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动态 >

做好堂委换届,重整教会秩序

时间:2016-02-19 21:21来源:《天风》2015年3期 作者:张远来 点击: 评论
无论是历史上的教会,还是当代教会,大凡复兴而强大的教会,鲜有所谓堂务主任管理教牧的教会。事实上,这一点直接违背圣经和教会统绪。
以“堂委”的形式管理教会是中国教会“本色化”的一种表现。教会传统和当代世界其他教会都鲜有这种教会管理模式。因此,它贴近中国教会处境,但当我们遇到管理的问题时,也难以从教会历史或者当代其它国家教会管理中学习到可比拟的经验和解决之道。
 
实际上,我们不难发现教会的矛盾往往不是来自平信徒,而是那些在教会中兼任某些侍奉岗位的同工、义工,或者说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堂委。没有把正确的人放在正确的位置,把不正确人放在了不正确的位置,矛盾就产生了。
 
但另一方面,没有管理和管理者,则是教会更大的问题。因此,教会的矛盾不是因为有了堂委,而是堂委的选拔和管理出现了问题。一般而言,教会的矛盾要么是人的问题,要么是制度的问题,要么是两个同时除了问题。或者这间教会的真理教导有问题。
 
因此,教会需要管理者和管理机制,同时,需要如何限定管理者的权益和制定合宜的管理机制。在既有制度和人无法调整的背景下,堂委换届无疑是教会改善自身生态结构,重整教会秩序的契机。本文仅就堂委换届的一般情况做一点探讨,希望能得到大家更适切的意见。
 
一、堂委的人数与人选
 
堂委的人数
 
堂委人数太少不利于教会的发展分工。也使得很多有才干、有灵性的义工骨干无法加入教会管理团队而侍奉。相反,人数太多有使得堂委团队过于臃肿,议事变得复杂,甚至议而不决,堂委会成为教会事工开拓的拦阻。而且有些堂会由于没有良好的堂委换届机制,堂委变成了终身制的职务,只进不出。堂委会要么变得臃肿不堪,要么严重老龄化。严重阻碍了教会的发展。堂委人数没有绝对的参考标准。
 
使徒行传中信徒数以万计,但按立的执事不过七位。今天的教会不妨可以参考使徒做法。堂委上面还可以设立议事会,相当于长执会。某些层面的事工由议事会联合同工会即可决策执行。有些层面的事需要堂委会全体大会通过。同工会,议事会,堂委会,全体信徒大会,等等。不同的层面可以做相应是规范。而干事和工友可以考虑在同工会层面,而不一定要进入行政性堂委会,免得由于权力集中而破坏教会生态结构。这一点在几乎所有成熟的教会都是如此。
堂委人数应该是单数而非双数,这样,可以在投票时避免五五平手的尴尬局面。
 
堂委人选
 
堂委人选更当谨慎。使徒时代定下来的执事候选资格是:有好名声、被圣灵充满、智慧充足的人(参徒6章);在保罗书信中对执事(相当于中国教会的堂委)候选人的资格有进一步的规定。
 
比如:善于管理好自己的家,性格温和,婚姻健全,有管理能力,乐意接待远人,信主年份较久,必须端庄,不一口两舌,不好喝酒,不贪不义之财;要存清洁的良心,固守真道的奥秘。这等人也要先受试验,若没有可责之处,然后叫他们作执事。(参提前2章)。
 
今天中国不少教会只要信徒有钱有权有影响力就可以做堂委。这就为堂委的混乱埋下了伏笔。
 
堂委类似传统教会的长执。其功能和意义不是权力的占有,不是职务,而是职分,是侍奉。教会传统一般由长执管理,堂委和长执的区别在于,堂委类似一种职务,享有权利,但对自身的使命定位并不清晰。而长执强调的是一种侍奉,是在圣职传统下,由合乎教会规程的信徒推荐的实际侍奉者,而后接受牧者公开的按立。他是牧者的左右手,被按立即是尊重了圣职统绪,也是对按立他的牧职的顺服和尊重。他们参与实际的服侍。
 
因此,长执在教会中我行我素的几率相对一般堂委就会少很多。其实,这一统绪是可以学习的。堂委的换届应该从实际的侍奉者中挑选,而侍奉者需要经过牧职的培训,合格后方可以有侍奉的资格。当选堂委也需要参与甚至领导某一部门的侍奉。如此,堂委的实质也就类似长执的功能了。相对堂委阻拦教会发展的现象就会相应减少。
 
在堂委的人选上,也需要避免家族化、地区化、民族化、男女比例失调等等的现象。避免同一个家族的人同时担任堂委职务,或者同一个地区的有过多的人担任堂委职务。
 
同时,堂委人选也需要注意男女比例的配搭。有的教会堂委清一色都是弟兄,有的清一色全是姐妹。这都不适宜教会的健康发展。
 
二、堂委的责任与义务
 
很多堂委自认为自己的使命就是管理和约束牧者。恰恰相反,堂委应该成为牧者的左右手。协助教牧团队管理和执行教牧团队的决定。
 
因为教会的功能不是为了管理,为了完成大使命——传福音、牧养和关怀事工。这就决定了教会以大使命为核心的发展方向和存在意义。这是教会的核心价值。悖逆这一价值,就悖逆了教会自身的存在意义。
 
