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基督教故事--九、时代尾声

时间:2015-08-30 14:24来源:《教材》2015年2期 作者:严锡禹 点击: 评论
从5世纪到8世纪,西欧遭遇烈一连串的入侵,入侵者带来了两种宗教的冲突,即异教和阿利乌派。异教和阿利乌派最终都接受了尼西亚信仰的“正统”派或“大公”教。
奥古斯丁谢世之时,汪达尔人正团团围困希坡城。不久以后,他们就统治了除埃及以外的北非海岸。比这稍早一些时候,即公元410年,阿拉里克(Alaric)带领哥特人(Goths)洗劫了罗马城。再早一些时候,在378年的阿德里安堡(Adrianople)战役中,哥特人打败了一位罗马皇帝,杀了他,并一度把军队推进到君士坦丁堡城墙下。
 
古罗马帝国,或者说西罗马帝国,正在土崩瓦解。来自北方的游牧民族像决堤的山洪,无休无止向罗马袭来。他们越过帝国边界,洗劫城市、乡村,最后在曾经属于罗马帝国的土地上扎下根来。他们在这里建立了自己的王国,从理论上讲,大多数王国都属于罗马帝国,但实际上却是独立的。西罗马帝国已经走到了他的尽头。基督教会也面临了自君士坦丁皇帝以来第一次重大考验。
 
面对如此重大变局,耶柔米感叹道:“世界崩溃了。是的!然而无论如何,我们的羞辱,我们的罪仍然存在,甚至还在膨胀。伟大城市,罗马帝国的都城,已经被大火吞灭,罗马人被迫到处流浪。曾经受人敬仰的教会,如今却被唾弃。”
   
西罗马帝国的衰落,造就了一大批独立王国,这些王国的存在,对于基督教会的生存和发展来说,意义重大。
   
(一)
   
历史上,我们习惯于把那些摧毁罗马帝国的民族称为“野蛮人”,这些人其实早已在罗马帝国边境上生活,与罗马人往来密切,了解罗马帝国的发达,渴望在罗马境内居住下来。于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个“野蛮人”从各个方向向罗马帝国挤压过来。
   
汪达尔人(Vandals)于407年越过莱茵河后,便横扫法兰西和西班牙,并于429年渡过直布罗陀海峡,439年攻占迦太基(Carthage)。自此以后,他们就成了从直布罗陀海峡到埃及边境的整个北非海岸的事实上的主人。然后,他们又向海洋进军,直到455年攻占罗马城。
 
汪达尔人早在入侵罗马以前就已皈依基督,只不过他们信奉的是被定为异端的阿利乌派。随着他们的入侵,阿利乌派的教义又被带回到北非,使得教会陷入混乱之中。好在汪达尔人的统治只持续了近一个世纪,就被拜占廷帝国的军队推翻了。
 
拜占廷帝国的首都是君士坦丁堡,而查土丁尼(Justinian)是一个雄心勃勃的皇帝,他把东部教会的教义带入北非,这种教义后来发展成为中世纪希腊正教的教义。希腊正教是与西部罗马公教不同的教派,二者在教义上的差别并不十分明显,最大的区别在于宗教礼仪、文化和日常的宗教实践。
 
从总体上看,基督教在北非的结局并不理想,公元7世纪后期,当穆斯林征服这一地区后,基督教已经四分五裂,并最终绝迹。到今天,只有埃及有少量基督徒,他们属于一个被称为科普特(coptic)的教会。
   
另一个野蛮人部落是西哥特人(Visigoths),他们早在378年就打败了罗马人,席卷了巴尔于半岛,410年攻陷罗马城,415年占领了西班牙,并开始统治这个国家,直到8世纪早期被穆斯林推翻时为止。西哥特人也信奉阿利乌派,但是,他们并不像汪达尔人那样,迫害持正统信仰的信徒,因此,在西哥特人统治的近两个世纪中,持正统信仰的被征服者成了古代文化的保护者,也是维护王国稳定必不可少的力量。
 
