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故事--十三、教权皇权(续)

(三)披毡忏悔的亨利四世
    
查理的确不愧为一位伟大的君主,他开创了欧洲(尤其是欧洲西部)的一个新时代,这一时代虽不能说绝无仅有,也可算是出类拔萃。然而,查理死后,这种辉煌很快就烟消云散,查理开创的大帝国也随之分裂。这种局面对教廷与王国的关系也产生了不小的影响,查理时代那种皇权凌驾于教权之上的辉煌面临严峻挑战。
    
在耶稣降生后第二个千年来临之际,皇权与教权的斗争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双方你争我斗,互不相让。我们在这里选择这场斗争中的一个典型故事,这段故事涉及到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教皇格列高利七世,一个是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四世。
    
格列高利七世俗名希尔德布兰,他是一位非常杰出的教皇。虽然他身材不高,貌不惊人,但却才智超人,善于谋划。
 
大约1020年,希尔德布兰出生在意大利一个贫寒人家,从小在隐修院接受教育,深受教会改革派的影响。他的老师后来就任教皇,即格列高利六世,希尔德布兰随老师到教廷任职。1046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亨利三世袭击罗马,废黜格列高利六世,并将其流放到德国,希尔德布兰随老师一起流放,亨利三世则在罗马另立教皇。在这场皇权与教权的斗争中,皇权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这件事为希尔德布兰日后与亨利三世的儿子亨利四世的斗争埋下了伏笔。
    
当利奥九世出任教皇后,从德国召回了希尔德布兰,参与教会改革。从此,希尔德布兰成为教廷炙手可热的人物之一。利奥九世领导的改革主要针对教会神职人员日愈腐败的风气,他严厉谴责神职买卖的行为,反对神职人员结婚并拥有私产。但在这时,亨利三世依然牢牢控制着教廷。
 
利奥九世去世后,亨利三世任命了一个德国籍教皇。亨利三世对教廷的控制,越来越引起教会中彻底改革派的不满,这其中就包括希尔德布兰。正在这关键时刻,亨利三世去世了,他年仅6岁的儿子继位为亨利四世,皇太后摄政。与亨利三世相比,这届政权十分孱弱,教廷清除亨利三世影响的时机到了。
    
1073年,前任教皇亚历大大去世后,希尔德布兰当选为新教皇,他以恩师就任教皇时的名字给自己取名为格列高利七世。上任伊始,他继续推行参与多年的教会改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野心不断膨胀,企图把全世界置于教皇的管辖之下,他不仅想让皇权臣服于教权,还想让东部的拜占庭帝国和被伊斯兰教势力控制的土地都纳入教皇的管辖范围。这种极度膨胀的野心使得他改革教会的兴趣锐减,而与亨利四世斗争的兴趣则大幅升温。
    
实际上,亨利四世也是在几位坚持改革的教皇的熏陶下成长起来的,本质上,他也希望改革教会中的一些不良习气。格列高利七世与亨利四世斗争的焦点在于,谁有权力任命新的主教,通俗的说,就是谁拥有教会的人事任免权。这就是教会历史上著名的主教叙任权之争。
    
希尔德布兰就任教皇的最初几年,亨利四世的处境十分艰险,帝国内的叛乱不断,贵族对他心怀不满,亨利为应付这些事情已经焦头烂额,自然无暇顾及主教叙任权问题。因此,他于1074年在对教皇使节忏悔时承诺服从教皇。第二年,希尔德布兰重申平信徒无权任命主教,亨利是平信徒身份,自然无权任命主教。但是,亨利四世并不甘心把其父开创的霸业拱手让以他人。在他平定国内危机后,对教皇的态度明显改变了。
    
1075年,米兰发生骚乱,一些极端分子强烈要求教会加强神职人员独身制。亨利四世以为天赐良机,废除了米兰现任主教,重新任命了一位大主教。这一行动公然违背他的承诺,直接挑战教皇权威。
 
格列高利七世当然不会坐视不管,他立即做出反应,给亨利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谴责他的挑衅行为,并且命令亨利在指定时间内到罗马忏悔,否则将受到绝罚(即开除教籍)的惩处。
    
这个时候,亨利四世在对形势的估计上犯了一个错误,他自以为地位稳固,因此,拒不执行教皇谕令,于1076年1月在沃尔姆斯召开会议,邀请支持他的贵族和主教出席。会议对希尔德布兰进行人身攻击,否定他的教皇地位。会后发布了一个通告,通告开头写着:“致希尔德布兰,并非教皇,乃是犯了错误的修士”。
    
通告发布不到一个月,格列高利七世在罗马召集宗教会议。会议重申教皇权威,严厉谴责亨利四世的行径。会议第二天,格列高利七世以教皇身份宣布了他对亨利四世的判决:“我以圣父、圣了、圣灵的名义,凭借圣彼得的权威和大能,为着保护教会荣誉的缘故,对亨利国王发布禁止令,禁止他在德国和意大利行使任何权力。”同时,教皇也下达了绝罚令,革除亨利的教籍,宣布臣民效忠亨利的誓言为无效誓言,臣民无须履行。
    
