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基督教故事--七、帝国教会(续)

时间:2014-12-11 20:10来源:《教材》2014年5期 作者:严锡禹 点击: 评论
罗马皇帝狄奥多西走近大门时,安布罗斯高举手臂,大声说道:“站住!像你这样沉湎于罪中、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人,不配进入圣地参加崇拜,除非你悔改。”
七、帝国教会(续)
 
就在亚塔那修去世那年,意大利半岛著名城市米兰迎来了一位新的主教,他的名字叫安布罗斯。
 
安布罗斯出生于今天德国境内的特里尔,父亲是高卢总督,总督府就设在特里尔。安布罗斯的父亲不希望儿子将来成为行武之人,而是希望他成为一位文职官员。因此,安布罗斯从小接受拉丁文学教育,稍长,又前往罗马求学。安布罗斯才华横溢,性格温和,意志坚定,正直诚实,认识他的人无不交口称赞。公元373年,他被任命为米兰总督,管理意大利以北地区。
    
安布罗斯上任伊始,恰逢米兰主教去世,米兰局势面临着严峻考验。去世的主教是由支持阿利乌派的皇帝任命的,而他之前的主教则遭到流放。现在.他去世了,阿利乌派希望下一任主教仍然出自他们中间,而反阿利乌派的正统派则担心主教职位再度旁落,给教会带来更大的损失。为此,两派为主教继承人的问题发生了激烈争吵,双方各不相让,教堂成了两派发生冲突的地方。
    
身为米兰总督,安布罗斯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这种冲突是米兰社会稳定的潜在威胁。于是,他亲自前往教堂,希望能够通过他的斡旋尽快平息这一事件。在那里,他发表了一篇即席演讲。安布罗斯在罗马求学时,受到过当时帝国境内最良好的修辞学训练,因此,演讲是他的拿手好戏。他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入情入理的演讲征服了在场的冲突双方,他们都安静下来,聆听这位年轻总督的精彩演讲。
    
突然,人群中有一个孩子高喊:“安布罗斯当主教!”这一呼声赢得了在场许多人的回应,于是,“安布罗斯当主教”的呼声响彻整个教堂、不绝于耳。
    
这一出乎预料的反应弄得安布罗斯措手不及。当时,安布罗斯并不是一位教会的神职人员,他不过是一位平信徒,甚至还没有受洗。况且,他本人也无心担任主教一职。他劝说教会信徒,不要选他做主教,但人们仍然坚持他们的选择。万般无奈之下,安布罗斯准备离开米兰,但是几次尝试都失败了。最后,罗马帝国皇帝介入此事,他要求安布罗斯接受米兰主教一职,因为在他看来,总督担任主教有百利而无一害。在信徒的恳请和皇帝的压力之下,安布罗斯做出了让步,同意出任米兰主教。373年12月1日,教会举行盛大仪式,安布罗斯正式就任。从安布罗斯前往教会调停,到他正式就职,前后只经历了短短八天。
    
从此,安布罗斯以总督和主教双重身份开始了他轰轰烈烈的一生。他首先在教会正统派神职人员的帮助下,用很短的时间学习如何做一位主教,学习神学。由于拥有良好的学术根基,他很快就成为西部教会最重要的神学家之一。他擅长讲道,他的讲道总是充满激情,因此,吸引许多知识精英进入教会,其中包括对西方教会产生重大影响的奥古斯丁。
    
安布罗斯在履行主教义务时,面临着来自两个方面的挑战。一方面来自阿利乌派异端的搅扰,另一方面来自皇室的各种压力。在回应这些挑战的过程中,安布罗斯展示了他的博学、机智、毅力等品质。
    
他出任主教后不久,哥特人叛乱,不断在米兰附近地区抢劫、骚扰,致使大批难民涌入米兰。哥特人还抓了不少平民作为人质,要求用赎金去交换。安布罗斯马上采取行动,他把教堂中陈设的一些金银器皿熔化后作为赎金去赎人质。他的这一举动引起了轩然大波,招来一片指责,尤其是阿利乌派,指责他把贡奉在教堂中的圣物当作赎金,这是亵渎上帝的行为,罪不可赦。
    