在正统信仰教会的影响下,西哥特人最终放弃阿利乌派信仰,转而接受正统信仰。基督教会在西哥特王国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从王国的立法、教职人员的管理,到古代文化的保存,都取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公元8世纪,在抵御穆斯林的过程中,教会的凝聚力得到充分体现。
   
高卢地区大约相当于今天的法国,公元5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高卢分裂为两个部分,部分是信奉阿利乌派的勃艮第人,另一部分是仍然信奉异教的法兰克人。然而,勃艮第人也不像北非的汪达尔人那样迫害公教信徒。相反,他们模仿公教的习惯,不久后,就有大批的勃艮第人接受了公教的尼西亚信经。516年,在国王倡导下,整个王国接受正统的三位一体教义,放弃阿利乌派信仰。
   
法兰克人建立的王国,就是后来为人们所熟知的法兰西,但是在早期,他们不过是一些独立部落组成的松散联盟,公元5世纪墨洛温(Mefovingian)王朝统一了法兰克人,该王朝的创立者是墨洛温(Meroveus)。墨洛温的孙子克劳维(Clovis)是墨洛温家庭中诞生的最伟大的国王,他娶了一位信奉基督教的勃艮第公主。在妻子影响下,克劳维于496年圣诞节接受了洗礼,与他一同受洗的还有许多法兰克贵族。534年,法兰克人打败勃艮第人,统一了高卢。
   
然而,晚期墨洛温王朝的国王都十分孱弱,以至于到7世纪时,大权都落入了“内侍”的手中,这些人成了事实上的首相。其中一位名叫查理·马太(Charles Tartel,俗称“铁锤”Hammer),他率领法兰克军队抵抗穆斯林的进攻。此时,穆斯林已经攻占西班牙,翻越比利牛斯山脉,矛头直指欧洲腹地。732年,查理·马太在都尔战役中击溃穆斯林,从此成为事实上的国王,就只差公开登基了。到了查理的儿子矮子丕平(Pepin short)时,在教皇支持下,废除庸禄的国王希尔德里克三世(Childeric Ⅲ),强迫进入修道院,成为一名修士。同时,教皇的全权代表卜尼法斯主教代表教皇膏立矮子丕平为王。这一事件对后来的基督教历史产生了深远影响,矮子丕平的儿子查理曼(Charlemagne)是中世纪早期最具雄才大略的统治者,他试图改革教会,接受了教皇的加冕礼。
   
(二)
   
与欧陆隔海相望的不列颠从来没有被罗马人完全控制,后来,安格鲁人(Angles)和撒克逊人(Saxons)征服了不列颠,建立起七个王国,征服者大多是异教徒,只有一小部分罗马帝国时代的居民还保存着基督教的信仰。
 
同属一个岛屿的爱尔兰从来没有被罗马帝国征服,但基督教却在帝国灭亡以前就在这里传遍了。基督教在爱尔兰的传播可能有多种渠道,不过一般都把它归功于圣帕特里克(St.Patrick)。
 
年轻时,帕特里克在不列颠被爱尔兰入侵者抓去做奴隶。后来他冒险逃了出来,吃尽了苦头,但他却在异象中听到呼召,要他到抓捕过他的爱尔兰人那里去传教。再次回到爱尔兰,他历经千辛万苦,最终取得了巨大成功,当地居民成群接受他的洗礼。修道院也建立了起来,人们热衷于学习古典文化。由于爱尔兰没有受到入侵欧洲大潮的冲击,她的修道院成了保存古罗马帝国遗产的主要基地之一,这些遗产大多在入侵浪潮中丧失殆尽。
   
爱尔兰人还向其他地区派出传教士,特别是派往苏格兰。最为知名的传教士名叫科伦巴(Columba),大约563年,他与12个同伴建立的修道院成了苏格兰的宣教中心,这些宣教团体不断南移,进入安格鲁人和撒克逊人统治的地方。
   
奇怪的是,苏格兰爱尔兰的基督教会,与罗马帝国时代的教会有许多不同之处。比如,他们没有主教,主教的职责由修道院领袖承担,他们的宗教礼仪也有诸多不同,比如复活节的日期就与罗马时期的教会不同。
   