事实上,亨利四世此时羽翼未丰,国内的叛乱虽然被他用武力镇压了下去,但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他的政敌对他虎视眈眈,只要一有机会就会浑水摸鱼,给他制造麻烦。而那些支持他的主教也对他所提供保护的能力心存余虑,有的人甚至身在曹营心在汉,明里支持亨利,暗中却修好教皇。
 
不利的局面终于在1076年10月达到顶点,此时,德国贵族作出一个令亨利痛苦万分的决定,他们召开会议,给亨利发出最后通牒,如果他在一年内不能恢复教籍,他的皇位就将不保。这些贵族为了表示通牒的有效性,专门邀请教皇格列高利七世于次年2月参加奥格斯堡会议。
    
亨利四世陷入十分危险的境地,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是,请求教皇撤销绝罚令。为此,亨利作出了一个重要决定,向教皇表示忏悔。从短期看,这是一种忍受胯下之悔的屈服,但从长远看,亨利走出了具有深远政治意义的一步。1076年至1077年隆冬,亨利得知德国贵族向教皇发出参与奥格斯堡帝国会议的邀请,知道教皇必然起程前来,于是在大雪封山的季节翻越阿尔卑斯山,进入意大利北部,在教皇去德国的必经之路上等他。
    
教皇格列高利七世没有弄清亨利的真实意图,担心亨利在前面阻截他,就暂避于卡诺莎城堡。卡诺莎城堡的主人是教皇的热情支持者,城堡十分坚固。亨利来到城堡前,要求与教皇单独见面,并且向他表示臣服。格列高利不明就里,坚持要与亨利公开会面,要求亨利当众忏悔。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教皇于是拒不见面。亨利则一连三天在严寒中赤足站在卡诺莎城堡的大门前,以示忏悔。教皇的随行人员见到此情此景,都替亨利说情。最后教皇做出了让步,于1077年1月28日撤销了对亨利的绝罚令。
    
从表面上看,卡诺莎城堡事件是教皇的胜利,亨利四世似乎颜面扫地。但实际上,真正的胜利者是亨利。他迫使教皇撤销绝罚令,从而阻止了拟于2月召开的奥格斯堡会议,使得反对派无所适从,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希尔德布兰与亨利四世的斗争并没有因卡诺莎城堡事件的解决而结束。此事件后不到两个月,亨利的政敌推选士瓦本公爵卢道夫为国王,与亨利对抗,内战随即爆发。身为教皇的希尔德布兰要在亨利与卢道夫之间做出选择,虽然他与选立卢道夫为国王一事毫不相干,但还是选择支持亨利的这位对抗者。
 
1080年3月,教皇故技重施,在罗马召开宗教会议,再次绝罚亨利。俗话说卦多不灵,教皇这一次的绝罚令毫无用处,反而招敏亨利的强烈反应。后者在二个月后召开会议,废黜希尔德布兰,另立教皇。新教皇被称为克菜门三世。形势朝着对亨利有利的方向发展,10月,亨利取得内战胜利,第二年,即1081年,亨利入侵意大利,目的在于解决教皇问题。此时的希尔德布兰已经内外交困,失去了罗马人和大多数枢机主教的支持。
 
1084年,希尔德布兰被迫逃离罗马,开始流亡毕活,克莱门三世正式登上教皇宝座,并立即为亨利四世加冕。1085年5月,希尔德布兰在失意中去世。这场教权与皇权的斗争,最终以皇权的胜利宣告结束。
    
(四)英诺森三世
    
希尔德布兰与亨利四世斗争的焦点在于主教叙任权。希尔德布兰去世前,没有最终解决这个问题,因此,他去世后,皇权与教权的斗争依然以不同的形式继续着。
 
1122年,亨利四世的儿子亨利五世与教皇在沃尔姆斯就主教叙任权问题达成协议,签订了沃尔姆斯协定。协定规定,德国境内的主教和修道院院长由选举产生,皇帝可以出席选举会议,并且可以与大主教们一起协商解决有争议的问题。同时,皇帝拥有其领地上的世俗权力。
    
沃尔姆斯协定是双方都做出让步的结果,它的约束力十分有限,其有效性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皇帝和教皇双方的力量对比,以及各自权力欲望的大小。
 
几十年后,弗里德里希就任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他是一位雄心勃勃的君王,以查理曼为楷模,处处仿效这位统一西欧的大帝,企图控制教会事务。
 
因此,他不顾沃尔姆斯宗教协定,控制了德国境内的主教叙任权。为了削弱教皇的权力,弗里德里希采取婚姻外交的办法,让他的儿子亨利娶了西西里和南部意大利的郡主为妻,从而取得了这部分地区的支持,使教皇陷于腹背受敌的困境。
 