安布罗斯不慌不忙,娓娓回应,他说:“保存主的灵胜过保存金银。主没有用金银差遣他的门徒,同样,他的门徒也没有用金银建立教会。教会拥有金银的目的不在于保存,而在于使用,把它用在需要者的身上。……保存永生的器皿胜过保存金银的器皿。”
    
安布罗斯时期,帝国西部的皇帝是瓦伦提安二世,由于他尚年幼,就由格拉提安摄政。格拉提安十分残暴、嗜杀,被叛乱的马克西姆斯所杀,时间是383年。马克西姆斯杀了格拉提安,直接威胁瓦伦提安二世的皇位。年幼的皇帝和他的母亲查丝丁娜紧急任命安布罗斯为全权大臣前往马克西姆斯军营谈判。安布罗斯不负所望,成功阻止马克西姆斯对皇帝的进攻,化险为夷。
    
尽管安布罗斯替查丝丁娜母子立下如此奇功,但这位皇太后并没有投桃报李的意思,她继续支持阿利乌派,并且要求安布罗斯让出一个教堂给该派崇拜之用。安布罗斯针锋相对,毫不退让,坚决反对为异端派别提供任何崇拜场所。查丝丁娜气急败坏,运用各种手段,企图迫使安布罗斯让步,甚至以军队包围教堂相要挟,安布罗斯始终如一,不为所动。在被围期间,他依然泰然自若地指挥信徒唱他自己创作的赞美诗。
    
查丝丁娜无计可施,自己想找个台阶,就顺坡下驴,她派人告诉安布罗斯,如果他不愿意提供教堂,至少把教堂中的陈设送点给皇帝。安布罗斯还是拒绝了这无理要求,他回答道:“我不能动上帝圣殿中的任何东西,不能送给任何人,我只能看护它们。如果我照你的话做了,我和皇帝都会陷入过错之中。”
    
就在这时,马克西姆斯再次入侵,查丝丁娜佯装抵抗,她私下盘算着让马克西姆斯进入米兰驱逐安布罗斯。但是,帝国东部皇帝狄奥多西没有让这幕悲剧上演,他及时出手,打败马克西姆斯,小皇帝瓦伦提安也在乱军中被杀。狄奥多西成了帝国东西部唯一的皇帝。
    
狄奥多西是一位支持尼西亚会议决议的皇帝,也就是说,他支持正统基督教会。公元381年,他召集了一次主教会议,这次会议重申尼西亚会议精神,高举正统基督教旗帜。这次会议就是基督教历史上非常重要的第一次君士坦丁堡大公会议,是继尼西亚会议以后的又一次大公会议。对于这样一位皇帝,安布罗斯仍然没有轻易原谅他的过错。
    
有一次,帖撒罗尼迦城发生骚乱,当地的行政官员被骚乱者所杀。事情传到米兰,安布罗斯担心脾气暴躁的狄奥多西一怒之下大开杀戒,就去劝他冷静处理,但是安布罗斯的忠告并没有起到最终的效果。狄奥多西先命令人去传达赦免令,赦免那些参与骚乱的人,同时,他命令军队将帖撒罗尼迦的竞技场秘密包围。趁着人们在竞技场中庆祝获得帝国赦免的时候,军队开始了他们的屠杀行动。在这次屠杀中,共有七千人遇难。
    
安布罗斯得知此事,悲愤异常,决心要给狄奥多西一个教训。一天,狄奥多西来到教会,安布罗斯守候在大门口等着他。当狄奥多西走近大门时,安布罗斯高举手臂,大声说道:“站住!像你这样沉湎于罪中、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人,不配进入圣地参加崇拜,除非你悔改。”
    
皇帝的卫士企图使用武力,但皇帝自己阻止了他们,因为他知道安布罗斯所说句句有理。狄奥多西皇帝意识到自己的过错,立即在教堂门口忏悔,请求上帝的宽恕。
    
自此以后,狄奥多西对安布罗斯更加信任,二人的关系也更加亲密。
    
安布罗斯声名鹊起(形容名声突然大振,知名度迅速提高),不少人慕名来到米兰,只是为了听他的讲道,一睹他的尊容。
 
晚年时,马科曼尼皇后弗里蒂格尔慕名到米兰拜访安布罗斯,可是,还在途中时,就传来了安布罗斯去世的消息。这位伟大的米兰主教于397年4月4日与世长辞,这一天恰好是复恬节。
    
