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斯帖与王昭君

东方古国四大美人之一:汉代的王昭君以其天生丽质、高洁品格、超凡气度而享誉华夏。无独有偶,西亚古老文明之波斯帝国的亚哈随鲁王的王后:一位犹太民族的绝色美女以斯帖,她的名字和传奇经历也载入了史书和基督教的圣经,被世代传颂。将这两位东西方古代美人作一比较,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全新的审美视野。
    
公元前550年,以色列国的耶路撒冷已经沦陷,犹太人被掳到巴比伦,公元前539年,波斯帝国击败巴比伦,开始统治从印度直到古实的一百二十七省全境。亚哈随鲁王在位第三年,派官在各省招聚美貌的处女。容貌俊美、父母双亡的犹太少女以斯帖也被送入王宫。她遵养父末底改所嘱,没有将宗族籍贯告诉他人。
    
众女子照例先洁净身体十二个月:六个月用没药油,六个月用香料和洁身之物。满了日期,才挨次进去见王。以斯帖也按次序被引入宫见王,王一见大喜,顿觉群芳失色,众星无光。圣经中描写:“王爱以斯帖过于爱众女,她在王眼前蒙宠爱比众处女更甚。王就把王后的冠冕戴在她头上,立她为王后。”(参斯2:17)
    
为什么她会如此顺利?仅仅是由于美貌吗?可我们知道,亚哈随鲁王先前的王后瓦实提也是容貌甚美的佳人,却因违命而被废。作为犹太女子的以斯帖自小研习犹太教的经典,虔诚信仰耶和华上帝,每日祷告读经,敬畏神。圣经中写,以斯帖虽受宫中总管的喜悦,却只收本分之物,“别无所求”,“凡看见以斯帖的都喜悦她”。如果容貌姣好可以博得第一眼的好感,那么一年多后大家还能爱她,就只能是因为她天性的善良纯洁和真挚了,敬虔的信仰令她具有一种由内而外的圣洁和超凡脱俗的美,谷中的百合花就这样脱颖而出,戴上了高贵的王冠。
    
再看王昭君。她姓王名嫱(qiáng),字昭君,于公元前52年出生于南郡秭(zǐ) 归县宝坪村,今湖北地界。汉元帝建昭元年,下诏征集天下美女补充后宫,王昭君年当二八,仿佛幽兰独立,纳选入宫。然而,王昭君入宫之后,并未见到元帝。
 
《后汉书•南匈奴列传》记载:“昭君入宫数岁,不得见御,积悲怨……”这又是为何呢?其中缘由,葛洪《西京杂记》有所叙述。王昭君入宫之后,按照惯例须由画工画了容貌,呈上御览,以备随时宠幸。而当时主画的毛延寿生性贪鄙,屡次向宫女索贿,宫女为得召见,大多倾囊相赠。因此,笔底添出丰韵,易丑为美,易美为丑。王昭君家境一般,更自恃美冠群芳,生性奇傲不肯迁就,不肯贿赂画师。因此,画像平平无奇,“入宫数岁,不得见御”。
    
然而, “自古穷通皆有定”,命运总在无声无息之中发生着变化。做了王后的以斯帖与失意的王昭君都想不到,生命中严峻的考验和机遇又突然出现!
    
以斯帖的养父末底改因不肯跪拜王宫的权贵哈曼,以致哈曼竟然起了歹意,要设毒计灭绝通国所有的犹太人,灭绝末底改的全族。他在亚哈随鲁王面前进谗言诋毁犹太人,捐重资求得了王的旨意,择定日期杀戮灭绝波斯帝国全境的犹太人!谕旨所到之处,“犹大人大大悲哀,禁食哭泣哀号,穿麻衣躺在灰中的甚多”。
 
绝望之时,末底改托人告知王后以斯帖,“并嘱咐她进去见王,为本族的人在王面前恳切祈求”。以斯帖回复道:“王的一切臣仆和各省的人民,都知道有一个定例:若不蒙召,擅入内院见王的,无论男女必被治死;除非王向他伸出金杖,不得存活。现在我没有蒙召进去见王已经三十日了。”
    
这是以斯帖面临的生死抉择,违例进去见王风险很大,不仅王后之位可能不保,甚至死罪也难逃。她之前的王后瓦实提就是前车之鉴。怎么办?以斯帖感到命悬一线,踟蹰(chí chú,心中犹疑,要走不走的样子)难行。
    
这时末底改的一番话警醒了她:“你莫想在王宫里强过一切犹大人,得免这祸。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太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灭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
 
惊雷炸响,一道闪电凌空划开了愁闷的云层,瞬间,以斯帖望见了云上的慈容!天父啊,掌管万有的神,这是你的安排和旨意吗?那么,求你亲自与我同在!望天呼求之后她不再迟疑,回报末底改说:“你当去召聚书珊城所有的犹大人,为我禁食三昼三夜,不吃不喝;我和我的宫女也要这样禁食。然后我违例进去见王,我若死就死吧!”
    
“我若死就死吧!”这种感天动地的精神也会感动君王吗?是的。三天后,“以斯帖穿上朝服,对殿站立”。也许是她那种为民族赴死的勇气,也许是她那种舍己坦然淡定的气度,奇迹出现了,“王见王后以斯帖站在院内,就施恩予她,向她伸出手中的金杖;以斯帖便向前摸杖头。王对她说:‘王后以斯帖啊,你要什么?你求什么?就是国的一半也必赐给你。’”死神缓缓退去。虽然离问题的解决还远,但反击奸臣哈曼的第一个回合成功了!
    
