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雷能否惊醒沉睡的灵魂?

一个老弟兄去世了,我们送他去墓地。

时令已经是惊蛰。早上起来,天气就阴沉沉的,像是要下雨的样子。

雨虽然没有下,但温度却明显地降低下来,冷风呼呼地吹着。

这个老弟兄和妻子、两个儿媳妇都是基督徒,而他的儿子和孙子都不是。

本来计划给老人举行追思礼拜,但儿子和孙子说什么也不同意,一定要按照传统的礼仪。

我们相信老人的灵魂已经安息主怀,地上无论怎样,已不能给他带来任何搅扰。

我和妻子不认识这个老弟兄,但和这个城中村的团契有来往。虽然不能举行追思礼拜,但得知消息,还是愿意过来送一送。

关于灵魂的归宿,根据圣经归纳的《西敏斯特信仰宣言》阐明:

人死后,身体归回尘土并且腐化,但他们的灵魂不会死去,也不是睡着,而是长生不灭,并且立刻返回上帝--他们的赐予者那里。义人的灵魂,既已被改变成为完全的圣洁,就被接到最高的天上,在荣光中看见上帝的面,并等候身体得到完全的救赎。而恶人的灵魂则被拋进地狱里,留在痛苦和漆黑中,直到接受那大日子的审判。除了这两处地方以外,圣经没有提及离开身体的灵魂有其它居处。

老人的墓地在青县农村,离市区有几十里路。下午两点钟左右,我们开车上路了。

汽车向北出了市区,向西拐进了偏僻的乡村公路。这条路弯弯曲曲,穿过树林,跨过河流,经过一个个宁静的村庄。

树梢都已经青了,远远望去,像是在风中浮动的绿云。河水看上去铁青色,显得冷冰冰的。

村庄里看不见一个人。天太冷了,人们都躲在屋里取暖。

前面就是墓地了,汽车停在一条狭窄的土路上,排成长长的一队。我们不得不走下车,被风吹着往前走。

由于墓穴还没弄好,人们只好在旷野中等待着。

长风从北方铅灰色的天空下吹来,横扫站在旷野的人们。在市区,由于高楼的遮挡,没有感觉风儿有多大。而在这里,风吹透了衣服,耳朵和脸颊冻得发麻。

人们瑟缩地簇拥在一起,靠彼此的身体抵挡寒风的侵袭。

有个姐妹走过来,让我去附近的一辆汽车躲避一下。我谢绝了她的好意,告诉她说:“天虽然冷,但我们能忍受。”

这句话其实是双关语。我想表达的是,这个世界虽然有苦难,但我们能够忍受。

我们的力量来自为我们受苦的主,祂愿意为我们背负重担。“天天背负我们重担的主,就是拯救我们的神。”(诗68:19)

作家卢云说,神带来的释放不是挪去我们身上的苦难,而是与我们的一同承受苦难。

在寒风中,我默默唱着《万古磐石歌》:“万古磐石为我开,容我藏身在主怀......”

惊蛰是沉睡的昆虫复苏的日子。《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中说:“二月节,万物出乎震,震为雷,故曰惊蛰。是蛰虫惊而出走矣。”

忽然想起C.S路易斯的话:“上帝借着我们的欢愉向我们低语;通过我们的良心向我们说话;但祂借着人们的痛苦向人们大声呼喊。痛苦是祂唤醒昏睡世界的号筒。”

春雷惊醒了沉睡的虫子,来自高天的呼唤,何时能唤醒那些沉睡已久的灵魂?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