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还是背叛,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

纳粹德国占领卢森堡后,当地上千名不愿和纳粹合作的神职人员被送进达豪集中营。

在集中营里,这些牧者遭到肆意侮辱和折磨。他们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依然在牢房里偷偷举行敬拜。

纳粹发现后,把带头的牧者吊在十字架上。他们在十字架下大声狂叫:“神在哪里?基督在哪里?”

有一天,关在集中营的教会司铎亨利·克莱默尔忽然接到集中营通知,说是释放他回家,并把他送上开往卢森堡的列车。

亨利回到家里,他的妹妹、妹夫和兄弟高兴地拥抱他。妹妹玛丽亚为他打来洗脚水,却发现他的袜子已经和肿胀的脚粘连在一起。她不得不用剪刀把袜子剪开。

美味的食物、舒适的床铺,让亨利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入睡后,他又梦到了集中营的悲惨生活,从熟睡中被惊醒。

在集中营里,纳粹很少让他们喝水,难耐的干渴让人痛苦不堪。

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亨利发现一个废弃锈蚀的水管。每隔一分来钟,水管就会滴出一滴水珠。亨利每天劳动之余,偷偷跑到这里,伸出舌头舔水滴。

这点水勉强够他一人滋润喉咙。他不愿把这个秘密告诉难友,尽管大家承受着干渴的痛苦。当一个难友在死亡之际喃喃念叨水的时候,亨利受到良心的谴责。他怀疑自己成了卖主的犹大,不配进天国的门。

回到家里的第二天,亨利按照规定到纳粹机关报道。纳粹冲锋队队长格布哈德告诉他,他并不是无罪释放,仅仅是给了他九天的假期。如果在这九天他能够完成他们交办的任务,就可以不用回集中营了。

亨利在卢森堡有敬虔的声誉,在公众当中很有影响力。纳粹之所以给他这样的礼遇,就是让他出面劝说卢森堡教会领袖同意与纳粹合作。德国占领卢森堡之后,卢森堡教会对纳粹表现了顽强抵制,虽然关押了上千名神职人员,也不愿向他们屈服。

格布哈德读过神学院,也曾担任过教职。但他后来却背叛教会,在纳粹政权平步青云。他对亨利为犹太人辩护的观点非常不满,认为正是犹太人把耶稣基督送上十字架,所以犹太人应该受到咒诅和灭亡。亨利提醒格布哈德,主耶稣来到这个世界,不是取了犹太人的肉身吗?

格布哈德屡屡向亨利提到犹大,认为应该对犹大出卖耶稣的行为重新评价,正是因为犹太的背叛,才让上帝的计划得以成就。

亨利明白,格布哈德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诱惑自己,让自己不羞于成为一个卖主的人。

在家人和集中营之间,亨利面临着艰难的选择。这个选择之所以艰难,是因为要以自己的信仰为代价,而他一度也对自己的信仰产生怀疑。

在集中营里,上帝仿佛掩面不听自己的祷告。他痛苦地看着难友在疾病中死去,痛苦地看着难友被吊在十字架上。

亨利的妹妹和兄弟看出了他的痛苦和纠结,他们告诉他不必和纳粹合作,也不要再回到集中营,他可以选择另一条路,就是逃出卢森堡。他们可以帮助他逃到瑞士去。

亨利拒绝了他们的提议。他忘不了格布哈德说过的话:“若是你在九天假期内失踪,集中营里所有神职人员都要被处死。”

纳粹看他不愿意劝说教会领袖,又退了一步,让他自己发表一个谴责教会领袖、同意与纳粹合作的声明。亨利默然不语。

第九天眼看着到了,亨利拿着装着声明的信封,来到纳粹机关。格布哈德非常高兴,给亨利倒了一杯美酒。可是当他打开信封,却发现那张声明上一个字也没写,只不过是一张白纸而已。

格布哈德恼羞成怒,用枪对着亨利。亨利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犹大”。随即,他被押上驶往达豪集中营的卡车。

这就是德国电影《第九日》的主要内容。亨利·克莱默尔确有此人,他的原名叫让.贝尔纳。他回到集中营,虽然遭受了更痛苦的折磨,却坚强地活了下来,迎来集中营的解放。这部电影就是根据他的回忆录里改编。在回忆录中,他透露了自己的纠结和软弱,但最终守住自己的信心。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门徒的灵魂都不会不面对考验。或者因为背叛失去分量,或者因为忠心贵如黄金。苦难和背叛,是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门徒的灵魂都不会不面对考验。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