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还是不信,是人类最基本的自由

1944年秋天,百万苏联军队入驻罗马尼亚。罗马尼亚成为这个庞大帝国的傀儡。

有一天,罗马尼亚信义宗牧师魏恩波在街上遇到一名闲逛的苏联士兵,便凑上前去谈话,问他是否相信上帝。

那个士兵本来是一名工程师。听到魏恩波的话后,茫然地摇摇头说:“我还没有接到领导命令去相信。如果领导这样命令,我就信。”

魏恩波牧师非常惊骇,眼泪也流了出来,对眼前的这个士兵充满怜悯。

因为他知道,这人丧失了上帝给人的丰盛礼物---他的个性。他已经成了一个机器,不再有自己的思想,因为他失去了信与不信的自由。

这是多年思想控制给人造成的至大伤害。

魏恩波发誓要拯救这些人,恢复他们的人格,恢复他们在神和基督里面的信心。

他在火车上遇到一位苏联军官,刚向对方提起基督,那个军官就开始滔滔不绝,引用马克思、达尔文、斯大林等人的话,讲说无神的论证,不给魏恩波任何反驳的机会。

等到这个军官好不容易讲完了,魏恩波问他说:“如果没有神,那么为什么你遭难时却要祷告?”

对方像一个窃贼一样,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我祷告?”在魏恩波的追问下,他低头承认:“在前线被德军围困时,我们就偷着祷告。”

有一个叫彼得的苏联士兵,大概只有二十岁,在魏恩波的教会接受了洗礼,偷偷在这里聚会。他之所以愿意成为基督徒,是因为听到《路加福音》24章的经文,两个门徒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遇见耶稣。

将近他们所去的村子,耶稣好像还要往前行,他们却强留他说:“时候晚了,日头已经平西了,请你同我们住下吧!耶稣就进去,要同他们住下。(路24:28-29)

彼得说:“我稀奇耶稣为何这样。祂希望与两个门徒在一起,但并没有强求,而是依然要继续走,当祂看到他们真心愿意让自己留下来,就欣然一同住下。我们国家的掌权者却不是这样,他们借着学校、电台、报纸、海报、电影,不放过任何机会灌输无神观念,不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但耶稣尊重我们的自由,祂只轻轻地敲门。耶稣的爱赢得我的心。”

当一个人失去信仰的自由,他的灵魂就会陷入深深的黑暗。

有个苏联军官曾偷偷来找魏恩波。魏恩波问他:“我能帮你什么?”他回答说:“我来寻找亮光。”

魏恩波就打开圣经给他读。他把手放在魏恩波的身上,说:“我从心底里恳求你,不要误导我。我是被囚在黑暗中的百姓。求你告诉我,这真的是神的话吗?”

听了魏恩波肯定地答复,他跪在地上悔改,相信基督为救主。

有一天,魏恩波路过一家酒馆,听到里面传来吵闹声。他走进去,看到一名苏军中尉吵闹着要添酒,酒馆却不敢再给,因为他已经酩酊大醉,大吵大闹,而且拔出拔枪来。

魏恩波要求酒馆继续给这中尉拿酒,他则陪在中尉身边。

桌上有三只酒杯,中尉每次都要倒满,然后仰起脖子一口气都喝尽。魏恩波没有喝酒,作了自我介绍,让他讲一讲有什么烦心事。

中尉对他说:“既然你告诉我你是一个牧师,让我也告诉你, 我曾是一名东正教神甫。当斯大林逼迫教会时,我最先放弃信仰。我向众人承认说,我过去当神甫,只是在做戏。他们欣赏我的做法,让我当秘密警察,用我的双手迫害基督徒。如今我喝酒,不断地喝,要忘却我所作的,可是却忘不了。”

魏恩波带领很多苏联军官和士兵悔改,回到上帝身边,他也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他被关进监狱十几年。

虽然在监狱遭受酷刑,但他却没有仇恨那些施暴者。他说:“看到鳄鱼吃人,我会痛心,但我不能责备那鳄鱼。因为鳄鱼没有理性。同样的,我们也不能责备一位监狱里的打手。因为无神教育已经吞噬了他们的道德观念。”

那些打手以为自己是自由的,但从他们被强迫洗脑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失去了自由。

上帝并没有把人类造成机器人,而是赐给人类自由意志,让人类有信与不信的自由。

当一个人失去这样的自由,便会沦为僵化的机器,这是一个人最大的悲哀。

信仰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前提,没有信仰自由,人只能浑浑噩噩地活着,或者成为魔鬼的帮凶。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