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主爱绵绵,恩泽吾家

时间:2015-08-27 22:34来源:《教材》2015年2期 作者:邱赛云 点击: 评论
感谢主,当时情况虽然慌乱,但我的内心渐渐平静,我相信上帝与我同在,不必害怕。所以我们鼓起勇气,弄湿毛巾捂住口鼻,冲出客厅,开锁逃到门外。
“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凡在我里面的,也要称颂他的圣名!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不可忘记他的一切恩惠。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他救赎你的命脱离死亡,以仁爱和慈悲为你的冠冕。他用美物使你所愿的得以知足,以致你如鹰返老还童。”(诗103:1—5)
 
在我信主的二十多年里,不知有多少次从内心发出强烈的呼声:主给我的恩典这么多,我要为主做见证!
   
一、蒙恩之始--黑暗变光明
 
我是福建连江县晓澳镇人氏,结婚之前根本不相信有上帝。1992年3月嫁给了一个只是挂名基督徒的丈夫。6月底,一向身体健壮的丈夫突然得了肝炎,住进了连江县医院。经过一个十五天疗程的治疗,病情非但没有减轻,反而更加重了。我们马上转院到福建省最权威的肝病医院——福州市传染病医院。又经过一个疗程的治疗,病情依然每况愈下,医院甚至把我的丈夫转到肝炎重症区。
   
无助的我们不禁开始思索:为什么一向生龙活虎的丈夫一下子得此重病且屡治不好?婆婆提出要寻找家族忘却已久的上帝。因此,通过亲戚,我们不时请来牧师帮我们祷告(当时我们夫妇俩还没有接受主,还不懂得祷告),丈夫的病情开始有所好转,黄疸、转氨酶等各项肝功指标开始逐渐下降,但离正常数值还有一定距离。
 
我们满心期待着,盼望着,可是随着时间一天天流逝,经历一个疗程、两个疗程、三个疗程……四个月过去了,肝功指标却仍然达不到正常数值。家里的积蓄几乎掏空,所有的精力也几乎耗尽,那时候没有信仰根基的我开始烦躁,怀疑上帝的能力也不过如此,上帝只能将我的丈夫医治到这个地步,看来还是得靠自己才行。
 
我瞒着丈夫回老家,与母亲一起去做迷信,并向巫婆拿了一张符。巫婆说:“只要将此符烧了,并在病人头上绕一圈,病人第二天就会好了。”
 
于是,我顾不上路途的疲惫,当天就拿着所谓的神符,满怀希望地回到医院,趁着丈夫午睡,偷偷地把符点燃,在丈夫身上绕了一圈,然后给丈夫打气:现在没事了,你的病马上就好了。
 
不料,第二天,当医院的科室主任带着医生来查房时,一摸丈夫的肝部,当即说:“病人的肝变小!”
 
肝变小,意味着肝萎缩,然后是肝昏迷.接着就是死亡!随即,医院的病危通知单便递到我的手上,我的世界顿时如天地崩塌般轰然倒下。我满怀希望求来的“神”,求来的符,竟将丈夫送到了死亡的边缘!
 
我这才发现自己捅了大娄子,一定是昨日无知鲁莽的行为造成这悲剧!我错了,我得罪了天,得罪了上帝,得罪了值得我们信赖的全能的上帝!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量,我背起包,握紧颤抖的双手,泪流满面地冲向福州市台江教堂。俯伏在十字架前,我不住地哭泣,不住地忏悔,不住地认罪:
 
......主啊,求你原谅我们的无知,求你赦免我们的罪过,求你医治好我的丈夫,我们将终身跟主走,永远服侍主,绝不反悔!
 
我就这么跪在十字架前全身抽搐、涕泪纵横忏悔了半个多小时。当我离开教堂的时候,孙义用牧师说:“姊妹,不用怕,上帝与你同在!”对别人来说,这可能只是一句普通的鼓励,但对那时绝望的我而言,却是巨大的力量和希望,好像一股暖流一下子涌进我的全身,使我身体里每一个器官、每一个细胞都释放了!一下子我好像看到了生命的曙光,看到了希望!我的泪水又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
   
神迹出现了!第二天医生检查,肝竟然没有继续萎缩!连医生都惊叹于病情好转之快。一下子,危险解除了!
 
