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基督教故事--十五、经院神学(续)

时间:2017-03-10 21:28来源:《教材》2016年4期 作者:严锡禹 点击: 评论
1272年至1273年,阿奎那被派往意大利那不勒斯高级神学研究院。阿奎那在这里获得了一次神秘的灵性经验,他说:“所有我撰写的内容与神启示给我的内容相比较,不过是稻草而已。”
(四)托马斯·阿奎那
    
上期说过,经院神学的标志性人物是托马斯·阿奎那,本期,我们就专门介绍一下这位时人称为“西西里哑牛”的神学家。
    
1225年,托马斯·阿奎那出生在意大利中南部的一个贵族家庭,父亲是位爵士,阿奎那5、6岁时,被送进著名的卡西诺修道院,在那里,他接受了照好的教育。他不仅学习如何祈祷,还学习如何从事研究。数学是基础性课程,而运用拉丁文阅读与写作则是必备的技能。1239年,父亲在卡西诺修道院长的建议下,又将阿奎那送到那不勒斯,进入那里的一个综合性研究机构学习,这个机构其实就是后来的大学。那不勒斯学校成立于1224年,主要致力于医学和哲学的研究,在哲学方面,特别着力于亚里士多德哲学的研究。
    
阿奎那在这里接触到了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除了阅读亚里士多德本人的著作外,还阅读了伊斯兰学者解释亚里士多德的著作,如阿威罗伊(Averoes)和阿维森纳(Avicenna),可能还阅读了犹太学者迈蒙尼德(Maimonides)的著作,他是一位非常重要的犹太亚里士多德派学者。
 
总之,在那不勒斯的5年时间里,阿奎那打下了扎实的哲学基础,在逻辑学、自然科学和数学等方面部进行了认真的学习。据传记作家考证,很可能就是在那不勒斯期间,阿奎那接触到了多明我修会。
    
我们已经介绍过,随着欧洲大学的兴起,多明我会在大学内部设立修道院,成为吸引知识分于的重要渠道。多明我会大约于1227年进入那不勒斯,1230年建立自己的高等教育机构。多明我会关注知识、崇尚学术研究的特点,可能就是吸引阿奎那入会的重要原因之一。阿奎那的教育都是在修道院里未完成的,在那里,他一方面追求虔诚的宗教生活,完全献身上帝,另一方面又热衷于知识的追求、学术的研究。在多明我修会里,这两个方面得到高度统一、完美结合。
    
大约1244年,阿奎那正式加入多明我会,从此终生在多明我的高墙大院中从事学术研究。入会后不久,阿奎那奉派到巴黎大学,一面在那里的修道院里继续从事研究,一面在巴黎大学教学。在巴黎大学的4年时间里,阿奎那与大学和本会的教授建立起了密切的关系。更加值得注意的是,他参加了大阿尔伯特的神学演讲活动,深受影响,开始从事神学研究。大阿尔伯特已经是多明我会知识分子中享有盛誉的教授,他在哲学研究上独具慧眼,看出了亚里士多德哲学对于建立基督教神学体系的重要性,于是,开始将亚里士多德哲学引入到基督教神学中来。阿奎那完全接受了大阿尔伯特的思路,全身心投入此项研究工作。
    
1248年,阿奎那跟随大阿尔伯特来到科隆,进入一间刚组建的高级研究院。在这里,阿奎那在大阿尔伯特的指导下,研读了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协助老师注释亚里土多德的《物理学》。通过学习,阿奎那很快成为哲学和神学的专家,并且开始在科隆讲授《神职的阶层》,这门课显然是在学习老师大阿尔伯特《教阶》的基础上开没的。
    
阿奎那身材粗壮,却生性怯懦,羞于表达,因此同学们送了他一个外号:“西西里哑牛”。然而,同学们也渐渐认识到,阿奎那在哲学和神学上的领悟力是他们所不能及的。阿奎那的这一优点,身为老师的大阿尔伯特看得十分清楚,他甚至不无调侃地说:这个哑牛将来的吼声将震惊全世界。
    
1252年,阿奎那回到巴黎,开始在巴黎大学讲授彼得·伦巴德(Peter Lombard,殁于1160)的《教父名言录》(Libri quattuor senteniarum)。这本书是彼得·伦巴德的重要著作,他按照基督教信仰的主题,将古教父的相关言论汇集在一起,并作了必要的注释。全书分为四个部分:第一,“论三位一体”,第二,“论创造”,第三,“论道成肉身与人类的复归”,第四,“论神迹”。因此,本书又译为《四部集注》或《教父箴言录》。这本书一经出版,很快成为中世纪主要的系统神学教材,而讲解本书,则成为获得神学高级学位和教授席位的关键环节。阿奎那获准讲授此书,说明他已经走上了成为神学家的快车道。
    
