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做的以弗得

清晨6点,日本福冈市9岁的小女孩阿花已经在厨房里忙碌起来,为父亲和她自己准备早饭。这不是她第一次下厨,早在四年前她就已经开始每天早起做饭了。除此以外,她还承担了叠衣服、刷澡盆、打扫、整理衣柜等不少家务活.着实为父亲分担了很多生活压力。年幼的阿花这么勤劳,并不是因为家境贫困,这一切都源于她和妈妈的生命约定。 
 
阿花的母亲千惠结婚前就患上了乳腺癌。经过医治痊愈后,又奇迹般地孕育了阿花。然而,幸福是短暂的,千惠的癌症复发了。她知道,留给自己和宝宝的时间不多了。
    
作为母亲,千惠有些与众不同,她没有加倍地宠溺女儿,反而开始教她做饭及操持家务。阿花4岁生日那天,千惠送给她一条围裙作为礼物。因为于惠希望未来没有妈妈陪伴的日子里,阿花能够继续顽强、健康地活下去。
    
2008年,千惠走了,留下5岁的阿花和丈夫。失去了母亲的阿花并不孤独,因为千惠那份有远见的母爱已经深深地烙印在女儿的生命中。
    
圣经中也有一位伟大的母亲,就是撒母耳的妈妈哈拿。本不能生育的哈拿,蒙神恩眷奇迹生子,感恩赞美之际并没有忘记自己向神许下的誓愿。她全心养育儿子直到断奶,便将他送到会幕中做仆役的工作。仔细想来,撒母耳并非利未人,身为以法莲支派的他也许终其一生都将在劳碌中度过,难道哈拿没想过吗? 
 
然而,正如千惠所选择的一样——“爱孩子,就要教会孩子独自生存的能力”,哈拿也按捺下母性中的不舍,将幼子留在会幕中,让其经历那曾经带给她救恩的耶和华上帝。
    
尽管母子见面的机会每年只有一次,但哈拿的爱并未远离。每年全家献祭时,她都会给儿子披上一件亲手缝制的以弗得外抱,这其中蕴含的期许不言而喻。如此,也难怪本来籍籍无名【籍籍无名:虽可解作“每本书也没有他的名字”,不过古时并没有这句说话。藉藉无名:古书只有“无藉藉名”一词,解作“没有大名”。寂寂无名:沉寂,没有人识得,用作形容没有知名度、不为人知的人。看来,“籍籍无名”无据,“藉藉无名”也不对,或者当为“无藉藉名”。似乎只有“寂寂无名”才是对的】的撒母耳可以从逆境中脱颖而出,赢得百姓的喜悦和上帝的青睐。
    
母爱深沉,除了无偿的哺育,更少不了悉心的教养。哈拿与千惠都是了不起的母亲,撒母耳和阿花便是她们头上的冠冕——每个孩子都是“妈妈在这世世界上活过的证明”。
 
“我儿,要听你父亲的训诲,不可离弃你母亲的法则,因为这要作你头上的华冠,你项上的金链。”(箴言1:8--9)
 
 
《天风》2014年5期31页人在旅途,2014年11月11日礼拜二21:00扫描,2014年11月14日礼拜五15:17审核校对。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