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讲道记录 >

基督耶稣的家谱(下)--(基督论之二十七)

时间:2016-05-01 21:09来源:《教材》2015年6期 作者:王雷 点击: 评论
上帝是公义的,他的救恩何等广大,他给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性别、不同身份、不同背景的人都有蒙恩得救的机会。
古代以色列人是非常重视家谱的,家谱在以色列社会中具有多重的作用。在古代以色列人的心目中,家谱是显明身份的证据,是追溯血统的渠道,是承继产业的资本,是持守恩约的信物,是彼此联结的工具,是传承文化的媒介。
 
圣经的作者中也有许多人非常注重家谱的记载和传承,因此,有许多长短不一的家谱或族谱被编入圣经书卷当中(以旧约为最)。新约圣经中仅有的两段家谱分别记载在太1:1--16和路3:23--38,乃是基督耶稣的家谱。
 
这两段看似冗长繁琐的家谱,其实并非可有可无之物,它们起到了承上启下、开启福音篇章,统领耶稣生平的作用。
 
本论题的“上篇”中笔者已经论述了“耶稣家谱的功用与目的”以及“两段家谱的特征对比”,本篇(下篇)首先将要简略地讲述一下耶稣家谱中的五位女性,然后再粗略地探讨一下耶稣家谱给我们所带来的启示。
    
一、耶稣家谱中的五位女性
    
基督耶稣的家谱中除了按照惯例记载许多男性先祖以外,还特别提到了五位女性。这一方面打破了家谱只记男性列祖的常规。另一方面也为耶稣的家谱增舔了一些色彩斑斓的亮点。从人的眼光看,这五位女子多半为罪人,有的甚至有着一段不光彩的人生经历,然而,她们却出乎意料地被载入了基督的谱系,这是作者别具匠心的巧妙安排,更是上帝的奇妙无比的美意所致。这些女子身上也不无闪光亮点可供我们借鉴:
 
(一)他玛:义德之女子
 
马太在家谱中记载道:“雅各生犹大和他的弟兄;犹大从他玛氏生法勒斯和谢拉。”(太1:2下--3上)。他玛曾为雅各之子犹大的儿媳,其先后做过犹大之子珥和俄南的妻子。他玛,其名乃“竖立,被坚立”之意。
 
按照古代以色列及迦南当地的习俗,在一个家庭中若有兄弟数人,倘若哥哥在婚后英年早逝,却未曾留下子嗣,则成年的弟弟有续娶兄嫂,为亡兄生子立后的责任。因此,当他玛的第一任丈夫珥因犯罪被耶和华神击打而死之后,其弟俄南便在父亲犹大的要求下续娶了他玛为妻。但俄南并非诚意要为亡兄支撑门户,生子立后,只是因为父亲的要求和习俗的压力勉为其难而已,故在与他玛同房时,进行了体外排精,致使他玛无法怀孕。俄南如此行,主要是唯恐将来他玛生子归于其兄珥的名下并分取自己产业的份额。
 
因俄南所行也不得神喜悦,故被神所灭而身亡。俄南有一弟示拉尚未成年,照理,等示拉成年后仍要续娶他玛为妻。然而父亲犹大唯恐将来示拉娶了他玛之后复遭其二兄死亡之厄运,故只是打发他玛回娘家等待,却并未有真的要让示拉娶他玛之意。
 
他玛眼见示拉已长大成人却并未娶其为妻,便心生一计,趁其公公犹大去亭拿剪羊毛之际,白己脱却寡妇的素服,穿上色彩艳丽的服装,脸蒙帕子,打扮成庙妓的模样,坐在亭拿的城门口。当犹大经过城门口时,以为其为技女,便与其同寝,之后他玛怀孕。也许当时因为酗酒等缘故,犹大并未认出他玛,数月后犹大才得知与其同寝的“妓女”原来是其儿媳他玛。犹大深感惭愧地说道:“她比我更有义,因为我没有将她给我的儿子示拉。”从此犹大不再与他玛同寝了。
 