(五)
    
古代罗马帝国虽然拥有庞大的疆域,但由于各方面的原因,它长期分为相对独立的两个部分,我们习惯上称它们为西部和东部。西部的语言以拉丁文为主,东部则以希腊文为主。因此,在基督教历史上,公元六世纪以前,教会中的重要人物也分为两大系统:一个系统来自西部教会,另一个系统则来自东部教会。基督教传统上称这一时期的重要人物为教父,因此也就把这两大系统的重要人物分别称为拉丁教父和希腊教父,意思是指他们或者用拉丁文写作,或者用希腊文写作。
    
如果说安布罗斯是西部教会口才最好的布道家之一,那么,在东部教会,金口约翰就是口才最好的讲道者之一,也许他还是东部教会第一位具有深远影响的讲道者。金口约翰的名字叫约翰,他去世一百多年后,人们对他的讲道还念念不忘,因此送了他一个雅号叫做克里索思托,意思就是“金口”,从此以后,他就以金口约翰闻名于后世。
    
金口约翰只比安布罗斯小几岁,但他不像安布罗斯那样很早就担任一个重要城市的主教。他大器晚成,直到安布罗斯去世后的第二年才成为帝国东部首都君上坦丁堡的主教。当然,他之所以被推举为君士坦丁堡主教,主要依赖于他在自己的家乡安提阿所赢得的声誉。
    
大约344至叫7年间,约翰出生于叙利亚的安提阿,年轻时接受过当地最著名的演说家的训练,并成为一名律师。大约20多岁时,在母亲的影响下以律师身份受洗加入基督教会。在受洗以前,他还接受了长达三年的考察和训练。约翰对隐修生活情有独钟,受洗后就想离开城市到旷野去过隐修生活。但他的母亲不同意,她要求自己的儿子向她承诺,在她有生之年不离开安提阿。约翰是个孝子,不愿意妈妈伤心,因此选择进入安提阿的一所修道院开始了修士的生活。
 
母亲去世后,他马上进入叙利亚山区,开始了梦寐以求的隐修生活。六年以后,由于健康原因,他不得不回到安提阿,并开始在安提阿教会从事讲道工作。不久,人们就发现,他是一位天才的讲道者。他声名远播,最终于398年赢得了君士坦丁堡的主教席位。
    
事实上,早在397年,君上坦丁堡主教出缺时,皇帝已经下令由金口约翰继任。执行皇帝旨令的人知道金口约翰深得安提阿民众的欢迎,担心公开宣布旨令会引起城市动荡。于是他们借口邀请金口约翰到安提阿城郊区讲道,等到金口约翰到了郊区后,他们才请他登上早已准备好的马车,顺利地把他带回了君士坦丁堡。
    
但是,等待这位伟大讲道者的是怎么样一种状况呢?
    
君士坦丁堡是一座豪华、奢侈的城市,这种风气正在侵蚀着教会,尤其侵蚀着教会的神职人员。按照规定,教士必须守独身,禁欲。但是,有的君士坦丁堡的教土却把被称为“属灵姊妹”的修女安排在自己家中,使得整个城市流言四起,给教会的声誉造成极大损害。有的教士拼命敛财,积累着大量财富,过着奢侈的生活,他们奢侈的程度甚至超过国家官员。而另一方面,教会的经济状况却岌岌可危,没有人关心信徒、牧养信徒。
    
这种状况令金口约翰痛心疾首,他在讲台上申斥道:“你们的马背上镶嵌着金子,你们的奴仆戴着金手镯,你们的鞋子上也镀着金。这一切意味着你们抢夺了孤儿的财产,剥夺了寡妇的所有。等到你们去世以后,每个旁观者都会对你们大声说:‘为了这座大厦,多少眼泪流淌成河,多少孤儿流离失所,多少寡妇饥寒变迫,多少工人身无分文。’即使是死者也不会放弃控告你们的权利。”
    