1190年,弗里德里希死于十字军东征途中,其子继任为亨利六世。1194年,亨利的妻子继承西西里和南部意大利领地,因而获得这片土地的统治权。这样一来,亨利实际上控制着意大利的南北两端,把教皇置于他的夹击之下。教皇的形势岌岌可危,幸好亨利六世于1197年早逝,这场危机才米有进一步加深。与此同时,教廷也迎来了一位才能超凡的新教皇,此人被命名为英诺森三世。
    
英诺森三世俗名洛泰尔,年轻时在巴黎求学,攻读神学,后来又在博罗尼亚研究教会法。他的教廷工作生涯开始于克莱门三世时,传说他与克莱门三世沾亲带故,1190年,克莱门三世提升他为枢机助祭。克莱门三世去世后,他得到继任教皇重用,从此便平步青云。1198年成为教皇。英诺森三世在任时间不足20年,但他也许是中世纪最有成就的教皇之一,在他的统治下,教皇制的发展达到了鼎盛。在20年的任期内,他充分展示了他在政治、外交、管理、神学等各方面的才华。
    
上任伊始,英诺森三世就面临着教皇国腹背受敌的困境。但是,由于亨利六世去世,德国迅速分裂为两大派,一派支持亨利的兄弟菲利普,另一派支持不伦瑞克公爵奥托。在这两派斗争的过程中,英诺森三世审时度势,充分施展其高超的外交手腕,乘机巩固和扩张教皇权力。
 
他先倾向奥托一派,从奥托手中得到意大利和德国的部分权利。后来,菲利普占了上风,他居中斡旋,使双方达成协议,并规定双方若有争端,应听从由教皇控制的法庭的裁决。
 
1208年,菲利普遭暗杀,奥托再次得势。英诺森三世在奥托保证教皇国领土安全的前提下,同意不再操纵德国境内的主教选举。在双方都作出让步、达成协议的情况下,英诺森三世为奥托加冕。
 
然而,奥托并不愿意受制于教皇,加冕礼后,他马上食言。被激怒的教皇英诺森三世采取断然措施,拥立亨利六世年幼的儿子弗里德里希二世为帝国皇帝。
 
1214年,奥托在与法国国王的战争中被彻底击败,弗里德里希二世为帝国皇帝旋即成为定局。英诺森三世也借此将教皇权威推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
    
当然,仅仅控制一个德意志,对于教皇权威来说是不够的,英诺森三世对此心知肚明,而且他在德国内乱之际就已经为扩张教皇权威采取了行动,使得英国、法国、意大利不同程度地受制于教皇。
    
在与皇权斗争的过程中,英诺森三世没有忘记通过加强中央集权来强化教会内部事务的管理。他首先从理论上强调教皇至上,指出“教皇是世界之父”。他认为,仅仅把教皇说成是使徒彼得的继承人还远远不够,在他看来,教皇就是上帝的代理人,代替上帝管理世界。所以,世俗权力必须服从教皇。主教被选举出来协助教皇管理教会。
 
英诺森三世的这些理论之所以成为现实,除了在与皇权的斗争中取得胜利外,也在于他在职期间十字军东征的胜利,还在于他在教会管理和教义神学方面所取得的成就。
    
英诺森三世早就计划召开一次主教会议,解决一些教会和教义的问题,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使得这样一次会议直到他去世前一年的1215年11月才得以召开,这次会议的地点在拉特兰宫,因此被称为拉特兰会议,又由于它是在拉特兰宫召开的第四次类似会议,所以称为第四次拉特兰会议。这次会议成为基督教历史上的一个重要事件,说它具有历史性意义一点也不为过。
    
这次会议召开的时候,教皇势力所能达到的教区已经有71个其中包括君士坦丁堡教区和耶路撒冷教区。从各个教区来参加会议的主教达412人,来自各地的隐修院院长、副院长超过900人。有的教区派了代表,各国主教、国王也派出观察员参加会议。在大会开幕式上,英诺森三世作了长篇发言,并且向大会提供了已经准备好的70条教令,这些教令涉及到教义、信条、伦理、反对异教和异端等诸多方面。事实上,与会者除了同意这70条外,没有太多的选择余地。
    
在拉特兰舍议上,英诺森三世鉴于十字军征服君土坦丁堡的功绩,要求十字军收复圣地巴基斯坦和圣城耶路撒冷。会议结束后,他对收复圣地、圣城的工作表现出极大兴趣,亲自南下视察十字军,但不幸在视察途中死于佩鲁贾,时间是1216年6月16日,离拉特兰会议闭幕仅半年。
    
下期预告:十字军运动
 
 
《教材》2016年第1期119--126页教会史。作者:严锡禹。2016年9月21日礼拜三05:58扫描,2016年10月11日礼拜二14:54审核校对。更多《教材》2016年1期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1755.html阅读。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