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撒母耳的人生败笔--兼谈“牧二代”现象

时间:2017-07-16 06:11来源:《天风》2013年11期 作者:李雪峰 点击: 评论
再伟大的父亲,也无法复制一个与自己完全一致的儿子。因此,由于“子不类父”的原因,“牧二代”常常不被信徒认可。
撒母耳集祭司、先知、士师于一身,是希伯来民族史上一位举足轻重的宗教和政治领袖。撒母耳就任士师之前,以色列既有宗教腐败的内忧,又有敌国侵略的外患,他所接手的,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这种情况下,撒母耳恪(kè)尽职守,殚精竭虑,通过20年的勤勉工作,终于使“以色列全家都倾向耶和华”(参撒上7:2),并使非利士人“不敢再入以色列人的境内”(参撒上7:13)。撒母耳的伟大,由此可见一斑。
 
然而,这位杰出的领袖终究也是非常有限的人,他在自己的人生中留下了一大败笔。《撒母耳记上》8章记载:“撒母耳年纪老迈,就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长子名叫约珥,次子名叫亚比亚,他们在别是巴作士师。他儿子不行他的道,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撤上8:1—3)既写力挽狂澜的功绩,又写任人唯亲的败笔,这就是圣经对历史人物的叙事原则,不像中国历史,讲究“为尊者讳”,讲究“隐恶扬善”。
    
撒母耳就职之前,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以利的两个儿子担任祭司之职,两人均是“不认识耶和华”的“恶人”(参撒上2:12),他们抢夺祭物,欺男霸女,胡作非为的程度令人发指,一时间天下愤然,怨声载道。对于儿子的恶行,以利虽然也批评过几句,但依然姑息养奸,纵容儿子,所以上帝给他下的结论是:“尊重你的儿子过于尊重我。”(参撒上2:29)对于以利这种任人唯亲的用人方式,撒母耳一定了如指掌,一定深恶痛绝。
 
令人痛惜的是,等他年老时,居然步了以利的后尘,内定两个不肖之子担任士师之职。与以利之子的恶行相比,撒母耳之子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前者作恶的范围仅在圣殿,后者作恶的范围却在全国。
 
另外,撒母耳立儿子作士师的性质,也要比以利立儿子作祭司的性质严重得多,原因如下:祭司本身是世袭的,以利不过是遵循了这个传统,所以他只需要为教子无方负责,不需要为儿子担任祭司的事实负责;而士师是上帝亲自“兴起”的(参士2:16),不能世袭,《士师记》中的那些士师,无一世袭的先例,撒母耳竟然擅自“立他儿子作以色列的士师”,所以他不仅要为教子无方负责,而且要为任人唯亲负责。
    
对于撒母耳立儿子作士师的举动,我们不能妄加评论,认为这是以权谋私的腐败行为。但我们有足够的理由认为,他的动机是没有恶意的。撒母耳给长子起名约珥,意为“耶和华是他的上帝”;给次子起名亚比亚,意为“耶和华是他的父亲”。这样的名字,寄托着为父者对儿子的殷切期望。
 
所以,我们可以认为,撒母耳立孩子作士师的目的非常简单,就是希望他们传承父亲的信仰,继续父亲的事业,像父亲那样忠心耿耿地服侍上帝。可是,这里有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就是撒母耳因“亲字难断”而未能清楚地看到两个儿子的德行,以致在未能周全考虑他们能否胜任这个重要角色的情况下,就草率地把他们扶上了士师的位子。为了自己的亲情,毁了教会的前程!
 
由此可见,撒母耳立儿子为士师,一定是有私心的,所以说这是他人生中的一大败笔。
    
爱尔兰著名剧作家萧伯纳(George Bernard shaw)说:“历史给我们的最大教训是,人们很少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撒母耳没有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所以重蹈了以利的覆辙。
 
今天的教会中,也有一些牧者没有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正在步以利和撒母耳的后尘。圣经新约告诉我们,牧师是不能世袭的,所以教会历史不是由彼得、保罗、约翰、马太他们的后人续写。使徒选立执事时,首先看他们是否“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参徒6:3),而不是看他们的父亲是谁。
 
可是,今日教会中依然存在“世袭制”的乱象,任人唯亲之风大有愈演愈烈之势。无论国外还是国内,都有扶植子女做接班人的牧者。这一现象,被人调侃为“牧二代”现象,与“官二代”、“富二代”、“星二代”现象一样,也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值得一切关心教会前途的肢体关注。
    
前两年(2011年),美国一座非常著名的大教堂宣布破产,最终被一家天主教会收购。这则消息传出,很多基督徒表示不可思议。公开的消息说,教堂被卖的原因是受美国金融危机影响,教堂资金入不敷出。当然这确实是一个因素,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这座教堂在管理上出了严重的问题。具体地说,就是教会成了牧师一家的“家族企业”。兴建这座教堂的牧师退休,将教堂交由“牧二代”打理,由于领导无方,所以教堂走向破产,毁了父辈的心血!
 