表面观之,他玛所为违背了伦常,犯了淫乱和乱伦的罪,但他玛所为实属无奈,其行为非为放纵情欲,乃是欲为夫家生子留后,承受产业。为此,她冒险尽上了自己的本分,其情可恕,其志可嘉。后来他玛生下了双子:法勒斯和谢拉,完成了其为家族尽忠留嗣的心愿,同时也巩固了其本人在犹大家族中的名分地位。他玛所行乃义举也,故其被上帝所坚立,被后人称之为“义德的女子”。
    
(二)喇合:信德之女子
    
马太又记载道:“拿顺生撒门;搬门从喇合氏生波阿斯。”(太1:4下--5上)喇合原是耶利哥城的妓女,其家居住在城墙边(在城墙上支搭房屋),距离城门口较近。喇合的名意为“宽大,广大”。喇合曾因接待并搭救以色列的两个探子(情报侦察员)而得蒙以色列人的恩待,使其全家在战争中蒙救。
    
耶利哥之战是以色列人进攻迦南的第一战,这一战对以色列人来说至关重要,可以说是只能胜,不能败的一战。因此约书亚对此非常重视,在攻占迦南之前,他曾从什亭派两个探子前往耶利哥城打探消息,这两个探子当晚居住在喇合家中。未曾想两个探子到来的消息很快被耶利哥王获悉,他立即派人到喇合家中来询查。喇合将两个探子藏在房顶的麻秸中,当追查人员来到的时候,嘲合并借着机智和勇敢与他们周旋,谎称这两个探子已逃出城门。于是追兵出城向约旦河渡口方向追赶去了。然后,喇合用绳子将两个探子通过窗口从城墙顶上缒下,放出城去,并指示他们逃跑的方向。在两个探子离开之前,喇合曾要求他们保证以色列人将来攻城时恩待自己的一家,并相约以红绳系窗作为识别的记号。当约书亚率军攻入耶利哥时,果然信守探子作出的承诺,拯救了嘲合一家免于死亡。
    
喇合身为一个外邦女子,却能恩待素不相识的以色列探子,这不仅是爱心的表现,更是信心的表现。信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在以色列大军攻占迦南之前,喇合就预见并相信下一步要发生的事:“我知道耶和华已经把这地赐你们,并且因你们的缘故,我们都惊慌了。”(书2:9上)“妓女喇合因着信,曾和和平平地接待探子。就不与那些不顺从的人一同灭亡。”(来11:31)
 
喇合后来嫁给了以色列人撒门。据说这个撒门就是当初前往耶利哥刺探情报的两个探子之一,他也是犹大支派中的一位首领。喇合因着信心救了自己和全家,她被后人称为“信德的女子”。
    
(三)路得:爱德之女子
  
路得,其名意为“美丽、同伴、朋友”。其原是个摩押族女子,曾嫁于拿俄米之子基连为妻,因前夫亡故,后几经辗转,复嫁于伯利恒财主波阿斯为妻,从而成为大卫的曾祖母。
 
家谱这样记载道:“波阿斯从路得氏生俄备得,俄备得生耶西,耶西生大卫王。”(太1:5下--6上)
  
话说犹大人以利米勒曾携妻拿俄米及二子玛伦、基连逃荒至摩亚地。并在此地为二子分别娶了媳妇,即长媳俄珥巴和次媳路得。怎奈命运多舛(命运多舛:舛chuǎn:不顺,不幸。命运充满不顺。指一生坎坷,屡受挫折),祸不单行,不久,以利米勒与两个儿子相继去世。家中只剩下三个孤苦无勘的寡妇,三人相视而泣。在悲泣之余,婆婆拿俄米劝二媳各归父家,另行改嫁,以谋生路。长媳俄珥巴听从了婆婆的劝说,回归本族父家,唯次媳路得执意不肯离去,决意陪伴婆婆。

路得有句千古名言这样说道:“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随你。你往哪里去,我也往那里去;你在哪里住宿,我也在那里住宿;你的国就是我的国,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哪里死,我也在那里死,也葬在那里。除非死能使你我相离,不然,愿耶和华重重地降罚与我。”(得12:16--17)

