后,屡立战功,均担任了团长或团级干部。新中国成立后一个担任了华东海军司令部的部长秘书,一个担任治淮指挥部佛子岭水库的总指挥,以后担任中央水利部水利司司长。
 
日军侵占宿县,一些汉奸、特务在日本人的庇护下,为虎作伥,常以密探、间谍罪名随意抓人。一旦有人无辜被抓,家人就跑到教会,向生牧师哭诉,生牧师就找柯兰思小姐,以及寿县调派来宿的戴克牧师(Rev. Van Deck),去日军指挥部宪兵队或特务机关,与日军官长当面据理力争,要求放人。日军碍于一些政策,不得不下令放人。
 
生熙安牧师就是这样,置个人生死于度外,以牧师、医院院长的身份救治、藏护、保释抗日将士,经他帮助转移至自由区者近百人。他牵头成立的国际难民所,使成千上万人得以避难,至今宿州一些老者每每念及都对教会心存感激。
 
1941年日军偷袭珍珠港前后,在宿县的美国宣教士遵照美国差会的决定撤离回国。在生牧师的要求和主持下,美国宣教士把所有差会的产业(包括教会礼拜堂、小学、中学、医院、农事部、福音里、福音村、三里湾墓地以及其他附属产业)都正式移交给中国教会。
 
自1931年离任后,1943年1月,生熙安牧师再度担任民爱医院院长,召开医院院务会议,确定李晨钟先生为副院长,李子镐长老及冯秀媛校长为院务委员,并向全院职工宣布医院领导班子成立。人员各就各位,这就使日本人无法安插人员进来。可是日军知道这样的安排后,强烈反对,要派日籍牧师和田担任民爱医院院长,企图强行接管医院。那时,医院仍暗暗接收医治枪伤病人,怎么可以让日本人进来呢?医院领导班子团结一致,与日军据理力争,最后考虑到应当缓和矛盾,就让和田担任名誉院长,每个月发给他工资,但有职无权,徒有一个虚名而已。生牧师以其过人的周旋能力与机智勇敢,团结教会人士和医院职工,奇迹般地保持了教会医院的权力,始终未将该院管理权力交给日军,因此避免了日军对医院财物的侵吞与破坏,也为1951年9月2日人民政府完好接收医院奠定基础。然而,由于此事,安牧师受到了日军的仇视。
 
1943年10月16日清晨,生熙安牧师骑自行车去宿县周边乡村看望信徒、施洗和主领圣餐聚会,在宿州北关七里巷子路上被日军的特务杀害。当日下午,很多士绅、亲朋好友都来哀悼。一个日本人代表日本宪兵队也来“吊唁”。这时,生牧师的女儿生懿新大声祷告:“主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知道。”这个来时高傲,面上掩不住得意的人,低着头走了。
 
生熙安牧师是为教会、为国家、为基督而牺牲的,是一位一身正气、不屈外辱的爱国宗教人士。
 
(本文所涉历史资料来自生熙安牧师之子生为光先生的回忆录,在此鸣谢)
 
 
《天风》2015年9期24--25页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专文。作者:黄幸平。更多《天风》2015年9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687.html阅读!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