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存感恩的心

经文:太20:1—16


20:1 “因为天国好像家主,清早去雇人,进他的葡萄园作工,20:2 和工人讲定一天一钱银子,就打发他们进葡萄园去。  20:3 约在巳初出去,看见市上还有闲站的人,  20:4 就对他们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所当给的,我必给你们。’他们也进去了。  20:5 约在午正和申初又出去,也是这样行。  20:6 约在酉(you)初出去,看见还有人站在那里,就问他们说:‘你们为什么整天在这里闲站呢?’ 20:7 他们说:‘因为没有人雇我们。’他说:‘你们也进葡萄园去。’  20:8 到了晚上,园主对管事的说:‘叫工人都来,给他们工钱,从后来的起,到先来的为止。’  20:9 约在酉初雇来的人来了,各人得了一钱银子。  20:10 及至那先雇的来了,他们以为必要多得;谁知也是各得一钱。  20:11 他们得了,就埋怨家主说:  20:12 ‘我们整天劳苦受热,那后来的只做了一小时,你竟叫他们和我们一样吗?’  20:13 家主回答其中的一人说:‘朋友,我不亏负你,你与我讲定的,不是一钱银子吗?  20:14 拿你的走吧!我给那后来的和给你一样,这是我愿意的。  20:15 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因为我作好人,你就红了眼吗?’  20:16 这样,那在后的将要在前;在前的将要在后了(有古卷在此有“因为被召的人多,选上的人少”)”。  

 

通常认为,这段经文的重点是在第16节,因为这一节的经文仿佛是耶稣对他的比喻所作出的一个总结。有解经家推测,这样的总结信息,正是当年马太的团契所需要的信息。我们知道,在马太的团契里,多有皈依基督的犹太人。而犹太人向来都知道他们是蒙拣选的族类,因此他们就不知不觉地轻视起外邦人来;不仅是轻视,在不少时候还憎恨他们,盼着他们早日被毁灭。但在马太的团契中,也逐渐有信主的外邦人加入。一部分犹太人 就觉得这些外邦人应该以低人一等的身份加入团契。马太采用耶稣的这个比喻,是为了纠正团契中的错误观点;是为了让团契里的人知道,不论什么样的人、在什么时候加入教会、成为天国的子民,在上帝看来都是同样的珍贵,同样的有价值。

 

根据有关的考证,在这段经文里,耶稣所用的比喻、或是所讲的寓道故事,除了最后发放工钱这一幕以外,其余的,都是在巴勒斯坦一带经常发生的事情。在这一带,葡萄通常是在9月底就开始收成。而收成的工作必须在两个月内完成。因为雨季是在12月份、甚至是11月底就要来临。假若收成的工作在雨季来到之前没有完工,葡萄就会腐烂。因此,葡萄园的主人到街市上去雇工是一件很正常的事。而且,由于收成是一项赶时间的工作,因此任何工人都受欢迎,哪怕作一个小时的工作,也是好的。

 

虽然有那么多的工作需要,用我们今天的话说,有那么多的就业机会,但并非人人都可以轻松上岗的。这段经文里所提到的雇工,处于社会最底层。他们的生活是很不安定的。他们甚至还比不上当时的奴隶和仆役。奴隶和仆役至少在某种程度上是家庭的附属,他们生活在一个家庭团体里面,其命运与家庭的兴衰有关,但在通常的情况下是不会有挨饿的危险的。那些雇工就不一样了,他们没有附属于任何团体,完全听命于雇佣机会的摆布,所以经常在饥饿的边缘线上挣扎。如果他们一天没有工作,家里的孩子就有可能要挨饿;一天没有受雇佣,就是他们的灾难。因此,我们可以想像,当每个雇工被雇用到葡萄园工作的时候,心中都是充满了喜乐和感恩。因为这一天,甚至是这一段的时间,他们的生活有了保障。

 

可以说,所有的人,在我们的人生中,都经历过喜乐的时候,虽然未必每每喜乐皆感恩,但一定不乏感恩的时刻。许多信徒会为子女、或者是自己考上大学而感恩;为谋到职业、成立家庭、新生命的诞生、工作的升迁等等而感恩。

 

感恩不是一件太难的事。但常存感恩的心,却很不容易。之所以不能常存感恩的心,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喜欢看人、看周围的环境并且时刻与这些进行着对比,相形之下,常常使我们失去了感恩的心。比如,有些人刚接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很是喜悦、很是感恩。但也许不久,发现原先成绩不如自己的,却考上了更好的学校。感恩之心就不容易再持续下去了。

 

