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在主爱中重生--访高级工程师汤永桂姊妹

时间:2017-11-09 06:23来源:《天风》2016年2期 作者:邱云 点击: 评论
经历过病痛的折磨,汤永桂姊妹更加了解病人的软弱和痛苦。在她看来,患病并不是坏事。她说,癌症让她有了许多收获,让她亲眼看见上帝的大能、上帝的医治。
经由合肥市瑶海区双七基督教堂张勇主任牧师的热心联络,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上午,我来到汤姊妹的家中,对她进行了正式的采访,听她分享那些生命中的故事。
  
事业上的巾帼风采
  
汤永桂姊妹,生于1942年,天资聪颖,勤奋好学,1960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台肥工业大学机械工程系精密仪器专业。在那个时代,考取大学的人凤毛麟角,女生就更少,汤姊妹是其中的一位使者。当时,大学毕业后就会有国家干部的身份,工作也是包分配的,但是汤姊妹却不怠慢,在学校仍然努力读书,她想学好先进的科技知识,以报效祖国,振兴中华。在专业上,她成绩优异,名列前茅。1965年毕业(当时的本科学制是5年)后,她被分配至沈阳仪器仪表工艺研究所工作,一直到1979年,15年的青春时光留在了沈阳,她成为了研究所里的技术骨干,参与的科研项目屡次获奖。
 
汤永桂姊妹精于机械设计,主要成果有:参加油田用“深井压力计”的研制课题,是课题的主要参加人,1972年由辽宁省机械局组织鉴定,课题完成后由沈阳精密仪表厂推广,油田使用效果很好,1977年获辽宁省重大科技成果奖、沈阳市科学大会奖。
 
参加“电子快门照相机”的机械没计,获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奖,研制设计出“单板机控制的波长调谐装置”(专利号86209838·6),该装置解决了激光调谐技术中的难题,可用于各种染料激光器和参量振荡器,可以方便地扩展激光器的波段。
 
她还完成了从德国进口OSA配套25cm单色仪全部图纸修改设计工作。在权威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多篇,其中《波长调谐机构的设计加工》被全国第二届光电技术与系统学术会录用,中国专利局于1988年4月3日正式授予专利权。汤永桂姊妹的名字被收入《中国当代发明家辞典》(湖南教育出版社1988年)、《中国当代技术人才荟萃》(香港中国经济出版社1991年)。
    
1979年,汤姊妹申请回到家乡安徽。这是由于汤姊妹从小过继给没有孩子的姨妈,而此时的姨妈体弱多痛,需要照顾。沈阳仪器仪表工艺研究所的领导十分惜才,听说她想离开,再三挽留,最后发现家人确实需要汤姊妹,双方只能依依惜别。
    
汤永桂姊妹被调至中国科学院安激光机所工作。虽说是回到了家乡,但工作上却面临着崭新的局面。汤姊妹拿出一股拼劲,认真钻研科研业务。1980年,她被国家仪器仪表工业总局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工程师证书》。1991年获得《中国科学院高级专业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证书》,获聘中国科学院安徽光机所高级工程师。
 
当时,汤姊妹的生活压力很大,家里有自己一家四口,再加上妈妈、姨妈,弟弟的两个孩子、丈夫大姐的儿子,一共9个人,汤姊妹操持着这样一个大家庭,每天忙得筋疲力尽。然而在单位,除了本职业务工作外,汤姊妹还承担了很多“杂事”,帮忙分发报纸、信件,置办水果、年货,和需要帮助的同事谈心,聊天。她乐于助人,性格不仅温和细腻,也豁达宽厚,总是将别人的困难当做自己的困难。因此,所里的同事遇到问题都愿意找她商量、拿主意。所里的刊物为此还特地刊登文章表扬汤姊妹。
    
家庭中的普通女人
    
在工作上奋勇争先、尽显巾帼风采的汤姊妹,在家里则甘愿当一个普通的女人,她是父母的女儿,也是丈夫的妻子、孩子的母亲。对于这三重身份,汤永桂姊妹都力求做好,个人追寻中有着她的灵程之旅,平凡的人有了不平凡的经历。
    
汤永桂姊妹的先生是她大学时的同班同学,毕业后和她一同被分配至沈阳工作,先生退休前是安徽省质量技术监督局计量处处长、高级工程师。两人多年来相互扶持,相濡以沫,伉俪情深。
    
