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让劳苦的牧人再作难

近段时间,疫情又卷土重来,在各地泛滥成灾,各地的公共场所都停止了正常运作。我们团契的堂点也因此,开启了双暂停模式,教会没有了正常的奉献收入。本来有些教会就不关心牧人们的生活,牧人们凭着信心生活,在服侍中得到个别爱心肢体们的资助。因着疫情的影响,牧人们不能到弟兄姊妹们中间,去服侍大家。在得到大家爱心帮助上,增加了困难,因此疫情使牧人们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现在已经到了岁尾年初的时候了,家家户户都在为过春节作着打算。随着社会的发展,我们的生活条件的逐年提高,过春节也不局限于一家人在一块吃团圆饺子。也有些家庭趁着春节放假,家人团聚,全家到南方旅游过春节,总之,过春节的内容丰富了。可是,我知道每到过春节的时候,总有一群人的春节时比较艰难,这群人就是神的牧人们。今年应该更甚,谁能体谅那些在艰难中唉叹的同工们呢?

当前的教会有两种形势发展,一种是开放教会,另一种是家庭教会,我不在家庭教会服侍,对家庭教会的资金运作情况也不太了解。开放教会虽然建有华丽的教堂,奉献资金巨大,可是,由于教会管理人员缺乏管理的智慧,放着资金不会应用。以至于很多教牧同工都是义工,多年服侍没有任何生活上的供应。有些教会管理人员,在社会上上过班,有退休工资,生活上有保障,不会为生活上作难。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可是,有很多的神学生,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奉献给神。上有老,下有小,由于在教会长期服侍,没有任何的收入,他们的生活一定会很困难的。

在这方面我身有体会,最有发言权,我从一九九八年五月三十号份辞去焦作煤矿工作,奉献在主的禾场上,回到老家汝南县城关教会全时间服侍十年。当时家里种有七亩地,靠着妻子骑着三轮车做个小生意挣个零花钱生活。我常常在全县各地讲课,办班,开培灵会。为了避免别人说我花教会的钱,我自己外出讲道的路费,都是自己出,从年初到年尾没有一分钱的供应。一到春节妻子就会因为生活艰难给我吵架,有时也达到离婚的地步,好在主有特别的保守和帮助,婚姻生活才一直维持下来。(当然,现在我们的两个孩子都已经结婚生子,我家也已经从以往的艰难中走了出来,我和妻子的感情也很好)。

社会上的人们日新月异,生活质量不断的提高,而我却孤独困难,举步为艰,家徒四壁,负债累累,常常以泪洗面,又无能为力。放弃主的工作外出打工,又不敢违背主的呼召,随从己意做事。要是坚持奉献真是太难了,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凭着对主的信心,咬牙坚持十年的艰苦,靠着主终于走出了旷野生活。二零零七年七月一日,神带领我来到驻马店驿城区教会,加入到白牧师的服侍团队。他经历过服侍的艰难,知道关心牧人的生活需要,我也因此生活有了好转。现在已经过去多年,但是,我永远也不会忘记过去的艰难痛苦,始终体谅各地县、乡在团契中服侍牧人们的饥苦。

我深深体会年轻牧人们的艰难,可是自己的能力有限,只能多多呼吁,希望引起各地教会管理同工们的注意。给那些在神家劳苦的同工们生活中的供应和照顾,无论别人如何反感,对我有多么不理解,我也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呼吁。关心牧人,照顾牧人,供应牧人,说不说在我,做不做在乎弟兄姐妹和团契的管理者。作为使者就是传递时代的信息者,我该说的已经说了,保罗早就告诉我们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又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我们的主耶稣也说:“你们要住在那家,吃喝他们所供给的。因为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不要从这家搬到那家。”社会上也很重视精准扶贫,现在最需要扶贫的对象,就是神家中的牧人们。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