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不是生命的结局

眼看到了数九寒天,一场寒流占据了北方,气温下降了不少。

寒流驱散了连日的雾霾。昨天从运河边走过,虽然寒冷难耐,但天空瓦蓝如洗,金灿灿的阳光照耀着刚刚结冰的水面。

运河两岸的树木落光了叶子,只剩下枯干的枝丫,看上去已经死了。但走近细看,才发现树枝上依然有淡淡的绿色。枝头的芽苞蜷缩在硬壳下面,安静地沉睡。

前几天在旧书摊上买了一本世界散文选。闲暇的时候翻了翻,里面竟然有一篇美国十七世纪废奴主义者约翰.布朗的绝笔书。

1859年11月2日,约翰.布朗被判处绞刑。他在法庭上说:

首先,除去我一直承认的我要解放奴隶的计划之外, 我否认其他一切指控。正如去年冬天我所做的那样,我确实想要做这类正义之事。当时,我去了密苏里,双方未放一枪,我带走了奴隶,穿过美国,最后把他们安置在加拿大。我计划还要进行一次更大规模的这类行动,这就是我的全部打算。我从未图谋过杀人,反叛,毁坏私人财产,煽动奴隶造反或暴动......

我想,法庭承认上帝律法的公正性。我看到你们亲吻一本书,我想那大概是《圣经》,或者至少也是《新约全书》吧。它教导我们说,要别人怎样待你,就要怎样待人;还教导我不要忘记身陷囹圄的人,就如同自己与他们囚禁在一起。我努力遵循的就是这个教诲。

死刑宣判后,布朗给家人们写了一封信。他在这封写给妻子和儿女的信中写道:

我正以坦然而愉快的心境等候对我的公然杀戮。

慈爱、智慧、正义和神圣的上帝不但统治着这个世界,而且统治着所有的世界。这样的信念是我们赖以驻足的基石——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包括我们由于自身的谬误而陷入的比这更为严酷的情形。如今,我深信我们所谓的灾祸最终会带来最为辉煌的胜利。因此,我亲爱的、惨遭打击的家人,你们务必振作,以你们全部的身心来相信上帝,因为祂掌握着终极审判。

不要为我感到羞愧,万不可有片刻的失望和心灰意冷。我坚信上帝的祝福。自我身陷囹圄以来,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坚信一个明亮的早晨和灿烂的白天即将来临。

我像一个“可怜的浪子”正努力回到慈父上帝的怀抱。对祂,我深感罪孽深重。我渴望祂能宽恕我,接受我......我恳求你们每个人把圣经作为你们日夜的必修课,出于对你的丈夫和父亲的尊重与热爱,以一种孩子般的真诚,以一种孜孜不倦的精神去读。我恳求父辈的神帮助你们睁大双目去发现真理。不久,你们就会发现你们是如此需要基督的安慰。

永生,是我的灵魂此时此刻所渴望的。我想要留下一部珍贵的圣经,而不是别的什么,给我的子孙,你们要用心保存,作为对我的纪念......

面对死亡之际,约翰.布朗没有悲哀和绝望。这封信的字里行间透着对上帝的爱和信念。

对于一个相信上帝的人来说,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结局,而是通向一个荣耀的国度。约翰.布朗是带着信心死的,从远处看到天上那座城。

布朗就义的当天,在南方种植园里,许许多多奴隶悄悄为他祷告。而在美国北方,教堂的钟声响遍每个城镇和村庄。两年后,终结美国奴隶制的南北战争爆发。

巧合的是,当我读到约翰.布朗的绝笔书后,正好看到作家莫非当天发出的《莫非心语》,恰好也是谈论死亡问题。

莫非说,耶稣在地上服事的时候,很少提到死亡。提到死亡的时候,耶稣用的词是“睡去”。

在耶稣眼里,圣徒心脏停止跳动并不是死亡,而是一种生命的状态,是安息在永生神的怀抱中。

“因此在灵床或坟墓中,耶稣看不到死亡。但在会堂、市场或家中,耶稣却常常看到死亡。”真正的死亡是灵里的死亡,那才是更黑暗更恐怖的事。

每个人都该自问,你的灵是活着呢?还是早已死去?当你的肉身面对死亡的时候,是心怀恐惧,还是带着盼望?

当你闭上眼睛的时候,是否相信一个更灿烂的日子即将来临?

你的灵是活着呢?还是早已死去?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