可见,路得是个有情有义,有爱有信的女子。路得追随拿俄米来到了故乡伯利恒,二人相濡以沫(相濡以沫xiāngrúyǐmò:濡:沾湿;沫:唾沫。水干了;鱼互相以吐沫沾湿;以维持生命。现比喻在困境中以微薄的力量相互救助),相依为命。此时正值大麦收割的季节,路得因在田间拾取麦穗,从而认识了当地的财主波阿斯--他是个仗义疏财,宅心仁厚的人,此人也是以利米勒家族中的亲属。后在婆婆拿俄米的劝导和指点之下,路得改嫁于波阿斯为妻,成就了一段美好的姻缘。自此,拿俄米与路得衣食无忧,路得与波阿斯相亲相爱,生活美满。
    
摩押女子路得矢志不渝,追随婆婆千里迢迢来到伯利恒的故事被历代以色列人传为佳话。路得是一个敢于为爱而付出行动和代价的女子,其爱表现在三个方面:一为对耶和华神的爱;二为对婆母拿俄米的爱;三为对丈夫波阿斯的爱。用着其信心和爱心,神赐福于她,使其生下俄备得,她由此成为大卫王的曾祖母并为基督的祖先。路得被后人称为“爱德的女子”。
  
(四)拨示巴:望德之女子
 
家谱记载道:“耶西生大卫王。大卫从乌利亚的妻子生所罗门。”(太1:6)此处“乌利亚的妻子”指的就是拨示巴,其为亚米利(又名“以连”)的女儿,拨示巴又名“拔书亚”,其名意为“富足的女儿”、“起誓的女儿”。拔示巴原为赫人乌利亚的妻子,后被大卫王抢占,遂成大卫的王后。拔示巴跟随大卫之后,育有四子,他们分别是示米亚、朔罢、拿单、所罗门,其中幼子所罗门后来接续大卫的王位,成为以色列历史上一位著名的君王。
    
大卫王在耶路撒冷坐了江山以后,由于养尊姓优,丰衣足食,其心神渐渐懒散。一日大卫在王宫中睡到太阳平西方才起床,之后在王宫上顶漫步眺望。不经意之间却发现远处有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子正在沐浴。大卫心动,于是差人将该女子接入王宫之中,并与其同房。该女子名为拔示巴,乃是大卫军中元帅约押手下的一员大将乌利亚之妻。乌利亚是个忠勇之士,对大卫赤胆忠心,在前线打仗英勇杀敌,奋不顾身。为了达到彻底占据拔示巴的目的,大卫昧着良心施用了借刀杀人之计,命元帅约押将乌利亚派到战场上最险要之处,致使乌利亚被敌人杀死。拔示巴为亡夫哀哭。满了守丧的日子之后,大卫将拨示巴接入宫中,于是拔示巴做了大卫王的妻子。
 
大卫此举实属不义,因此神差先知拿单对其加以谴责,大卫终于认识到自己的过错。大卫与拔示巴同房后所生的第一个儿子遭神击打而死亡,这也算是二人罪责之报应。大卫因此写下悔罪之诗,即旧约《诗篇》第51篇的内容。
  
拔示巴虽与大卫共同犯了奸淫之罪,但论其罪责,大卫之罪为主,拔示巴之罪为次。而且在当时的历史处境下,拔示巴被大卫看中后,不得不顺从于他。拔示巴为亡夫乌利亚哀哭痛悼,足见其并非完全是一个见异思迁、无情无义之人。
 
后来大卫为己罪痛悔之时,必然也教导拔示巴与其一起忏悔,大卫说:“我就把你的道指教有过犯的人,罪人必归顺你。”(诗51:13)拔示巴必与大卫一道向神忏悔。
 
拔示巴被后人称之为“望德的女子”。其望德主要表现在:①仰望神的赦罪与怜悯;②仰望神的赐恩与降福;③仰望神对其子所罗门的眷顾与扶持。
 
通过大卫与拔示巴的祈祷与仰望,神最终赦免其二人的罪过,并且大大赐福于拔示巴之子所罗门,使其成为古代以色列历史上最有智慧、最有财富、最有权力的君王。
  
(五)马利亚:全德之女子
  
马太在家谱的末尾这样记载道:“雅各生约瑟,就是马利亚的丈夫。那称为基督的耶稣,是从马利亚生的。”(太1:16)
 