在大不列颠岛上,除了苏格兰爱尔兰模式的基督教外,罗马时代的模式也在一些维护传统的人身上保留下来。后来,罗马教会再次向大不列颠派出传教士时,就得益于这些人的帮助,使得罗马教会的力量迅速成长。派出传教士的人是大格列高利(Gregory the Great),时间是599年,由修士奥古斯丁(Augustine,请注意,不要把此人与著名的教父圣奥古斯丁混淆)率领。在安格鲁撒克逊人中传教十分困难,工作极难开展,以至奥古斯丁及其同伴一度准备放弃,但他们还是坚持了下来,最终取得了成功,首先赢得肯特王国的皈依,奥古斯丁也成了第一位坎特伯雷大主教,而坎特伯雷就是肯特王国的首都。紧接着,其他王国也一个一个地接受了基督教,坎特伯雷就成了整个不列颠教会的首都。
   
奥古斯丁等人带来的基督教,与苏格兰爱尔兰传统的基督教存在着很多不同,因此,双方信徒发生了冲突,有的地方冲突还相当严重。比如在诺森伯兰(North Umbria),国王与王后就支持不同的阵营,国王支持苏格兰爱尔兰传统,而王后则坚持罗马传统,双方互不相让。另外,由于守复活节的日期不同,所以造成有的人在守节禁食,有的人则在宴饮。为了解决这些难题,663年在惠特比(Whitby)召开了一次会议,尽管会上双方代表争论激烈,但会议最终做出了有利于罗马教会传统的决定。
   
在意大利,野蛮人的人侵引起了社会的动荡。从理论上讲,罗马皇帝一直持续到476年,但事实上,他们不过是日耳曼将军们的傀儡。476年,最后一位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特拉斯(Romulus  Augustulus)被废除,西罗马帝国正式灭亡。
 
不久之后,东哥特人侵人意大利。由于东哥特人信奉阿利乌派,而世代定居意大利的居民则信奉尼西亚信经和公教信仰,因此他们要寻求君士坦丁堡的支持。这引起了统治者的怀疑,以为他们的臣民密谋叛国。因此,正统派信徒常常遭受迫害,尽管这些迫害通常不是出于宗教的原因,而是出于阴谋。
 
就是出于这个原因,当时最有学问的波依修斯(Boethius)被西奥多里克王(King Theodoric)投入了监狱。在狱中,波依修斯写了他最重要的著作,《哲学的慰藉》(On the Consolation of Philosophy)。这本书在基督教神学史中占有了分重要的地位,波依修斯也因此书留名基督教思想史。西奥多里克王并没有因为波依修斯写了一本书而释放他,反而在524年,将他与其岳父一道判了死刑。后来,东罗马帝国(又称拜占廷帝国)皇帝查斯丁尼(Justinian)派兵进攻意大利,经过20年的战争,最终结束了东哥特人对意大利的统治。
   
568年,伦尼底人(Lombards)侵入意大利北部,意大利半岛的和平再度面临威胁。罗马教会希望得到拜占廷皇帝和教会的支持,然而到8世纪中叶,这种希望变得微乎其微了,于是已经成型的罗马教皇和教廷转而与北方的法兰克王国结盟,并最终加冕查理曼(Charlemagne)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总之,从5世纪到8世纪,西欧遭遇烈一连串的入侵,使得那里混乱不堪,大批的古代文明遭到毁灭。入侵者带来了两种宗教的冲突,即异教和阿利乌派。异教和阿利乌派最终都接受了被征服地的信仰,也就是坚持尼西亚信仰的“正统”派或“大公”教。在皈依的过程中,在保存古代智慧的过程中,有两种制度扮演了核心角色,它们是:教皇制和修院制。此后两期,我们将介绍这两种制度。
   
下期预告:教皇制度
 
 
《教材》2015年2期122--127页教会史, 2015年7月21日礼拜二20:26扫描,2015年8月5日礼拜三16:04审核校对。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