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奇妙声音听到永恒

就像漫步时常常停下脚步,欣赏一些美丽的景物一样,我也常常闭上眼睛,侧耳聆听一些奇妙的声音。

在运河岸边的林间空地,我闭上眼睛,听鸟儿在空中啼鸣,微风在草丛蹑足潜踪。运河的水波轻轻荡漾,偶尔有鱼儿跃出水面。一只啄木鸟在林子里敲打树干,发出叮叮叮的响声。

聆听是观察的一种方式,我告诉学习写作的孩子们,不仅要用眼睛去看,而且要多用一双耳朵。

我有一个兄弟,常年从事鸟类保护工作。在大自然中,他练成了常人所没有的听觉。

记得冬天的一个中午,阳光温暖而灿烂,几个朋友在运河边漫步时,这个兄弟忽然闭上眼睛,静静地站在那里。他随后告诉我们,在我们视野的范围内,有八只喜鹊,两只戴胜,三只野鸭,还有六只小䴙䴘。

我们觉得很惊奇,瞪大眼睛四处寻找。在他的指点下,在柳树上、菜地里、芦苇丛以及河道拐弯处,果然找到了那些鸟儿。

日本有一个著名的音乐家宫城道雄,七岁的时候因病失明。他后来回忆说:“失去了光之后,在我面前展现出无限丰富的音的世界。”

宫城道雄在自己的文章《音的世界》中,描述了声音的魅力:

我虽目不能视,但凭各种声响和周围的空气,可以感到早晨、白天和夜间的气氛。

对于大自然的音响,因为自己是搞音乐的,就格外感到亲切。同样是风,松涛声、风卷枯叶声、风摆垂柳声、短竹的萧萧声等,各有情趣。

我喜爱雨声,特别是春雨最惹人喜爱。那檐头嘀嗒的雨滴声,沁人心脾。

远处的海啸声、瀑布声、小河流水声、峡谷里淙淙的溪流声,水车徐缓的转动声,全都具有诗情画意。

我还钟爱小鸟。住在喧闹的京城之中,听不见鸟儿在大自然的森林或树丛中自由歌唱的声音,令人寂寞。

入夜,随着周围愈益安静,白天听不到的声音清晰可闻。从小虫振翅的微细声音到柜橱里老鼠咬东西的窸窣声,水管子的水滴落到水桶里声响,还有远处火车的汽笛声,都在提醒人,已经是夜阑人静了。

自然界的声响可以说无一不是音乐。与其欣赏出现于陈词滥调的诗歌和音乐中的东西,不如去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我们无论怎么努力,也创作不出自然的作品来。

大自然的声响来自至高者的创作,人类的创作,怎么能和祂的创作相比呢?宫城道雄算是一个明智的乐者。

至高者除了用大自然的音响给人带来陪伴和安慰,还藉着圣经向人类直接说话,唤醒沉睡的灵魂。

耶稣讲道时常常说“有耳可听的,就应当听。”他劝告人们要善用自己的耳朵,在这个嘈杂的世界上,祂愿意人们能听到永生之道。

很喜欢那首诗歌《轻轻听》:

轻轻听 我要轻轻听

我要侧耳听我主声音

轻轻听 祂在轻轻听

我的牧人认得我声音

你是大牧者 生命的主宰

我一生听随主声音

你是大牧者 生命的主宰

我的牧人认得我声音

愿我们的耳朵少听那些仇恨的、抱怨的、恶毒的声音,要侧耳聆听那些美好的、感恩的、充满爱的声音。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听到来自永恒的轻轻呼唤。

我们要听到来自永恒的轻轻呼唤。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