据有人统计,圣经中约有七位马利亚,这七位同名之人中,耶稣的母亲马利亚最为著名。此处家谱中所论及的马利亚正是圣母马利亚。马利亚之名意为“苦,苦涩”。其为犹太民间拿撒勒城的一女子。有很多解经家认为,按家谱她也是大卫王的后代。马利亚生共生了五个儿子,其中耶稣是其在婚前由圣灵感孕而生;另外四个儿子名字分别为:雅各、约西、西门、犹大,是马利亚与约瑟婚后所生的儿子。因着耶稣藉其母腹道成肉身,马利亚被后人尊称为圣母。
 
当马利亚在父家虽有婚约尚未出嫁之肘,天使加百列便受差向其显现,并向其传达了神的旨意:“马利亚,不要怕!你在神面前已经蒙恩了。你要怀孕生子,可以给他起名叫耶稣。他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主上帝要把他祖人卫的位给他。……”马利亚先是大吃一惊,说道:“我还没有出嫁,怎能有这事呢?”但当天使加百列进一步向其说明神的伟大计划以及圣灵感孕的奇妙作为之后,马利亚便欣然应答:“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参路1:26--38)
 
随着时间的推移,马利亚的身孕日渐加重,其怀孕的消息便不胫而走。马利亚的未婚夫约瑟获悉其怀孕的消息后,不堪忍受羞辱,打算暗暗地将马利亚休掉。上帝洞察到约瑟的心思,复差天使于梦中向约瑟显现,说明神的意图,解除了约瑟的疑惑。于是约瑟对马利亚进行了正式迎娶,只是二人当时并未同房,直到马利亚生了耶稣之后方才同寝。
    
为了完成神的托付,成就基督的道成肉身,马利亚冒着多方面的风险:①名誉上的风险:有可能因此身败名裂,被人们痛斥为淫妇;②生命上的风险:有可能因未婚先孕而遭犹太人施以石刑,被乱石打死;③婚姻上的风险:有可能遭未婚夫的误解而被休弃。
 
感谢主,因着马利亚的信心和上帝的看顾,这些风险最终并未真正地发生。马利亚的一生正如其名之意是含辛茹苦的一生,也是完全奉献的一生,她为了成全基督降世救人的神圣大功,默默无闻地做出了许多贡献,忍受了许多痛苦。她堪为后人学习的典范,被誉为天下历代基督徒属灵的母亲。她的神圣美德可敬可佩、可颂可赞。诚然,马利亚是个“全德的女子”。
  
二、耶稣家谱所带来的启示
  
基督耶稣的家谱不仅证明了历史上确有耶稣其人,也证明了他是大卫的子孙,是犹太人期盼的弥赛亚,是全人类应当仰望的救主。家谱除了上述的功用以外,它还给后世的人(包括今天的我们)带来一些新启示。这些启示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启示上帝的信实--救恩之长远
 
路加将耶稣的家谱追溯到始祖亚当,说明人类的罪性由来已久;而马太将耶稣的家谱追溯到亚伯拉罕,则显明上帝的救恩早有预备,源远流长。
 
马太将从亚伯拉罕到耶稣的家谱共计分为三个十四代:“这样,从亚伯拉罕到大卫共有十四代,从大卫到迁至巴比伦的时候也有十四代,从迁至巴比伦的时候到基督又有十四代。”(太1:17)尽管这样的代数统计并不十分准确(因为马太在记谱时故意有所遗漏和取舍),但我们足以看见神的救恩之应许以及救恩之行动伴随着以色列民的历史而世代相传。
 
早在耶稣降生之前1750年左右,上帝就曾呼召以色列的祖先--信心之父亚伯拉罕,并向其发出救恩的应许:“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创12:1—3)
 
这一应许不仅是给亚伯拉罕本人的,也延及了其子孙后代。上帝从来没有忘记他向亚伯拉罕所发的应许,所以他的救恩伴随着世世代代的以色列民。他的救恩也贯穿着耶稣基督的家谱,最终在基督身上得到了更大更高的发展,他的应许在基督身上得到了彻底的应验。
 
