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基督教故事--七、帝国教会

时间:2014-10-16 22:32来源:《教材》2014年4期 作者:严锡禹 点击: 评论
337年君士坦丁生命垂危,临死之际要求受洗。著名的教会史学家尼哥米底亚主教优西比乌替他施行了洗礼。受洗后,君士坦丁拒绝再穿象征皇权的紫色袍服,改穿白色的受洗袍。
七、帝国教会
    
(一)
    
312年,罗马帝国皇帝的皇位之争正紧张激烈地进行,交战双方都力图战胜对方,成为帝国新的统治者。翻越阿尔卑斯山进攻意大利的君士坦丁,虽然雄心勃勃,但他自知实力远不如驻防罗马城的马克森狄,加之君士坦丁听说对手拥有某种魔力时,他更加担心即将到来的决战。决战前夕,君士坦丁开始向基督徒的上帝祷告。有一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中看见正午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十字架,上面写着“凭此征服”。十多年后,君士坦丁自己回忆说,那天夜里基督在梦中向他显现,命他用此为记,“作为与敌人交战时的保护”。这个记号,就是希腊文“基督”头两个字母X和P(chi—Rho)的缩写。
    
312年10月28日,大战在即,君士坦丁把“XP”这个记号画在士兵的盾牌上,然后向罗马进军。马克森狄也率军走出罗马城,前来迎战,双方在台伯河上的米尔汶桥遭遇,结果,马克森狄战败身死。从此,整个罗马帝国的西部都归君士坦丁所有。
    
君士坦丁相信他的胜利是基督徒的上帝赐给他的,他认为基督徒的上帝听了他的祷告,从此以后,他对基督教的态度越来越好。自己也坚定了做基督徒的心。337年,君士坦丁生命垂危,临死之际,要求受洗。著名的教会史学家、尼哥米底亚主教优西比乌替他施行了洗礼。受洗后,君士坦丁拒绝再穿象征皇权的紫色袍服,改穿白色的受洗袍,直到去世。
    
君士坦丁对基督教的态度,以及亲自受洗加入教会的举动,把教会和国家的关系推进到一个全新的阶段。从这种基督教会与基督徒皇帝之间的新关系里,产生了罗马帝国后期和整个中世纪期间的政教关系。
    
读者可能会问,为什么一个罗马皇帝会突然转变皈依基督?要知道,就在米尔汶战役前不到十年,基督徒在帝国境内的生存还是十分紧张的。要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还得回到戴克里先皇帝。
    
从教会的立场看,戴克里先无疑是一位十恶不赦的皇帝,因为就是在他的手上,即他执政的最后两年,发起了对基督徒最严酷的迫害。但是从整个罗马帝国的角度来看,戴克里先用他的强权维持了帝国的统一。305年,戴克里先主动退位,将帝国分给四个统治者,这预示着强权时代的结束,同时也带来了多王统治的混乱局面。此时,西部对基督徒的迫害已基本停止,东部的迫害则愈加残酷。306年君士坦丁被拥立为皇帝,统治高卢、西班牙和不列颠。不久以后,马克森狄打败塞维努斯,控制了意大利和北非。为争夺帝国全境的控制权,君士坦丁与马克森狄展开了较量。
    
此时,帝国境内基督徒人数不断增长,基督教会的影响越来越大。可能是为了赢得基督徒的支持,君士坦丁等人于311年4月共同发布了一道宽容基督徒的敕令,敕令指出,“只要他们不做违法乱纪的事……”,就能受到保护。这个敕令的颁布,为君士坦丁后来的胜利奠定了非常重要的基础,赢得了基督徒的普遍支持。
    
关于君士坦丁皈依基督这一事件,历来存在争议。有人怀疑他的真诚,但是,君士坦丁做了皇帝以后对基督教会的态度,以及他新制定的法律,显示他对基督教的忠诚无可置疑。不过,他起初对基督教信仰的了解并不完全,以致他仍然保留着罗马宗教最高祭司长的称号,有十年光景纪念他的硬币仍然保留异教神祗的图像,继续推崇战无不胜的太阳神。
    