1259年,阿奎那奉派回到家乡意大利,任务是从事多明我会各地方团体的教育,这份工作使他有机会接触到许多普通的多明我会会员,更深入地了解到他们的思想倾向。1265年,阿奎那奉命到罗马创建一所高级神学研究院,在这里,开始写作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著作《神学大全》,并且在罗马完成了全书的第一部分。
    
在意大利度过近十年后,1268年,阿奎那又回到了巴黎,再次担任神学教授,并继续撰写《神学大全》第二部分。阿奎那的写作和获得教授职位,引起了巴黎学术界的波动,有人质疑多明我修士与方济各修士担任教授的资格,有人批评在神学研究中运用亚里士多德哲学。对此,阿奎那毫不沉默,一一回应,尤其是关于亚里士多德哲学的问题。
 
为捍卫神学领域对亚里士多德哲学的运用,他写作了亚里士多德哲学著作的评注,如《后分析篇》、《物理学》、《形而上学》等。他指出,亚里士多德哲学的基础是逻辑,将这种逻辑运用于神学,能增进神学的清晰性。阿奎那在多明我会内部讲授亚里士多德哲学,使这种哲学在修会内迅速流行起来。
    
1272年至1273年,阿奎那被派往意大利那不勒斯高级神学研究院。那不勒斯之行最令关注的是,阿奎那在这里获得了一次神秘的灵性经验,致使他怀疑自己此前写作的《神学大全》,对学术知识的价值产佳了动摇。他说:“所有我撰写的内容与神启示给我的内容相比较,不过是稻草而已。”由于这样一次经验,阿奎那放弃了《神学大全》的写作,以致他正在写作的第三部分没有完成,也使全书缺少结论部分。后来,学生根据他的其他著作补写了没有完成的部分。
    
1274年3月7日,阿奎那在去参加一次会议的途中去世。
   
(五)《神学大全》
    
托马斯·阿奎那的《神学大全》是一本巨著,2013年商务印书馆从台湾引进该书中译本,全套书共17册。尽管阿奎那没有将它写完,结尾部分由学生在他去世后补充完成,但全书已自成体系,并且逻辑严密,内容博大精深。
 
全书共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讨论上帝的本质,阐明三位一体学说,解释上帝创造的过程,包含119条辩论。阿奎那著名的关于上帝存在的五项证明,就出现在这一部分。
 
第二部分涉及美德与邪恶,强调上帝是至善的,是一切造物的归宿。
 
第三部分主要是亚里士多德《形而上学》一书的主流,讨论了道成肉身、洗礼、圣餐礼、补赎礼等神学问题及教会仪式。
    
《神学大全》由许多可独立成篇的论文构成,每一篇论文解决一个问题,大致包含五个部分:
 
1、提出问题;
2、“异议”,即反面意见,这种反面意见可能会有两个、五个甚至八个,分别标注为异议一、异议二等;
3、与异议相反的意见,通常引用教父论述或者圣经经文来反驳异议;
4、结论,即阿奎那本人的回答;
5、对异议的回答。
    
如问题一:除开哲学以外,还需要更进一步的教义神学吗?
    
异议一,除了哲学以外,我们不再需要其他知识。因为人不该追求至上的真理,那是属于上帝的。上帝以外的真理,哲学就足够了。
    
异议二,人类的一切知识都适用哲学,甚至上帝本身也适用,因此,神学只是哲学的一个部分,亚里士多德早已证明了这一点。因此,哲学以外,更无知识。
    
反面意见,阿奎那引用《提摩太后书》3章16节,“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上帝所默示的圣经,并不是哲学知识的一部分,因为哲学建立在人的理性知识上。所以,哲学以外,人有必要拥有其他知识,如上帝的默示。
    
阿奎那的回答,人的救赎需要哲学以外上帝启示的知识,原因是,人指向上帝,其终极命运不是理性所能把握的。先知以赛亚说:“从古以来人未曾听见、未曾耳闻、未曾眼见、在你以外有什么神为等候他的人行事。”(赛64:4)
 