从家谱中,我们看到上帝是信实的,他与亚伯拉罕立约,他也与大卫立约,并且始终以为父的心肠维系着他与列祖所立的诸约。这些约一直延续到耶稣的时代,然后以更广泛意义上的新约的形式得到更大的扩展和升华。
 
上帝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大卫的神、所罗门的神、所罗巴伯的神,耶稣基督的父神,也是历世历代基督徒的神。上帝没有因为人类(包括选民)的悖逆而废除自己所立的约。“我们纵然失信,他仍是可信的,因他不能背乎自己。”(提后2:13)
  
(二)启示上帝的慈爱--救恩之包容
  
耶稣的家谱中虽然有像以诺、挪亚、亚伯拉罕、大卫这样的属灵伟人,但也不乏各种各样的罪人,也就是说,耶稣肉身的列祖列宗并非都是清一色的信心巨人,他们的灵性和品德是参差不齐的,甚至其中有些人曾经是十分败坏的。
 
例如,亚当是第一个带头犯罪的人,以后人类的罪恶仿佛泄洪的闸门打开,一泻千里,一发而不可收。亚当的子孙中有犯罪者,亚伯拉罕的子孙中也有犯罪者,大卫的子孙中更有犯罪者,罪恶如同滔滔江水,似乎无休无止,只是各人犯罪的方式和程度不同而已。
 
家谱中有的人犯的是政治上或信仰上的过错,有的人犯的是生活上和道德上过错,有的犯的是心思意念上的错误,还有的人犯的是语言和行为上的过错,不一而足。即便家谱中的那些属灵伟人,也并非一尘不染,也或多或少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一些过错。
 
然而,让我们感到莫名惊诧的是:这些罪人(尤其是历史上犯过较大错误的人)为何竞被载人耶稣基督的家谱呢?难道他(她)们不羞辱基督的名?难道这些人都能得救?
    
至于家谱中这些人是否都能得救,笔者在此不想妄加论断,因为这是上帝决定的事。但我想说的是,耶稣的家谱洋洋洒洒记载了如此多的“罪人”,恰恰反映了上帝的慈爱,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基督救恩的包容性。
 
耶稣说:“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太9:12--13)
 
基督来是为了寻找拯救失丧的人,他的救恩是由上帝慈爱的属性发出的。法利赛人曾批评耶稣是税吏和罪人的朋友,诚然,耶稣与罪人常打成一片,这说明基督爱罪人,他要藉各种方式拯救罪人。
 
“他的怒气不过是转眼之间,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虽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欢呼。”(诗30:5)
 
家谱中那些有罪的先祖,倘若他们在生前愿意在神前诚心悔改,上帝岂不悦纳?
 
(三)启示上帝的公义--救恩之广大
 
耶稣的家谱中记载的列祖列宗并非是千人一面,皆一个模型的人,而是形形色色、各具情态的人。
 
其中既有王公贵族、达官显贵,也有民百姓、布衣白丁;有聪明过人的智者,也有见识短浅的愚者;有血统纯正的希伯来人,也有来自异国的外邦人;有战功赫赫的英雄,也有辛苦劳碌的匠人;有辉煌鼎盛时期飞黄腾达的君王,也有失魂落魄亡国被掳之君;有与神同行的义人,也有多行不义的恶君;有贻害千秋的始祖,也有万代效法的信父(信心之父);有淫乱犯罪的女子,也有贤德良善的妇人;有寿终正寝的长命之人,也有不得善终的短命之徒……
 
然而这些经历不同、情态各异的人却奇迹般地会聚在基督的家谱之中,因着血缘关系,他们联系在一起,更因着上帝的公义属性和基督广大的救恩,他们得以组合在基督的家谱中。看似不可思议,实则奇哉!妙哉!“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
 
不难看出基督的家普突破了四道界限:
 
①突破了民族的界限(家谱中既有犹太人,也有外邦人);
②突破了性别的界限(家普中既有男人,也有女人);
③突破了圣俗的界限(家谱中既有义人,也有罪人);
④突破了尊卑的界限(家谱中既有贵族,也有平民)。
 