汤永桂姊妹1968年生下儿子,两年后生下女儿,因为工作和生活的繁忙,汤姊妹的母亲来到沈阳帮忙照顾孩子,并将外孙带回了家乡安徽抚养。当时的通信不像现在这么便捷,汤姊妹夫妻两人虽有女儿在身边,也会常常想起儿子。儿子有家中老人照顾,但缺少了父母的悉心陪伴,汤姊妹心中也割舍不下。她总会想起儿子刚生下时的样子,那是襁袱中的小婴儿娇娇嫩嫩的可爱样子。
 
等到汤姊妹和儿子团聚的时候,儿子已经十岁了,看上去有点像个小伙子了。长期的分开和疏于交流,使得双方都不够了解对方,心中隔着一堵看不见的墙。在最需要父母的时候,父母却不在身边。儿子会问:“你们爱我吗?为什么把我送回家乡,不留在你们身边?”一个个字都烙在汤姊妹心上,作为母亲,听到这些话是多么伤心。
    
汤永桂伉俪两人都是60年代的知识分子,他们一直为人耿直,在专业上不断探索,建树颇丰,当然也希望孩子学业有成。但在教育儿子的问题上,却犯了难。青春期的孩子本来就叛逆,再加上此前与孩子缺少沟通,亲子关系一度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汤永桂姊妹深知自己的亏欠,她十分苦恼,虽然也心急,但是并不赞成丈夫“杖打”的教育。家里的这种状况令她心碎不已,白天的工作就够繁忙了,回家还要面对这样的破碎纷争。要强的她第一次感到无力了
    
这时候,汤永桂姊妹的一个同事告诉她,说自己是个基督徒,每周都会去做礼拜。于是汤姊妹就跟着同事一起去教堂,从这之后,她开始祈求祷告,求全能的神彰显他的大能。当时,汤姊妹已经到了“科学岛”工作,“科学岛”即中科院合肥分院,现名中科院物质研究院,位于合肥董铺湖的小岛上,风景优美,人才荟萃,被当地人称为“科学岛”。岛上有个基础教育学校,但当年因为开办时间较短以及地理位置较偏的原因,学校的教学质量不如市区。考虑到孩子的上学问题,汤永桂姊妹全家搬到了市区,她自己每天乘车去“科学岛”上班,来回要花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她就坐在车上一直祷告,希望家中平安,亲人和睦。
    
汤姊妹的儿子有一次离家出走,汤姊妹穿着睡衣从家里追出去,让儿子回家。然而儿子倔脾气,不肯回去。这时候,来了一群小流氓,看到汤姊妹,说:“这肯定不是你儿子。你凭什么管他啊?”汤姊妹拉着儿子就想走。一群小流氓上来,打了汤姊妹,汤姊妹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家人赶紧把她送到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脑震荡。汤姊妹的儿子这时候幡然醒悟,开始悔改。汤姊妹觉得,虽然经历了这样的遭遇,但能换来和儿子重建信任的机会,也是值得的。听人祷告的神果然应允了她,家中的关系渐渐缓和,汤永桂姊妹的儿子考取了大学,如今也事业有成,让汤姊妹心中颇得安慰。
    
病房里的蒙恩见证
    
2010年9月,汤永桂姊妹被查出罹患癌症,胃部有55 cm×40 cm恶性肿瘤,并且已经扩散至肺以及淋巴。此前,汤姊妹的母亲、哥哥、弟弟三人均因胃癌离世。
    
当时的治疗方案是先化疗再开刀。因是敏感体质,在化疗中,汤姊妹反应强烈,寝食难安,头发一把把地掉。汤姊妹跟老伴说:“干脆我自己来捋一捋头发吧,省得一把把地掉。别堵住下水道。”结果一捋头发,头发竟像灰一样,轻轻一碰就全都掉光了。化疗总天数是五天,到第三天的时候,汤姊妹不能吃喝,光是吐,睡觉也睡不着,一点力气都没有。化疗结束后,汤姊妹的体重由120多斤降为不到80斤,淋巴结和肺部的阴影不见了,胃部肿瘤也缩小至25cm×10cm。
    
化疗结束后,又进行肿瘤切除手术。开刀一个半小时,第二天伤口没有一点血,并且伤口从来没疼过。在手术的这段时间,儿子和老伴都睡在医院的沙发上彻夜陪伴。汤姊妹心疼家人,让他们回家,但儿子和老伴都放心不下她。汤姊妹在病房里仍坚持读经,教会的牧师和弟兄姊妹前来探望她,为她祷告,陪着她一起聊天。一起住院的其他病人看到汤姊妹都觉得很惊奇,生重病了还能唱诗读经,还能这么喜乐!
    