今天,很多中国教会由堂务主任管理牧师,或者由两会毫无牧会经验的一般行政领导直接使唤牧者,这一现象有悖教会秩序。堂务主任的使命是协助牧养团队做好堂委的行政性事工,执行并监督堂委会的相关事工。相当于一个工作组的组长。
 
无论是历史上的教会,还是当代教会,大凡复兴而强大的教会,鲜有所谓堂务主任管理教牧的教会。事实上,这一点直接违背圣经和教会统绪。
 
堂务主任的存在有着中国教会自身的特殊背景使然,甚至在某个层面是有重要意义的。但堂务主任的角色绝不是管理牧师。堂务主任管理教牧是本末倒置,也是对教会牧养的干涉,不利于教会做大做强,也不利于教会的稳定发展。
 
在使徒行传里,使徒们首推拣选执事管理饭食,从而替换牧者可以专心牧养。我们不难发现,这一体制是让执事协助牧者的牧养,管理其中的行政执行。执事是由牧者按立的,也是顺服牧者权威的。而不是相反。堂务主任和主任牧师的有机结合有利于教会的发展。相反,张力则成为教会发展的主要障碍。
当然,今天很多牧者科班出身,学而优则牧——神学院毕业了就按立做牧师,这就像大学生毕业了考公务员一样。没有牧养的经验,也不一定适应教会的文化,甚至不一定有重生得救经历和爱群羊的心志。甚至,神学院的不少老师没有牧会经验,有的甚至不怎么做礼拜,教出来的学生当然也疏离牧会。
 
今天在江浙一带教会出现一个新名词——游走江湖的牧师。他们不能安于牧养自己的教会,反而到处闲逛,参与各种不属于自己牧会范畴的活动。因此,也很难胜任教会牧者的角色。
 
教会转由行政堂委主宰一切,也似乎势在必然,甚至维系了教会的发展。这一点需要我们反思与检讨。教会最好的牧者是教会培养出来的,正如撒母耳是在会幕里长大的,门徒是跟着耶稣成长的。
 
不久的将来,中国教会也许会出现一大批本来就在教会担任重要的类似堂委的职责,有丰富的社会阅历,有实实在在的重生经历,有真诚爱上帝的心灵,有强烈的呼召意识和侍奉责任感,有发展教会的心志的职场人士蒙召读神学,全身心侍奉。他们成为牧者以后,将会在一定程度上改观中国教会。
 
三、堂委的年限与权限
 
堂委应当设立基本的年限和权限。以避免堂委的老龄化及家族化,地区化倾向。两会,或者片区教会联谊组织协同教会制定相关堂委制定。
 
比如,超过70岁的堂委自动退修。达到65岁不再做堂委人选。堂委连任不得超过四届,每届堂委任期几年。制定相关换届制度,比如,设定供职两届,不得连任;或者可以连选连任,但需要规定不得超过几届等等。
 
如此,堂委退下了也觉得不失面子。也避免了整届堂委全体离职,新人一时无法熟悉堂会环境的现象。换届对堂委本身也是有益的,退选堂委可以担任其他侍奉,比如顾问。有些人在堂委的位置可能会侍奉举步维艰,但退下堂委的位置会侍奉得更加得体。
 
堂委也该施行淘汰制,设定堂委的供职资格,违背相应规定,即自行退出堂委。比如,不能正常参加堂委会会议多少次以上,不能完成其任期任职的基本堂委任务,身体原因及其它需要退出的。堂委制度应该做相应规定。
 
权利的泛滥是职务犯罪的根本原因之一。义务和责任也是相应的权力,任何的权利都该被规范和形成相互制约的关系。堂委也是。堂委制度要限定堂委的基本权限范围,堂委要接受堂委会、牧者和教会的监督。
 
比如,堂委不得干涉牧养,不得僭越法律,不得违背圣经原则,不得超越自身的侍奉职分,不得宣扬和堂委会决议不符的信息,不得泄露堂委会规定不当泄露的信息,堂委必须委身自己侍奉的教会,若非特殊情况,不同时兼任多家堂会的堂委等等。
 
总之,堂委的职责是协助教会的教牧需求,参与侍奉,保证教会的牧养需求得以实现。承担责任,履行使命,以自己的侍奉和奉献促进教会的发展。堂委在权限仅限于执行教会的决议,以圣经的真理为根基,顺服上帝所设立教会权柄,顺服教牧带领,协助教会做好牧养工作。
 
堂委管理教会是类似圣经和教会传统长执制度的教会管理制度,而由中国教会所本色化开创的新模式。这一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中国教会在处境中的发展。具有时代意义和历史意义。过去、现在和将来的漫长时间都会以相应的形式存在。面对一个全新的时代,我们需要完善和规范这一制度。以堂委换届为契机,重整中国教会的秩序。
 
《天风》2015年3期16--17页众议苑。作者:广东省深圳市平湖堂牧师张远来。更多《天风》2015年3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1438.html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