313年初,君士坦丁与李锡尼在米兰会晤,双方同意给基督徒以完全自由,于是,共同颁布了一项敕(chì:帝王的诏书、命令)令,即著名的“米兰敕令”。敕今基本宣告了基督徒的信仰自由,将基督教与帝国内的其他宗教置于完全同等的地位,受到帝国法律的保护。同时,敕令还要求帝国全境发还在最近的迫害中没收的教会和基督徒个人财产。
 
米兰敕令颁布后,君士坦丁与李锡尼为争夺帝国皇位,又进行了长达十年的战争。李锡尼最终于323年失败,君士坦丁终于独掌罗马帝国大权。基督教会也终于摆脱了胆战心惊的日子,不再担心遭受迫害。
 
但是,教会在战胜它的敌人,赢得自由的过程中,也逐渐处于罗马帝国皇权控制之下,从此教会与国家的命运便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了。
    
(二)
    
当基督教在罗马帝国取得合法地位以后,一些隐藏已久的教义问题就浮出了水面,围绕着圣子基督与圣父的关系问题,争论主要在帝国东部教会展开,参与争议的人越来越多,争论的范围越来越广。这些争议虽然有利于教会辩明教义,但对罗马帝国来说,却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最大的影响是教会因争议而分裂,从而危及罗马帝国的社会稳定,甚至影响到罗马帝国的统一。
    
324年,君士坦丁统一了罗马帝国,开始关注教会内部的教义之争,他首先请他的宗教顾问去平息双方争议,当时争论双方主要是亚塔那修和阿利乌。在调解无效的情况下,君士坦丁不得不亲自出面,召开一次主教会议,这就是基督教历史上第一次大公会议:尼西亚会议。
    
325年5月20日,会议在小亚细亚古城尼西亚一座华丽的宫殿里开幕,出席会议的主教及随行人员约300人,但绝大多数都来自帝国东部,西部教会派出的主教只有六人。君士坦丁的首席顾问何西乌主持了会议。在圣子与圣父的关系问题上,形成了几派观点:一派以阿利乌为代表,认为基督并不是永恒的,圣子与圣父并不是同等的。另一派支持亚历山大派,认为圣子与圣父是同一的,基督像父上帝一样具有永恒性。第三派属折衷派,以优西比乌为代表,该派提出了一份折衷的信经。由于这份信经并未彻底否认阿利乌派的主张,遭到亚历山大派的抵制。眼看会议就要无功而返,君士坦丁不得不运用皇权威势,拍板采用优西比乌提出的信经,并要求出席会议的主教在文件上签字,凡不签字的人就是帝国的罪人。结果,只有阿利鸟等少数几位主教没有签字,他们立即遭到放逐。这份文件就是后来的《尼西亚信经》的雏形。
    
尼西亚会议除了制定信经、平息有关基督论的教义争论外,还做出了多项有利于教会统一的决定,其中比较重要的有:颁布了20种管理教会神职人员的条规;整顿教会的组织机构;确认罗马、亚历山大、耶路撒冷、安提阿和君士坦丁堡五个教区的主教拥有较高的权威;统一了复活节的日期。将教会的几个重大节日举行的时间规定为帝国法定假日,等等。
    
325年尼西亚会议上通过的《尼西亚信经》,并不是我们今天看到的信经,被后世称为基督教三大信经之一的《尼西亚信经》,是经过多次修订的。它的中文译本也有好几种,我在此选择较常用的一种附后,供参考:
    
我信独一上帝,全能的父,创造天地和有形无形万物的王。我信独一主耶稣基督,上帝的独生子,在万世以前为父所生,出于上帝而为上帝,出于光而为光,出于真神而为真神,受生而非被造,与父一体,万物都是借着他造的;为要拯救我们世人,从天降临,因着圣灵,并从童贞女马利亚成内身,而为人;在本丢•彼拉多手下,为我们钉于十字架上,受难,埋葬;照圣经第三天复活;并升天,坐在父的右边;将来必有豪耀再降临,审判活人死人;他的国度永无穷尽;我信圣灵,赐生命的主,从父和子出来,与父子同受敬拜,同受尊荣,他曾借众先知说话。我信独一神圣大公使徒的教会;我认使罪得赦的独一洗礼;我望死人复活;并来世生命。阿们!
    