汤姊妹罹患癌症的消息,一直没有告诉身在美国的女儿一家,怕他们担心。女儿还像往常一样,打电话来家里,但都没有人接听。后来在女儿的追向之下,家人才告知实情。女儿痛哭了一夜,第二天打电话给汤姊妹,表示她的大女儿可以留在美国跟着爸爸,她要带着小女儿回中国,照顾汤姊妹。汤姊妹告诉女儿,自己走过的弯路不希望女儿再走,孩子和父母一旦分开,都是对孩子的伤害,万不可如此。
  
教会里的“汤阿姨”
  
罹患癌症的经历在有些人看来是忌讳,出院后闭口不谈,也唯恐别人提起。但汤永桂姊妹对此却没什么心结。有人问起,她就回答,她也会主动分享,因为正是这段病中的经历,让她对生命又多了一层体悟,也对自己的生活起居做了一些新的调整。
    
在教会中,她常常用自己的经历鼓励弟兄姊妹,以及病人家属。经历过病痛的折磨,汤永桂姊妹更加了解病人的软弱和痛苦。在她看来,患病并不是坏事。她说,癌症让她有了许多收获,让她亲眼看见上帝的大能、上帝的医治。上帝也拣选了汤姊妹的先生,先生以前一度反对她那么频繁地往教会跑,如今先生全力支持她。上帝也让汤姊妹背起十字架,跟随神。
    
汤姊妹早年信主,2000年之后,先后在新加坡和美国帮女儿带孩子,当时有国外的神学院告诉汤姊妹,可以前往读神学。汤姊妹虽心中渴慕,希望能够接受正规的神学学习,但她并没有去读。直到回国后,汤姊妹开始自己找书、学习,觉得不够,2005年,又跑去神学院旁听科程。
    
身体康复期的汤永桂姊妹注重膳食的均衡和生活的规律作息。她感觉自己的每一天都是耶和华所赐,应当努力为主做工。她每周定下时间去教会讲道以及做见证。因为在国内外都生活过,汤姊妹常常会跟弟兄姊妹分享自己对国际形势的看法。她总是告诉弟兄姊妹“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她带领弟兄姊妹一起读新闻,从圣经的角度来看当今世界的改变,告诉弟兄姊妹要珍惜生活,热爱国家。
 
如今,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各种压力增大,有时汤永桂姊妹也听到一些弟兄姊妹抱怨,这时,汤姊妹就会用圣经中的话劝慰他们。教会的弟兄姊妹都亲切地喊她“汤阿姨”。
    
教会的弟兄姊妹有时也会遇到一些亲子关系方面的问题:有的因打工而和子女分开,有的则是“甩手掌柜”,有的是隔代抚养……大家也都会来咨询汤姊妹,汤姊妹都一一解答,帮着他们一起想办法,渡过难关。她希望大家不要再重蹈自己当年的覆辙,都能拥有一个喜乐的家庭。
    
汤永桂姊妹坦言,是神在引领自己前面的路程,让自己经历主爱中的重生。让我们祝福她有神同在,生命更喜乐!
    
采访后记:在采访的过程中,汤永桂姊妹谈起昔日对儿子的亏欠以及主耶稣奇妙的救恩时,几次哽咽。我也不禁落泪。母爱之深厚非其他盛情能此。如今的汤姊妹,正是用这种从耶和华而来的爱,爱着教会以及众弟兄姊妹。她为人谦和,乐观爽朗,科学研究中的踏实和勤奋,同样也体现在她的侍奉中。从学生时代科技兴国的理想和抱负,到如今在教会中带领弟兄姊妹同心合意、爱国爱教,都让人看到老一辈知识分子的拳拳之心,甚为感佩!
 
 
《天风》2016年2期(总第434期)49--51页访谈录。作者:《天风》编辑邱云。2017年7月15日礼拜六06:37扫描完成。2017年7月20日礼拜四15:29审核校对完成。
《天风》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89.html
《天风》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38.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