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老的东正教堂

古老的东正教堂—基督教文明札记


东正教会的正式名称是东方使徒正教会,主要包括俄罗斯东正教会、东欧各国以早期希腊教会形式而各自建立的东正教会。我在拍摄伯利恒主诞堂和耶路撒冷圣墓堂时了解到,这些“希腊东正教堂”不隶属希腊共和国的东正教会,而是独立的。可以这么说:世界各国的东正教会都是“古老的自立教会”。虽有“世界东方使徒正教会联合大会”这一组织,但它仅是一个协调性的联合组织。大会会所在今伊斯坦布尔的FEHER、RUM、PATRIKHANESI、HALIG、ISTANBUL。会所礼拜堂在世界上相当著名,耶稣被鞭打时双手被捆绑的石柱就被移置在此。礼拜堂对外不开放,可能由于我拍摄世界教堂较多,当地人士带我进去拍了几张弥足珍贵的照片。
 
在耶稣被埋、复活的耶路撒冷圣墓区里,我拍到了六个纪念教堂。主要是亚美尼亚东正教堂和希腊东正教堂,另两个小教堂是《马可福音》作者马可亲自在埃及建立,后被称为科普特教会的教堂。还有一个小堂是《使徒行传》8章38节提到的,接受基督教的那个太监建立的埃塞俄比亚教会。可能是出于非洲人民对中国长期援助非洲的友好情感,埃塞俄比亚教会的那个司祭听说我是中国人,热情友好地要求和我一起拍照留影。
 
我把这些教堂的照片对比后发现,其实这些小而古老的教会礼拜堂,结构和布置和其他东正教堂基本一样,也是沿用古老的所罗门王所建的圣殿形式,以至圣所为中心而展开的。信徒大多也是站着敬拜的。
 
我在伊斯坦布尔拍到过一个规模很大的亚美尼亚东正教堂,也在非洲的卢克索拍到一个很特殊的基督教聚会点遗址。那是初期教会信徒为了躲避逼迫,在一个荒废了的法老神庙的墓窟里聚会的地方。
 
每每翻阅这些古老东正教会的教堂照片,我就会潸然泪下。过去的十多个世纪中,一些科普特教会的弟兄姊妹因被当局认为是“异教徒”而常遭逼迫。而亚美尼亚在公元三世纪就把基督教作为国教,却因国力单薄,历遭列强侵占屠杀。直到最近,联合国还为被屠杀的百万亚美尼亚人举行了特别的纪念活动。
 
这些古老教会的信徒始终持守基督教信仰而坚贞不移,在动乱的中东和高加索始终弘扬基督教文明。
    
我作为“文革”后上海青年联合会最早的宗教界特约作者,拍全了我们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公教)的各种礼仪活动并在《青联报》上以照片向大家介绍了各教会。当时的中国基督教协会副会长沈以藩主教对我说,我们要了解教会历史,也当了解这些至今尚存的古老教会的情况。
    
东正教对俄罗斯文明影响太大了,国旗当中的蓝色就代表了教会。根据他们的说法,圣婴耶稣躺卧在马槽时身上包的,就是马利亚蓝色的腰带。我拍了这么多俄罗斯教堂,屋顶要么是金色的,象征尊贵荣耀;要么就是蓝色的,象征耶稣为我们而降生。
 
俄罗斯源于九世纪的基辅罗斯公国,大公为了联姻强大的拜占庭帝国,希望娶拜占庭公主为王后。拜占庭对大公说,你们不信基督教不行,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没有文明的民族。于是罗斯公国开始正式接受基督教。但当时他们还没有正式的文字,后来为了出俄文圣经,柯兄弟俩司祭(神父)根据东斯拉夫人语言发声而研制了一套古斯拉夫文,即今天俄文的前身。
 
基督教推动了人类文明的进步;推动了俄罗斯文明的进步。但1917年的变革严重冲击了教会,直到危急苦难的卫国战争时期,教会也出面号召信徒积极投入捍卫真理、反抗法西斯的战斗,并且司祭(神父)们带头走向最危险最紧急的前沿阵地,教会逐渐恢复发展。这段珍贵的“国际版爱国爱教”视频史料我至今珍藏在家。
    
由于“中俄友好旅游年”的关系,我得到机会赴俄拍照。天气很冷,拍摄叶卡捷琳娜女王夏宫教堂那天,最低气温零下二十摄氏度。教堂畔的波罗的海海面全部结成了厚厚的坚冰,可以走人行车。不过拍出雪景中金光闪闪的教堂,也更显教堂的尊贵荣耀。
    
虽说这次赴俄拍摄很辛苦,却也大大丰富了我在教堂举办的“世界著名教堂讲座”资料,并在2013年4月23日上海的《新民晚报》上发表了《拍摄公墓文化》的文章。古老的东正教堂,让人看到了历史上基督教对人类文明的影响和推动。
 
 
《天风》2013年第7期46页47—48页你来我往,2013年10月02日11:33扫描,2013年11月02日16:28审核校对。作者:上海市黄浦区基督教两会副主任沈黎思。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