可见,上帝是公义的,他不愿以民族、性别、经历、身份、地位等标准为界而将许多人拒之门外。基督的救恩是无比广大的,只要人愿意悔改信靠他。“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因神的义正在这福音上显明出来。”(罗1:16下--17上)
  
(四)启示上帝的权能--救恩之绝对
  
有人说,从亚伯拉罕到耶稣,以色列的历史贯穿着一条救恩的红线,这条红线虽几经曲折,几经风雨,却绵延不断,向前延伸。这条红线存在吗?它诚然存在!这条红线不仅贯穿着以色列的历史,也贯穿着耶稣基督的家谱。
    
这条线围绕着上帝旨意的轴心蜿蜒向前,它时而高扬,时而低落,忽隐忽现,时明时暗,在历史上它穿过了基督的十字架,将最终指向天国。
 
再者,以色列民族的历史进程轨迹是由两根分线拧合而成的,一根是血统之线,一根是道统之线。这一点,在家谱中也是可以看出的,血统之线乃是血缘关系世代相承的脉络,而道统之线则是信仰关系代代相传的线索。上帝借以色列人之血统流传其道统,血统与道统相互交融,联为一体。
    
上帝权能的恩手始终牵引着这条救恩的红线向前延伸,尽管由于自然和人为的原因,这条红线数度几欲中断,但终究未断。例如亚伯拉罕之妻撒拉长期不生育,几乎要让亚伯拉罕在正室婚姻中断子绝孙;雅各因骗取长子名分和父亲的祝福险些被哥哥以扫杀害;他玛因两位丈夫相继去世,也差点断了后代;大卫因其子押沙龙叛变也险些丧命;所罗门死后,国家一分为二,北国由恶王带领,完全陷入异教的偶像崇拜之中;南国诸王善恶参半,总体看来,信仰也不纯洁;由于宗教、政治等原因,南、北二国相继灭亡,北国的十支派被掳后消失在历史的硝烟与迷雾之中,南国的王公贵族、青壮年及能工巧匠也被掳到巴比伦,过着七十年幽囚和寄居的生活……
 
这一切经历和事件看起来几乎要给以色列的个人或民族带来灭顶之灾,然而上帝权能慈爱的大手托住了这个民族,使他们每每在遭遇患难、危险和困境时都能化险为夷,绝处逢生。
 
从亚伯拉罕至耶稣,这条救愚的红线延续了1700多年,始终绵延不绝。可见,上帝的救恩计划是何等坚定!经过历史的大浪淘沙,选民得以生存,其信仰也得以保存和维护,更显出上帝救恩的绝对!
  
结语
  
马太和路加以神来之笔将古代以色列民族乃至整个人类在元前的漫长历史画卷浓缩成了两段看似平常的家谱。从家谱中一方面我们能看到自亚当而始的人类的原罪代代相传,另一方面,我们又能看到上帝对人类拯救之应许自亚伯拉罕而始也世代相承,至基督耶稣之时而高度应验并将登峰造极,并且基督的救恩终将战胜亚当的原罪。管中窥豹(从竹管的小孔中看豹;只看到豹身上的一块斑痕。比喻没有看到事物的全貌;只是片面了解。也比喻可以从观察到的部分推测全貌。),我们可以看到上帝宏大的救恩计划通过耶稣基督的家谱奇妙地显现出来。
 
家谱在显明基督耶稣的血统、人性、使命和权威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许多深刻的启示:上帝是信实的,因他不能背乎自己,他的救恩源远流长,直到万代;上帝是慈爱的,他的怒气也是转瞬之间,他的恩典却是一生之久,他要让罪人有悔改的机会;上帝是公义的,他的救恩何等广大,他给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性别、不同身份、不同背景的人都有蒙恩得救的机会;上帝是权能的,他用能之手托住救恩,他的救恩不会因为人为和自然的原因而中断。耶稣的家谱内涵丰富,意义深远,非常值得我们去探索、思考和研究。
 
 
金陵协和神学院《教材》2015年第6期80--91页基本要道。2016年4月17日礼拜天16:28扫描,2016年4月19日礼拜二16:26审核校对。更多《教材》2015年6期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1540.html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