这些雇工也不例外。当他们完成了一天的工作,要领薪水的时候,本是他们最应该高兴、最容易感恩的时候。却有一些人因为和别人攀比,因为看到别人似乎比自己得到了更多的好处,而无法感恩。不仅不能感恩,反倒心中有了怨气。他们埋怨起为他们提供工作机会、他们理应感激的人。其实这些雇工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是可以有理由埋怨的。那就是他们辛苦了一天,没有领到工钱,或是所领到的工钱少于先前所约定的一钱银子。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不感恩的理由。但是,这些雇工看到了那后来的,有的只干了半天活儿,有的甚至只作了一个小时的工,却得到了一天的工钱,心中顿觉主人的不公。他们因为看了别人所得的,原是可喜悦的时候,却成了不快乐的时刻;原是当感恩的时刻,却成了埋怨的时刻。

 

可是,这样的一幕,却是和我们的日常生活很贴近的,是我们常见的,也是我们多多少少都经历过的。其实,在很多时候,我们的好心情、好感觉,很容易因为被周围的一些人或是事所刺激,而一下子消失得荡然无影,还会觉得自己真是傻,为那不必要高兴的事而高兴或是感恩。更有甚者,我们的行为、习惯,甚至信念,也会在不同程度上被周围的人或事所影响、所左右、所动摇。

 

被这些东西影响的原因可能有很多,但其中有一点,可以说是,我们的心中少了一份对他人的关爱和同情。

 

那些早进葡萄园工作的雇工,认为他们应该比后来的得到更多的工钱,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因为本着正义、公平的原则,多劳的多得、少劳的少得、不劳的不得,那后来的,应得的工资理应比先来的少得多。但在这个比喻里,主人是超过了狭义的公正,给了后来者他们当得的份。为什么说是当得的呢?因为一钱银子的工价,只是十分普通的工价,不是一笔大数目,只是仅仅足够维持当日的生计而已。一个人如果到了下午5点钟尚未找到工作,就基本上意味着这一天要失业了。有人认为,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失业更悲惨的事情了。巴克莱也认同,在莎士比亚的剧本中最悲哀的一句话就是,“奥赛罗的职业没有了。”失业之所以悲惨,我想,不仅是因为它使人的才干无处可施,而且更重要的是,它直接威胁到人的生存;而失业所造成的痛苦和损失,只有再就业才能得以缓解和弥补的。而一个下午5点钟才进葡萄园工作的工人,如果按照劳动时间的比例给它工钱的话,那真是所得无几,这一天也就基本上等于是失业了。因此家主本着爱的心肠、怜悯的心肠,给了那后来的应得的、可维持当日生计的一份。

 

如果那些先来的雇工,也能想到这些,他们也许就没有那么多的埋怨了。进一步想想,如果自己是那些后来的,是否也会坚持只需要得到一个小时的工钱呢?人们通常习惯用不同的标准去衡量自己和他人。再者,很多时候,先来的,后来的,只是机会而已、相对而言的,而且都是在乎恩典。先来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因为那后来的没来,才有机会先得到工作,如果先前雇佣的是“那后来的”,自己岂不也要面临着苦苦谋生的局面吗?如果这些早来的雇工,能够作这样的换位思考,能够多为他人着想,心中多有一份爱与同情,多想到一切都是出乎上帝的恩典,那么,也许他们不仅不会埋怨,而且能“与喜乐的人同乐”,与他们一起感恩。

 

有些人在讲解这段经文时,说:家主给那后来的雇工同样的工资,是爱超越了公正的表现。我很赞成家主给后来者同样的工钱是爱的表现,但未必同意这样的爱就是超越了公正的说法。因为公平和正义,远不仅局限于“多劳多得”的表述。因为正义,根据政治伦理学的理解,既包含了“平等的原则”,又包含了“差别的原则”。“平等的原则”指的是,每个人应该有平等的机会、平等的权利,就像天生具有平等的自由一样;而“差别的原则”,指的是,如果存在不平等,只能是由于对弱势群体给予更多的照顾而产生的不平等。

 

这个故事中家主的做法,正是体现了正义的这些原则;它所维护的,是每个人都有工作的机会,每个人从他的工作中至少可以得到足以维持生活的工资的权利。这样的公平,是实质上的公平,它超越了那些雇工所希望的、表面上看上去是“同工同酬”的公平。这样的正义是真正的正义,也是任何人随着己意所难以达到的境界,因此,也才有了正义的实施需要制度来作为保障的提法和理论。因为,如果正义是人人可以随着己意就可以轻易实现的,那么正义的实施就不需要有制度来作为保障了。只有正义之主是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愿就能实行公义的,因为即使“在随我的意思”而行的时候,依然保持着十分的公平与正义。

 

不过,在这里,我们要记住的是,在这段经文的末了,“我的东西难道不可随我的意思用吗?”这句话,是家主所说的,而不是出自于任何一个管家或是仆人之口。今天,我们在这个世上,不论我们有什么样的托付,充其量也就是上帝的管家,是上帝的仆人,也是众人的仆人。我们不是家主。但是我们经常会不知不觉地把自己放在家主的地位上,觉得自己拥有家主的能耐。