终极命运是每个人都应该首先知晓的,但救赎的知识超越了人的理性,只能靠着启示来认识,就像人要认识上帝,也不能靠自己的理性,而要靠上帝的启示一样。人的理性只能认识到上帝很少的一部分,此外绝大多数通过理性获得的关于上帝的知识都充满了谬误。相反,靠着启示,靠着上帝对人的救赎,真理就有了依据,神圣的启示教会人神圣的真理。因此,在理性建立起来的哲学以外,还需要通过启示建立起来的神圣的神学知识。
    
回应异议一,这一切超出人能力范围的知识,无法通过理性获得,然而,藉着上帝的启示,靠着信仰,就可以达到。因此,许多启示给我们的东西,超过了我们对人的理解。
    
回应异议二,从不同的方面看,科学有许多种。天文学家和物理学家得出诸如地球是圆的这样的结沧,所不同的是,天文学家借助数学的运算,而物理学家则通过实验。所以关于地球的知识并不包含在哲学中,这类知识的获得依靠自然理性,哲学知识的获得依靠逻辑理性,神学知识的获得靠的是启示理性。
    
(六)发现理性
    
阿奎那的时代,正值卡罗琳文化复兴影响达到鼎盛之际。公元8、9世纪,欧洲大陆烽火连年,文化凋敝,远离大陆的爱尔兰成为欧洲唯一一个文化气息尚存的地方。查理曼大帝希望振兴法西文化,于是派人到爱尔兰去请学者来主持他的宫廷学校。于是,一批学者先后来到法兰西,这些学者的到来,极大地活跃了中古法兰西的文化,使得法兰西境内自由讨论哲学、神学蔚然成风。由于查理曼大帝所开创的王朝称为卡罗啉王朝,因此学术界称这一文化现象为卡罗琳文化复兴。
    
卡罗琳文化复兴时期学者的主要贡献,不在于神学上的创见,而在于收集、整理、复制、保存了大量的古代文献,尤其是奥古斯丁和格列高利的文献。在释经方面,他们同样追随传统方法,在一本名为《教父注释珍集》(Catenea)的圣经注释中,他们罗列了教父对大部分圣经章节的诠释。本书按照若干教义要点,分类引用教父语录,为接下来的神学讨论提供了极有价值的材料。
 
这一时期有两位十分活跃的盎格鲁--撒克逊神学家,他们是坎特伯雷的提阿多列(Theodore,of Canterbury,602--690年)和尊敬的比德(the Venerable Bede,约672--735年),后者写作了著名的《英吉利教会史》(Ecclesiastical History of the English People)。
    
阿奎那在这样的文化氛围中,踏上了神学研究之路。研究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尝试,对阿奎那的神学走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阿奎那在亚里士多德那里,发现了理性。理性是人获得知识的一种能力,不同于传统的神学能力。理性不同于信仰,它有自己的独立性和领域。如何处理理性与信仲的关系,是阿奎那一生的任务。古教父大多在信仰的前提下处理理性问题,阿奎那反其道而行之,在理性的前提下处理信仰问题,他的《反异教大全》和《神学大全》都是在这一前提下论证完成的。
    
因此,想要理解阿奎那神学,首先必须弄清楚他关于理性与信仰两个层次的知识述求。他认为人类获取知识的途径有两个,一个是自然理性的能力,通过后天的学习、理性的分析获得的知识;另一个是信仰的能力,它来自上帝启示的恩典,所获得的是关于信仰的知识。
    
两种能力所获得的知识,一是属于较低层次的自然真理,另一是属于较高层次的超自然真理。前者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获得,后者必须通过自上而下的方式才能获取。获取前者的学者,我们称为哲学家,获取后者的学者,我们称为神学家。哲学服务于神学,哲学是神学的婢女。
    
如此一来,人就拥有了可以独立获得知识的广阔领域,即使是关于上帝的存在与属性、上帝的创造、不朽灵魂的存在等等传统神学命题,都可以借助人类的自然理性,部分地获得这些知识,尽管这些知识必须得到启示的验证。阿奎耶提出的关于上帝存在五项证明,就是这一认识论原则在神学中的运用。
 
然而,人的理性毕竟有限,至少在神学领域内,还有许多超理性的知识存在,因此,启示和恩典是神学研究中必不可少的要素。阿奎那的这一神学主张,被后人形象地总结为二层楼的神学:楼下是自然理性,楼上是启示理性。
 
下期预告:走出中世纪
 
 
《教材》2016年4期122--128页教会史。作者:严锡禹。2017年1月17日礼拜二21:13扫描,2017年3月8日礼拜三15:48审核校对。
《教材》2016年3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85.html
《教材》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778.html
《教材》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755.html
《教材》2015年1--6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541.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