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我的牧师我的路

时间:2017-11-09 06:29来源:《天风》2016年2期 作者:傅于浩 点击: 评论
我总会想起丁牧师,他的皮肤常常过敏,不知现在有没有好些?他小女儿现在也快上高中了,不知成绩如何?师母爱操心劳力,我只能在心里为他们祷告。
十多年前(本文写于2016年),我的牧师给我施洗时,他的手冰凉冰凉的。那是11月底的一个礼拜天,我们一群小羊跪在十字架下,牧师的手按在我们的头上:“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为你施洗!”那天,我看了一下四周的人群,他们都晶莹一片,像雨天时玻璃窗外的童话世界,因为此刻我眼中全是泪水。
    
我成长的小城沙市历史膊久,文化丰厚。有史记载,清同治年间就有传教士来此布道,1946年基督徒人数达六百,且教派林立,到了1983年复堂时却只有35人参加礼拜。到了上世纪80年代末教会才开始重新兴旺。
    
为我施洗的丁牧师又瘦又高,从神学院毕业后来到我们这个小城时,他还非常年轻,性情风趣幽默。他在这个小城做传道,带领信徒把教堂建立了起来。那时信徒从老到少跟在他后面,在一片泥泞中用手拔草、填土、平地、递砖。建堂时他带头排夜班守夜,防小偷偷窃钢筋、脚手架,那时见证特别多,也感动了教堂附近不少邻居信了主。
    
我是在世上转了一圈后,最后降伏在基督面前的,第一次看见在十字架上被钉的耶稣时,他的膀臂是伸开的,我知道他要拥抱我,我就跪下了。受洗后我做起了专职义工,整天跟着牧师跑,其实丁牧师年龄比我小,但我看他时就像见到天使一样。
 
有几件事回忆起来特别温馨,虽然这些年我一直在外面跑,不常回老家,但那些回忆中的画面历久弥新,挥之不去。
    
有一次,丁牧师带我去为一个传染病人祷告,给她施洗。一天,一位在市传染病医院工作的姊妹对丁牧师说,有位被严格隔离的重症病人想请牧师为她去病床前祷告,若是能行,她想受洗归主。晚上,我和丁牧师去的时候,一看到那位姊妹,我就心如鹿跳,不敢靠得太近。她面若金纸,极度衰弱。但丁牧师走过去,坐下来,握手和她谈话,作基本要道讲解。随后为她施洗,整个过程都在戴口罩的护士的监护下进行。离开的时候,丁牧师轻声叹了口气,或许是紧张后的舒缓,或许是对一个得救灵魂的赞许。
    
丁牧师有一女聪明伶俐,他视若珍宝。有一次因为师母身体欠佳无法照顾孩子,丁牧师要带上三四岁的女儿去外地讲道、主持圣餐礼,我主动请缨陪同,丁牧师肚子里故事多,我对当地典故熟,小孩子问题多,我们一路上欢歌笑语不断。临近目的地,当地教会负责同工前来迎接我们,我们由城间公共汽车转乘小面包车,在最后打出租车时,遇到麻烦事,出租车司机行为粗鄙,向车外吐痰,风把唾沫吹到那同工脸上。那同工血气上涌,与司机争执起来,不肯罢休。正在争执中,丁牧师说了一句话:当年耶稣就是被人吐唾沫在脸上的。于是,我们都安静了,付钱下车,丁牧师说反正路也不远了,我们步行吧。我们走在乡间的公路上,绿荫匝地,蝉声悠扬,路上车少人稀,我们四人步行了约二十分钟,一路唱歌赞美,那情景至今难忘。
    
我如今也成了一名传道人,虽然不常回小城,但我总会想起丁牧师,他的皮肤常常过敏,不知现在有没有好些?他小女儿现在也快上高中了,不知成绩如何?师母爱操心劳力,我只能在心里为他们祷告。我走上服侍的道路正是因为他们生活中点滴的小事影响了我,我也愿自己能影响别人,因为我们是在效法耶稣。
    
愿我的牧师主恩长在!
 
 
《天风》2016年2期(总第434期)30页见证会。作者:中南神学院教师傅于浩。2017年7月12日礼拜二05:48扫描完成。2017年7月18日礼拜二15:13审核校对完成。
《天风》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89.html
《天风》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38.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