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天风》结缘

我是《天风》的忠实读者。我爱《天风》,喜读《天风》的文章;它是我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伴侣。
    
我不知《天风》复刊前的内容如何,但我深知《天风》从1980年10月20日复刊后的点点滴滴。因我从《天风》复刊后至今的35个年头,每年都订阅,从不间断;并且将每年的《天风》装钉成册,保存至今,无一遗漏。
    
转眼间,《天风》创刊70周年,复刊35周年,我感慨万干,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还记得35年前的一天,当收到《天风》复刊号时,我一到家门口就迫不及待地打开《天风》,一边走一边看,爬楼梯时还不小心摔了一跤。那一次,我一口气读完《天风》,已是午夜时分。
 
还记得当年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会的《告全国主内弟兄姊妹书》,我含着热泪捧读再三,怀着满心感谢赞美主恩的心情读完这封信。过了多年我还可以将《告全国主内弟兄姊妹书》一字不漏地背诵出来。
    
我目睹《天风》的成长,是《天风》成长的见证人。《天风》复刊35年来,从复刊不定期到季刊(1980年10月至1981年上半年),双月刊32页(1981年下半年至1984年),月刊32页(1985年至1991年)。以后经历了篇幅逐渐增加的过程——月刊40页(1992年至1993年),月刊48页(1994年至1991年),月刊56页(2000年至2008年),月刊64页(2009年至今,其间2006年至2008年曾出半月刊)。
    
我自从龙港主恩堂新堂落成(1991年5月8日)后不久,便毛遂自荐负责书刊工作达16年之久,直至2008年堂委会换届后自动要求退下来。
 
在这16年负责书刊工作中,我与书刊组同工(书刊组共5人)任劳任怨,始终把征订《天风》放在重要的位置。在这16年中,我堂每年订阅《天风》的数量平均稳定在100份左右。在我堂参加主日崇拜的信徒约1000人,订阅《天风》信徒的比例竟高达十分之一。
 
书刊组的同工始终认为这是一份属灵的圣工,并经常告诉大家:多订一份《天风》就是多向一个人传福音。我们是站在这样的属灵的“制高点”上,故此对订阅《天风》的工作更乐此不彼了。
    
《天风》内容丰富多彩,图文并茂,深受信徒喜爱。《天风》每年都有新的面孔展现在读者目前。栏目别具一格,生动活泼,令人耳目一新,赏心悦目。被评为“华东地区优秀期刊”是当之无愧的。
 
单渭祥牧师的“卷首语”,切中时弊,令人百读不厌;谢炳国牧师的“广角镜”反映人生百态,发人深省。《天风》是了解中国各地教会的窗口,是教会圣工上的忠实助手,是灵程道路上的可靠伴侣。我们要细心地呵护它,关心它,使之茁壮成长。
    
最后,请允许我引用《赞美诗(新编)》第247首《满园芬芳歌》作为本文的结束:
 
北风啊,求速兴起!南风啊,快吹来!
吹拂在我心园地,满园芬芳播开。
他像林中苹果树,我喜坐他荫下;
果实甘甜又成熟,心灵力量倍增。
 
 
《天风》2015年8期21页纪念《天风》创刊70周年专文。作者:浙江龙港主恩堂义工孙志蓬。2016年6月30日礼拜四21:48扫描,2016年7月12日礼拜二14:16审核校对。更多《天风》2015年8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651.html阅读!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