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吾师

惊悉吾师汪维藩教授逝世,心中无限伤感。赋诗一首,遥寄一份痛楚哀思。
 
惊闻噩耗传,嚎啕满环球。
吾师何忍去,遗下万古愁。
巨星忽陨落,文昌实难留。
滔滔江河水,呜咽向东流。
呜呼复哀哉,学子心悲忧。
尊师且慢走,欠君一席酒。
伸手欲挽留,唯见一灵柩。
泪眼恍惚间,与师且叙旧。
昔日于金陵,师生情意投。
尊师如慈父,携吾登层楼。
多少谆谆话,学子铭心头。
喜笑怒斥间,一腔正气留。
奇哉一巨匠,才高赛八斗。
笔耕数十载,著述传千秋。
虔哉一良牧,终生为主候。
鞠躬复尽瘁,美名满九州。
往昔不可留,今朝悲且愁。
尊师撒手去,世间劳顿休。
洒泪何忍别,学子心痛揪。
师生情不灭,天长亦地久。
哀哉复哀哉,吾辈心何求?
惟愿吾师灵,天家永长留。
 
金陵94届学生王雷向汪教授叩首,无限哀思……
 
 
 《天风》2015年10期60页追思室。作者:金陵94届学生王雷。更多《天风》2015年10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731.html阅读!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