 

前不久,我的一个教授给我讲了一件事,使我颇受启发。

他说,他有一个哥哥早年因车祸的缘故成了一个智障者,住在美国东部的一个特殊的护理机构里。我的这个老师住在加州,美国的西部,每年都要定期几次到东部去看望他的哥哥。但在最近的一次,他由于需要参加一个国际研讨会而无法如期去探望自己的哥哥,准备会后马上就去。但就在他准备动身前往东部之际,接到了他的哥哥因为意外而突然去世的消息。他感到非常的伤心,也很内疚,觉得如果他如期去看望他的哥哥,也许他就不会出现那样的意外,也不会这么早就离开人世。我的这位老师一直是带着这样的心情,直到在追思礼拜上,牧师的一场道才使得他得到了安慰。牧师讲的是约翰福音11章中关于拉撒路复活的故事。在这段经文里,马大对耶稣说:“主啊,你若早在这里,我的兄弟必不死。”这位牧师说,在这个故事里,马大虽然被称为是信心不足的,但她的这个判断却很有可能是正确的,至少比我们许多人、在许多时候要来得高明得多。因为,在不少时候,我们会认为,如果我们在场,事情就不会这样;如果这件事由我来处理,肯定会得当的多;我的这个老师则认为,如果他如期去看望自己的兄弟,他可能就不会死。这个牧师说,我们常常无形中把我们自己当作是主,但我们终究不是耶稣。生命和复活都在于主,而不在于我们,因为我们不是主。

 

在教会里,在团契中,当我们不知不觉地以家主的身份自居的时候,一些事情就容易出现偏差。当我们认为有许多东西是属于我们自己的,而忘记了是上帝所托付给我们的时候,我们无形中会觉得自己是恩典的施与者,而别人则需要向我们感恩。其实,在这个时候,我们已经远离了基督的道理。我们忘记了,自己只是管家、只是仆人。效法基督,是要效法基督虚己成为仆人的样式,而不是去追逐基督至高的荣耀。荣耀是赐与的,不是借助于外力可以得来的。基督本有神的形象,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象;而我们原是奴仆,却有时会 白日做梦,希望能有君王那样的风光。而当我们的梦想无法成真的时候,也往往是我们不能快乐、无法感恩的时候。

 

常存感恩的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是需要不断地操练的。也许以下几项操练可以帮助我们往这一目标靠近。

 

首先,我们需要操练怀有一颗谦卑的心,认清自己的身份,学会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

 

许多时候,我们不能感恩,是因为我们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想得到不属于我们、却偏要认为是属于我们的东西。因此,我们就会觉得生活偏待我们,周围的人对我们不公平。其实不是生活或周围的人和我们过不去,而是我们自己出了问题。

 

其次,我们要操练:多有一份对他人关爱和同情的心,多设身处地去为他人着想。

 

在我们实际生活中把“你愿意人怎样待你,你也要怎样待人”的金律付诸实践。我们希望别人理解我们,我们首先应该敞开心扉去接纳人、理解人,尤其是去理解那些我们认为十分费解的人。还要记住,我们认为费解的人,有时候并非就是真正令人费解的人,像那些先来的雇工,就认为家主的行为是十分令人费解的。但家主并没有错。

 

第三,我们要学会不要太多地去受周围的人或事的影响,不要习惯于去和别人攀比。

 

因为我们感恩的心,常会因为看到周围的一些人或事而失落。不仅如此,我们自己的一些对人、对事的判断,一些处事原则,有时也会莫名地受他人的影响和左右。

 

我曾经看过这样的一则故事。说是有两个上班族,一次下班后正好一起回公寓。到了公寓的门口,其中的一个人和看门的师傅打招呼,但那个师傅却没有理她。边上的那一位就问:“你为什么至今还和这个人打招呼?我们大家初来的时候,都和他打招呼,但这个人谁也不理,于是我们进门都不和他打招呼了。不仅不和他打招呼,大伙儿还曾商议如何把他撵走。而你至今还对他笑脸相迎?”这时,那位和门房打招呼的就说:“我也曾经想过不必和他打招呼了,因为他从来就没有搭理过我。但我经过一番思索后,我决定坚持和他打招呼。因为我的好习惯、我的处事原则为什么需要受他人的影响、为他人所左右呢?难道因为他无礼,我就要放弃自己有礼的行为吗?难道因为他冷漠,我的热情就需要减退,进而也变得冷漠起来了吗?”

 

这则故事是我多年前在《读者》的杂志上看到的,我至今难忘。我也不时会以此来提醒自己,应该把握住心中的准绳,不去轻易地受外界的影响。但我还是不容易做到,也没有做好。至于常存感恩的心,也是我自己需要操练的功课。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