(三)
    
尼西亚会议并没有彻底解决教会关于基督论的争论,会议之后,双方继续的斗争仍然非常激烈,在维护正统,反对阿利乌派的斗争中,涌现出了一个非常优秀的教会领袖:亚塔那修。尼西亚会议召开时,亚塔那修还是一位30岁左右的青年,作为亚历山大城主教的秘书。据说他又矮又黑,以至于反对他的人称他为“黑矮子”。
    
亚塔那修是一位坚决反对阿利乌派的斗士。阿利乌派是公元四世纪基督教面临的一个重大的挑战,该派否定基督与上帝同质,认为基督是一位次于上帝的神。这是对基督教核心教义的严重威胁。为了反对这一异端,亚塔那修付出了艰辛的努力,并最终赢得了胜利。
    
亚塔那修出生的时问和地点,我们已经无法确知。历史上有不少的推测,其中比较多的一种认为,亚塔那修大约296年出生在埃及尼罗河边的某个小镇上,而且可能是科普特人。史学家这样推测,是因为亚塔那修会讲科普特语,而且肤色较黑。亚塔那修的家境可能不是很富裕,至少他不是出生于上流社会。
    
亚塔那修的少年时代,正值隐修主义盛行。隐修是基督教的一种修行方式,隐修者远离尘世,过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一般不娶不嫁,有的结伴修行,有的离群索居。这种隐修制度就起源于亚塔那修的家乡埃及,而公认的隐修制度的鼻祖是一位名叫安东尼的圣徒,他比亚塔那修年长,对亚塔那修产生过很大影响。圣安东尼从年轻时起就拥有强烈的隐修意识。父母去世后,他把父母遗留下来的财产分发给穷人,自己到埃及荒漠中去隐修。他认为,人只有在荒漠中过艰苦的生活,苦待自己的肉体,才有可能除去身上的罪,从而接近上帝。
    
亚塔那修后来写过一本圣安东尼传,在书中提到他常到荒漠中去拜访圣安东尼,而且经常替这位隐修的长者洗手。早年的这些经历,造就了亚塔那修坚毅的性格,和坚忍不拨、百折不挠的品格。后来,在与阿利乌派的斗争中,他的这些优良品质得以充分展示。即便是他的对手也不得不对他的这些品质肃然起敬。
    
亚塔那修是何时、如何开始在亚历山大城工作的,我们不得而知,但我们知道,该城主教亚历山大十分器重他。尼西亚会议后,老迈的亚历山大主教身体每况愈下。三年后,老主教已卧床不起,众人推举亚塔那修继承亚历山大城主教的职位。然而亚塔那修更愿意过平静的隐修生活,愿意到荒漠去追寻圣安东尼的修道精神。亚历山大主教也曾将亚塔那修叫到病床前,嘱咐他继位主教。对此要求,亚塔那修一直回避,直到老主教去世几周后,他才放弃了一己之见,接受了众人的推举,成为亚历山大城主教。这一年是公元328年,亚塔那修大约33岁。
    
但是,就在亚塔那修继位亚历山大城主教的那年,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赦免了阿利乌主义的始作俑者阿利乌长老。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信号,说明曾经支持亚塔那修一派的君士坦丁改变了立场,转而支持在他自己主持召开的尼西亚会议被判为异端的阿利乌派。同时,这也说明,摆在亚塔那修面前的路十分艰险,因为,他将要以一己之力对抗帝国之王。
    