让人担忧的是,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的个案,美国好几位世界闻名的牧师,都在走这条路线。虽然其他的教会并没有走到破产的地步,但他们的信徒对“牧二代”的工作,大多并不认可。
    
在国内,“牧二代”现象也较为严重。不少教会中,会有一老一少的同姓牧师,老者被称为“某老牧师”,少者被称为“某小牧师”,稍一打听就会知道,原来是父子牧师。这样的教会,当然也有搞“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裙带风”的,但更多的牧者本来是出于好意,只是希望孩子能与自己一起侍奉。问题是,再伟大的父亲,也无法复制一个与自己完全一致的儿子。因此,由于“子不类父”的原因,“牧二代”常常不被信徒认可。倘若他们不识眼色,还要耍一把“我爸是李刚”的蛮横,结果就更加严重了,最终只能让大家怀疑并唾弃原本德高望重的老牧师。
    
圣经没有说牧师可以世袭,但也没有说牧师的儿子不能担任牧师。平心而论,父子同为牧师,本身无可厚非。并且,我们应当为他们愿意为主摆上而感恩。问题的关键是,“牧二代”背后的教会领袖有没有私心?“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子”,这是孔子对晋大夫祁黄羊之用人思路的评价。教会领袖用人,应当效法这个榜样。
 
考验培养“牧二代”的领袖,有两条准则:
 
第一,他的“内举”是为了“举贤”,还是为了“营私”?如果子女根本不“贤”,或者在信仰上和以利的儿子一样,“不认识耶和华”,或者在道德上和撒母耳的儿子一样,“贪图财利,收受贿赂,屈枉正直”,如果只是为了亲情,就给无德无能的子女穿上牧师的圣袍,这不仅是对教会不负责任,也是对子女不负责任。
 
第二,他在“不避子”时,是否也“不避仇”?如果子女信仰纯正,热心侍主,当然可以将之培养成牧师,但前提是要把他们与其他同工放在同一起跑线上,不能以打压别人的方式扶植自己的子女。某牧师成为教会负责人后,十多年没有培养一名神学生,别人问其缘由,他说:“因为我的孩子还没有长大!”这种凭私心打击异己的人常常还会煞有介事地模仿约书亚的口吻:“至于我和我家,我们必定侍奉耶和华。”(参书24:15)你和你一家侍奉上帝,当然没错,但约书亚说这话是鼓励别人侍奉,你说这话是阻止别人侍奉。岂有此理!
    
文章的最后,我想现身说法,不是要吹嘘自己,而是要表明立场。由于父亲就是牧师,所以我也是一个“牧二代”。客观地说,我能成为一名牧师,父亲给了我很大的帮助,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父亲并没有用特权塑造过我,因为他压根就没有这个权力。不过,父亲在当地的威望却是比较高的,倘若我想在服侍上沾点儿父亲的光,也不是没有可能。为了不给自己制造试探,不给他人留下话柄,父亲和我有一个共识,就是我们不在同一个教会服侍。
 
常有人问我:“你会让你的两个孩子做牧师吗?”无论谁问,我都用早已拟好的固定答案回答:“如果有上帝的呼召,我会大力支持。但不主张在我的身边侍奉。”
 
其实,作为“牧二代”,在不想沾父辈光的情况下,一定会过得很累。读神学之初,我常利用假期在家乡及附近的教会讲道,那时,我最害怕听到一句话,就是别人指着我说:“这是李牧师的儿子。”说这种话的人,听道时一定会有意无意地拿我和父亲去作比较,为了给自己减压,我常用以利亚的话自嘲:“我不胜于我的列祖。”
 
我后来选择到千里之外的他乡服侍,其实也有逃避这种声音的意思。现在,当父亲来到我这里时,别人会指着他说:“这是李牧师的父亲。”听到这句话时,我特有成就感!
 
 
《天风》2013年11期54--55页守望之声,2014年1月1日20:20扫描,2014年1月17日16:26审核校对。
《天风》2013年第11期http://www.jdjcm.com/wenzhai/334.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