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脚者”的恩典

“光脚者”一词来自那句谚语:“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对比之下,“穿鞋的”通常指有些权势、地位或财富的人,这些人拥有的东西多,所以顾虑大,他们大多不敢做冒险出格或忤逆的事,遇事习惯瞻前顾后,容易被要挟和限制。

“光脚者”通常指位低、势弱、贫穷的人,他们因为所有的少,所以顾忌也小,遇事不怕,被逼时可以豁出去,所以这样的人难以被要挟。

“光脚者”这个称呼应该偏向于贬义,因为在这个金钱至上的年代,都是用外在的财富和势力划分人的等级,所以用于形容无所有之人的“光脚者”,是任何人都避之不及的称号。

但最近思考这一年魔幻的经历,却觉得在当前环境,“光脚者”这个称呼并不那么刺耳,成为“光脚者”也不是什么坏事,甚至成了一种资格、一个福份。

记得,在那段惶惶不安的日子,每天都紧张度日,不知道那个勉强会以怎样的形式突然临到。即使身体确实不适,也要应付各种软硬兼施、外带恐吓的“自愿”。

在以为应付完了所有“关怀”,可以安静度日的时候,有天妻子突然打来电话,说学校领导让她威胁我……,如果我不去“自愿”,就要开除她。我说:“你不是已经开具证明了吗?”她说:“是的,开具了,但是他们要求你也必须……,不然开除我。”

我当时有点被他们的手腕长度惊住了,一个学校食堂的领导,能管到员工的全家,我毫不犹豫的告诉妻子:“他们管的真宽,既然如此,你就回来吧,这种地方不待也罢!”

他们在妻子递交了辞职报告以后仍不甘心,继续做工作,让她回来逼我,当妻子说逼也不好使时,他们就探底,问:“你丈夫干什么的?有没有什么单位,或能要挟他的事?”我妻子说:“什么都没有,就一无业游民,一间带死不活的小超市,已不足以维持一日三餐。”之后领导们表示很失望,并激将我妻子不厉害、熊,连一个老爷们都摆不平……。

后来,看威胁和激将都没用,就话锋一转,装起好人,表示他们要为了妻子违规——不开除妻子了,那份让妻子“自愿”写的辞职报告也不了上去了……。并且嘱咐妻子这事不要对外人讲。

妻子讲完过程,我不得不称赞一句:“在学校食堂当领导屈了他们的才,这要去拍戏,都是影帝,并且是伟大、光明那种角色。”

后来与两位弟兄交通此事,他们的情况也与我相似,他们能够避免这种“自愿”,也都因为是自由职业,他们也都是无把柄可要挟的“光脚者”。

“光脚者”不代表一无所有,但一定是无柄可抓、无挟可要,我觉得这个称呼更适合形容一种不易被桎梏的群体。所以,自认“光脚者”不是在哭穷。

再看身边其他人,即使身体有诸多禁忌的,也因顾及工作或儿女,屈从了单位领导的施压,而“自愿”了。

所以,每当想起这事,都为自己这没有可夸但也没有可抓的状态感到庆幸,因为与生命的安危比起来,赚取的多或少就显得微不足道了。生命不胜于饮食吗?

“光脚者”有什么不好?我也再次郑重的嘱咐妻子,千万不要以为在那些人面前承认自己无所有是一种羞耻,要时刻保持警醒,因为你清楚他们接近你,与你攀谈、套话的目的,是带着恶意。所以,即使让他们以为我是乞丐又如何呢?我的价值是他们能知道、能评论的吗?

当我更深刻的思考“光脚者”时,不禁更深的感恩,因为不光在属世上,就是在属灵上,我也仍然是一个“光脚者”,这也是我可以一直毫无顾忌的宣讲我所明白的真理的原因。

与那许多看似风光,被尊重、有待遇,似乎不用为生活忙、可以专心服侍的全职传道人相比,我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光脚者”。

开始不明白,很是羡慕他们,随着发现教会越来越多的错误,需要用真理去纠正时,才渐渐发现,我这种光脚式的服侍,是一种恩典,也是一种保守。如果我服侍之初就与他们一样,做接受教会供给的全职,不敢保证在发现错误之后还能不能这样全力以赴的纠正。

我想是主知道我的软弱,所以带领我一直这样服侍,虽然很累,像是在夹缝中生存和服侍,但却自由,不是时间和行动自由,乃是在宣讲真理上自由,在神人之间选择的时候,更容易顺服神,因为我没有什么握在人手里,更不用依靠任何人或组织生活。

我相信只有服侍者能明白我所说的有多宝贵。但更多人明白是明白,却是会生气……(实际我本应该写更多让人生气的事,不然就显得我的脚不够光了)。

在经历许多之后,发现之前的难处也都是恩典、是保护!万事互相效力……。

——我并不是因缺乏说这话,我无论在什么景况都可以知足,这是我已经学会了(腓4:11)。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