除了讲台上的申斥以外,金口约翰还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他命令那些“属灵姊妹”从教士家中搬出来,要求教七过简朴的生活,审查教会收支账目,拍卖主教的豪华宫殿,拍卖所得用于救济饥民。他要求教会在任何时候都不仅向富人开放,也要向穷人开放。
    
金口约翰的改革赢得了信徒普遍的赞誉,同时也招致一部分人的嫉恨,尤其是教士阶层的嫉恨。金口约翰不断地在讲台上慷慨陈词,抨击教会的腐败现象,这当然要引起教会当权者的不满。曾经积极推荐他出任君士坦丁堡主教的尤特罗比乌斯,现在也开始后悔招来了位爱管闲事的人。可以说,金口约翰自从进入君士坦丁堡的第一天起,就注定要与该城市的权贵发生冲突,而且这种冲突只会愈演愈烈。
    
除了讲道以外,金口约翰还在行动上反对那些腐败的教会权贵。他在君士坦丁堡最大的教堂--圣索菲亚教堂——组建一个避难所,专门收容那些受到教会权贵迫害的人。金口约翰的种种行为,不仅开罪于教会权贵,而且还得罪了皇后尤多克西亚。金口约翰在讲台公开抨击君士坦丁堡妇女们的豪华衣着,皇后以为这是对自己的攻击,自然不会轻饶金口约翰。
    
在金口约翰的反对者中,还有一位是亚历山大城主教提阿非罗,他很想统治帝国东部的教会,但金口约翰是个巨大的障碍,因此,他对金口约翰恨之入骨。有一次,金口约翰去以弗所短暂旅行传道,提阿非罗乘机把反对金口约翰的人召集在一起,密谋除掉这位多事的主教。皇后也参与了这次密谋。他们要求皇帝驱逐金口约翰,软弱的皇帝竟然满口答应。
  
金口约翰回到君上坦丁堡,收到了皇帝流放他的圣旨,那些支持金口约翰的主教、教士、信徒也听说了这个消息,他们纷纷来到主教的身边,誓死捍卫金口约翰的主教职位。一时间,支持者与反对者组成两太阵营,双方剑拔弩张,冲突一触即发。然而,金口约翰是一位爱好和平的人,他宁肯牺牲自己,也不愿看到因他而起的流血冲突。于是,他做出了让步。三天以后,他收拾行囊,告别朋友和支持者,独自踏上流放的旅程。
    
但是,金口约翰的支持者并不想就此善罢甘休,他们聚集在大街上示威,要求请回金口约翰。皇后不敢动用军队镇压这些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只好听任君士坦丁堡陷入混乱之中。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金口约翰为平息骚乱重返圣索菲亚大教堂,在那里,他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金口约翰的努力并没有赢得反对者的尊重,几个月后,他依然踏上流放的旅程。冲突进一步恶化,军队得到命令镇压暴乱。
    
金口约翰被流放到一个偏远的小村庄。在那里,虽然没有了讲台,但金口约翰仍然借助手中的笔感动着世界。金口约翰的影响仍然没有离开君士坦丁堡,他所在的小村庄几乎又成为世界的中心。无奈之下,皇帝再次下令将金口约翰流放到更远的地方。结果,金口约翰来到了黑海边一个寒冷的、不知名的小村庄。
    
押送金口约翰的士兵只关心他们所押送的重刑犯,一点儿不关心金口约翰的死活。在漫长的流放路途中,金口约翰耗尽了全部的体力,他的健康状况每况愈下,最终病倒在途中。金口约翰知道自己的路已经走到尽头,于是请求进入路边的一个小教堂,在那里,他向身边围着的人做了最后的告别,讲了最简短的一篇道,他说:“愿一切荣耀归于上帝,阿们!”
  
一位伟大的讲道者就这样走完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下期预告:东西之分
 
 
《教材》2014年5期113--120页教会史, 2014年11月23日礼拜天11:37扫描,2014年12月3日礼拜三14:50审核校对。更多《教材》2014年第5期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776.html阅读。或者打开QQ1442160806日志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18221656阅读(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