尼西亚会议后,长老阿利乌已被流放。君士坦丁把他从流放地招了回来,准备让他官复原职,回到亚历山大城继续做长老。但是,这一决定遭到已经成为亚历山大城主教的亚塔那修的坚决抵制,他不愿意接受阿利乌。这种态度激怒了君士坦丁,他错误地认为,教会所有争论的根源不在阿利乌,而在于亚塔那修。因此,君士坦丁认为,亚塔那修才是造成教会分裂、引起帝国社会动荡的根源。亚塔那修的反对者不失时机地制造一些流言蜚语,指控亚塔那修妖术缠身,欲置亚塔那修于死地。于是,君士坦丁在公元335年发出了将亚塔那修流放高卢的圣意。从此以后,亚塔那修开始了长期的流放生活。
    
亚塔那修被迫离开了亚历山大城,阿利乌可以堂而皇之地回到该城了。但他年事已高,加之官复原职带来的兴奋,致使他在复职大典前夕猝死。此时刚好是亚塔那修被流放后的第二年。一年以后,即公元337年,君士坦丁皇帝在接受了临终洗礼后也离开了人世。这两个人的去世,给亚塔那修的命运带来了转机。
    
君士坦丁死后,他的三个儿子共同继承皇位,他们立即大赦天下,招回所有被流放的主教。亚塔那修回到了自己的主教位置上。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事件的结束,它只是事件的开始,意味着亚塔那修长期斗争和遭到反复流放的命运的开始。
    
亚塔那修回到亚历山大城后,发现这里的教会已物是人非。这里聚集了一批阿利乌的支持者,他们抵制亚塔那修,认为亚塔那修的主教身份不合法。双方的争执造成极大的混乱,阿利乌派占据了上风。亚塔那修为了避免冲突升级,给教会带来更大的伤害,选择了离开。他悄悄离开亚历山大城前往罗马。在罗马,他得到罗马教会的支持,肯定他为亚历山大城的合法主教。虽然这个决定并不具备法律的效用,但却表明,亚塔那修赢得了以罗马为代表的西部教会的支持。
    
不久以后,亚塔那修得到罗马帝国东部皇帝的许可,回到了亚历山大城。亚塔那修受到亚历山大城市民英雄般的欢迎,因为这里的人们已经厌倦了阿利乌派异端的搅扰。亚塔那修这一次重返故土,有了近10年相对平静的时间,他没有遭遇到来自阿利乌派的严重威胁,所以,他可以利用这一段时间从理论上整理自尼西亚会议以来的教会思想,并且写作了大量的论文来阐述他的观点,指出阿利乌派的谬误。
    
公元353年,厄运再一次临到亚塔那修。由于皇帝再次倾向于阿利乌派,并且下令逮捕亚塔那修。一天,亚塔那修正在教会主持一个聚会,市政府派来的士兵把聚会的地方团团围住,然后冲进教堂,引起在场信徒的一片骚乱。亚塔那修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并没有惊慌,他镇定自若,指挥大家唱着圣经中的《诗篇》第136篇,使人群平静下来。士兵们想冲过来抓住亚塔那修,教会的信徒手挽手把他围在中间,不让士兵接近他。在信徒的掩护下,亚塔那修得以安全逃离。
    
此后的20年间,亚塔那修几起几落,为抵制阿利乌派异端进行着不懈的斗争。公元373年,亚塔那修在流亡途中去世,结束了他壮怀激烈的一生。虽然他没有看到尼西亚会议决议的最后胜利,但由于他所打下的坚实基础。8年以后,他的后继者们终于赢得了最后的胜利。
    
下期预告:帝国教会(续)
 
 
《教材》2014年4期122--129页教会史, 2014年10月5日礼拜天22:28扫描,2014年10月15日礼拜三10:31审核校对。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