之后的我带着认罪和感恩的心,几乎跑遍了福州市区的每一座教堂,敬拜、祷告、赞美!我们夫妇俩天天唱赞美诗,读圣经,看《荒漠甘泉》,不住地祷告。真的非常奇妙,丈夫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仅仅一个疗程,肝功能一切都恢复正常。终于,丈夫康复出院了!
   
回想认信之前,四个月花两万多元病情却末见好转(相当于当时县城一套房子的价格),而认信后,十五天只花二千元左右,丈夫就恢复健康了。一个月后复查,医生说:“看不出来他曾经病过。”
 
人在灾难面前是无比软弱的,但我们虽经患难,却找到了一生最美的祝福--认识主耶稣。是他“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将我的麻衣脱去,给我披上喜乐”(参诗30:11)。
 
感谢上主,赦免我们一切的罪孽,医治我们的一切疾病,我的心哪,你要称颂耶和华。
 
二、蒙恩之途——化险为夷
   
信主二十余载的岁月中,信实之神实以厚恩相赐,他不但赐我们事业发达、物质富足,更救我们脱离凶恶。他以仁爱和慈悲为我们的冠冕,用美物使我们所愿的得以知足,又屡次救赎我们的脚免于跌倒,救我们的命脱离死亡。
 
印象中,上帝对我个人在生死线上的首次救赎应是2009年一个夜晚去浦口镇车上的经历。当时为我们开车的是一个新手司机,车很破旧。由于夜晚漆黑,加上车灯微弱,我不免有些担心,一路上都不住祷告,祈求主保守我们平安。当车开到下坡路段时,突然发现咫尺之遥竟然有辆大货车停在车道中间。因为是下坡,车速很快,偏偏刹车又失灵,无法控制车速。命悬一线之时,这个没有多少驾车经验的朋友居然及时转动了方向盘将车紧急转向另一车道。感恩的是,另一车道正好没有车辆,若有车辆,也将是车翻人亡的结果;而且我可能会第一个被抛出车窗,因为我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直到如今当我回想起那个生死攸关的夜晚仍旧心有余悸,这更让我对主所给予的恩典满怀感激。
   
除了那次生死关头的救赎外,最令我刻骨铭心的是2014年7月10日发生的事。
 
当天凌晨一点我方才入睡,早上6点30分就突然醒来,发觉烧焦的味道狠重,连忙将卧室里的空稠等电器电源关掉。打开卧室门一看,天啊!太可怕了!不知家里着了火,客厅弥漫着乌黑滚滚的浓烟,浓浓的焦味也如排山倒海般涌来。我吓得手脚发软,不知所措,声音都变了调,只能用微弱的声音呼叫在对面卧室的女儿,她没有回应。我关上卧室门,连忙联系在单位值班的丈夫和小区保安,并开窗呼叫救火,但因为太早没人听见。感恩的是,我女儿居然能听到我微弱的叫唤,醒了,开门叫我,我连忙跑到她的卧室。
 
客厅的烟更浓更黑了,无法看见一丝光线并且时不时还昕到“吧嗒吧嗒”声响,担心电器会爆炸。
 
这时丈夫和保安已在门外,但门被反锁,他们进不来,若等人来开锁或者等消防车来,都担心时间会来不及,因为此时客厅烟雾已越来越大……
 
岌岌可危间,我知道只能自救!感谢主,当时情况虽然慌乱,但我的内心渐渐平静,我相信上帝与我同在,不必害怕。所以我们鼓起勇气,弄湿毛巾捂住口鼻,冲出客厅,开锁逃到门外。
 
感谢主,一切平安!
 
后来发现是家里的电磁炉线路老旧自燃,大概从早上2点就开始自燃了,感谢上帝,明火未引发大火;感谢上帝,让我及时醒来得以平安。
   
保护我们的是耶和华,他不打盹,也不睡觉。他要保护我们,免受一切的灾害。他要保护我们的性命,或出或入,耶和华要保护我们,从令时直到永远。他是我的拯救,也成了我的诗歌,我们要称颂耶和华,从今时直到永远。上帝啊!愿一切荣耀归给你!
 
 
《教材》2015年2期101--104页见证, 2015年7月16日礼拜四06:09扫描,2015年8月1日礼拜六16:05审核校对。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