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与“藐视”

《诗篇》第15篇,是诗人大卫所写的训诲诗,他以自问自答的写作方式,将上帝子民在圣殿崇拜中应有的态度及日常生活中应有的追求勾勒出来。开头,诗人提出问题——“耶和华啊,谁能寄居你的帐幕?谁能住在你的圣山?”接着,诗人给出答案——“就是行为正直,作事公义,心里说实话的人。他不以舌头谗谤人,不恶待朋友,也不随伙毁谤邻里;他眼辛藐视匪类,却尊重那敬畏耶和华的人。他发了誓,虽然自己吃亏,也不更改。他不放债取利,不受贿赂以害无辜。”最后,诗人预告结果——“行这些事的人必永不动摇。”诗人提到的这些品格,大多也会出现于别的章节,唯有“他眼中藐视匪类,却尊重那敬畏耶和华的人”,其他章节少有提及。然而,这一句所强调的,却是上帝子民极为重要的品格。因此,我们应当深刻理解“尊重”与“藐视”。
    
大卫在诗歌中告诉我们一个事实:“匪类”与“敬畏耶和华的人”共存于这个世界。对于这两类人,上帝予民要有旗帜鲜明的立场:对于“匪类”,要予以“藐视”:对于“敬畏耶和华的人”,要予以“尊重”。该“藐视”的不“藐视”,该“尊重”的不“尊重”,都是上帝不喜悦的!
    
首先,我们来谈“尊重”,这种态度是给予“敬畏耶和华的人”的。“敬畏耶和华的人”,是指一切真正相信上帝并顺从上帝的人,他们与本诗的作者和读者一样,都是意欲“寄居”上帝的“帐幕”,“住在”上帝的“圣山”的上帝子民。这些人可能在出身、性格、职业、地位等各个方面有诸多差异,但他们的意愿可以与读者和作者一起,统一在“敬畏耶和华”这一共同点上。因此,真正的上帝子民,都会以求同存异的包容心理“尊重”每一个“敬畏耶和华的人”。
 
使徒保罗说:“就如身子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我们不拘是犹太人,是希腊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饮于一位圣灵。”  (林前12:12—13)认同这一经训的基督徒,都会“尊重那敬畏耶和华的人”。
    
其次,我们来谈“藐视”,这种态度是给予“匪类”的。这里所说的“匪类”,不仅是指匪徒、无赖,其含义比匪徒、无赖要广,可以泛指一切行为卑劣、心里阴暗之人,  《现代中文译本》将之译为“犯罪作恶的人”,圣经《新译本》将之译为“卑鄙的人”。由于这句诗句使用了希伯来诗歌的反义平行体,所以“匪类”与“敬畏耶和华的人”相对,最直接的意思,就是与上帝为敌的人。
 
可是,我们在这里会遇到一个疑问,圣经不是要我们爱一切罪人甚至自己的仇敌吗?这里“藐视匪类”的教导是否与圣经一贯的教导矛盾了呢?答案是否定的,因为这里所说的“匪类”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罪人,而是指抵挡上帝,拒不悔改的罪人。
 
正如范甘麦伦(willem A.VanGemeren)所言:“敬虔的人并非随意藐视任何罪人——只藐视那些任性而刚硬的人。”对于这类人,我们不能听之任之、姑息养奸,《箴言》中的一句句子,可以帮助我们理解这种“藐视”:“敬畏上主就须恨恶邪恶;我恨恶骄傲、狂妄,讨厌邪僻和谎言。”(箴8:13《现代中文译本》)
    
从耶稣的侍奉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尊重”与“藐视”。那些被大众极端歧视的税吏、娼妓,因为愿意及时悔改而成为“敬畏耶和华的人”,所以耶稣一向“尊重”他们。那些以“分离者”自称的法利赛人,自诩(xu)是超凡脱俗的信仰者,他们以其逢场作戏的“演技”赚取了足够的民间声望,但在耶稣看来,他们不过是一群自欺欺人的“匪类”。对于他们,耶稣一向“藐视”,他曾多次公开痛斥他们,并在大庭广众面前公然撕下他们的面具,使其斯文扫地,无地自容。由此可见,耶稣基督真正做到了“他眼中藐视匪类,却尊重那敬畏耶和华的人”。
  
使徒和教父遵从大卫的教导,追随耶稣的脚踪,所以把“尊重”与“藐视”拿捏得十分精准。使徒约翰被称为“爱的使徒”,他的著作充满与“爱”有关的教导,我们可以信手拈来:“上帝的命令就是叫我们信他儿子耶稣基督的名,且照他所赐给我们的命令彼此相爱。”(约壹3:23)这些句子岂不证明了他对“敬畏耶和华的人”的“尊重”吗?
 
然而,面对“匪类”时,这位使徒从不含糊,坚决予以“藐视”,请看他对读者的劝勉:“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着的,就没有上帝;常守这教训的,就有父又有子。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份。”(约贰9--11)
 
据该撒利亚的优西比乌(Eusebiu s Caesari ensi s)的《教会史》记载:有一天,约翰到以弗所一家浴室洗澡,正巧碰到异端首领克林妥(Cerinthus),约翰连澡都没洗就冲出浴室,因为他不能忍受自己和克林妥处于同一屋檐之下。与此同时,他还用洪亮的声音敦促同伴和他一起离开:“赶快离开这里,恐怕房子就要塌了,真理的敌人克林妥就在里面!”
 
面对混乱真道的“匪类”,约翰的门徒波利卡普(Polycarp)承袭了老师的做法:马吉安(Marcion)未成异端首领之前,波利卡普和他打过交道。波利卡普殉道前不久,在罗马街道偶遇已经成为异端首领的马吉安,马吉安认出了波利卡普,但波利卡普毫不理睬地绕开了他。马吉安追上去,没好气地问:“你难道不认识我了吗?”波利卡普答道:“当然认识,你不就是撒但的长子嘛!”先贤们的这些做法,岂不正是“眼中藐视匪类”的具体体现吗?
    
今日教会不乏“尊重那敬畏耶和华的人”的氛围,但教会严重缺乏的,是“眼中藐视匪类”的敏感和勇敢,所以不知不觉间放弃了教义和道德的基本立场,让一些别有用心的“匪类”混入教会,制造混乱。
 
让我们重温保罗的一段警告:“若有称为弟兄是行淫乱的、或贪婪的、或拜偶像的、或辱骂的、或醉酒的、或勒索的,这样的人不可与他相交,就是与他吃饭都不可……你们应当把那恶人从你们中间赶出去。”(参林前5:11—13)
    
“他眼中藐视匪类,却尊重那敬畏耶和华的人。”就我个人而言,自知需要不断学习这门功课。由于听着“彼此相爱”的经训长大,所以我自幼就有“尊重那敬畏耶和华的人”的意识,尽管距离上帝的要求差得很远。相对而言,自感严重缺乏“眼中藐视匪类”的属灵品格,因为“藐视匪类”,既要有勇气,还要有底气!求主赐我明辨是非的眼光,让我准确地区分“匪类”与“那敬畏耶和华的人”,从而可以“尊重”该“尊重”的,  “藐视”该“藐视”的!
 
 
《天风》2013年10期36--37页牧者自牧,2013年12月10日21:28扫描,2013年12月19日12:57审核校对。作者:《天风》特约撰稿人李世峥。
《天风》2013年第10期http://www.jdjcm.com/wenzhai/295.html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