王昭君呢?汉元帝在位期间,南北交兵,边界不得安静。公元前34年,北方匈奴呼韩邪单于(chanyu)被他哥哥郅(zhi)支单于(chanyu)打败,南迁至长城外的光禄塞下。公元前33年,匈奴首领呼韩邪单于(chanyu)主动来汉朝,对汉称臣,并向汉元帝请求和亲,以结永久之好。元帝同意了,决定挑选一个宫女当公主嫁给呼韩邪单于(chanyu)。当呼韩邪单于(chanyu)挑选阙氏(阏氏yanzhi为匈奴语,王后之意),内外震动时,其他宫女们顾虑踟蹰(chí chú,心中犹疑,要走不走的样子),不能决断。王昭君则深明大义,挺身而出,慷慨应诏,愿意出塞和亲,令管事的大臣喜出望外。
    
与以斯帖一样,昭君不是没有疑虑。异域的胡邦,人多暴猛,士多骄奢,以毡裘为衣,以羯膻(羊臊气 。羯jié 公羊,特指骟过的:羯羊。 膻 shān 像羊肉的气味:膻气。)为味,大漠荒沙,胡风浩浩,胡笳(jiā:中国古代北方民族的一种乐器,类似笛子)凄苍,孤烟袅袅(niǎo:柔弱,缭绕),陇水呜咽(wūyān:形容低沉凄切的声音),以自己的玉容娇弱,怎抵塞外的冰刀霜剑?“翩翩之燕,远集西羌(qiāng),高山峨峨,河水泱泱。父兮母兮,进阻且长,呜呼哀哉!忧心恻伤。”她写的这些诗句正表达了自己的心曲。但昭君非寻常之女,其志向必然与雁齐飞!
    
元帝见报吩咐大臣选择吉日,让呼韩邪和昭君在长安成了亲。随后,王昭君在车毡(zhān)细马的簇拥下,肩负着汉匈和亲之重任,别长安、出潼关、渡黄河、过雁门,于第二年初夏到达漠北。她在坐骑之上,拨动琵琶琴弦,奏起悲壮的离别之曲,声声催人泪下。传说中,南飞的大雁听到这悦耳的琴声,看到坐在马车上的这个美丽惊艳的女子,忘记了摆动翅膀,纷纷跌落地下。从此,昭君就得来“落雁”的代称。后来人们多用“沉鱼落雁”来作为美女的代称,其中的落雁出典就在于此。
    
以斯帖为民族不惧赴汤蹈火,王昭君毅然出塞,顺应历史潮流,从而也争得了宝贵的自由。不仅如此,她们两人还有同样的智慧,在接下来的人生境遇中均有不俗表现。
 
以斯帖知道亚哈随鲁王重用恶人哈曼,当王问她求什么时,她两次用缓兵之计要王邀哈曼赴她所预备的筵席,等待圣灵动工,等到王想起她的养父末底改曾救王有功的有利时机。于是,以斯帖在席间回答王说:“我若在王眼前蒙恩,王若以为美,我所愿的,是愿王将我的性命赐给我;我所求的,是求王将我的本族赐给我。因我和我的本族被卖了,要剪除杀戮灭绝我们。”以斯帖特别机智地站在王的利益方面提醒王说:“我们若被卖为奴为婢,我也闭口不言,但王的损失,敌人万不能补足。”当王问及敌人是谁,她便决绝地回答:“仇人敌人就是这恶人哈曼。”王果然大怒,原本就看不惯哈曼的太监也进言揭露哈曼。结果,哈曼被处死,挂在他为末底改所预备的木架上。以斯帖又俯伏在王脚前,流泪哀告,求他另下谕旨,废除先前哈曼所传的那旨意。王终于向以斯帖伸出金杖。犹大人的反击大获全胜。
    
王昭君出塞后,呼韩邪单于(Chán yú)封她为“宁胡阏氏(yānzhī)”。昭君在匈奴期间,慢慢地习惯了匈奴的生活,和匈奴人相处得很好。她一面劝单于(Chán yú)不要打仗,一面把中原的文化传给匈奴。她利用汉王朝逐渐强盛的影响力,参预政事,对于汉匈沟通与和睦起了调和作用。她多次劝说单于(Chán yú)修明法度,多行善政,举贤授能,奖励功臣,以得民心,取汉室之优,补匈奴之短。同时,在春日之际,管理草原,植树栽花,育桑种麻,繁殖六畜,并向匈奴女子传授挑花绣朵的技巧,讲解纺纱织布的工艺。从此,汉匈两族团结和睦,国泰民安六十年,“边城晏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忘干戈之役”,边关大漠展现出欣欣向荣的和平景象。她让一个太平盛世,在那黄尘滚滚、青草连天的土地上铺展开来。昭君去世后,她的儿女们又继续为和平做着努力。
    
什么是真美的极致?读者自有判断了吧!一如百合,一如秋月,即使在被掳的苦境里也能盛开,即使在边关大漠上也能辉映。这岂是玉环飞燕们所能企及?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天风》2014年2期32--33页禾场艺苑,2014年6月4日21:17扫描,2014年6月21日15:26审核校对。作者:四川德阳文联成员董元静。更多《天风》2014年第2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525.html阅读。1408027149阅读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